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夫回来了 > 第33章 那一晚被他折磨
    第33章那一晚被他折磨

    “你……”容康因为容靳琛的话胸膛有了起伏,呼吸都重了些,他才刚从昏迷中醒来不久,这不禁让人担忧他会不会再度被气晕。

    佩姨见状连忙轻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看向容靳琛说道:“靳琛,你爸爸病情刚好转一点,你不能再气他,医院还有其他的病房,你可以安排她们去别处。”

    容靳琛微勾着唇,似笑非笑的玩劣模样:“这一整层楼就被他一老头子霸占着未免太浪费,我安排个人住这里有什么不妥?难不成他看到双双心里有愧会睡不着?”

    “臭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容康到底还是动了怒,他猛然低喝一声,整个安静的楼层似乎都震了震。

    眼看容看开始喘大气,额头的青筋都凸了起来,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下一秒他就会晕过去。

    叶南荞终于忍不住出声:“爸,你看我带了礼物过来探望你,我陪你回病房去说说话吧,不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动肝火伤了自己。”

    佩姨也觉得现在最好让父子俩分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开声劝道:“是呀是呀,南荞她难得来看你,我们回去说话。”

    她随即和叶南荞一起推着轮椅送容康回病房去,容康气息还没平稳,不过这会他也不想看到容靳琛那不肖子了。

    容靳琛瞥一眼叶南荞那好媳妇的模样,嘴角噙着的弧度带了些嘲弄。

    而一旁的白家母女同样看着离去的叶南荞,两人神情复杂,心里都在想,这个女人真的是没资格嫁入容家。

    叶南荞和佩姨送容康回到病房,好一阵安抚后,他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下来。

    叶南荞虽然好奇白家母女和容家的关系,不过见容康情绪波动那么大,她便识趣的没有在他面前问起她们。

    她陪容康聊了好半会后,佩姨让他休息了,他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劳累。

    容康要休息,那叶南荞只好告辞,有空再过来看他。

    临走前,容康很是严肃的叮嘱她不要和白家母女接触,看到她们最好当做视而不见。

    叶南荞虽然不理解容康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不过他的出发点应该是好的,那她便听了他的话。

    今天只是和白家母女第一次见面,但她已经看出来她们对她没有好意,还是不要和这种人有过多的交集比较好。

    她不明白的是容靳琛为何会那么关心那个白双双。

    佩姨送她走出病房,她想,她的疑问佩姨可以解答。

    “小妈,爸他对白家母女那么不待见是因为靳琛吗?”叶南荞问道。

    佩姨闻言看向她,随即微微一笑:“你有疑惑不奇怪,说起来这真是作孽。”

    佩姨轻叹一声后简单的跟她说起容家和白家之间的恩怨。

    容靳琛十七岁的时候交往过一个女朋友,那个女孩叫白笑笑,也就是白双双的姐姐。

    容康那时候并不赞成他们交往,多次劝容靳琛和白笑笑分手。

    没过多久,白笑笑忽然就跳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她跳楼前,容康是最后与她见面的人,所以容靳琛便认为是容康间接害死了白笑笑。

    肯定是他对白笑笑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不然她不会跳楼。

    从那之后,容靳琛不再听容康的任何话,甚至是恶语相向。

    白笑笑死后,容靳琛觉得对不起白家,主动照顾起她的母亲和妹妹。

    白家原本是普普通通的家庭,姐妹俩的父亲早亡,是白母独自抚养大两个孩子。

    后来有了容靳琛的照拂,母女俩开始过上富裕的生活,她们的一切费用容靳琛都包了,包括送白笑笑出国留学。

    白笑笑这次就是因为在国外留学时去滑雪出事故受伤被送回国内。

    容康把母女俩看出是吸血鬼,迟早有一天会吸干容靳琛,所以他一直反对容靳琛照拂她们。

    只是父子俩已经反目成仇,容靳琛怎么可能听他的?

    “那……白笑笑的死真的和爸有关吗?”叶南荞不由得问道。

    佩姨摇摇头道:“虽然他是最后一个见白笑笑的人,但他并没有跟她说过激的话,他还好意要送她出国深造,只是她拒绝了,没想到她会那么想不开去跳楼,大概……她是不想靳琛为难。”

    这些事情都过去好多年了,当初的是是非非如今也说不清楚,父子俩的仇怨也难以解开了。

    佩姨送她走到电梯这边,叶南荞蓦地又想起什么,问道:“白双双和白笑笑不会是双胞胎吧?”

    佩姨听懂了她这话后面的意思,继而道:“当然不是,双双是妹妹,比笑笑小三岁那样,你是不是在靳琛那里见过笑笑相片?”

    叶南荞点点头:“是,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相框。”

    “难怪了,你很奇怪姐妹俩为什么会长得一模一样吧?”佩姨见她点后,她继续说:“其实我也觉得这事挺奇怪的,姐妹俩我都见过,早几年前姐妹俩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还没到一模一样的地步,现在这个双双是越长越像她姐姐,有时候让人怀疑她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佩姨这话就说得有点诡异了,叶南荞都不免被吓一跳。

    “呵,你不用害怕,白笑笑已经去世那么多年,如今早已化作白骨了,现在这个肯定是她妹妹双双,我只是不解妹妹为什么会越长越像姐姐。”佩姨出声安抚她。

    叶南荞接下来都在专心的完成她的方案,于是就忽略了一些事。

    譬如她已经好几天没在集团看见宋迟皓,想到容靳琛对她的怀疑,她想她还是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为好。

    即便他们原本就没什么,如果闹出什么流言蜚语就不好了。

    这天,叶南荞算是完成了方案,她拿着方案到集团准备交给容靳琛。

    她在等电梯,听到不远处的职员在低声说着什么。

    “我前几天就看到宋助理收拾东西走了。”

    “是吗?他走了,那总裁身边不是缺了助手?”

    那两名职员逐渐走远,后面说的话也就听不清楚了。

    叶南荞闻言不免一惊,宋迟皓收拾东西走了?他不再是容靳琛身边的助理了吗?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她,宋迟皓被容靳琛开除?

    想到容靳琛那么怀疑她和宋迟皓,不无那样的可能。

    她想追上去问清楚怎么回事,电梯门这时候打开了,那两人也走远。

    她只好先乘电梯上去,反正一会就见到容靳琛,她倒要当面问清楚这件事。

    如果真的是因为他的胡乱猜忌就把宋迟皓辞退,那她就得为宋迟皓讨要个说法了。

    很快,她就来到总裁办公室外面,敲了敲门,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进。”

    她推门进去,她以为他在认真的处理公事,没想到他在酒柜那边喝酒。

    他的办公室非常大,只有那张办公桌看起来是工作场合,他让人做了个大酒柜在这里,里面摆满各种名贵的酒。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喝酒,他倒是很潇洒。

    叶南荞拿着方案走过去,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杯,身上都沾染不少酒气。

    “容太太来了。”容靳琛一手端着酒杯,眉目慵懒的看向她。

    “你没醉吧?”叶南荞看他那颠倒众生的妖孽模样,忍不住这样问。

    “你想我醉还是没醉?”他邪勾着唇角,凤目幽沉的直视她。

    她这会也懒得理他醉没醉,径直道:“我的方案完成了,现在送给来给你过目。”

    “你可以放办公桌那去,我现在不想看。”他这话的意思是他现在不想工作吧?

    嗯哼,他是大总裁,不想工作也没人敢说他什么。

    叶南荞转身要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倏然想到什么,脚步停下来,回头看向他,问:“听说宋迟皓收拾东西走了,你把他辞退了?”

    容靳琛原本慵懒的喝着酒,听到她忽然来这么一句问话,眼底幽芒一闪,俊容上倒是没什么神情变化,倒是唇角那弧度似乎染了几分戏谑:“就算是我把他辞退了又怎么样?你要为他出头吗?”

    “你真的那样做了?”叶南荞秀眉一瞬凝起,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他是我的助理,用不用他我有权做决定,容太太还要过问一个小助理的事?”他每句话里都带着嘲弄又意有所指。

    叶南荞气息微沉:“你是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但是如果你是因为我才辞退他,那他就太冤而你也太心胸狭窄。”

    她和宋迟皓清清白白没有什么,他不能把他自私的想法加注在他们身上。

    她话音刚落,男人手中的酒杯蓦地放下,力道有点重,砰的一声把她惊了一下。

    他忽然起身走向她,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压迫力,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让人不得不怀疑他醉了,要做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来。

    叶南荞下意识后退想要和他保持距离,男人长臂一伸蓦地抓住她的肩,下一刻她就被拽过去,被抵在酒柜前。

    他欣长的身躯堵在她面前,手还抓着她的肩控制着她,灼热的气息带着酒气喷薄而来,她冷不丁打个寒意,想到那一晚被他折磨……

    “你……”

    “容太太,你说我心胸狭窄?那是不是要我成全你和他才算心胸宽广,嗯?”他的长指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凤目幽幽,邪气又沉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