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127章 最后的侧脸
    江农大大学生活动中心三楼,王者荣耀校园联赛江农大赛区预选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场上左侧竞赛组正在进行着的,是校明星战队XYZ对战卡拉不OK战队。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XYZ战队占据绝对的优势,掌握着场上的主动权,将对手打得节节败退,似乎又要像之前XYZ的那些场比赛那样,以非常快的速度结束。

    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XYZ的队长在对方四人抓上单被抓死一次之后,猛的站了起来。

    随后,XYZ的比赛节奏就开始出现了问题,开始打得非常激进,好像想要以最快速度杀死比赛。但越是这样,他们出现的失误就越多,尤其他们的队长周宇。场上ID为“寒子尘”的花木兰频频想要越塔强杀,最终却一次次将尸体留在对方的塔下,带着整个队伍越打越焦躁,把所有的优势葬送,最后竟然打成了劣势。

    场下观看比赛的师生们都开始议论了起来,怀疑XYZ和卡拉不OK战队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就连XYZ的对手也打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边怎么就一点点从大逆风打成了顺风。

    只有知道内情的张雅玉和XYZ的队员们清楚,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一定和队长周宇的女友梁喜笑有关。

    “妈的,再这么打下去,直接投吧!”

    “周宇,你他妈能不能爷们儿一点,一点破事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成了这个模样,这要是输了,你对得起谁?”

    “别说他了,他现在估计心里乱着呢,咱们看看怎么把劣势扳回来。现在还没到四强赛,这场输了咱们可就直接拜拜了。”

    “……”

    场上的XYZ队员们也都吵了起来,而周宇则一声不吭,呼吸很粗重的在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

    “啪!”

    忽然一声脆响让XYZ的队员们都静了下来,那声音竟是周宇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周宇深呼吸几番,终于感觉自己的心境缓和了不少:“兄弟们,对不住了。咱们这局就当练逆风了,现在开始守,抓机会反打。”

    紧接着,周宇终于回到了他正常该有的状态,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队员们防守,并寻找机会把三路兵线都带出了中央河道的那条警戒线,带着队员们集体组团抢回了野区,并在一次暗影主宰区域的伏击之后,顺利将劣势扳了回来。

    而此时,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十七分钟,是当天XYZ战队所有比赛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

    场下的张雅玉一开始还在为XYZ捏一把汗,她很清楚,XYZ这局的对手实力虽然有,但远远不及XYZ,如果他们在这里折戟沉沙,她真是打从心底里要瞧不起周宇这位老朋友了。

    作为一名战队的队长,只要带队到了比赛场上,就一定要承担起他该承担的所有责任,眼睛里必须只有胜利,容不下其他。

    不过话说回来,换位思考,如果是宁宇和周宇互换身份,宁宇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宁宇和梁喜笑已经出去了快十分钟了,他们到底都聊了什么,怎么还没聊完?等到周宇他们打完比赛,被周宇撞到的话,说不准要打起来。

    张雅玉越想越不安,已经没心情再继续看比赛了。思前想后,她决定离开大活去找宁宇,带着宁宇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世事真是有太多的巧合了,张雅玉想象力再丰富,都想不到,宁宇的前女友竟然在江农大,而且还那么巧合的是周宇的女朋友。这关系太复杂了,实在让人头疼。

    张雅玉更想不到的是,宁宇和梁喜笑离开大活之后,这么长时间竟然只说了两句话:

    “我现在很好。”

    “我也是。”

    简单的对话,呈现出的心情和暗藏的情绪却并不简单。

    梁喜笑荡着秋千,宁宇站在他的身边,两人都在看着天边的晚霞,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似乎都在等对方开口说些什么,也或许他们都不想打破这平静的沉默,正如他们都不想打破彼此的生活。

    两人的距离是那么的近,但又那么远,明明抬手就能触摸到对方的衣角,却看遍天下风景再也看不到对方的内心。

    理所应当画下句点的故事,何必再继续?曾经的美好是那么的脆弱,轻轻触碰就会破碎,请不要让它破碎,好吗?

    一阵风吹来,吹摆了梁喜笑的裙角,吹乱了宁宇的心情。

    “我……该回去了。”宁宇终于当先开了口,说出了可以让两个人都松一口气的话。

    “嗯。”梁喜笑依然看着天边晚霞。

    夕阳已经有一半沉到了天际线之下,晚霞变成了华丽的火烧云,蔓延了半边天,如熊熊火焰,只待如水的夜色来临才能将它扑灭。

    宁宇再看一眼梁喜笑,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侧脸,他很欣慰的笑了笑:“那么,再见。”

    她现在很好,真的很好,这样很好!不是吗?

    或许以后他们还有可能再见面,但宁宇很清楚,此时梁喜笑的这张侧脸,在他的心底将烙印到永远,因为那未完的故事,在这里终于画下了句点。

    转过身,不回头的走吧。可以再见,也可以再也不见。

    “宁宇?怎么就你一个人?”张雅玉刚走下楼,正要去找宁宇,却见对方双手插着口袋低头迎面走了过来。

    宁宇闻声抬头,有些惊讶的问:“他们比赛打完了?”

    “没打完,但我不想看了,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张雅玉编了个宁宇不能拒绝的理由,她真担心宁宇还想继续上楼看比赛,到时候再跟周宇见到面,可就很麻烦了。

    宁宇关切问道:“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张雅玉不耐烦道:“女孩子身体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看,电巴士过来了,走吧。”

    说完,两人上了电巴士,开始返程。

    就在两人刚离开不久,XYZ战队终于战胜了对手,艰难的挺进了校内四强。

    周宇下了台之后,来不及和队友们庆祝,便急冲冲的跑出大活,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的绕着大活找了一圈,却没能找到梁喜笑和宁宇,甚至连张雅玉都没有看到。他掏出手机拨给梁喜笑,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

    “笑笑,你在哪?”周宇焦急的问道。

    “我在小超市这边,给大家买奶茶,刚才的不是洒了吗?天冷了,我怕你喝矿泉水太凉会犯胃病。”

    听到梁喜笑这么说,周宇心里暖暖的,心情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我去找你,对了,多带两杯,有朋友过来了。”

    挂断通话之后,周宇给张雅玉打了个电话,在得知张雅玉因为身体不舒服,早已和宁宇离开,并已经坐上了公交车,竟是长松出了一口气。

    周宇不是傻子,他已经看出来宁宇和梁喜笑相互认识,并且彼此之间一定有过一些故事,他费尽心力,好不容易追求上梁喜笑这么好的女孩子,并已经认定对方就是他未来的妻子,他真怕一不留神就失去了她。

    拥有的人,拼了命想要珍惜,而已经失去的人,此时只能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车窗外倒掠而过的街景发呆。

    一段段往事如潮水般涌来,压得宁宇呼吸有些困难,让他忽然感觉眼眶有点发酸,也让他的心脏一阵阵抽痛。

    “宁宇,笑笑是个很单纯的孩子,作为她的父亲,我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你家里发生那么大变故,对笑笑的影响也很大。而且,你看看你的成绩有多么差,你跟笑笑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打游戏有什么前途?你要是想让你父母省点心,就远离游戏,也远离我们家笑笑,好好学习,至少争取考个专科,省得以后只能做个啃老族。”

    “宁宇,你是不是真的想笑笑好?如果是,请你离开她可以吗?别怪阿姨说话直,要不你开个价吧。只要别太离谱,只要你能离开笑笑,都可以谈……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怎么跟条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宁宇,你***打游戏不学习不说,还他妈早恋,人家爹妈都找到医院去了,你是不是想逼死你妈?你是不是想逼死我……你跟我叫什么叫?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还配当老子的儿子吗?跟条疯狗有什么区别?”

    “宁宇,我听咱们班同学反映,你在和梁喜笑谈朋友,对不对?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劝你一句,你愿意自甘堕落,成天只知道打游戏,我找你谈那么多次都没有用,那我就不管你了。但是梁喜笑是能考上重点高校的,我不希望你拖累她,耽误她的大好前程。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

    “我爸妈昨天找你了?他们没和你说什么吧?耶!我就知道,我爸妈可开明了,他们说了,只要不耽误学习,就不阻止咱们在一起。”

    “宁宇,你什么意思?我哪里对不起你,你凭什么不要我,你有什么资格不要我?”

    “宁宇,你个王八蛋,我恨你!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

    不知不觉,宁宇的眼眶湿润了,但他却扬起嘴角笑了。

    那天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没再碰游戏一下,开始疯狂学习,疯狂到忘记日月轮转,忘记时间流逝,忘记许下的梦想和誓言,也忘记了悲伤和痛苦,但还是偶尔会想起她。

    从班级倒数第一到年级前五十,宁宇只用了高三一个学年,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期间他有多么疯狂,但疯狂的只可能是疯狗,不可能是狂狼,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该是什么模样。

    “宁宇,到站了。”张雅玉将宁宇从回忆中唤醒。

    下了车之后,张雅玉注意到宁宇略有湿润的眼眶,心底暗暗叹了口气,但表面却故作平静:“晚饭都还没吃呢,一起吃点吧。”

    宁宇笑着摆了摆手,转身离去,只留下孤单落寞的背影。

    张雅玉抿着嘴,看着宁宇的背影,掏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喂,唐糖,我是雅玉……我和宁宇今天去江农大,竟然看到那个叫笑笑的女孩子了,人家已经是我一个朋友的女朋友了……他不在我旁边,他回去了……好,那你陪陪他吧,他心里肯定很不舒服,我刚刚看他好像哭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