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了解得越多,夜苍宸越喜欢自己的儿子,他抱起菲菲往墨墨处走去……

    但是——

    墨墨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尔后走到蓝珞璃的身边,“妈咪,我出了一身的汗,想洗个澡,你能帮我去调一下水温吗?”

    蓝珞璃也不懂,那天晚上听到他和菲菲的谈话,这个儿子明明心里是很喜欢很期盼他的爹地可以抱抱他,可是为什么表现出来却又是如此的别扭?她有些尴尬地望了一下失落的夜苍宸,轻轻地点头道,“好吧。”

    望着那一大一小进屋的背影,夜苍宸久久移不开视线也迈不开步子,就那么呆呆地望着,他感觉到一种深深无力的挫败感,为什么他的儿子就不能像女儿一样喜欢他接纳他呢?

    大家也把这对父子的尴尬状态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敢随意乱说话。毕竟他们也不明其中的原因,怕说多错多。

    倒是麦可上前拍了拍夜苍宸的肩膀,羡慕地道,“老大,大嫂竟然给你生了一个那么聪明帅气又懂事狠角色的儿子,还给你生了一个那么可爱伶俐的女儿,真的是把我们这些单身汉都羡慕死了,我突然都有种想拐个女人来生孩子的冲动。”

    麦可那是越说越羡慕到“恨”,“老大,你这是什么命!”

    经他这么一说,夜苍宸心里的浓重失落感倒是挥散了不小,他向麦可扔下一句话,“说不准袁美艳给你生了一个。”

    想想袁美艳和蓝珞璃的性格虽然不一样,但是她们却是要好的朋友,说不准袁美艳还真的会像蓝珞璃那样偷偷地生他的孩子。否则怎么之前对他那么热情奔放,一回去英国却音信全无?难不成袁美艳是真的是来偷他的种子的?

    麦可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袁美艳怎么千方百计要蓝珞璃帮她引他出去……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她既然知道他在那里又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喜欢他,直接来找他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绕那么大的一个弯把他引出去?肯定是心里有鬼才不敢直接找他的。可是现在又突然消失了?如同失踪一样?

    肯定,一定是心里有鬼!

    想想她和他呆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袁美艳总是热情似火地似是要把他给燃烧怠尽。她似乎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难道她真的是计划好的,是真的来偷他的种子的?可是为什么呢?她不是也知道他也喜欢她吗?为什么要偷生他的孩子而不愿意跟他生活在一起?

    麦可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他越来越深信夜苍宸的怀疑,袁美艳和蓝珞璃她们之间一定互相都有什么秘密……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蓝珞璃背地里偷生了老大的两个孩子,那么袁美艳呢?

    麦可记得蓝珞璃曾经跟他说过:

    ——美艳是我的好朋友,我知道她很爱你,爱了很多年……所以,所以……

    ——不管怎么样,不管美艳是什么人,如果她回来了,请你竭力地爱美艳,给她幸福,好不好?

    可惜现在蓝珞璃失忆了,对过去的事情任何人都忘得一干二净,否则他可以问问她,袁美艳现在倒底身在何处!

    ……

    “墨墨,妈咪知道你和菲菲一样都想亲近你爹地,可是刚才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冷淡?”蓝珞璃一边给他调着水温一边轻声地问道,心里有疑惑,她不想藏着而猜度衍生误会。

    因为蓝父母和天叔都在不断地告诉她,她和夜苍宸因为一些误会才分开了好多年,后来夜苍宸找到他们之后,她正好生了一场大病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很

    多遗憾都是因为误会而产生的,她不想墨墨以后有遗憾。这个小男孩心底里明明如菲菲一样是那么地渴望被自己的爹地抱一抱,却总是表现得那么克制那么隐忍,这让她很心痛,她想帮个什么忙。

    墨墨没有想到他的妈咪会这样直截了当地问,他迟疑一下反问道,“妈咪是想我像菲菲那样亲近他吗?”

    “墨墨,他是你的爹地,我看得出他很爱你和菲菲,而你也想他抱抱你,为什么要做违背自己心的事呢?”蓝珞璃很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追问。

    “可是他对不起妈咪。”墨墨的一句话令蓝珞璃心里腾得一下愕悸。但的隐忍竟然还是为了她,可是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夜苍宸曾对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蓝珞璃望着他,一时无言以对,脑海里声音又再度响起,难道墨墨知道脑海里那个声音的“他”真的是夜苍宸吗?她在医院里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可是唯独记得这个伤绝的声音。难道墨墨也知道夜苍宸曾经对她做过什么人渣的行为吗?

    她虽然失忆了但不代表她是一个不知冷暖的人,这段时间夜苍宸处处宠着她,他对她的好,点点滴滴她都看在眼。,可是头脑里那唯一的清晰记忆却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他的无情,他的冷酷与残恶。

    真的是他吗?!

    “妈咪,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那里不舒服?田医生说你身子还有些虚弱,要好好调养,刚才在草地上晒太阳和吹风的时间太长了。”墨墨一脸的担忧,“要不我现在就叫田医生过来。”

    “不,不必。”蓝珞璃急忙拦着他,“我没有那里不舒服。我只是觉得很抱歉,是因为妈咪让你左右为难去做了自己违心的事。”

    “妈咪是我最爱的妈咪,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没有为难。”墨墨低下头,在取舍里他确实很难过,但是他真的很讨厌爹地做了对不起妈咪的事。

    蓝珞璃把他的一切矛盾看在眼里,心里酸酸的。她把他拥在怀里,这么小一个小孩本应该还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可是却为了照顾她的心情,硬生生地把自己渴望父爱的心给硬封起来。

    她不想这样,不想孩子为了她做出他们自己的牺牲。她真希望他们都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墨墨,爹地并没有对不起妈咪。”蓝珞璃咽下喉中的哽咽,轻声地说着,“你看他不是对妈咪很好吗?为了让妈咪心里有安全感,他还把这栋别墅过到妈咪的名下,还给了我几个亿的存款还有一些我都搞不清楚的产业。他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妈咪的爱护不是。你看这样的爹地能有什么对不起妈咪?”

    有!

    墨墨本想脱口而出把那天在公司里看到的那一幕告诉妈咪,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妈咪伤心难过。

    “妈咪,是不是我接受他,你会开心一些?”墨墨一脸的认真。

    他也深深地记得菲菲经常在他耳朵说过的话——妈咪说只要我们听爹地的话,妈咪就会开心快乐,否则妈咪就会很难过。

    “墨墨,听妈咪说,不要总是为了谁的心情而去委屈自己,去做真实的自己,这样你才能活得恣意坦荡与快乐,妈咪不希望看到你为任何人任何事委屈地活着。这样,妈咪心里就高兴就开心。”

    墨墨点点头,“妈咪说的话我会记住的,妈咪不要为我担心,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想做什么,我不会让自己委屈更不会让妈咪和妹妹委屈。”

    总是这样,这个儿子懂事得直叫她心疼。

    蓝珞璃眼里闪着泪光,摸了摸他的头发,“好,如果有什么事,墨墨记得一定要找妈咪说,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相信妈咪会是你最好的听众。”

    夜苍宸站在门外,听到房中母子两不知在那里谈什么,声音又轻又柔,他好生羡慕甚至有些嫉妒。或许他们的声音过小,他站的距离又有些远,他只听到谈话声却听不清他们在聊些什么,他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就像她失忆前和袁美艳一样,总有说不完的话,唯独对他寡言鲜语。

    他想推门走进去,心里却平生几分怯意,他甚至有些害怕看到自己儿子看他那淡漠的眼神……

    “妈咪,水好了,我自己先洗个澡再下去吃饭。”墨墨望着那浴缸里的水雾缭绕水气,如是说道。

    “好,那妈咪先下去准备一下晚餐,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都该是饿了。”

    蓝珞璃拉开门,整个人被门外毫无预警出现的人影吓了一大跳,脸色瞬时惨白地惊望着他。

    “我长得有那么恐怖吗?”夜苍宸自嘲一笑。

    蓝珞璃回神,下意识地抓了抓自己胸前的衣服,吞吐地回应,“不不不,不是的,是我没有想到门口里有人,所以才会吓了一跳。”

    “对不起,是我吓着你呢,现在还好吗?”夜苍宸伸手轻拍在她的肩膀上温柔地问。

    蓝珞璃望着那只手,脑海里声音又再一度回旋在她的耳际边,不管她怎么努力总是挥之不去,忘不了,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好,谢谢关心。墨墨在洗澡,我先下去准备晚餐。”

    说完就侧身快速逃离他的身边。

    夜苍宸望着她惊恐的背影,为什么无论她失不失忆,总是这样一副想逃离他的情状。原本以为,她忘记了以前的事也好,忘记曾经那些令她伤心的事未偿不是一件好事。他还自私地想最好她永远也不要想起来他曾经对她做过的那么混蛋的事情。

    他们有孩子可以重新开始,可是为什么失忆了她,无论他怎么示好,她都战战兢兢地想离开他。

    夜苍宸心里郁悴死了,他恨恨地伸手一拳击在墙上。

    从浴室里出来的墨墨看着夜苍宸的背影,突然觉得他有些孤独有些无助,他想开口喊一声“爹地”,但是一想到他背着妈咪在公司和另一个女人睡在一起,他就吞咽了下去。他真的无法释怀自己亲眼所见到的那一幕,他讨厌这样的爹地。

    他甚至觉得,这是他爹地活该应受的惩罚,他是不会同情这样的爹地。

    ……

    “老大。”麦可在一楼的吧台找到夜苍宸,发现他竟然地在喝闷酒,是为什么他自然心里清楚,所以他也不想明知故问豪气地拿起杯子自斟陪上,摇着杯中漂亮的酒液意有所指地道,“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想想,大嫂失忆了,老大现在对于大嫂来说等于是一个陌生人。你让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对一个陌生热情起来,对不?”

    夜苍宸望了他一眼,讪笑一下,把手中杯里的酒一喝而净,“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我现在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她总是这样故意地避着我,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她熟悉的亲密男人?”

    “老大如果真的想重夺大嫂的心,我倒是有个法子,就看老大愿不愿意了。”麦可卖着关子神秘地道。

    “说!”夜苍宸看他那有些捉弄成份的神情,不知道他是真的有法子还是故意在消遣他,但是不管是何种,但凡有那么一丝希望的他都想听听看。

    “重新追求大嫂。”麦可凑近夜苍宸的耳边咬着唇语声音如沉地道。

    追求?

    可是他从来没有追过女人,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用追,女人都倒追他而来,多得他自己都厌烦。

    麦可望着他那困窘的神情,调侃道,“老大,你别告诉我你不会追女人?”

    “不可以吗?”夜苍宸被他那取笑的眼神看得实在有些不舒服,瞪了他一眼。

    麦可忍不住噗哧一笑,“可以,太可以了!我知道老大根本就不用追就有大把大把的女人送上门。想必我尊敬的老大可能没有尝过恋爱的那种美妙的感觉吧。”

    恋爱?

    夜苍宸立刻想起蓝珞璃曾经对他说过——夜苍宸,我们谈一场恋爱吧。

    看到麦可似乎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不禁再一次瞪了他一眼,“据我所知,你也只不过有过袁美艳一个女人而已,别在我面前五十步笑一百步。”

    麦可挑了挑眉,难得可以有机会调侃自己的老大,当然抓机不放,“虽然我只有美艳一个女人,但是我知道恋爱是一种什么美妙感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