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夫回来了 > 第174章 假装结为夫妻
    第174章假装结为夫妻

    白母说出那样的话让容靳琛挑了挑眉,语气幽淡:“婚礼的事我已经跟笑笑说清楚,她也同意取消,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白母神色一凛,硬气道:“她同意但是我不同意,你这样是玩弄她的感情,她还有多少时日可活你不知道?”

    这话就让容靳琛沉默了,他知道白笑笑的时日不多,所以他才想给她一场婚礼,让她成为容太太,算是完成她最后的愿望,只是……叶南荞的车祸让他发现自己对她的心思,他无法再去娶另一个女人成为自己的妻子。

    他认为那是对白笑笑的一种屈辱,他给得起婚礼给不起真心。

    容靳琛淡看白母一眼,不疾不徐的道:“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话,那我劝你还是闭口,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你、你……”白母以为自己抓着女儿活不久这个问题就可以让容靳琛屈服,孰料他是那么绝情的人,明知道她女儿的病况,他还是不愿意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

    容靳琛的态度不强硬却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气势,白母心想自己今天不能白跑,她直接跟他说,他不同意,那她只好想别的办法了。

    白母离开后,容靳琛看了看时间,他又可以去医院陪叶南荞了,医生开始为她治疗眼睛,也不知道有多少效果。

    叶南荞的双眼被蒙上一层白色纱布,之前还能睁开眼,现在连眼睛都不能睁开了,生活起居更需要人帮忙。

    她母亲许秋荷回学校上课后,每天也只能过来陪她一段时间,不能全天候的守着她。

    倒是容靳琛陪她的时间比较多,很多事都亲力亲为,喂她吃饭吃药,还帮她换衣服,她有强烈的拒绝过,只是每次都失败,他依旧非常执着的为她做一切事情。

    叶南荞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之前的病房,她被转移到更加安静的地方,还有保镖守在门口,慕子川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见她了。

    容靳琛以为自己跟白母已经说得够清楚关于取消婚礼的事,没想到这次来找他的不是白母而是白笑笑。

    他看着坐在轮椅里的白笑笑,微蹙眉道:“你要见我就打电话给我,我会过去,不用你过来。”

    她微微一笑道:“没事,在家里憋得久了,我也想出来透透气。”

    “你找我有什么紧要的事?”他的意思是什么事情非要她亲自过来?

    白笑笑反而理解成另一种意思,他似乎很不想见她,要有紧要的事才能见他。

    她的心划过一抹苦涩,他可以每天陪着叶南荞,她想要见他一面却要有理由才行。

    她眼底有幽忙一闪而过,心突然就坚硬起来,她抬眸望着他的时候,眼中是一抹忧愁:“靳琛,我来找你是想说说我们那一场无疾而终的婚礼。”

    他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再提婚礼,毕竟他已经跟她商量过婚礼取消了。

    没等他开口,她又道:“我同意你说的取消婚礼,可是我妈妈不同意,她一直吵着闹着要我来找你,不允许我答应你取消婚礼,不然她就不活了,要比我先一步去见阎王爷。”

    白笑笑的语气带了些哽咽:“靳琛,你应该能理解我,我以后都不能孝敬我妈妈,我不能让她出什么事。”

    她想到自己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再一次让母亲伤心,那就是她的不孝,所以她不想违背母亲的意愿。

    容靳琛闻言静默几许后出声:“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她似乎就在等着他这句话,她对上他的黑眸,一字一句道:“继续我们没有完成的婚礼。”

    在他蹙眉要开口前,她补充道:“当然,我不需要你再办多么隆重的婚礼,只要简简单单,就你和我两个人在牧师面前完成我们的结婚仪式就好了,就当是演一场戏给我妈妈看。”

    “演戏?”容靳琛不懂她的意思了。

    她点点头:“嗯,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不能阻碍你寻找幸福,你的太太必将能够与你同行以后的岁月,而不是我这个短命人,我也不能让我妈妈伤心,让她寻死觅活,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我演戏假装结为夫妻。”

    容靳琛垂眸俯视着她,一时没有出声,不知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她。

    许是他的不出声让她有些急,以为他不同意配合她演一场假戏给她妈妈看,她不由得带着恳求道:“我只求你和我演假戏,不是真的结婚,可以吗?”

    容靳琛觉得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白母是那么戏多的人?这会还用自己的命逼着女儿和他结婚?

    “你确定要我这么做?”他问。

    白笑笑瞧着他俊美无俦的面容,他脸上没有过多的神情变化,不知他是什么心思,她不假思索的点头:“是。”

    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什么,她现在只想和他完成他们那个被中断的结婚仪式,那她也可以自欺欺人的跟自己说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她是他的妻子了,当她离开这个世界,她不会有太大的遗憾。

    容靳琛也没有多想,既然她都开口要求了,那他就配合她演一场戏吧。

    “行,那你决定时间,我到时候一定准时到,不过你确定你妈她接受没有宾客的婚礼?”容靳琛这会想的是白母有那么容易骗?

    “你只要答应配合我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自己解决。”白笑笑道。

    她这么说那他就顺从她的意思,到时候演一场戏给白母看。

    白笑笑知道他会答应她的,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他都会满足她,她知道他对她还有愧疚之心。

    白笑笑回去就跟白母说她已经说动容靳琛继续他们的婚礼,只不过婚礼只有他们和牧师三人,见证他们成为夫妻就行了,她不想再有其他人来参加,不想出丑。

    白母刚开始听闻她的话,心里自然是高兴不起来,婚礼只有三个人,那算什么婚礼?那么天下人都不知道她女儿成为容太太了,不是吗?

    只是她看看女儿现在这副模样,面容被毁,双腿还不能行走,再过不久,她也没有命可活了,让大家知道她成为容太太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白母勉强答应了女儿不再寻死觅活,她说他们结婚当天,他们可以不请宾客,可以私下完成结婚仪式,但她要见证他们结为夫妻,到时候她会在现场。

    白母的要求非常理所当然,她肯定要亲眼见着他们完成仪式才会安心。

    白笑笑没有理由拒绝她,同意让她到场。

    容靳琛不会把他和白笑笑假结婚这种事跟叶南荞说,他认为没必要,不过是演戏而已,又不是真的和她结婚。

    白笑笑选好了时间通知他到达他们上次结婚的教堂,不是节假日,不过就是普通的日子,教堂里没什么游人。

    她跟牧师约好了时间,并穿上了结婚时的婚纱,她的一身装扮与上次他们的婚礼一样,看得出即使口头上说是演戏,但她内心还是很重视这个仪式。

    距离她约容靳琛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那样,她耐心的等着他。

    容靳琛一如往常到医院陪着叶南荞,喂她吃了药,扶她躺床上休息后,跟她说了声他今天要出去办点事情,晚些再过来,让她好好吃饭睡觉,不要任性。

    叶南荞才懒得理他要去办什么事,挥挥手让他赶紧走,她每天吃的药不少,累得很,要好好休息,不想跟他多说。

    见她那疲倦的样子,眼睛还蒙着白纱布,他不免有点心疼,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一下,这才站直身出门。

    容靳琛出了医院便让宋迟皓直接开车去教堂,他随手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他前脚离开医院,白母后脚进医院,或者说白母等着他走,她才急忙进医院。

    白母早就打听清楚叶南荞在哪一间病房,她也知道门口有保镖守着,她不怕见不到叶南荞,她在门口吵闹嚷着要进去。

    她的吵闹声惊醒了叶南荞,她听出是白母的声音,那些保镖似乎对坐在地上耍赖不肯走还大声嚷嚷的白母很无奈,她摸索着下床坐到旁边为她准备的轮椅。

    叶南荞坐着轮椅出现在病房门口,问:“怎么回事?”

    保镖看她出来,很是不好意思的说:“这个妇人说认识你,她吵着要见你。”

    白母见叶南荞出现,她立即对她说道:“叶南荞,我今天过来是想请你喝一杯喜酒,不过看你的状态你也喝不了酒,那我就发喜糖给你好了,毕竟是笑笑的好日子,多个人为她庆贺也是好的。”

    白母的话让叶南荞产生狐疑,白笑笑的好日子?难道说白笑笑今天结婚?那么结婚对象是谁?

    不等她发问,白母就自顾自的说:“你还不知道吧,靳琛今天要在教堂和笑笑完成他们的结婚仪式,正式迎娶她进容家。”

    是容靳琛和白笑笑的婚礼?他跟她说过婚礼取消的,怎么……

    叶南荞保持着淡然的神色:“既然是你女儿的婚礼,你不陪着她,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单纯是给她发喜糖?

    不,白母过来就是故意告诉她这个消息,她认为她会伤心难过吗?

    还是给她下马威,警告她不要对容靳琛有非分之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