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太霸道,女人别想逃 > 第325章 推波助澜
    对于庄天赐来说,自蓝珞璃之后,他所交过的女朋友无数,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比得上她的善解人意她的温情,那样让人总想靠近的暖暖温情。

    他承认自己当初很坏心利用了蓝珞璃来掩饰自己身上的毛病,可当他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深深地爱上被他伤害至深的蓝珞璃时又不愿意去接受。所以多年后在沙滩上的那一次相遇,他不惜在言语上伤害她企图以此告诉自己并没有爱上她……

    可事与愿违。

    每每看到她痛,他会比她痛上百倍千倍,这就是爱上一个人的后果,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好像只是为了她。

    那时他就想把她重新追回来。

    但迫于夜苍宸的压力,他只好远远地看着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又不小心伤着了她。今晚他得知夜苍宸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未婚妻秀曼,而且秀曼还怀着他的孩子,他们的双方家长似乎也是很满意,而且他也注意到夜苍宸整个晚上对秀曼是无微不至的。

    蓝珞璃虽然是被夜苍宸带进场的,可是整个晚上,夜苍宸看也没有再看过她一眼,就把她晾在一边任由她自生自灭,甚至被别人欺负也没有帮她出头的意思,这无疑重燃了庄天赐的希望。

    听到他们的对话,蓝珞璃越来越混沌。她忍不住又抬起眸打量潘英,微红的眼眶里看着身边的叫做庄天赐的男人全然是委屈与爱恋。蓝珞璃微微叹气,刚才那一点点气愤也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不起,潘小姐,我不小心把红酒洒在你的身上,是我的不对,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蓝珞璃向打了她的那个女人歉意地鞠了个躬。继而转向身边的男人,蓝珞璃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为什么会帮助她,但是她无意插足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去,但礼貌上她应该得道声谢,“庄先生,谢谢你,看得出潘小姐很爱你。”

    言至于此,蓝珞璃觉得自己经无需再夹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任由周围的人诸多猜测,转身就要迈步离开。

    这里大得如果没有人引导根本分不清那里是出口。到处都是人,蓝珞璃只得挑少人或者没有人的地方走,却不知不觉走到一个人工湖边,这个人工湖也很大,大得像是一条河,似是可以延绵到庄园的外面。

    忽然,一个有力的手臂扯住了蓝珞璃的胳膊……

    “蓝珞璃,你以为虚情假意地帮我说句话我就会对你感激涕零?!是你太自信还是你太看不起我?!”潘英铁青的脸色,一触即发的怒气一览无遗。

    “那你想怎么样?”蓝珞璃转身正视着她,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情绪。酒洒在这个潘英的身上是她的不对,但是打也被她打过了,道歉也向她道歉了,还要她怎么样呢?

    “想怎么样?”潘英渐渐地变了声调,有着咬牙切齿般地恨。

    她不甘心,曾经她在周少伟身边花了那么多的心血默默地等待了那么多年,她以为人他会被她的痴情所感动,看得清蓝珞璃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意思。可一旦蓝珞璃出现在他的面前,就立刻夺走了周少伟的全部注意力,他就对自己也更加疏远了!

    到底是凭什么?蓝珞璃这个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别谈有多爱有多喜欢甚至她还连一丝丝好感也从来没有施舍过给周少伟,却能将他的所有目光与感情都夺走,这到底是凭什么?!

    一旁的庄天赐看到潘英的不对劲,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潘小姐,别忘记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给老太爷贺寿,别在这里搞那么多事。”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摆明了是站在蓝珞璃那一边,更加激怒了潘英,她咬着唇,死死地握着双拳,为什么一个个男人看到蓝珞璃之后就会变节?!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每一次遇见你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曾经周少伟和我在一起本来就好好的,可是你一出现,你这个狐狸精却害得他死于非命!现在庄母也认我这个媳妇,而你却又来勾引天赐,蓝珞璃你还要不要脸?!你也想把天赐害成像周少伟那样死于非命,你才满意吗?!”

    “啊?!原来你的私生活那么乱。”缓步跟上来的秀曼第一个发出惊呼。随着她这一声惊呼,又越来越多人围了上来。

    蓝珞璃脸一下红了,她失忆的那部分不知道存不存在这样的事实,她无从反驳。她真的是那样的人吗?这一刻她真感觉到难堪。

    见她沉默,潘英更是添油加醋,上前拉起她捋在一边的发丝,把那道触目惊心的蜈蚣状的疤痕刺目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蓝珞璃明显听到众人的倒抽气声。

    蓝珞璃没有想到潘英会知道自己这里有这样的疤痕,看来她所说的曾经有可能是事实。她的脸更是羞愧涨红起来。

    “大家看看,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如她表面看起来那样单纯干净,她实质很肮脏。不但身体肮脏就连心也是肮脏的!”

    庄天赐一把推开潘英,帮蓝珞璃把发丝抚好在原来的位置上遮住那道疤痕,转过头对着潘英怒道,“潘小姐,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你是我的未婚夫,可是你却帮着这样一个女人来欺负我!你说我难道不应该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吗?”潘英愤恨地望着庄天赐亲密搂着的蓝珞璃,两眼几乎就要喷出怒火。

    秀曼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捂嘴惊道,“蓝小姐是苍宸带进来的人,我本来想不应该冷落了蓝小姐,让蓝小姐受委屈,没有想到……难怪苍宸在上面一直看着都没有下来……”

    蓝珞璃这时找回了自己的神思,她顺着秀曼的视线抬眸望向那正对着这边人工湖的窗户……

    窗户虽然紧闭着,但是夜苍宸说过,今晚他会看着她的,所以她相信夜苍宸是一直看着她。见她如此被欺负,他丝毫没有要过来帮她一下,他所谓的会看着她难道就只是如此纯粹地看着她吗?

    一颗心,缓缓地往下沉,但面上仍维持着平静。

    “哼,那是夜总精明,终于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潘英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既然我如此不受欢迎,那我再呆在这里大家心里也不会太舒服,抱歉各位,我先告辞了。”这个时候,蓝珞璃倒是恢复了冷静,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你害怕了?”潘英嗤笑一声,咄咄逼人,“连呆在这里证实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其实你心里也很清楚,夜总并不爱你,也不在乎你。否则怎么一把你带进来就把你晾在一边不闻不问,因为根本就是你自己死缠着夜总不放吧。你这个女人真的是死性不改,走到那里都破坏别人的幸福,像你这种贱人怎么还能活那么久呢?老天真的是不公平!”

    “哇,真无耻!”

    因为潘英的话,周围的眼神越发得鄙夷与轻蔑。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秀曼不是最清楚原委,看来秀曼真的是很讨厌她,完全把她当成了她自已的情敌,借潘英来羞辱她。

    蓝珞璃抬眸望向夜苍宸所在的房间窗户,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她不稀罕!

    “蓝小姐,请等一下!”罗茜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蓝珞璃看着她优雅的笑容,良好的风度,果然是大富人家出身的。意识到这种情形下,唯有镇静才不会让自己太难堪,蓝珞璃选择了静静地站在那里,冷静得有些冷漠地望着罗茜缓缓地拉起自己的手……

    她想干什么?!

    ……

    “阿宸?”老太爷领着秀曼的父母彻斯特夫妇来到夜苍宸的房间,“到处找你都没看见你,没有想到你果然在这里,怎么了,宴场把你闷着了吗?”

    “不是。”夜苍宸从窗户转身,原本黑沉的一双眸子已收起了暗涌,他缓缓地走向他们,神色自若,“不知祖父找我有什么事?”

    老太爷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双手柱着拐杖,神情爽朗,“刚才在书房和彻斯特夫妇谈过了,已经将你和秀曼的婚期定下来了,待秀曼把孩子一生下来,在孩子的百日宴里你们就完婚,双喜临门,你看怎么样?”

    “祖父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没有意见。”夜苍宸难得地顺从,老太爷更是舒心爽朗,彻斯特夫妇也笑容满面。

    “下个月就是秀曼的预产期,现在也该可以开始着手办了,婚礼和百日宴有很多细节的东西需要置办……”特别是彻斯特夫人显得异常兴奋,然而她那些过分的兴奋看在夜苍宸的眼里总觉得有些诡异。

    “对对对,双喜临门,这么大的喜事一定要大办特办,好好地办。夜氏家族也好久没有办过喜事了。”老太爷情绪也跟着被感染,“彻斯特夫人,到时你和罗茜一起好好商量商量细节问题,有些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别担心费用问题。”

    彻斯特夫人笑着,那笑诡异得令夜苍宸看着心里有些发毛。

    “夜董事长,我会的,我会好好和夫人商量商量的。我想秀曼可以嫁给苍宸,最开心的莫过于罗茜了。”彻斯特夫人似乎话里有话,只是这弦外之音令人难于摸透。

    “那是,罗茜很喜欢秀曼,总说秀曼这孩子乖巧懂事,又温柔贤淑,这还得归功于彻斯特夫人教导有方,教出了一位真正的大家闺秀……”彻斯特夫妇面前,老太爷嘴里的秀曼全都是赞誉之词。

    ……

    “蓝小姐,我并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不过今天我不得不要和你直说。夜氏家族的血统一向都是纯正,绝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渎泄,我并不是带有色眼镜看人,但是……”罗茜说话时,眼里还向蓝珞璃投去一丝歉意,“不要说苍宸已经有了秀曼,即使没有秀曼,你也绝对不行,夜氏家族是无法接受一个情史混乱,私生活不拣点的女人。”

    说罢,她从容地从手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蓝珞璃愣了一下,仔细一看,终于看清她手中是一张传说中的现金支票。

    蓝珞璃顿时明白她的意思,她不哭反而带着眼泪笑着。

    她心里难受的不是罗茜如此羞辱她,而是楼上那个男人望着这一切竟无动于衷!

    明明他是知道今晚这个宴会对于她来说是一场鸿门宴,本来对她就是不怀好心的,他明明也说了他会看着她的,原来他之前在她面前所说的那些好听的话全都是***骗鬼的话!

    罗茜一脸诚恳,还语重心长地教导她,“蓝小姐,与其靠男人生活还不如靠自己本事活更有尊严些。我知道蓝小姐是个有本事的人,除了我们没有婆媳缘分外,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的。我在社会上还算认识几个朋友,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如果蓝小姐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定尽力帮。

    但是,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插足苍宸和秀曼中间来。秀曼怀了苍宸的孩子,你都看到了肚子都这么大了,我想同是做为女人你稍微换位思考一下,你也是于心不忍的对不对?”罗茜再一次向蓝珞璃伸了伸手中的支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对你表示一下歉意,还请你能收下离开奥托蒙,让我心里好过一些。”

    有钱人真是有钱人的做事方式!罗茜这一翻话说得妥妥贴贴,似是蓝珞璃再不离开就是不知廉耻的女人!

    蓝珞璃根本就不稀罕!她抬头再一次望向楼上那个窗户,那里仍然紧闭着。

    她低下头,莫名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心情怎生一个复杂?

    “我们走!”庄天赐大手一把攥住蓝珞璃的手腕,他的掌心像火一样烫,挨上蓝珞璃冰冷的皮肤时,让她一阵战粟,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拉着她闪过众人沿着湖边走去……

    走得那么快,那么急,蓝珞璃几乎有些跟不上。他的呼吸急促,他在生气,蓝珞璃看见他额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蓝珞璃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可她不想连累他,使劲地想甩开他,可是他箍得更紧,她怀疑他是想把她的骨头捏碎。

    “庄天赐!你要带那个贱女人去哪里?”潘英追了上来,拦在他们的前面。

    庄天赐瞪着她,几乎是吼道,“这是我和珞璃的事,与你无关,滚开。”最后两个字,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下一秒又拉起蓝珞璃用最快的速度绕过潘英的身子继续往前走。

    “你是我的未婚夫,你却拉着另一个女人离开,你说怎么可能与我无关?!”潘英愤恨地上前一把抓着庄天赐的手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