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夫回来了 > 第164章 难道她失明了吗
    第164章难道她失明了吗

    白笑笑答应了容靳琛说的婚礼取消,他们那一场无疾而终的婚礼终究变成一场笑话。

    白母从警员那里得知白双双在酒吧被一个中年男人侵犯,而她把那男人给砸死了。

    虽说她被男人侵犯了,她反击无可厚非,只是她这已经不算正当防卫,而是故意杀人,如果男人侵犯她的时候她直接反击,当时就把男人砸死才算得上正当防卫。

    白母才不管什么正当不正当,她的女儿先是被强奸,她把强奸犯砸死有什么错?

    白母在警局大闹了一场,说什么如果要判她女儿罪行的话她就把事情闹大,让媒体记者过来报道,让大众评评理,看看她女儿是不是有罪?

    警员几句话就让白母嚣张气焰减半,她如果把事情闹大,她女儿被人侵犯这件事肯定曝光,再者,先不说她砸死人这事,就说她故意开车撞叶南荞这事也算是故意杀人了。

    无论怎么样,白双双都难逃法律制裁,她不想坐牢都不行。

    白母以为白双双只有被侵犯和砸死人这件事,没想到她还开车把叶南荞给撞了!

    她原本不相信白双双撞了叶南荞,警员给她看了容靳琛和白双双的对话视频,白双双亲口承认把叶南荞撞下斜坡。

    白母震惊,这么说就是白双双的这么一撞导致白笑笑和容靳琛的婚礼泡汤?

    如果叶南荞没有出事,容靳琛就不会在婚礼半途丢下白笑笑离开,那么她现在就和容家成为亲家了,好好的一场婚礼竟是被她的好女儿给破坏掉!

    白母这会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该责怪白双双吗?可一想到她被人侵犯,她就心疼得无法责怪她。

    她两个女儿,一个脸毁了还残疾,另一个被人强奸还杀了人,怎么都那么惨?

    白母哭丧着脸直喊冤孽啊。

    尤其是白笑笑跟她说同意了容靳琛提出的取消婚礼,白母都快要晕过去了,什么祸事都给她摊上了!

    慕子川以为事务所的事不会太严重,他回去处理一下就行了,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监察局的人说他们其中一项官司有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律师事务所就要被关闭。

    慕子川心里想着叶南荞,却不得不处理事务所的事,他无法脱身去陪着她,他满心焦虑。

    容靳琛去见过白双双后就直接到医院,接下来他会专心在医院守着叶南荞。

    撞她的人,他找到了,警方会处理,那个碍眼的慕子川也没空来医院纠缠她了。

    医院里有许秋荷在守着叶南荞,容靳琛安排的人在旁边随时待命,只要叶南荞醒来,就算是渡过危险期。

    有了容家的介入,医院给叶南荞的治疗都是最好的,不敢有丝毫怠慢。

    容靳琛那么勤快的来医院守叶南荞,这让许秋荷非常不解,他们都离婚那么久,他何必表现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南荞有我陪着,你不用时常过来。”许秋荷对容靳琛道。

    “伯母,我打算接下来都在医院陪南荞,你要习惯我的出现。”容靳琛知道许秋荷对他有意见,他直接表态,希望她能有心理准备。

    许秋荷蹙眉:“你应该回去陪你的新婚妻子而不是在医院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伯母,你也知道我的婚礼中途就停止了,现在婚礼已被我取消,我没有娶什么妻子,以后如果要娶妻,那我也是娶南荞而已。”他发现自己对叶南荞的感情后就毫不掩饰,他不会扭捏不自然,感情的事没什么好隐瞒。

    他这话让许秋荷不解:“你搞错了吧?你和南荞离婚了,难道你想和她复婚?”

    “是的,我想。”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回答,接着道:“伯母,之前是我没有认真对待南荞,以后我会好好对待她,希望等她好了之后,你能把她交给我照顾。”

    许秋荷一言不发的打量他,好似不相信他说的话,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容靳琛,他说的话一点都不像那个国民老公容公子。

    从他那看似很认真的俊脸上,许秋荷看不出什么作假的成分,但她还是不怎么相信他。

    末了,她才淡淡的道:“要不要接受你那是南荞的事,你跟我说没有用。”

    “只要伯母你不反对我照顾她,其他的事我自己解决。”他想,他再次赢得叶南荞的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三天后,叶南荞被转出重症病房,五天后,她才慢悠悠的转醒。

    叶南荞睁开眼睛后发现四周一片漆黑,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她感觉浑身无力还有疼痛感。

    她蓦然想到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她从郊区开车回市区,后来遇上在郊外赛车的人,有一辆车冲她撞过来,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连人带车一起撞飞出轨道,然后翻滚下斜坡。

    车在撞到一块大石头后停下来,她那时候已经受伤了,她闻到了汽油味,她继续呆在车里肯定会被炸死。

    她咬紧牙关忍着痛从破碎的车窗爬出来,拼尽全身力气逃离车子,只是她受了伤,再怎么样也逃不了多远,才走出一段距离,身后的车就爆炸了,她回头看一眼,强烈的热浪把她弹飞,她不知道自己撞上哪里,总之她晕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辆失控一般向她冲撞而来的车子里坐着的人好像是白双双!

    叶南荞不敢确定是不是,因为对方冲撞过来的速度很快,车里的人也是一闪而过,她只看了一眼。

    一直守着她的许秋荷发现她睁开了眼睛却不说话,呆呆的躺在病床上,她先是一喜,女儿醒来,接着是紧张,她为什么不出声?

    “南荞,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许秋荷一心想着女儿,忘记了要叫医生,跟她一起守着叶南荞的容靳琛刚去找医生谈叶南荞的情况了。

    她那么多天没有醒来,容靳琛的耐心消耗得差不多了,他这才忍不住去找医生。

    叶南荞听到母亲的声音,眨眨眼道:“妈?现在是晚上吗?你怎么不开灯?好黑啊……”她伸手试图要触碰什么。

    许秋荷闻言神情一怔,她机械的转头看看窗外的艳阳天,现在是大白天,哪里黑了?

    她看向女儿的双眼,她睁开了眼,可眼里没有一点聚焦,好似什么都看不见。

    许秋荷下意识想到什么,心里一慌,她的手有些颤的伸到女儿眼前使劲晃了晃,女儿像是没有看到她的手,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喉咙哽咽,越发的紧张焦急了,难道……南荞她失明了?

    叶南荞没有听到母亲的回答,不由得奇怪的出声:“妈?你在哪里?在开灯吗?”她摸到了床边,自己全身痛,没办法下床,鼻子闻到医院消毒水的气味,由此判断出自己在医院。

    “南荞,你看不到我吗?”许秋荷就站在病床边。

    叶南荞听到声音从头顶传下来,她摇摇头:“你在我旁边吗?我看不到你啊,怎么会那么黑?”她抬手摸索着要去触碰什么。

    许秋荷握住她抬起的手,神色沉沉,语气也很沉:“南荞,现在是白天。”

    她没有再多说其他,这一句就足以让叶南荞明白,现在是白天,病房里很光亮,根本不需要开灯,也没有她说的很黑暗。

    加上她看不到站在床边的母亲,这一切说明她双眼看不到东西了。

    叶南荞怔忪半会才愣愣的道:“白天?那我……我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她开始慌了。

    许秋荷不敢下定论她双眼失明,要医生检查过才行,她连忙安抚女儿:“你别急,我叫医生过来看看,马上叫医生。”

    许秋荷立即通知医生叶南荞醒来,让医生赶紧过来。

    容靳琛知道叶南荞醒来,二话不说马上和医生一起回病房去。

    走进病房,医生还没来得及检查,容靳琛就先一步走到病床边,见她确实睁开双眼,是醒来的状态,他唇角上扬:“南荞,你终于醒了,我刚才还跟医生说,你再不醒就要换别的治疗方法让你醒了。”

    叶南荞感觉到有人走向自己,然后就是男人的声音,这一把声音她不会认不出——是容靳琛,他也在医院?

    怎么听他那声音好像很高兴她醒过来?

    和看不见她母亲一样,她同样看不到容靳琛,她的心一点点往下沉,难道她失明了吗?

    容靳琛见叶南荞不理会他,还一副看不见他的样子,他暗想她是不是还在怪他,所以不想见到他?

    “南荞,你醒来就好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他接着道。

    他说的话一点都不像容靳琛会说的,叶南荞看不到他什么样子,于是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容靳琛了。

    许秋荷这会对医生道:“医生,麻烦你给她检查一下,她眼睛看不到人。”

    医生是要做检查的,要不是容靳琛挡在那里,他也不会干站着不做事。

    听到许秋荷的话,医生神色严肃起来,眼睛看不到不是小事。

    容靳琛更是一惊:“什么?看不到人?”他低头看着叶南荞,发现她的眼睛确实没有什么神采,没有聚焦,当真像是什么都看不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