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356章 我想打职业
    “还没睡啊?”

    常俊雨忽然在这个时间接到宁宇的来电,很是意外。接通电话之后,看着大兵指了指手机,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声音有些哑的对宁宇道:“刚下播没多久,酒劲儿过了,有些睡不着。你怎么还不睡?”

    宁宇道:“我也是。”

    常俊雨笑道:“睡不着你应该找你家唐糖啊,找我干什么,我可不搞基。”

    宁宇无视了常俊雨这句玩笑话:“俊雨,高校联赛打完了,你什么打算?”

    “能什么打算,生活继续呗。”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唉,算了。俊雨,你早点休息吧。最近这一段时间,你确实太辛苦了。”

    宁宇说完就要挂断通话,却听常俊雨忽然问道:“宁宇,你先别挂,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常俊雨抬头看向大兵,渐渐收敛笑容,正色问道:“你恨大兵吗?”

    对于这个问题,宁宇感到非常的意外和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常俊雨沉默了好一会,似乎正在犹豫有些话该不该说,也似乎是正在沉思着什么。

    宁宇等了有半分钟,都没再听到常俊雨的声音。他看了看手机屏幕,确认通话还在继续着,于是问道:“俊雨?”

    “在呢。”常俊雨应了一声,长长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在叹息,也好像是在吐烟,更好像是在做出了某个决定之后的释然:“你以前在NS俱乐部的青训队,是吧?你被陷害的时候,大兵应该就是NS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的主教练吧。”

    这一次,换成了宁宇沉默。

    这些事,他只对唐糖说过。唐糖是他的女朋友,并且保证过会替他保密,应该不会将这些事说出来。

    如果不是唐糖说的,常俊雨怎么会知道?常俊雨那么大咧咧的一个人,没可能这么八卦的去挖掘宁宇的过往才对。事实上,常俊雨一直都除了直播之外,对什么事都不关心的啊。

    正当宁宇皱眉苦苦思索却想不出一个答案的时候,常俊雨又道:“我现在在大兵教练这里。他说,他后来接到一封匿名信,信中说明了实情,但那时你已经被俱乐部开除一段时间了。所以,出于诸多考虑,他没有将你被陷害的事捅出来,但后来跟丘东合不来,却是因为这些事,最终也导致他离开了NS俱乐部。但他说,不管怎样,他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对你有亏欠……”

    宁宇默默的听着常俊雨的话,忽然想到,他以前的游戏ID叫爱笑这件事,在亚克西出现之后就已经不是秘密了,大兵如果知道他就是爱笑,那么大兵和常俊雨很容易就聊到那些关于他的过往。

    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宁宇是真的觉得自己放下了,毕竟人生还得继续。人呐,总得往前看。

    可是,他真的能完全放下吗?真的不应有恨吗?

    确实,离开魔都前后的那段时间,宁宇确实对于大兵这个他一直没有见到过的主教练心有怨念,但还不至于将过错归在大兵的身上,更不可能有恨。

    唯一让宁宇感到困惑的,就是大兵接到的那封匿名信是怎么回事。

    那封信并不是宁宇写的,他在被开除的当天就离开了NS俱乐部,没再回去过。至于青训队中的人,当时基本都被丘东拉拢了,就算那些在宁宇和丘东之间保持中立的,也不至于有谁有这样的闲心和正义感去做这种事。

    思来想去,宁宇只想到一个可能,就是那封信是许宽写的。

    许宽和宁宇曾在读同一所高中的同一班级,坐同一趟火车到了魔都,一同通过层层考验,被选入NS俱乐部的青训队,两人曾私底下开玩笑:“在魔都,以后就咱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在宁宇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以一句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对不起”,将已经站在悬崖边上的宁宇推进了万丈深渊,让宁宇与他彻底决裂,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如果不是两个人都喝多了,估计连话都不会说,更别提冰释前嫌了。

    许宽对宁宇有很深的愧意,那么,那封匿名信除了他之外,应该不可能出自任何人的手笔。

    宁宇苦笑摇头,心说当时已经成了那样,许宽后来做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宁宇应该感谢当时的那些不公遭遇,如果不是被开除出NS俱乐部,他又怎么会在家中发生那么大的事回到父母的身边,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尽全部努力的拼了命考上江北大学这所名校,怎么可能会意外的认识唐糖并和唐糖走在一起,现在又怎么可能拥有常俊雨、唐寅等这么多最好的伙伴……

    有句话说的好: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最好的安排。

    只是,这些最好的安排,实在是太痛了,痛彻心扉,痛入骨髓,痛至灵魂深处。

    “宁宇,你还在吗?”常俊雨在静默了许久之后,声音再次从听筒内传出,让宁宇回过了神。

    “嗯。”

    “过去的事,终究过去了,咱们一切向前看吧。你……你的决定是什么?”

    决定?什么决定?

    凌晨三点多,是一天里最黑暗的时间,哪怕是最能熬夜修仙的人,在这个时间段都会难以克制的犯困,可是宁宇和常俊雨却都清醒着无法入眠,并且正在保持着通话。所为的,自然是问出对方,也向自己的内心询问,那个决定究竟是什么。

    “你呢?”宁宇没有立刻给出回答,而是反问常俊雨。

    常俊雨并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我想打职业。”

    宁宇叹气道:“我也想,可是……”

    可是现实太多阻碍,可是这根本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决定。

    “俊雨,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知道你做出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吗?”

    常俊雨道:“我知道,并且已经做好足够的心里准备了。我打听过,可以休学一年,时间到了还可以复学。我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做我想做的这些事。而且,在打入KPL预选赛之前,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上课之外的时间进行训练和比赛。宁宇,有些事,我们现在不去做,等到再想做的时候,就老了。”

    这样一句话,从刚刚过二十岁年纪的人口中说出,感觉更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电竞这条路,本来就是如此。电竞的黄金年龄非常短暂,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年。和职业电竞圈的那些选手们相比,二十多岁就已经不年轻了。

    “那你的直播怎么办?”

    常俊雨和宁宇相比,如果一旦决定打职业电竞,想要牺牲的,并不仅仅是休学一年那么简单,他的直播必然要受到影响。而常俊雨可以活得这么潇洒,完全就是依靠他直播所赚到的钱。放弃了直播,他将牺牲的,是非常难得到的一条收入来源,对他已经养成习惯的生活也必然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有时间就播,没时间就不播吧。虽然损失必然很大,但你也知道,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当前直播的大环境。而且,我坚信,我以后可以得到的,会比现在失去的更多。因为,我还年轻啊。”

    这番话与他之前那番话之间,存在很大的矛盾。

    一会快老了,一会又还年轻,到底是老还是年轻啊?

    其实,这两句话一点也不矛盾。前者针对的,是电竞年龄,后者指的,自然是整个人生。

    人生路漫漫长远,未来还有很多的时间,只要肯努力,一定不会活得太糟糕。既然人生路还有那么长,那么何必在意眼前的得失呢?

    珍重当前所渴望的,把握住当前所拥有的,拼了命的努力,不应该仅仅只为了一份安定的工作,不应该仅仅只为了未来那碌碌无为的平淡生活,更不应该到老了之后只能坐在家门口跟邻居们除了家长里短再无其他话可说。

    “宁宇,咱们再拿一个冠军吧!真的,我还没赢够啊!当初你找我的时候,你就说,终有一天你会拿到KPL的总冠军。只是做了预备役,还没上战场呢,你不可以做逃兵。”

    再拿一个冠军?还没赢够?谁又不是这样呢?谁又愿意在梦想的战场上耻辱的去当逃兵呢?

    “俊雨,再给我一天时间。”

    为什么高校联赛已经全部结束,宁宇却还需要一天时间呢?因为明天是星期天,他要去见他的父母了,也有很多话要跟父母好好谈一谈了。

    结束了通话之后,宁宇自己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面踏实了很多。常俊雨的坚决,出乎他的意料,而常俊雨的那些话,让他的血液沸腾,更让他双眼发亮,也让他更睡不着了。

    另一边,常俊雨结束通话后,放下手机,看向那双眼充满期待的大兵歉意一笑,道:“你可能还要多等一天,他明天去和他父母谈谈。”

    大兵忙问:“先不管宁宇父母什么意见,他是怎么想的?”

    “他愿意。”

    大兵皱眉道:“但如果他父母不同意,该怎么办?”

    常俊雨低头用手挡风的点上一支烟,然后抬头看向大兵,微微一笑道:“那我就告诉他,我会替他把KPL的冠军赢下来。”

    “可是宁宇应该很清楚,这种事,不能替。”

    常俊雨淡淡道:“所以不管他父母同意不同意,他都会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