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561章 《时光如水》
    林遇神秘一笑,挤眉弄眼的看着萧羽诗。

    “你猜猜。”

    萧羽诗的脸色立刻寒了下来,习惯性的把桌子上的水杯扔了过去。

    “猜你个大头鬼。”

    萧羽诗饱满的胸脯荡荡漾漾,使得整个办公室里充满了春光。

    “因为这次是跟港岛的企业合作,在中海商界也是不多见的,所以到时候也会有其他的企业家出席,你到时候可不能给我丢人。”

    林遇连连点头,“老板,放心吧,作为一个专业的小白脸,绝不会在这种大场面给你丢脸的。”

    “专业小白脸?”

    “对啊,就我这长相,你把我领出去,别人肯定以为我是你高价包养的小白脸。”

    你是我高价包养的小白脸?

    我包养你?

    做梦!

    萧羽诗寒着脸,恨不得把笔记本电脑拍到林遇脸上,“出去!”

    ……

    距离中海港口十八海里处,坐落着一坐名叫珊瑚岛的小岛。

    因为是处在公海,多年来人迹罕至,很少有人踏足过这里。

    一些喜欢的冒险的人曾踏足过这里,但之后一辈子都没有走出来。

    而且这里没有任何开采的价值,所以其他国家连占有的兴趣都没有。

    渐渐的,这里就成了一座孤岛。

    尽管是这样,但不能真的证明珊瑚岛就是无人的荒岛,因为还有好几百号人在这里居住。

    而这好几百号人组成了一个修炼者家族,李家!

    在珊瑚岛的中央,坐落着一座由大理石搭建而成的大殿,虽不如古代的皇宫气派,但也足以说明李家的财力非同一般。

    在大厅的首位坐着一个黑发国字脸的男人,一脸深沉的喝着茶水。

    这个中年男人正是李家的家主,李洪盛!

    而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和李洪盛一起讨论着家族发展的事情。

    这时,一个穿着卦衫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中年人神色一怒,冷哼道: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年轻弟子吓的面色铁青,哆哆嗦嗦的说道:“师傅,有大师兄李虎的消息了。”

    听到年轻弟子提到了李虎,李洪盛的脸色稍稍好了些。

    “他说什么了,那个屠杀我们李家外门的杂碎找到了么!”

    听到家主这么问,年轻的弟子更是胆战心惊。

    “回,回师傅,大师兄出意外了。”

    “什么!虎子出意外了!”

    李洪盛和李家大长老李建章拍案而起,就像听见世界末日降临的消息一样。

    年轻的弟子差点吓尿,师傅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差,这要是把怒火都撒到自己的头上,那今天不死也得残废了。

    “师,师傅,这是一个毛姓的散修传来的消息,说大师兄是被一个叫林遇的人杀的。”

    “还有六师叔李尘也是被他杀的,连脑袋都被割下来了。”

    “连六弟都死了!”

    李洪盛的脸变成里铁青色,李家最得意的弟子死了,就连六弟也死了,他的表情就像要吃人一样!

    大长老李建章的脸色也不好看,“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个叫林遇的人就是杀了李家外门的凶手吧。”

    “没错!”

    “这事太不可思议了,虎子可是二阶后期的实力,他之前传回来的消息称,那个叫林遇的人刚刚到达二阶中期,他怎么可能杀的了李虎?”

    李洪盛怒意滔天,“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杀了虎子和六弟,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李洪盛急匆匆的往外走,准备去给李虎和李尘报仇!

    李虎对李家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可是肩负振兴李家使命的人!

    现在修炼界已将传出了三阶功法的下落,李虎一死,就没人有资格代表李家去寻找三阶的功法了!

    可以这么说,李虎的死就代表李家的消亡!

    就在李洪盛要冲出去的时候,被大长老李建章给拉住了,沉然道:“洪盛等等,这里面恐怕有诈!”

    李洪盛眉毛一横,“有诈?”

    “我李洪盛一身二阶大成境界,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李建章皱着眉头说道:“事情恐怕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虎子已经是二阶后期的高手了,但对上二阶中期的林遇还是输了,他身后恐怕会有高人相助,如果冒然过去,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李洪盛想了想,大长老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毕竟自己已经很多年没再外面行走了,冒然出去很容易吃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虎子和六弟的仇不能不报,总不能等着林遇送上门来让我们杀吧!”

    李建章阴冷的笑道:“那有什么不可能的。”

    李洪盛一喜,“大长老的意思是?”

    “资料上不是说,那个叫林遇的人和一个叫萧羽诗的女人关系很亲密么,只要我们把那个女人抓来,就不怕他不上钩!”

    “到时候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把他给解决掉!”

    “好,就按大长老说的办!”

    ……

    晚上下班之后,萧羽诗发现林遇的话忽然少了起来,就连吃饭的时候话也很少。

    反常的是,这家伙还一个劲的往自己的碗里夹菜,弄的萧羽诗一愣一愣的。

    萧羽诗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林遇,如实招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林遇嘴里叼着青菜,“老板冤枉,我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不仅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萧羽诗听的俏脸一红,“呸,不许胡说,你人不是我的,心也不是我的。”

    饭后,林遇帮着吴妈收拾完厨房之后便回到了房里。

    默默了的点了根烟,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沓文件。

    这是自己半年前来给萧羽诗当保镖时签的合同。

    “时间过的可真快,一晃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林遇喃喃自语。

    回想起来,那天应聘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时光如水,林遇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林遇知道自己舍不得走,但又不得不走,使命与信仰都在自己的肩头压着,自己不走不行。

    “明天晚上走吧。”林遇叹了口气,“帮你把那些该死的绊脚石都解决掉,我走的也安心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