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真超级兵王 > 第262章 为了报仇!
    清脆的酒杯声出现,几女喝了红酒,脸颊上好像也是多出了红晕一般。

    “咿呀!”

    草木精灵在桌子上也是喊了一声,然后双手端着玻璃酒杯,直接举过头顶,也是喝了起来。

    颇为有趣的是,草木精灵本来是绿色的身躯,但在这一刻开始,它身上竟然如同葡萄酒浸染了一样,也是变了颜色。

    嗝!

    草木精灵打了个酒嗝,然后抬头看着大家,咿呀咿呀地欢快喊了起来。

    “大叔,这个小家伙是什么啊?”

    唐果果伸出手指戳了正在手舞足蹈的草木精灵,结果惹得后者满是不愉快地看向唐果果,在那叉腰看着唐果果,口中念着咿呀咿呀。

    她们对于这只草木精灵,这几天的相处也是觉得颇为有趣,这个小东西真的很可爱,而且还有些萌萌哒。

    “我也不太清楚。”苏晨摇了摇头。

    就算他已经完整掌握了混沌玄胎经,还有混沌玄胎经当时携带的那些阵法丹药法术,但也只不过是基础而已,而自然何其玄妙,又岂能穷尽一切?

    所以,这只草木精灵苏晨还真不认识,而且放在修真界里,也应该是极为神奇。

    看着已经身子泛红了的草木精灵,如同变色了一般,秦冰儿也是笑了起来:“这只小酒鬼啊。”

    他们又是继续聊天,而话题也比较随意,一开始几女还问一下苏晨,但到了后面,就全部是化妆啊、旅游啊之类的话题,把苏晨晾在了一边。

    这再次证明了,女人与女人遇到一起,总是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苏晨也就安心地坐在一边,看着几女聊,秋双脸上的笑容,还有宁倾城她们的笑容,莫名让苏晨感到安心,这种感觉就像当时执行任务的时候,和几个战友在难得的间隙内,躲避敌人的攻击,然后围在一起闲聊。

    苏晨的嘴角,笑了一下。

    秋双这么开心,想必老枪也应该会感到欣慰吧?

    “好了,来,再让我们干一杯。”

    秦冰儿说道。

    秋双伸手去拿酒瓶,但却意外发现葡萄酒不见了,然后转头一看,却愕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草木精灵竟然是抱着葡萄酒瓶,在不远处的大理石桌面上,在对瓶吹。

    唐果果几人也是愕然了一下,看着那憨态可掬的草木精灵,还抹了抹嘴,整个身子都已经变成葡萄酒的颜色了。

    那酒瓶也差不多空了,然后草木精灵将酒瓶一松,咿呀了一下,竟然是开始左摇右晃,往左迈几步,仿若随时要倒的样子,但却偏偏没倒,然后又是开始往右走几步,就如同在打醉拳一般。

    下一刻,草木精灵直接啪地一下摔倒在桌面,咿呀了一声,然后就是一动不动,直接睡了过去。

    看着草木精灵这状态,秦冰儿几女都是笑了起来。

    “这小酒鬼。”

    秦冰儿也是笑得不行,“那我们就以水代酒,再干一杯。”

    又是干了一杯,随后唐果果便是拉着秋双离开了餐桌,她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好得不行。

    苏晨也是起身,回了房间,准备继续炼制玉佩法器,上次秦冰儿的法器也碎裂了,同时苏晨也打算给宁倾城她们炼制一枚,以作保命之用。

    没有多久,房门敲响。

    “臭男人。”

    苏晨打开房门,秦冰儿走了进来。

    “不知道你喝不喝茶,我给你泡了一杯三清茶,这个是我师傅教我泡的,会有养神的效果。”

    秦冰儿手里还端着一杯茶,放在了房间里的桌子上。

    “谢谢。”

    苏晨开口。

    “哎,臭男人,你这么说那就太见外了,我们之间的交情,也算是过命嘛。”

    秦冰儿叉着腰,十分豪迈,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却又是脸上悄然红了。

    茶放在那里,秦冰儿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苏晨也没开口,房间的气氛,莫名有些尴尬起来。

    “咳,那个臭男人,你之前是不是去找越人疯了?”

    秦冰儿开始没话找话。

    “嗯,他不会再对我们造成麻烦了。”

    “那就好。”

    房间沉默。

    “这个,臭男人,你不在的这几天,倾城和果果对你怪想念的,虽然果果喜欢和你斗嘴。”

    苏晨看着秦冰儿,双目有神,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哎,臭男人,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秦冰儿嘴上说着,却是莫名有些心虚,就好像这一刻,和苏晨对视的时候,竟然会感到心脏狂跳不止。

    “你的心意我知道。”

    “什么?”

    秦冰儿没反应过来。

    “你的心意,果果的心意,还有倾城的心意,我都知道。”

    苏晨开口。

    秦冰儿一怔。

    “但是,我不能答应。”

    苏晨摇了摇头。

    “为什么啊?臭男人你是不是傻?”

    秦冰儿急了。

    “原因,我跟你说过了。”苏晨看着秦冰儿说道,“我是背负仇恨来到南海市的,迟早有一天,我会回到西北军区,西北赵家的仇,我一定会报,而这个仇,牵扯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并没有把握,甚至,很有可能将你们牵扯进来。”

    秦冰儿沉默了。

    苏晨叹了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冰儿,我暂时不能答应你们,我现在的满脑子心思,只有报仇,仇恨,占据了我的心,我也没有办法陪你们,最起码在我报仇之前,我不能答应你们任何一个人。”

    秦冰儿也是触动了,她的美眸看着苏晨,张了张嘴。

    “我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去西北军区,我的实力也达到了我自己的预期。”

    苏晨说着,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一个玉佩。

    “之前给你的那件法器,在越家来人的时候,应该已经破碎了,否则山顶之上,你最少也能抗一下,我给你炼制了一枚新的。”

    苏晨将玉佩递给秦冰儿。

    秦冰儿只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酸,好像想要抽鼻子了一般。

    她别过脸去:“臭男人,你干什么,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不要。”

    “拿着吧。”苏晨笑道,“其实你这个人,也算是刀子嘴豆腐心,我昏迷的时候,你是不是用嘴给我渡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