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个费佐恩也真是的,打了个电话后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披上说出来就出来了,连自己随身的手机也会忘记事带在身上。最近公司的事特别多,刚才有几个客户正急急地找他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似的。

    还好夜总又回电话来,林瑗才知道他也可能来医院了。

    费佐娜的样子变得狂乱,撅着嘴唇,张开着鼻孔,两眼闪着电一样的光,“我不管是爱还是占有,总之苍宸哥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苍宸哥!苍宸哥本来就讨厌她把她赶出别墅,为什么她又回到苍宸哥的身边!她现在既然要死!为什么还不断气!如果没有她,我早就和苍宸哥在一起了!就是因为她!是她毁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她……”

    费佐娜被费佐恩钳制得动弹不得,愤怒渐而转成悲伤。

    她知道只要蓝珞璃活着的一天,她就不可能得到苍宸哥,她喜欢苍宸哥那么多年,她的世界里除了苍宸哥就没有过任何人。可是苍宸哥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全副心思都放在蓝珞璃的身上。

    她真的很伤心,为什么她永远都得不到她喜欢的人?费佐娜已是哭成了泪人……

    “佐恩?佐恩?”林瑗进入蓝珞璃的病房,奇怪,费佐恩不是来医院了吗?怎么这里黑不溜瞅的。

    听到林瑗的声音,两人瞬时闭上嘴巴。

    她按亮了灯,瞬间照亮了一室,往里走却发现费佐娜哭倒在费佐恩的怀里,奇怪地问,“这,发生了什么事吗?”

    费佐恩深呼吸一下,结巴地道,“佐娜看到蓝珞璃这样,心里伤心过度哭起来了。”

    她们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林瑗怀疑归怀疑,但是心里还是相信费佐恩所说的,毕竟费佐恩从来没有欺骗过她,而费佐娜那伤心哭泣的样子也是事实。

    “瑗瑗,你来了正好,我想佐娜这样也不适合在这里照顾蓝珞璃,今晚就先辛苦你一下,我先送她回去。”费佐恩如是说着,淡定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异样,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的。

    “好。”林瑗也毫不犹豫地接下这个活儿,“你就送她回去好好休息吧。”

    “等等——”林瑗的一声惊喊,吓得费佐恩刹住了脚步,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不敢转身生怕被她看出什么端倪。

    他小心地应对着,“怎么了?”

    “这是你的手机。”林瑗走上前,明显看到他突然轻松下来的表情,奇怪一下也没有多想什么,“响了好几个电话,我担心公司里客户有什么急事,所以拿过来给你。”

    费佐恩接过电话,还好林瑗并没有发现什么,“谢谢瑗瑗,那我就送佐娜回去。今晚我可能也会忙到很晚,所以……”

    “没事,你有事忙就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应付得来,再说,珞璃是我的好朋友,我来照顾一下她也是应该的。而且我早就想来了,之前夜总一直坚持要亲自照顾所以我才没敢提出来。”林瑗把他们送到房门外,“你们先回去,佐恩,忙累了就好好休息,不用担心我。”

    “那好,我明天一早来接你。”费佐恩感激说着。

    “好。”她甜甜地应道。望着他那高大的身影进入电梯,林瑗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她没有想到她竟会如此喜欢上一个男人如此不可自拔。

    曾经以为自己是喜欢夜苍宸那种男人,可是和费佐恩尝试开始之后,她发现自己需要的是一个暖男,而且费佐恩给予了她满满的爱,如今的林瑗感觉到自己真的很幸福。所以之前对蓝珞璃的那一丝丝不可几闻的芥蒂早已不复存在。

    林瑗返回病房,发现地板上竟然掉了个枕头,真是的,那两兄妹怎么那么粗心大意,怎么照顾病人啊。

    她发现蓝珞璃的头发有些凌乱,在一旁找了一个梳子帮她梳理头发,却意外发现她的头上好像有一个被撞出来的头包,她赶紧按下了呼叫铃,不一会,有值日的医生进来检查。

    值日医生查看了一遍蓝珞璃的病情记录都没有头上有一个头包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撞出来的。由于蓝珞璃的主治医生是田伯旭,值日医生不好做出什么判断就打电话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田伯旭。

    当时田伯旭就在夜苍宸的身边,自然夜苍宸也跟着连夜赶过来。

    田伯旭赶到发现蓝珞璃的头上果然有一个耸起来的头包,立刻安排拍片。经过一番折腾,最终确定并不是他们以为那样,可能是头上这个头包造成的於血而导致蓝珞璃这么多天还没有醒过来。

    那只不过是一个撞击而垄起来的一个肿包,并没有造成实际性的伤害,擦擦药酒很快就会消肿下去,即使不擦药酒,过不了几天也自会消下去。

    只是奇怪的是,之前怎么都没有发现蓝珞璃头上有这个肿包?或许注意力一直都在她的心脉上,没有过多留意她的头上吧。

    嘘惊一场。

    既然那并没有大碍,大家也都放心下来。只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夜苍宸也不想离开,他让田伯旭就在蓝珞璃的床边给他架起营养点滴,既然来了,今晚他还是在这里守着吧。

    斗转星移,天边渐渐地亮起来,好像谁在淡青色的天畔上抹了一层粉红,在粉红的下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透着纱曼洒落在床上。

    蓝夫妇和双胞胎来到里,夜苍宸仍趴在床上睡着没有醒来。

    菲菲拿起一旁的小毛毯给他轻轻地盖上。不料这个小小的动静惊动了夜苍宸的神经,他悠悠地醒转,看到菲菲手里的毛毯,心里喜滋滋的,“菲菲,谢谢你。”

    “田叔叔刚才说你昨晚自己打着点滴也要亲自照顾妈咪。”菲菲的眼睛很好看,有很深的双眼皮,眼珠又黑又亮,转到眶中任何部分都显得灵动生气,“你现在还好吗?”

    虽然自己的女儿到现在还不肯开口叫他,但她开始向他示好,夜苍宸心里已是欢喜得不得了,“好,我已经好很多了。菲菲,你不讨厌我了是不是?”

    她那双黑亮的眼睛亲切而注意地盯着他的脸,好像好在重新辨认他一样,“爷爷奶奶说,你之前是因为误会了妈咪才那样对待妈咪的,而且这些天你又那么细心地照顾妈咪,所以,所以,我早已不讨厌你了。”

    夜苍宸心里早已心花怒放,眉角含笑,连那四方的紫膛脸上隐隐约约地泛着红光,他激动地搂过菲菲抱在怀里,“我的宝贝女儿,真好,真好。”

    “你的胡子好扎,痛。”菲菲的脸蛋被他的下巴磨得有些生痛。

    夜苍宸闻言立刻放开她,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果然新长了一些精短的胡子,他都忘记清理了,可是他还是高兴地嘴角上翘,“我立刻去刮掉,再来抱我的宝贝女儿。”

    一旁的墨墨看到他这种傻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幼稚!白痴!”

    只是夜苍宸一点也不在乎他说了什么,只要他的孩子们不讨厌他就谢天谢地了。

    “我也会刮胡子。”菲菲跟着他走进洗手间,在他身后主动地说着,“我可以帮你。”

    “真的?我的宝贝女儿那么能干会刮胡子?”夜苍宸没有想到这一天终于到来,他的孩子不但不讨厌他还愿意跟他亲近,他把菲菲抱起放在洗手台上,把须刨递给她。

    “我经常帮爷爷刮胡子。”菲菲进一步解释,只是她拿着夜苍宸递给她的须刨迟疑了一下,“爷爷的和你的不一样,你能先教教我怎么用吗?”

    “可以,这个是电动须刨。”夜苍宸想和她这样亲昵地长一些时间,指着须刨一一给她介绍,也不管菲菲能不能听得懂,他就是想和她这样说说话,“这里是开关,这个是高精度工艺刀头,刀网,贴面感应系统,有8个方向移动贴合,而且还可以干湿两用……”

    “这个刀头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会不会刮得脸很痛?”菲菲侧头小脑袋瓜疑问。

    夜苍宸倒是很耐心给她讲解,“不会的,这个刀头可是很讲究,是医用级不锈钢材质,细腻平滑让皮肤的摩擦减到最小。”

    “可是这里有三个刀头,会不会刮到你的脸?”菲菲很担心这个问题。

    夜苍宸觉得和自己的女儿说话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享受的事,他眼里神采飞扬,身上每一个细胞都蓄满了笑意,“菲菲,不会的,正因为有三个刀头才能灵动8转向,就算是络腮胡子也能感应脸部轮廓进行贴合剃须,遇到曲线凹陷处它会自动轻松调节的,不会刮到脸,菲菲放心。”

    “那太好了,这样看起来挺不错。”菲菲左右看着这个神奇的电动须刨,“那你喜欢干剃还是湿剃呢?”

    “菲菲,我喜欢湿剃。”夜苍宸说着的同时就把脸递到她的面前,享受着他的女儿给他剃胡须。

    他能感受到她的小手,柔柔的,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脸上打着泡泡,似乎还是很专业的样子。这不禁令他想起了蓝珞璃,她曾经也这样帮他刮胡子。

    尔后,菲菲一点点地,细细地帮他清理那些精短的胡须,她还伸手摸了摸,“好了,你看,好干净,现在一点也不会扎人了。”

    “我女儿真棒!”夜苍宸骄傲地称赞着,他不禁抱着在她的小脸上磨蹭,亲了又亲,不舍得放下来,惹得菲菲咯咯地笑……这是一个愉快的早晨……真好,一切真的很美好……这一刻,美好到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正在给妈咪擦手的墨墨突然惊呆地停下来,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床上的蓝珞璃。她正睁着眼睛看着他,有那么一刻,他惊得根本出不声,尔后惊愕地大声喊道,“妈咪醒了!妈咪醒了!”

    在厅外的蓝夫妇,在洗手间里的父女,连跑带奔地冲进来……

    菲菲冲到床边,惊喜喊道,“妈咪真的醒了,妈咪真的醒过来了。太好了,妈咪醒过来了……”

    夜苍宸激动得热泪盈眶,他走上前,颤着手轻柔地摸着她的脸,“璃儿,真好,你终于睡够了,醒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觉醒了好久。”

    “这下太好了,太好了。”蓝夫妇在一旁欢笑着,“我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只是——

    不管他们每一个人怎么欢天喜地,蓝珞璃依然呆呆地奇怪地望着他们,眼睛尽是不解与陌生。她真的实在太累了,累得她只想睡觉,什么也不想,可是耳朵边总是有嗡嗡的叫声,一直很吵闹,吵得她根本没有办法可以安静地睡。

    她唯有努力地醒过来,可是这些人是谁呢?

    她的脑袋空空的,什么也记不住,可是又好像塞得满满的根本转动不起来,就连她自己是谁,她也想不起来。

    她倒底是谁呢?

    只看到他们在她面前嘴巴一张一合的,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她的耳朵还是嗡嗡地作响,她的头好痛好痛。

    到底是谁在说话,是谁在她的脑里说话?

    她双手按着自己的耳朵,闭着眼睛,不停地转动着脑袋,她不想听那些话,不想听不想听!

    “妈咪,你怎么了?”墨墨和菲菲不解地担心,伸手去拉她的手,却被她一个用力甩跌坐在地板上,菲菲害怕地哭起来,上前扶着墨墨,“哥哥,妈咪怎么了?”

    夜苍宸把他们抱起护在自己的身边,望着她迷茫而又伤愤的眼神,他也看出了有些不对劲,“璃儿,你那里不舒服?可以告诉我吗?”

    蓝珞璃根本听不到任何人在说什么话,她只是听到耳朵里传来伤情的语言——

    ——是他玩弄了你的身体……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你恨他……恨他……你要杀了他……杀了他……

    这是谁的声音?!

    那个“他”又是谁?!

    她拼命地按着自己的耳朵,在床上打着滚,可是怎么也隔绝不了这些魔音……这些魔音如同鬼魅般无孔不入地钻入她的耳朵里,她的脑海里,如同一把把匕首凌迟着她的心脏,她的头好痛好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