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02章 沦为弃子
    霍漱清的态度,让江采囡有点摸不到头脑。他要说什么?肯定不会是“祝你高升”之类的话,他主动提出和她吃饭,那就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的。对于霍漱清这种重要人物来说,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午饭,也不是可以随便浪费时间的。如果没有目的,他怎么会来这里?“什么事,漱清?”江采囡望着他,问。“苏凡的事,是你自作主张,还是他们指使你做的?”霍漱清直接问道。江采囡,怔住了,盯着霍漱清。苏凡的事?苏凡的,什么事?那么多事,她怎么知道是哪一件?“或许,我应该换个说法。”霍漱清看着江采囡,“苏凡从心理医生那里得到的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原本应该是让她的情况好转,可是,她越来越糟,这件事,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江采囡,完全呆住了。他,他,怎么会知道?好,他会知道,可是,起因呢?他怎么想到是药物导致的?苏凡本来就神经兮兮的,为什么霍漱清要去怀疑药物?难道就是因为,因为苏凡来到回疆后变得理智了吗?可是,即便如此,霍漱清也不至于猜测到药物身上啊!可是,霍漱清,毕竟是霍漱清,他怎么会猜不到呢?“所以,现在她是停药了吗?”江采囡道。“是你自作主张还是他们让你这么做的?”霍漱清没有回答,反问道。江采囡苦笑了下,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现在还问这些,没有意义了,不是吗?”霍漱清盯着江采囡,沉默片刻,道:“你,难道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问吗?”江采囡,怔住了。她怎么会不明白?可是,她不敢往别的方面想啊!“苏凡,是我的妻子,因为我的缘故,她遭受了太多苦难,这是我欠她的。所以,我不会让这些事继续下去,我也,不会让那些伤害她的人继续逍遥法外。”霍漱清道。江采囡不语。“你,和他们不一样,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相信这一点,采囡。”霍漱清说道。江采囡低下头。一个采囡,让她的心头——房间里,良久地陷入了沉默。江采囡没有说话,直到Adam敲门进来上菜,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听着霍漱清和Adam聊了几句。等到屋子里又剩下两个人,霍漱清便说:“吃饭吧!”江采囡还是没回答他,只是静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他。霍漱清似乎也没有在意她这样看着自己,只是拿着筷子吃菜。Adam的厨师,是榕城直接带过来的,做的菜是地道的榕城菜,还有一个专门做淮扬菜的厨师。当然,榕城菜也可以算作是淮扬系列的,毕竟江南的菜色都差不多,而且榕城菜的传播广度和名气不如淮扬菜,对于普通食客来说,根本不能区分。只不过也有自己的风格,最地道的榕城菜,是从南宋的宫廷菜发展而来。南宋灭亡之后,宫里的厨师逃离,改造宫廷菜,久而久之,几百年之后,便有了自己的特色,出现了榕城菜这个称呼。而榕城菜被传播开来,还是得益于民国时代的江浙富商,以及历史上着名的那位蒋某人。至于霍漱清一直念念不忘的芥菜馅儿的馄饨,就属于地道的榕城小吃。这种馄饨的特点是馄饨皮特别薄,几乎透明,看得见里面的馅料。而且,汤头还要加猪油熬制,味道鲜美至极。今天这饭桌上,就有霍漱清最爱的这道菜,专门做了两小碗馄饨。鲜美的汤汁,在江采囡的唇齿间流转。她了解霍漱清的一切喜好,自然也就知道这道小吃是霍漱清的最爱,现在和他一起吃,尝到的,不光是食物本身的味道。“谢谢你相信我,漱清。”江采囡道。霍漱清看着她一眼,道:“他们还让你做了什么?”江采囡愣住了,看着他。霍漱清似乎不打算跟她解释为什么自己要这么问,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他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江采囡有点无法,心情无法平静。她说吗?还是——“叶恒是不可能救出来的,我不会让他逃脱。这一点,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父亲。至于你们挑拨曾泉和我的关系,这一点,你也可以告诉你父亲,让他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霍漱清看着江采囡,道。他从未这样冷情,何止是冷情,简直就是无情,完全无情。可是,她能指望什么呢?本来都是互相要置于死地的对手,怎么可能会温情脉脉?而这一场斗争,早就注定是一场生死之战了,两个阵营,不知道多少个家族多少人,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不管最终是谁胜出,曾泉,或者叶家方面选出来的人,斗争,也没那么容易结束。“漱清——”江采囡叫了一声。霍漱清看着她。“你能得到什么?”江采囡道,“曾泉要上位,你觉得你还能得到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们都在扶持曾泉,你们所有人的目标就是曾泉。可是,你付出了那么多,你那么努力,为什么要让给曾泉?为什么不是你,非要是曾泉?”江采囡情绪有些激动,盯着霍漱清。“漱清,你比曾泉更适合那个位置,你的能力,你的威望,不管哪方面都比曾泉强太多,你怎么可以眼睁睁把属于自己的机会让给他?”江采囡道,“漱清,我为你不公啊,漱清!这么多年,我看着你从云城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地步,我知道你付出了多少,我知道你牺牲了多少,课时,他们居然放着你不管,去扶持那个,那个曾泉?连自己的婚事都搞不懂的曾泉?漱清,你——”江采囡越说越激动,却被霍漱清打断了话。“我会用全力去支持曾泉,支持首长,你不用再说这些话。”霍漱清道。“漱清,我真的替你不值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放弃?你怎么——”江采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也有适合自己的路,我知道自己要做,我知道要走什么路,这样就够了。至于曾泉,他已经牺牲了太多才选择了如今的一切——”霍漱清道。“那又怎么样?那是他的事,难道就只有他做出了牺牲,你就没有吗?”江采囡打断他的话,道。霍漱清没说话。“漱清——”江采囡道。“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去和曾泉争吗?”霍漱清反问道。“是他们对不起你,漱清,他们把你的给了曾泉,他们对不起你!”江采囡道。霍漱清笑了下,继续吃饭。“漱清,难道你就要接受他们这样不公正的安排,继续给曾泉做嫁衣?”江采囡道。“这是他们让你和我说的?”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反问道。“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你自己也知道,是不是?”江采囡道。“所以,你说我该怎么做?”霍漱清问。江采囡想了想,注视着霍漱清的双眼,道:“漱清,只要你愿意,叶首长会给你安排一个比曾泉更好更容易实现的位置——”霍漱清笑了笑,道:“这么做的话,对你们早先的布局不是影响很大吗?而且,你觉得我会愿意和你们走到一起吗?”他继续吃饭,似乎完全没有被江采囡这些话影响到心情。江采囡,不理解。“漱清,你为什么——”江采囡道。“那个谭静,是他们派来接替你的吧?”霍漱清转换话题,道。江采囡,看着他。“你现在不也变成一颗弃子了吗?”霍漱清道,“他们觉得你没有完成任务,所以要派另一个人来完成?一个,那么像苏凡的女人?”江采囡,愣住了。或许,她不该意外,霍漱清什么都会知道,哪怕她不说。“所以说,你不会中招了,是吗?”江采囡问。“你说呢?”霍漱清道。江采囡笑了,没说话。“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呢?”霍漱清问道。“正如你所说,我是个弃子,弃子还能有什么选择?”江采囡道。“我需要你帮忙。”霍漱清端起茶杯,慢慢抿了口,道。江采囡不解。“你应该明白,我今天找你,不是无缘无故的。你所做的事,所有的事,我都了如指掌。而你,在我这里已经完全失败,这一点,你们的人很清楚,你父亲知道,叶首长也知道,要不然他们不会转变策略,派个和苏凡那么像的人过来。”霍漱清道。江采囡喝了口茶。“只是,你甘心这么被他们抛弃吗,采囡?”霍漱清问道,“你刚才问了我那么多,现在轮到我问你了。只不过,我希望我们的答案是完全不相同的。”江采囡,望着他。他的意思是,她不能就这样沦为弃子,这一点,她知道。“你是个有才华的记者,你和他们不一样,这一点,我很清楚。你为民声民愿发声,你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而你身后的那些人,你很清楚他们是什么样的,比如叶恒。搜刮民脂民膏,操纵物价掠夺百姓的财富,把国家的财产圈入自己手中,这样的一批人,怎么能够担当国家的未来?他们是不会给这个国家和人民一个美好的明天,所以,我们必须要赢。而你,也是这样想的,是不是?你心中想的,也是这个国家和人民可以富裕,是不是?”霍漱清道。江采囡的心,颤抖着。“采囡,这一次,你是为了你自己的梦想做出选择,为了这个国家的百姓做出选择,而不是为了你的家族。家族的兴衰,与国家兴亡,哪一个更重要,这一点,你心里不清楚吗?”霍漱清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