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太霸道,女人别想逃 > 第566章 谁惊醒了谁
    他抻手捉住了她的下巴,“你把刚刚那些再说一遍?看我不让你见识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年轻力壮,精力旺盛。”

    他的俊眸中深深地变得狂野,然而月色打在他冷俊的脸庞上,却又柔和了之前的冷硬。

    蓝珞璃好笑地看着他的激动反应,原来并不是女人才怕老的,男人也怕被人嫌弃老的,看他这个架势似乎她胆敢再重复一遍,他定不会给她一个好果子吃似的。

    “我家夜总温柔体贴,人间绝色,谁捡到谁幸福一辈子。”蓝珞璃很狗腿地拍着马屁。

    夜苍宸倒是很受用,“嗯,这还差不多,看来你还挺识时务的嘛。”

    说罢,伏首轻琢而下,不过是忘情的几秒钟,似乎有人轻撞上了他们独立间的软卧铺的门。

    夜苍宸松开手,怀里的人儿已经是满脸通红,柔亮的长发凌乱地披散,红泽的唇片微微张开着,漂亮的大眼眸惊若小鹿,有些惊诧地望向夜苍宸,火车在行驶当中,有谁会在这个半夜三更的时候撞他们的门啊?

    难道是他们刚刚动静太大了,惊醒了别人?

    想着这种可能,蓝珞璃更加不好意思地拉高被子把自己给埋了进去,阻隔着一切视线。

    夜苍宸起身拉开了门缝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从门缝里却发现一个妇人就靠着他们的房门边坐着,看样子已是五六十岁,可是在她这样的年龄的人并没有像罗茜和克丽那样会保养,而显得苍老。

    似是生活已把她压弯了腰,脸上就如庄园里的查母一样有着深深的折痕,头发也花白却梳理得一丝不苟,看到夜苍宸的那一刻,她竟心惊地往后退。

    就在她笨拙地想要起身坐回一旁她那狭小的位置时,蓝珞璃在被子下隐约听到动静有些好奇,她拉下被子露出脸,望向门外,是一位妇人正在拉起铺在他们房门外的空档处的被子,看样子应该是刚才颠簸了一下,身子撞到了他们的房门。

    她起身也走上前,而坐回自己那狭小而又不太舒服无处可伸展位置的老妇人也同时在看着她,动作微微一滞,竟是温和地笑了笑,歉意深深,“对……”

    话音未落,妇人突然手掩着嘴,咳嗽声隐隐地从她身上传来,因为担心会吵醒其他乘客,咳嗽的时候会提起被子掩住口鼻,压抑地咳着,咳得蓝珞璃呼吸难受。

    妇人这个细微的动作,蓝珞璃直觉这是个善良的人。

    妇人的咳嗽声令蓝珞璃不禁想起了孤儿院里的老院长,总是会半夜咳醒,每一次都是她第一个人听到,也只有她才会跑到她的房间,给她倒水,替她拍背理气。

    有时候,她想跟老院长多说两句话,就会被她挥手赶走,让她快点去睡觉,明天要早起学习不要偷懒。老院长总是会对她说同样的一句话,多读点书多认识几个字总归是好的。

    以后长大了做任何事情头脑就会灵活好用,自己也有了本事,有了本事别人就不会欺负自己了。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想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不用依附于任何人毫无自由,甚至还会得到别人的尊敬。

    那时的她还是懵懂未知,但是她却把老院长的话深深地听进去了。

    老院长时常会站在门廊处,望着院中的小孩发呆。或许是人到了迟暮之年,很多时候都会变得很沉默,痴痴地看着身边的人和事,对于当下度过的时光,痴迷流连。

    一如眼前这位妇人一样。

    “对不起,吵醒了你们。”妇人大概是嗓子发痒,忍久了,难免眼眶红红,在一阵长长的咳嗽声过后,她艰难地说完这句话。

    嗓音里透着一股沧桑,或许是生活给予了厚重,所以她的眼神才会那么慈悲平和,心境是那样的平静安宁。

    蓝珞璃摇摇头,却见她满是皱纹的手指探向了一旁的桌案,上面摆着一只水杯,不过已经空了。

    她跨步上前,因过于太急脚步有些不稳,她扶着桌案,稳了稳神,这才拿起杯子,对着要起身去装水喝的妇人轻声地说道,“阿姨,我帮您吧。”

    蓝珞璃心里顿觉有些困惑,望着一头花白的妇人,她想称唤奶奶,可是她的年龄看着也只不过是五六十岁的样子,就如同蓝母的那般年龄,她又叫不出口。最后短短几秒的挣扎下,她唤了声阿姨。

    狭长的走道上空无一人,鼾声和呼吸声交错,嘈杂,但很有生活气息。

    装了水,回到车厢,蓝珞璃先把水杯放在桌上,弯腰扶妇人坐回他们房门口那个宽敞的地方靠着车壁,示意夜苍宸从他们的房里拿出一个多余的枕头垫在她的身后,蓝珞璃也盘膝坐在她的身边,轻轻地吹着热水。

    妇人看着身旁的陌路女孩,在她眼里蓝珞璃无疑就如天使一样的好人,美好且温暖。

    一头黑得发亮的长发因为刚起床凌乱地披散在胸前和肩上,缱绻中似乎又带着潮湿,妇人望着这个对自己体贴的晚辈是心生了怜爱。

    她突然很想给眼前这个好人算上一卦,只是她的水晶流球早已不在身边。

    “阿姨。”仍是温淡的语调,没有过多的话语,蓝珞璃把水杯送到妇人的嘴边。

    妇人不好意思,道了声谢,又说自己来,那水喝在嘴里,滋润着妇人发痒的嗓子,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暖。

    她流浪了很多地方,所到之处不是被人嫌弃离得远远的,就是被人喝斥赶开,而鲜有这样被人体贴温暖。

    她已经习惯了被人冷眼嫌弃,这般温和相待,她倒是有些不习惯了,半杯水喝完,水份似乎全都蒸发到了眼睛里。

    蓝珞璃让夜苍宸从他们的房里拿出那一张多余的被子,那是夜苍宸怕她冷花钱多要了一床被子过来的。

    她扶妇人躺下,转身时对上了一双漆黑深幽的眸子,笑着走近。也不知道他们何时已是这般默契,夜苍宸伸手的刹那间,蓝珞璃并没有看,可伸手里已是精准地握住了他的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