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208章 唯有胜利而已
    看到貂蝉中了诸葛亮那夺命的元气弹却没有死,孤煞这边所有人都惊得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打到这个级别的高手,谁都遇到过玩的好的貂蝉,甚至还有人与国服最强貂蝉联手一起打过排位。可是,他们却没人见过有人可以把貂蝉秀到这种程度。

    这是什么貂蝉?天秀貂蝉!

    “教练,他们真的是大学生?他们该不会是你找来的职业选手,故意扮成大学生来给我们下马威的吧?”有人苦着脸向大兵问道。

    大兵点头道:“他们就是一只大学生战队,但实力非常强,连KPL预选赛的队伍都输给过他们。”

    “怎么不早说?”有人抗议。

    大兵寒着脸道:“别说这些没用的,打好这场比赛,难道你们要等六分钟之后发起投降?”

    投降?怎么可能?

    这些从天南海北而来的年轻人们,都有很强的自尊心,他们自认为能够被选中加入到孤煞组建的这只战队,一定证明了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既然如此,他们怎么可以在面对一群大学生的时候,刚刚一个照面,就被人打得信心破碎?怎么可以懦弱的在比赛刚开局没几分钟,就要发起投降?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管他对面是天秀貂蝉,还是蒂花之秀貂蝉,还是陈独秀貂蝉,都绝对不能放任他如此嚣张。

    好吧,既然你敢开局就表现这么突出。那么不好意思,接下来就等着我们对你的集体针对吧!我们一定要把你的屎给打出来。

    “宁宇,你太秀了,你把对面的屎都打出来了。”高潘半开玩笑的说道。

    刚刚他们这边在貂蝉被东皇太一吸住的时候,其实整体是处于劣势的。好在唐寅的关羽及时绕后出场,解决了燃眉之急,也为宁宇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和机会。

    宁宇不负众望,一手貂蝉飘出,以动人摄魂的舞姿,以无数凌乱飘飞的法球,在纷乱扬洒的花瓣之中,连斩对方三人首级,最终残血出塔,抓准了那转瞬即逝的时间点,以二技能缘·心结的特殊机制,在位移的瞬间消失在原地,极限的避开了诸葛亮的元气弹,简直帅到没朋友。

    三Buff开局,紧接着最需要发育的貂蝉拿下三杀,连续的两场前期交锋,都是宁宇这边获得胜利,使得他们占据了比赛前期的绝对优势。

    不过,这虽然值得高兴,但还不值得庆祝,因为对手毕竟不是普通排位赛的对手,那可都是要进军职业圈的选手,前期一场小团战还不足以彻底将他们击溃。宁宇这边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去思考如何利用当前优势,继续扩大双方经济差,如滚雪球一般让优势越滚越打,直到最终拿下开门红。

    王者荣耀中,获得经济的主要途径无外乎三种:野怪,兵线和人头。除此之外,辅助装备可以在玩家经济处于本方垫底的时候,每秒提供5个金币的补偿。太乙真人的被动技能,可以在玩家击杀敌方单位,为击杀英雄及附近英雄提供30%的额外金币加成。比赛进行过程中,每个英雄每秒都会获得2个金币的经济提升。

    野怪和兵线提供的经验及经济,会随着比赛的进行,而逐渐增多,但人头提供的经济却非常有限。一血可以提供300个金币,抛去这个特殊类型,寻常情况下,一个英雄在没击杀其他英雄的时候,第一次死亡会贡献200金币,第二次死亡降低20金币,变成180金币。以此类推,最低可以降到只有20个金币。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在比赛中故意送人头,他在没送一血的情况下,连续死亡六次,会给对面送出800金币,此后他的人头将不到100金币,还没一辆炮车值钱。

    不过,当那个送人头的英雄在这过程中完成击杀,他的人头将再次变得值200金币。并且随着净击杀人头越多,他的人头将越值钱,道理同上。

    这也就是比赛中,人们看到对面有人拿下多个击杀却零死亡时,会称之“肥的流油”,因为他的人头真的非常值钱。

    当然,宁宇他们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任人宰割的菜鸟,每一个可都是高手,想要靠击杀人头来提升经济,只会拖累比赛的节奏。

    那么,按照宁宇习惯的运营方式,想要拉开双方的经济,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

    一是压缩敌方阵形的同时控制兵线,让兵线自己相互消耗,降低敌方从兵线上获得的收益。说的再细一些,就是保持两条边路的兵线在中央河道附近,一旦敌方来人吃兵线,就对其进行单抓或者集火。

    二是侵略野区,不给对方从野区获得资源的机会。

    三是寻找机会单抓敌方英雄,持续限制对方的发育。

    这三点如果都可以保证,那么双方经济将以惊人的速度被拉开,胜利的天平最终将会沉在宁宇他们这一方。

    很显然,孤煞那边因为是新组成的战队,虽然每个人的个人实力都非常强,但是默契度却非常糟糕,每个人似乎都想要当救世主,使得他们在强大的压力下,越打越混乱,越打越分散。

    他们在中前期,还集体频繁想要去抓宁宇的貂蝉,但宁宇的貂蝉非常机警,每次都能预判出他们的动向,甚至还有几次诱敌深入,让唐寅的关羽绕后,让其他人包抄进行反打,将那些人打得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之前孤煞那几位队友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将对面貂蝉打出屎来,现在他们几个人的脸色都成了屎黄色,又臭又难看。

    接连送出的人头,让孤煞这边的战队不仅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攻击,甚至连基本的防守能力都没有,使得他们的防御塔也一座座被打爆。

    孤煞默不作声的不断找机会想要发育起来,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吃到经济,因为能吃的经济都被己方的打野和两个边路冒着送人头的危险提前吃了个精光。

    他的队友们一开始还是在相互鼓励,但到了后面,随着大家失误越来越多,彼此间的埋怨也逐渐增多的了起来。

    “鬼谷子进场啊,跑什么?怂包!”

    “东皇太一吸貂蝉,我靠,我让你吸貂蝉,你吸个苏烈有屁用啊!”

    “铠你倒是追啊,三个残血,随随便便就是个三杀……靠,刚才不上现在上个毛,死了吧!”

    “送吧送吧,把对面貂蝉已经送得够肥了,下一个该轮到给关羽送大礼了吧?”

    “靠!你个东皇太一打我野怪干什么,开局打到现在,我打野刀还没叠满呢,你这也太坑了吧?”

    “钟无艳!你的惩击留着下崽啊?抢大龙,抢大龙啊!”

    “……”

    大兵希望他们的这次热身赛模拟正规比赛,所以他虽然此时已经暴怒,但还在刻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正常比赛的时候,教练只有BP环节和休息间隙才有机会和队员们交流,比赛一旦开始,教练必须要离场。

    如此过了一会,大兵听着他们彼此间的埋怨,终于忍不住了,猛的大吼道:“都***叫什么叫?你们是队友,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连***这点素质都没有,还打个屁职业联赛,等会全她妈的给我卷铺盖走人!”

    众人都是一惊,有人甚至被大兵这一嗓子吓的手机差点脱手掉到地上。

    他们不管多么不服气,不管多么不爽,此时都安静了下来。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第一场比赛就被一群大学生暴虐,然后第二天就卷铺盖回去,他们还要不要脸了?

    脸面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都是要靠自己去赚的!

    当前这场比赛,孤煞这边想要赢,难度已经非常大了,作为主要输出的诸葛亮,一直拿不到经济,和对面众星捧月般的貂蝉相比,差了超过三千的经济,让中后期本就相比貂蝉弱势一些的诸葛亮,根本就没法与之正面对战,甚至一套技能打出去,都没可能收到貂蝉的人头。

    反观宁宇那边,全场经济最高,已经五件神装在身的貂蝉,真的是所到之处,鸡飞狗跳,血流成河,哪怕孤煞的队友们逃回塔下,只要他们身上的闪现和控制技能已经交掉,就算还有大半的血量,都会被貂蝉轻松越塔强杀。

    “清上路兵线,快点清……我靠,貂蝉来了!”

    “中路别团,赶紧撤,貂蝉来了!”

    “妈的,这貂蝉疯了,又开大进场。鬼谷子赶紧拉她啊!”

    “我拉了,拉不动,他开净化了。”

    “守不住了,塔别要了,退守水晶吧!”

    “不行,貂蝉伤害太高了,你们死太快了,就我一个鬼谷子加上诸葛亮,守不住啊!”

    “唉!”

    “……”

    比赛过程中,双方都是注意力非常集中,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此时比赛结束,张雅玉等人终于稍稍防松下来,齐齐起身挥拳大喊“Nice”。他们自己都没想到,面对看似强大的对手,他们竟然可以打的这么顺,居然可以全局碾压,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对面真的是职业战队?怎么跟一盘散沙一样,比赛打得好像每个人都是核心,实际上却一个核心都没有,联动性无比差,整场表现都很迷,发挥的真心非常糟糕。

    其实孤煞那边一开始众人表现得都还算好,但就是前期宁宇用貂蝉拿下三杀之后,队内的气氛开始出现了问题,继而导致后面面对宁宇等人几乎无失误且无比疯狂的连续压制,以及他们自己太渴望针对貂蝉而遭遇几次围剿,使他们开始出现了相互埋怨的情况,生生断送掉了这场比赛。

    按照赛前约定,每场比赛之后,会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用于两队放松手指及讨论阵容和战术。

    常俊雨放下手机,走到窗边,点上一支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问:“喂,宁宇,你确定他们这水平能打进去职业联赛?”

    宁宇点头道:“大兵和孤煞都是这么说的。他们这个战队昨晚才全员到齐,还没有过磨合,第一局打得有些乱很正常,下一局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另一边,大兵让所有人围坐在一起,环顾所有人一圈,没有责骂任何人,只幽幽叹了口气。

    “你们觉得,你们刚刚输掉这一场比赛,是水平不如对面吗?”大兵问道。

    有人弱弱的举手道:“大兵教练,我承认错误,刚刚我有些急了,这场比赛输了,责任在我。”

    “不是的,最开始那场团战,我的大招放得有些急了,如果我捏着大招不放,他们貂蝉不敢进场,也就不至于打成那样了。责任在我!”

    大兵皱眉摆手道:“不是你们想的这样的。刚才输掉比赛,并不能把责任单独归到任何一个人身上,你们所有人都有问题。我看出来了,你们都想让自己成为全队的核心,所以都想突出自己的表现。这样一来,你们所有人都在抢经济,整个队伍从一个拳头散成了五根指头,失去了一个战队该有的完整性,给了对方各个击破的机会。而当你们退守高地之后,虽然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但你们的心仍然不齐。并且,这个时候对面的经济已经超过了你们七千多,貂蝉更是穿上了五件神装。这种劣势下,哪怕是最强的职业战队,恐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翻盘机会。”

    一个战队创建起来,需要经过非常长的磨合期,需要通过无数场的比赛,让队员们彼此熟悉,彼此信任,才能真正打出默契,才能在比赛场上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大兵其实压根就没想过他们第一局能赢,他只希望第一局他们不要输得太惨,只让他们能静下心来总结教训,而不是被打得信心崩溃。如果不是那几个小子彼此埋怨的太过分了,大兵连吼都不会吼一声。

    看到除了孤煞之外的其余四人都低下了头,大兵和孤煞互视一眼,齐齐点头,各自想法心照不宣。

    “下一场比赛开始,BP环节听我的,比赛过程中全部听孤煞指挥。如果孤煞出问题,我和他算账,但如果你们谁不听指挥出了问题,就要么扣工资,要么卷铺盖走人。我说的,都听懂了吧?”

    众人齐齐抬头道:“听懂了。”

    大兵看了眼时间,点头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开始组队进房间打下一场比赛吧。记得我刚刚说的,比赛过程中,全部听指挥,把你们的个性都收一收。我可以不要最强势的明星选手,但我的战队,一定要成为战无不胜的战队!”

    这番话是大兵对队员们说的,也是他对自己说的。

    是的,他的目标很简单,唯有胜利而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