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308章 活死人之殇
    宁宇简直不敢相信,跟自己一同来到魔都,每天一起为了梦想打拼的同学,这个自己一直最信任的人,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站出来替他说话,只低着头沉默。

    虽然在宁宇看来,许宽一定是受到了丘东的胁迫,但在其他人眼中,许宽此时的表现,更像是对丘东那些指控的默认。

    明明宁宇是受害者,到最后竟然迎来这样的结果,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如果这个时候被俱乐部开除,那么他背弃父母的意愿,拼了伤那么多关心他的人的心毅然决然跑来魔都的决定,都将成为笑话,他所有的那些努力,也将成为泡影。

    宁宇愤怒的说出实情,但已经没有人再选择相信他,因为队内那么多人这时都是站在丘东那边的。就连青训队的教练,也说对他感到非常失望。

    从丘东拉帮结伙针对宁宇的时候,队内很多人便都偷偷用“疯狗”这个词指代宁宇,主要是想抹黑宁宇在比赛中的硬朗打法,说他像疯狗一样见谁咬谁。

    可是,刺客型打野前期本来不就是需要带节奏去三路或者侵入敌方野区抓人吗?不就是要在关键时刻去切敌方的主要输出C位吗?

    宁宇也知道很多人背后叫他疯狗,但他不在意,因为他一直认为,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必然会遇到很多不可理喻的渣滓,如果和那些家伙太较真,就输了。

    可谁能想到,现在这些人竟然当着他的面说他是疯狗,说他见谁咬谁,连队友都不放过。

    “你看看你把丘东打的,这可是你朝夕相处的队友,你怎么下的去手?是不是你把他给打残废了,你就觉得没有人能跟你竞争了?”

    “他就是个疯狗,没看连许宽他都打了吗?疯狗疯狗,本来不就是见谁咬谁吗?”

    “滚出NS,滚!”

    “这里容不下疯狗,把他赶出俱乐部!”

    “……”

    宁宇感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他想要反驳,但根本没有人肯相信他。所有人都一样,都只能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表象,而根本不去管真相是什么。

    他百口莫辩,忍受着万夫所指,屈辱的回到宿舍,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带着满心的不甘和愤怒,离开了NS俱乐部,流落在了魔都的街头。

    当初他一声不吭离开家的时候,就决定不闯出个人样,绝对不会再回家。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在魔都这座现代化的钢筋丛林中,他根本无处可去啊!

    终于,他鼓起决心,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却发现父亲的手机号已经欠费停机。他几经犹豫,又打电话给母亲,却发现母亲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宁宇立刻自心底生出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隐隐猜到家中可能出了什么事,于是忙买了回家的车票,至此梦断魔都。

    长途奔袭回到家的时候,宁宇敲了很长时间的门,都没有人给他开门,不过他的敲门声惊到了对门的邻居。

    从邻居的口中宁宇震惊的得知,就在他离家的这段时间,他家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故。

    父亲的矿上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矿被查封,很多人每天追着他父亲要钱,他母亲也在这段时间被查出乳腺有肿瘤,已经住进了医院,具体肿瘤是阴性还是阳性的就没人知道了。他家当前这套房子,已经被他父亲典当了出去,家里东西能搬走的也基本都搬走了,现在他父母都住在医院的病房中。

    那位邻居把自己知道的都跟宁宇说了,说完转身就回到了家中,“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似乎觉得跟宁宇这样一个人多说一句话都多余。

    是啊,在所有人的眼中,宁宇应该是个家庭罪人吧?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他不陪在父母身边分担这些苦难,不在学校好好学习让父母省心,不给父母带来任何关于未来的希望,反而离家出走跑去魔都打游戏,离家之后更是很长时间都没一点消息。

    宁宇如疯了一样找到了母亲所在的医院,看到了面容憔悴的父亲,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母亲已经睡着了,父亲看到他之后,愣了好一会,才逐渐恢复平静。父亲站起身,冲宁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和宁宇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病房,来到了走廊中。

    “爸,我……”

    “阴性的,也就是良性的。你妈刚做完手术,过一段时间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

    “爸,我……”

    “这次回来,还走吗?”

    没有责备,没有怒骂,没有痛打,宁宇印象中那一直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时看来竟然像是个已经垂暮的老人,当年有多么的意气风发,此时就有多少的银发。

    宁宇假想过很多种见面时的场景,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宁宇无法再控制内心的悔恨情绪,所有的倔强和骄傲都在这一刻崩塌,他“噗通”一声跪在了父亲的面前,痛哭着许下承诺,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再去碰游戏,会努力学习,拼尽全力去成为父母希望他成为的样子。

    虽然家境状况已经如此糟糕,但宁宇的父亲还是花了不少钱,低三下四的托了不少关系,才让宁宇重新回到学校。只是他无法按照他们最初计划的那样留级一学年,只能回到原来的班级,而这时那个班级已经是高三,决定人生命运的高考就在眼前。

    在魔都的那些遭遇,宁宇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一直很关心很在意他的梁喜笑。当他跪在父亲面前,许下那份承诺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让曾经的自己死去,现在的自己,是全新活过来的自己。

    家境骤变,梦想崩塌,学业也在濒临绝境的边缘,宁宇觉得自己的这个人生非常的糟糕,糟糕到失败。然而,这还不算完。

    梁喜笑的父母找到了他,梁喜笑的好朋友找到了他,他的班主任找到了他,所有人都和他说了很多,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离开梁喜笑,说他们已经注定不可能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不仅如此,就连他的父亲,也愤怒的让他不要再跟梁喜笑谈朋友。

    如果之前宁宇觉得自己的灵魂死了,还是懵懂的少年在叛逆期遭遇到变故而一厢情愿的某种情绪,那么当梁喜笑真正如所有人所愿离开他之后,他的灵魂是真的死透了,死到不能再死了。

    那一天的夜里,宁宇走到了医院的楼顶,想要选择纵身一跃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却被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看到,给劝了下来。

    那一夜,那位阿姨和宁宇聊了很多。阿姨说她爱人是一个消防员,在十几年前就因为一次救火行动而永远的离开了她,除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什么都没给她留下。她那时也感到绝望,也动过轻生的想法,但后来一想,不行啊,如果她死了,他的儿子和女儿就都成了孤儿,他们会被其他孩子瞧不起的,不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的发生。所以,她倔强的坚持了这么多年,终于将儿女都供上了大学,送上了社会。虽说她现在从苦难的生活中解脱了出来,但是她已经不想死了。

    “死了,是为了解脱;活着,是为了责任。如果想死,那就让那些本就该去死的心死掉吧,留这一副躯壳和灵魂活下去,尽自己所有该尽的责任。”

    那位阿姨的话,让宁宇彻底断了轻生的想法,也同时改变了宁宇。

    宁宇开始疯狂的学习,没日没夜的学习,整个人都变了,变成了苦行僧,变成了麻木到几乎没有任何感情,听不到任何外界声音的活死人。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创造了属于他的奇迹,竟然在落下了很多课程的情况下,从全年级吊车尾的位置,一路坐火箭冲到了全年级前几十名,最后更是震惊所有人眼球的考上了名校江北大学。

    “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宁宇缓缓从回忆中走出,勉强微笑着看向身旁的唐糖。

    憋在他心底深处的这些秘密,一直如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压在他的心头,更如一片挥之不去的阴霾,笼罩在他的头顶。

    果然,现在说出来,舒服多了。

    唐糖看着故作坚强还面带笑容的宁宇,忽然觉得很心酸,特别心疼这个表面无比坚强却又那么感性和脆弱的大男孩。

    难怪他当初态度无比强硬的一次次拒绝她的请求,明明有很好的技术,却不愿再碰游戏;难怪明明他已经在王者荣耀高校联赛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却从来不愿将这份喜悦跟家人分享;难怪他当初那么在乎梁喜笑,最后却还是分开了;难怪,他……

    “谢谢你,我现在果然痛快了不少。”宁宇由衷的向唐糖感谢道。

    唐糖红着眼圈,忽然松开宁宇的手,起身站在了宁宇的面前,猛的伸出双臂抱住了宁宇的肩膀。

    “宁宇,不管未来怎样,请让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请和我永远不要分离。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你第一时间告诉我。请你相信我,也请你相信你自己。因为在我心里,最好的只有你。”

    宁宇第一次和唐糖如此相拥,他甚至能够清晰听到唐糖的心跳声,所以他很确定,唐糖说的都是真心话。

    “嗯。”宁宇又笑了起来,如这初夏美好的阳光,因为一点也不勉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