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璃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呆在我身边。”他似乎在给她打着预防针。

    蓝珞璃心里苦笑,他是怕她知道他已婚还和妻子很恩爱而愤然离开他吧。其实他这样,跟他的父母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似乎比他的父母还要贪心。或许他们命中注定,有缘无份。确实地说,如果不是弗杰西,他们这一生根本就不可能有交集。

    她恨弗杰西,却又感谢起他来。如果不是他,她就遇不到夜苍宸,她的人生或许会平顺无奇,但绝不会有这份令她刻骨铭心的爱。

    她很想潇洒地说句,感谢曾经拥有。

    呵呵,到头来,她竟还得感谢那个把她害得惨烈的弗杰西。但是,他倒底是谁呢?他是圆是扁这世界似乎都没有人会知道一样。为什么利用她算计夜苍宸,他现在又做着什么阴谋诡计呢?上次听到雷哲说,那家伙得知有人查他就立刻躲起来了,直到现在,她也没有从夜苍宸这里得知有关他的行动。

    蓝珞璃轻拍了拍夜苍宸的手背,甜甜一笑,“好。”

    只是心里另一个声音在响——等着让你亲口赶我走吧。

    那一声“好”格外好听,夜苍宸没有想到她答应了,看来他带她回来是正确的。

    像是喝了清醇的酒,他的嘴角都含了笑。心里在欢呼,心情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这个对于他来说的喜讯,使他的眼睛里有了神采,额头和嘴角里似乎也蓄满了笑意,连一举手一投足都渐渐地带上了一种轻快的节奏。

    这顿早餐总算在愉快氛围下吃完,但早餐已变成了午餐,她准备起来收拾,他出声阻止,“我并没有打算把你当保姆,有钟点工。”

    难怪这里那么一尘不染,冰箱里的食物还放得满满的。

    “好。”

    她似乎变得什么都好商量起来,他应该可以安心了。

    蓝珞璃怔怔地凝睇着他的俊脸上含笑的眉角,整个人阳光起来,她心里也很开心,比什么都令她开心。

    她也跟着好心情对着他笑嫣如花。

    “想要?”他来到她身边,在她耳畔轻道。

    她横了他一眼,“不想!”

    “可你眼神里的浓浓情意在告诉我:我很想把那个男人一口吞下,缠绵几百回。”他抬起她的下巴,就想吻下去。

    可是——

    他发誓,他真的很讨厌这么一个不识相的人。

    “费佐恩,我在休假。”夜苍宸恨痒痒地低吼着。

    他今早放麦可他们的假,并顺便把那架私人直升飞机架回去,免得大宅里的人总是找他,而他也正好可以安静地和她独处一些日子。

    “我以为你会想知道新产品开发的工作进度。”新产品的发布也是奥托蒙在亚洲分部正式植稳脚步的庆功宴。可是庆功宴迟迟未举行那是因为这位总裁大人越来越任性,工作一直往后拖不断地拖而且还呈无节制的状态,弄得新产品开发的进度不断地延后再延后。

    费佐恩是个很尽责的特助,他也是少数跟随夜苍宸由低下部门转战到总裁位置的得力助手之一,而且又是比较谈得来的好朋友,再加上费佐恩对他很真诚很尽心。所以,有关Camille的事,夜苍宸只告诉过费佐恩一个人知道,连麦可都没有他知道的清楚。

    “回去可以听到好消息就行。”夜苍宸不以为意地道。

    “我以为你会非常想念工作,才特地打电话向你报告。”他不是个工作狂吗?就连节假日他也埋头在书房里卖命给奥托蒙。

    只是蓝珞璃出现后,他就变得有些“偷懒”,三天两头没有出现在公司里,有点君王不早朝的趋势。现在发展到连寸步不离的随身护卫都被先驱逐回来了,两个人玩起双双把家还的把戏,要不要甜蜜痴缠到这种程度?

    “你用不着这么好心。”如果休假还要挂着工作,那他何必多此一举休假?

    “好吧,我确实别有所图,我想提醒你,你可不能更改回来的日期。”费佐恩担心他乐不思蜀,如果延长几天的假期,奥托蒙就要大乱了。天知道,这位总裁大人一离开,或不来公司,或突然从会议的中途跑开,他会有多忙,忙得连和林瑗的约会时间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连女朋友都被他忙完了。

    “不需要每天跟着我打转,你不是比较快乐吗?”不用被他拉着不定时的加班,三更半夜才能和林瑗约会。

    “基本上是,可是……”费佐恩逮着机会,当然要发通牢骚,“你这个工作狂,工作一直丢一直丢,我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我真的怕自己会过劳死。”

    夜苍宸的电话接通那一刻,说他在休假,蓝珞璃就自顾自地看自己的手机。夜苍宸看她那么专注,把眼睛余光瞄过去,似乎在上网查着什么。

    她似乎感觉到他好奇地瞄过来,抬头冲他笑笑,知道电话那头是费佐恩,蓝珞璃从他的对话里大概可以猜得出他们在谈论什么。

    夜苍宸是个超级工作狂,每天开会到晚上,就连出个门都会精确地计算,好好地用起来,一点也不浪费,笔记本电脑随身带,**会议等等就知道,他是一个浑身细胞都处在工作状态的人。开会到晚上**点是很正常的事,有时更狠,拉着所有的主管陪他加班到十一二点,如果不是薪水高,年终奖金很迷人,这种工作哪里留得住人?

    “放心,我会厚葬你的。”夜苍宸冷酷地道。打扰了他的好事,自然没有好态度。

    “重色轻友的家伙,你一点也不可爱。”费佐恩在那一头哀嚎自己的苦命。

    “彼此彼此。”

    夜苍宸在他的再三叮嘱不能延假期要按期回来的絮叨声中,结束了通话。

    “是不是有什么想告诉我?”他刚才看她一直在查阅网页。

    “现在,我要对你提出一个请求。”蓝珞璃双手圈上他的脖子,神秘一笑。

    “什么请求?”这个新鲜,她不再对他淡漠,正视着两人的关系,这样真好。

    “跟我来。”

    她卖着关子,让他换下一丝不苟的西装,穿上休闲的服装,拉着他的手出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