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337章 宁宇不见了
    唐寅见宁宇不说话,顺着宁宇目光的方向望去,正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向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那男人,确定根本就没见过对方。所以,他特别不理解那男人为什么会是好像吃了*的模样。

    宁宇很紧张,看着那男人越来越近,甚至已经有些不受控制的手抖。

    唐寅注意到宁宇的异样,有些担心,怀疑那个男人跟宁宇之间有过节,于是忙上前一步,拦在了宁宇和那男人之间。

    然而,那男人却看也不看唐寅一眼,径直从唐寅身边走过。

    “爸。”宁宇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让唐寅有点懵。

    什么情况?这人是宁宇他爸?既然是父子,见面应该很亲切才对,怎么好像是仇人相见一样?

    然而,更让唐寅想不到的是,宁父从他身旁走过之后,明明听到了宁宇唤的那声“爸”,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竟然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直接从宁宇身边走过,中途连停都没有停一下。

    唐寅看向宁父逐渐消隐进人群之中的背影,又看向宁宇,感觉一头雾水。

    宁宇此时的状态不是很好,之前还跟唐寅有说有笑的,可是当他意外看到他爸之后,竟然已经是满头大汗,而且连肩头都在抖,看样子似乎非常痛苦。

    明明是父子,怎么擦肩而过如同陌路,宁宇怎么又会成了这样的状态?

    唐寅很是担心的向宁宇问道:“怎么回事?那人是你爸?他怎么不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宁宇苦笑道:“你能把你爸认错吗?”

    他扭过头,想去寻找父亲,却已经找不到了。

    现场人太多,几乎是人挤人,身材达不到史壮那程度,挤进人群就很难再找到了。

    宁宇心中暗暗道:其实,我很想认错啊。

    宁宇是真的没有想到,他躲了一整个星期,父亲却找到了这个地方来。可是,见到面了之后,怎么连句话都不跟他说,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父亲,对我应该很失望吧?

    宁宇失去了魂魄般在唐寅的陪伴下回到了休息间,他没有跟唐寅做任何解释,事实上,他此时是真的连句话都不想说。

    常俊雨还在睡着,唐琌和宋弘正挤在一起一声不吭的看着比赛,看到宁宇和唐寅回来之后,两人还齐齐竖起食指在唇前,冲宁宇和唐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唐寅找来一瓶纯净水,递给了宁宇,然后便走过去跟唐琌和宋弘看比赛了,但他也很担心宁宇,时不时会往宁宇那边看上一眼,发现宁宇坐在那边双眼无神,手中拿着那瓶纯净水,久久都没有动一下,好似魂魄已经被拘走了一般。

    不行,不能让宁宇这个样子。下午就要比赛了,宁宇可是战队的指挥和队长,他如果不在状态,问题可就大了。

    唐寅犹豫了好一会,取出手机给张雅玉发了一条信息:社长,宁宇刚刚见到他爸之后,就好像受了刺激一样。唐糖在你那边吗?能让唐糖来休息室这边一下吗?

    这种时候,如果唐糖陪在宁宇身边,宁宇应该会很快好起来吧?唐寅这样想着。

    张雅玉此时正手捏着手机,她有些担心唐糖,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不知道唐糖是不是找不到地方了。

    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好像有信息。

    张雅玉忙点开看,却发现是唐寅发过来的,于是心不在焉的点开信息来看。可看完内容之后,她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宁宇和他爸见到面了。”张雅玉沉声说道。

    旁边的小胖哥闻言愣了愣,忙紧张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张雅玉没有重复刚刚的话,而是把手机递给了小胖哥,让他看唐寅发过来的信息。

    小胖哥郁闷的拍了一下大腿:“娘的,怎么还是遇到了呢?唐糖不是去把他爸妈拖走了吗,怎么还是见到了?要不,你给唐糖打个电话,问问她那边什么情况吧?”

    张雅玉点了点头,拨下唐糖的手机号,却又一次被挂断。

    “她不接。”

    小胖哥沉思片刻,然后站了起来:“我去找她。”

    此时,唐糖和宁母还在聊着。

    “阿姨,你知道吗?我之前就特别纳闷,宁宇明明玩游戏那么好,可他为什么就是拒绝帮我打比赛呢?我能特别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灵魂好像被禁锢了一样,一直都是那样独来独往的,特别的孤独。但当他拿起手机,进入游戏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就都变了。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复活了一样。”

    “后来,我知道他的那些事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心早就已经死了,他是自己在惩罚自己,做什么事都一个人,不让任何人走进他的世界,就那样孤独的过着别人眼中最美好的大学时光。我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其实每一天都过得非常痛苦。”

    “阿姨,宁宇他是真的知道他以前做错了,所以他一直逼迫自己成为一个苦行僧,一直强迫自己去按照你们希望的那样生活。他自己也说,那次自杀失败之后,就全当自己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宁母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唐糖。

    唐糖知道那件事应该替宁宇保密,结果一着急竟然说了出来,还是说给了宁宇的母亲听。这下,罪过可大了。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是QQ上的消息,是撤不回来的。

    于是,唐糖只好硬着头皮道:“阿姨,你可能还不知道,宁宇那段时期,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吧?”

    宁母只知道,宁宇从魔都回来之后,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真的不再玩游戏,每天都非常拼命的学习,并创造了奇迹,从年级吊车尾的位置一路冲到前列,最终考上了名校江北大学,成了宁宇高中广为传颂的美谈,也让宁宇父母看到了新的希望,更让宁宇父母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宁宇要自杀?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回事?

    作为一个母亲,孩子就是心头肉啊,受一点点伤害,都会让母亲的心滴血。“自杀”这恐怖的词,怎么会跟宁宇有联系,作为母亲,她怎么会完全不知情?

    唐糖犹豫了好一会,最终把心一横,心说反正已经说到这里了,那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吧。哪怕宁宇因为这件事而生她的气,而恨她,她也要说。因为不这么做,宁宇父母怎么可能真正知道宁宇的痛苦,真正理解宁宇的一切,真正接受宁宇的选择,真正甘愿支持宁宇?

    “当时宁宇一声不吭离家出走去了魔都,是加入进了一只电竞职业战队……”

    唐糖很努力的让自己语气平静的说出那些事,但是,那些事听在宁母的耳中,让宁母根本没法平静。

    眼泪,浸湿了宁母的眼眶,汇聚成河,不受控制的划过宁母的脸颊,一滴滴坠下,落在地上,碎成一片水迹。

    这个傻孩子,他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遭了那么多的罪,怎么就是什么都不说呢?什么叫心死了,当什么行尸走肉?这都是些什么话啊?他还是个孩子啊!

    宁母流着泪,心中很是生气,气那些害宁宇的人,气那些在宁宇最艰难时刻落井下石的人,气宁宇什么都不说,也气自己竟然什么都不问。

    她甚至还一度以为,宁宇从魔都归来之后,是真心放弃了游戏,是真心愿意学习了,是真心要成为她和老宁所期待他成为的样子。

    原来,他过得那么艰难,他……怎么那么傻?

    唐糖看到宁母已经哭得停不下来,哪还敢继续往下说,忙取出纸巾递了过去。

    宁母擦了擦眼泪,声音略带哽咽的对唐糖道:“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小宁过得这么难。你还知道什么,都告诉我吧。”

    唐糖有些为难的恳求道:“阿姨,你别让我说了。”她见到宁母的眼泪之后,就不敢再往下说了。

    宁母擦干眼泪,变回了坚强的模样。

    “你不用担心我,那么大一场病,家里遭遇那么多事,都没有打垮我,我能挺的住。”

    唐糖也快哭了,因为她有些挺不住了。

    在宁母的一再追问下,唐糖没法隐瞒,而且她反正说的也足够多了。所以,她一五一十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听完唐糖的讲述,宁母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行了,不说了,我们回去给宁宇加油吧。他已经在比赛了吗?”

    听到宁母这话,唐糖顿时瞪大双眼,惊喜无比。

    没想到,这番谈话真的起了作用!

    “宁宇他们在胜者组,下午比赛。如果能赢,他们就是全国总冠军,可是真的为我们江北大学增光了。阿姨你看,今天现场来的这么多人,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为宁宇和他的战队加油的。他现在在学校真的很受欢迎,而且身边有很多很多很棒的朋友,我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介绍他们给您和叔叔认识了。”

    “对了,我把老宁叫过来,看来也要跟他谈一谈了。唐糖,你别看你叔叔长得凶,其实他人特别好,他对宁宇其实比我还纵容。唉,这爷俩儿,都是我的克星。”

    确实,在知道了宁宇之前过得有多么艰难之后,再看到这里有这么多人支持宁宇,有这样好的女孩子以及更多的人爱护宁宇,宁母就算再顽固,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心情变化。

    孩子大了,如果他是真的热爱,作为父母,给不了什么帮助,那么就默默支持吧。

    说不定,他所坚持要走的路,是真的正确呢?

    羊城科技大学和南海财经大学的比赛一共打了六局,羊城科技大学在先拿下三分,到达赛点之后,被南海财经大学顽强的抢回了两分,但最终还是赢满四场,取得了比赛的最终胜利。

    那么,败者组的胜者已经确定,是羊城科技大学。他们将在下午的胜者组决赛结束之后,与胜者组的败者进行加赛,确定高校联赛的全国亚军和季军。

    上午的赛程,到这里就结束了,人们渐渐散去吃中午饭和休息,但唐糖等一群人却没法休息,甚至连中午饭都没法吃,因为宁宇不见了。

    宁宇一开始就在休息间中,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然后就没有再回来。

    唐寅郁闷的要死,他在注意到宁宇状况不对之后,便一直盯着宁宇。他看宁宇出门,以为宁宇是因为喝了太多水,要去上厕所,谁知道,他竟然之后就没再回来。

    得知消息之后,所有人都急得快疯了,到处找宁宇找不到,打电话又一直打不通。

    为了照顾后面的加赛,也为了保持会场的热度,所以中午的休息时间并不长,下午的胜者组总决赛可是要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宁宇如果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跑了,下午的比赛怎么办?

    宁宇是战队的队长,他可一直是全队最稳的人的,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出事,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问题?

    此时的宁宇,正坐在国际会展中心的楼顶,看着下方那被布置成王者峡谷的广场,看着其中游玩着的人们,面无表情,心情非常烦乱。

    他自然知道下午什么时候比赛,但是他的状况真的非常糟糕,所以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调整过来。如果以他当前的这个状态去打比赛,肯定是不行的。

    一个人吹吹风,晒晒太阳,没有人打扰,按理说应该可以让心情平静才对。可是,他的心却越来越乱,脑中不断出现刚刚父亲看也不看他从他身旁走过的场景。除此之外,他还控制不住的会想起,在医院的走廊中,他跪在父亲面前,发誓永远不会再碰游戏的画面。

    真是不孝啊!

    宁宇苦笑,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是在惩罚自己,也想将自己扇得更清醒一点……

    “到底去哪了?要不报警吧!”唐糖急得都快哭了。

    张雅玉摇头道:“警察肯定不会管的,只能靠咱们自己找。”

    “这么多人,这么大地方,上哪找去啊!”小胖哥也是急得不行。

    常俊雨很是愤怒的责备道:“怎么我就睡了一觉,你们就把队长给弄丢了?”

    “……”

    看着这么一大群人在着急的寻找着宁宇,宁母幽幽叹了口气,宁父只低头抽着闷烟。

    “老宁,咱们是不是真的错了?”宁母低声喃喃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