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夫回来了 > 第48章 你做都做了,还害怕什么
    第48章你做都做了,还害怕什么

    慕子川一直跟着叶南荞走到警局外面,见她停在她的车子边,他也跟着停下脚步。

    还没等叶南荞开口说什么,慕子川就很是气愤的道:“那个容靳琛也太过分了,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也就算了,他招惹的那些花花草草一个个来骚扰你,这让你以后的生活怎么过?”

    难道让她隔三差五就和那些女人斗一斗?或者被那些女人找上门来打脸?

    打脸还是轻的,要是发生别的更严重的事情,遭殃的始终还是叶南荞。

    叶南荞这会心情也很不好,思绪混乱,理不出头绪,对于被容靳琛招惹的女人找麻烦这种事,她也是气恼又无奈。

    那些女人口口声声说她被容靳琛抛弃了,那为什么还要来找她麻烦?

    慕子川见她不言,脸上的巴掌印还是那么清晰,半张脸都肿起来了,他当真是心疼。

    “南荞,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不想离婚吗?”他是真的觉得容靳琛那纨绔子弟根本配不上她,只会耽误她的一生。

    离婚?又是离婚。

    叶南荞蓦地看向慕子川,好像每个人都在说她和容靳琛会离婚。

    难道他们就那么不被看好吗?

    只是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下去。

    她也不是没有跟容靳琛提过离婚,他说的没错,他们这婚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离,何况……他不会同意。

    还有她爸妈那边她也要有交代,不是慕子川说让她离婚她就能潇洒的离了。

    叶南荞没有正面回答慕子川的问题,低声道:“这事我回去再好好想想,我先走了,麻烦你走这一趟。”

    眼看她要打开车门坐上车子离开,慕子川蓦地抓住她的手,嘴唇蠕动,原本还想说什么劝她,但见她情绪低落,不忍再让她难过,只好改了口:“你脸色不好,坐我的车,我送你。”

    “不了,我想自己静一静。”她拂开他的手,然后打开驾驶位的车门,在坐进去前想到什么,回首望着他道:“子川,谢谢你。”

    她真该好好谢谢她,因为在她有困难的时候,至少她还能想到自己有人可以帮忙。

    慕子川却不怎么喜欢她这种客气:“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我,我随时都在。”

    随时都在,这话让人听了真是暖心。

    叶南荞自己开车走了,慕子川目送她离开后才回律师事务所。

    叶南荞原本是想自己静一静的,可思绪越来越乱,脑子里不断的浮起最近发生的事。

    那些女人说的话一遍遍在耳朵旁回响,说她迟早会被彻底抛弃,迟早会沦为弃妇。

    还有那个说有了容靳琛孩子的女人,她至今不敢相信那孩子会是因为她的一甩手就没了。

    紧接着脑子里又出现容靳琛那种玩世不恭的笑脸,他漫不经心的说:“你是我母亲给我选的老婆,想离婚,没门。”

    所有的这一切让她乱了神,手中的方向盘开始乱转,一下子往车道旁边冲出去!

    叶南荞猛然回神,紧急刹车,纵使是这样,车子还是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她也因为冲力脑门往前磕撞到方向盘,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袭来。

    好在这个时间段车上的车辆不多,不然很有可能发生连环撞车事件。

    叶南荞头晕晕的坐在驾驶位那儿一时没有动静,看到自己撞上的是一棵树,她悬起的心算是落下。

    很快就有交警过来,敲敲驾驶位的玻璃门让她下车。

    叶南荞此时只能乖乖配合,下车检测有没有酒驾,然后做登记。

    车的前头凹陷一块,看来是要送去维修,她身上除了额头被磕碰受伤,其他地方并无大碍。

    最后交警让她签名登记罚款扣分,车也被拖车给拉走。

    叶南荞从交警大队回到住处时,天色已晚,额头被包扎了一块,原本脸就肿得难看,现在额头又这样,看起来挺惨的。

    周婶见她这副模样回来不禁吓一跳:“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

    “出一点小事故,没大碍。”叶南荞身心疲惫的说着,重重的坐到沙发里。

    “什么?事故?你被撞了还是你撞了人?”周婶很是紧张。

    叶南荞这会累得不想说话,有气无力的道:“你晚饭做好了吗?我饿了。”

    “还知道饿那肯定是没大碍,不管是不是你的过失,有麻烦的话找公子帮你解决。”周婶说了这么一句便转身往厨房走:“还有两个菜就好了,你等等。”

    她一提起容靳琛,叶南荞就蓦然想到什么,她一下子转头看向沙发,她坐的这里……

    男人和女人赤身裸体纠缠的画面从脑子里划过,她用力闭上眼睛,低咒一声,像是触电那样猛地从沙发上起来,上楼回卧室。

    只是当她推开卧室的门,看见那一张大床,他们也在这里做过,还有浴室也有!

    她这会真的很想骂容靳琛这混蛋,他的花样和经验还真丰富,这就是他身边有很多女人的结果?

    原本是她自己住的地方忽然就觉得哪里都有他的影子,她顿觉自己无处可去了。

    她烦恼无比,有一种要逃离这里的感觉。

    叶南荞隔天就打电话回叶家想跟母亲说她想回家里住几天,有点想家了。

    她母亲最近很忙,一直在学校里,只有她父亲在家。

    她想这样也好,省得自己顶着受伤的脸回去被母亲盘问。

    顺便她要问问父亲,他还在赌是怎么回事?

    叶文石近段时间都很少去叶家公司了,就如容靳琛所言,有他派去的人帮忙管理,叶文石确实轻松自在很多。

    叶南荞回到叶家,家里除了管家和保姆没见其他人,她事先知道母亲不在家,那她父亲呢?

    管家说她父亲出去了,具体去哪里,他们自然不会多问,只知道他会回来吃晚饭。

    叶南荞只好先把自己的行李拿到她的卧室,回到这里,她终于感觉轻松了些,连日来的疲累可以松一口气了。

    她这次回来还想跟爸妈商量和容靳琛离婚这事,如果能说服爸妈,那就差容靳琛点头了。

    叶南荞刚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听到楼下有动静,是她父亲叶文石回来了。

    她下楼就看见父亲正哼着小曲坐在客厅的红木椅上看报纸,她走过去:“爸,什么事那么开心?”

    叶文石见到女儿似乎更开心了,正要开口跟她说,但话到喉咙他就停住了,想了想又不打算跟她说。

    “没什么,你打算回来住几天?”他状似随意的问,视线重新落回手中的报纸。

    “我看情况,怎么,你不欢迎我回来住?”

    “欢迎是欢迎,不过你到底是嫁了人,不能在娘家住太久。”

    “这个我明白,我这次回来就是有件事想和爸妈说。”

    “什么事?”叶文石又看向她,这会才发现她额头包扎着纱布,不由得惊道:“你怎么受伤了?不会是和靳琛动手了吧?”他怀疑他们夫妻俩打架?

    叶南荞闻言莫可奈何的叹一口气:“你想哪儿去了,我这就是出一点小意外给撞伤的。”

    她脸上那一巴掌已经消肿看不出什么问题,唯独额头这里要过几天才能好了。

    叶文石听她这么说大大的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和靳琛闹不和大打出手,那样可不好,你看看我和你妈,那么多年了都没有吵过一句,夫妻之间忍让一下也就过去了。”

    叶南荞边听边垂下眼眸,她确实没见爸妈吵过架,那都是因为爸爸一直让着妈妈,以至于到了今天,她爸在家里完全没有说话的地位,而她妈妈就强势很多。

    有些事能忍,有些就不能忍了,譬如她和容靳琛之间,他一天不和外面的女人断干净,他们之间就不会平静。

    而这种事,她越来越不能忍了。

    “爸,听说你还在赌,是吗?”叶南荞转了话题。

    叶文石拿报纸的手一抖,但他很快就镇定住,看向女儿:“你胡说什么?谁跟你乱嚼舌根?”

    “是靳琛告诉我的。”她也不怕说出来。

    她这么一说,叶文石忽然就沉默了,像是有点难为情,又或者想着怎么应付她。

    “靳琛也真是的,我都跟他说了不要告诉你,他怎么……”

    “爸!原来你真的还在赌!”叶南荞一下提高了音调,叶文石连忙捂住她的嘴:“你别说那么大声。”话落还心虚的看看是不是有人听见了。

    叶南荞拉开他的手,双眉紧皱:“爸,你做都做了,还害怕什么?”

    叶文石压低声音:“我只是小小的赌一把,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我跟你说,我今天还赢钱了。”

    瞧他那窃喜的小神情,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回来时那么开心。

    “爸,你答应过我你不再赌的,不然我就告诉妈妈。”

    叶文石也皱了眉,有点不耐烦:“我就那么点爱好,你总不能让我难受死吧?何况公司现在有人管理,我空闲时间那么多,不赌的话怎么消磨?”

    他还一副很有道理的模样,叶南荞真是对他无语了。

    “你哪来的钱去赌?不会又挪用公司的吧?”

    “没没没,这次我真没那样做,我是向靳琛借的。”他坦白。

    叶南荞闻言不禁一怔,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很是惊讶:“你、你说什么?你向他借钱去赌?”

    “有什么不可以吗?他是我女婿,借点钱怎么了?何况他那么多钱,我这不过九牛一毛而已。”叶文石根本不当一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