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三十六章 所谓解释与劝导
    叶问听着,却是舒服极了,说的也是,要不是自己教导,他也没有这么快领悟,靠着你自己的捉摸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顿时舒畅起来了,随后就说道:“好了,那你们师兄弟就好好练吧,陈逸啊,你师兄要是有什么不懂得,你就教教他,黄粱你听到了吗?”

    “是,师傅,徒儿知道了。”黄粱一听,马上就应声下来,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其实很简单,他这个师弟就是妖孽,短短时间内,将他师傅一生所学都是学会了,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等天赋,可不是他能够寄予的,自然是不同于他人所想,而且很高兴的拉着陈逸,让他教自己八斩刀法,陈逸也没有多言,只要知道就教,没有计较什么。

    之后有空,黄粱就让陈逸教自己刀法,虽然看上去就那么几招,但用来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双刀同时使用,这一点是大大不同,自然有所不同的效果了,兴趣还是很大的。

    叶问看到这里,也是很高兴,不时地感叹陈逸出师的速度太快了,让他是应接不暇了。

    正当陈逸努力反复练习,巩固自身之时,意外消息传来了,不过在听到后也是意料之外。

    原因自然是很简单了,武人之间相欺也是很正常的,时常会有一些打斗,想要证明自己的更上一层楼,同样的这其中也有一些人想要趁此机会捞上一票,要知道现在的港岛五十年代,黑势力横行无忌,就算是英国驻军,都是头痛不已,而其中不少就是学武出身的。

    “师傅,这件事就让徒儿去办吧,这么多天来,可是靠着师傅才活到现在,这一点小事而已,你就看好吧。”陈逸马上就对着叶问拍胸说道,其实不就是打架嘛,这个他在行啊。

    叶问一听,虽说对方是一代武师,毕竟只是徒弟之间的事情,相信他能够解决的,就说道:“好吧,不过你要好好与他们解释,虽说最后依然还要动手,但也要小心为上。”

    “师傅,你就放心好了,这一点我知道的,等候我的消息。”陈逸急忙应声,随后就朝着鱼栏而去,这些日子已经知道这些地方怎么走了,倒也不会迷路什么。

    很快就到鱼栏,不少人就在殴打黄粱,虽然黄粱平时嚣张得很,不过同门之间自然是不一样了,这只是争对外人而已,自然要团结一致了,看到此,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飞身而上,砰砰砰几声之后,就将这些人全部打倒在地后,随后就为黄粱松绑,都不成样子了。

    “师弟啊,你来了,太好了,这一次一定要帮师兄教训他们,尤其是那个流氓郑伟基,狠狠教训他,让他知道厉害,以后不能再去做坏事了。”黄粱一口嚣张的话语,尤其是看到他们已经倒在地上了,哪里还有之前狼狈啊,好忿忿不平的要冲上去在打他们一顿。

    “好了,师兄,打流氓是没有错,可是你也不能仗着师傅在外面嚣张嘛,你也知道师傅他们过得不太好,你还想让他们无颜在这里立足嘛,咱们做徒弟的应该多为师傅想想,怎么也要让师傅过上一个宁静的生活吧,至少不那么贫苦对不对?”陈逸拉着他急忙说道。

    黄粱听着,顿时低下头了,虽然他是自己的师弟,可是刀法却是代着师傅教导的,每一次都是感受到师傅才有的威严,久而久之自然是有些英雄气短了,没办法他就是性格嚣张,对上熟悉他的人,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再说了他敢对自己地师弟嚣张,不一拳打趴下就不错了,可见陈逸在他心中位置也是很高的,已经不差于自己地师傅地位,只是他自己都不知。

    正好此刻,郑伟基来了,看到这一幕,就想要逃,不过陈逸可不会让他逃,马上飞奔过去,将一脚踹飞,随后就踩着他的脑袋说道:“听说你是很流氓嘛,经常骚扰女性,看来你的这个东西是不想要了,要不,我就好人帮到底,将你阉割一番,这样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郑伟基一听,顿时吓得不行了,不管是不是被他踩着了,急忙说道:“不要,不要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以后再也不敢耍流氓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放过我吧。”

    “师弟,不要听他胡说,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这个就是死性不改,就喜欢调戏良家妇女,可是出了名的,在这里谁不知他的大名啊,要是现在放过他,马上就会转身去找人了,听说他师傅洪震南可是很厉害的人物,他父亲也是一个武师,可以叫上一帮人呢。”

    “师兄,不用担心,就算是叫上一帮人又怎么样,还不都是手下败将,你还不相信我吗?”

    黄粱一听,这才想起来,自己师弟似乎比师父都要来的厉害了,虽然短短时间内还转不过弯来,不过这一点是事实嘛,每一次看到他们对捉的时候,都能听到师傅这么感叹的:“陈逸这小子不仅力量强,而且速度也快,身体韧性太好了,两者并重,老了老了啊。”

    显然知道他的实力已经逐渐超过师傅了,就算是在拳术上也是如此,现在怕是更加精湛。

    “说的也是,师弟,你怎么会怕洪震南呢,就算是他们全都上也一样,根本不是师弟的对手,难怪师傅会放心你一个人过来,这到是事实。”黄粱不由得点点头,心中羡慕的很。

    “师兄,怎么说你也被他们打了,怎么也需要一些医药费,你说是不是啊。”陈逸碾了碾郑伟基的脑袋,要不是知道不能用力太大的话,现在已经没脑袋在脚下了。

    “是是是,大少说的是,这是小的一点小心意,你收下收下。”郑伟基听后,急忙将衣兜里的钱都拿了出来,生怕他在来一个大的,让自己给阉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陈逸看着,就对着黄粱说道:“师兄,既然是你的医药费,你就收着吧,路上买点就是。”

    黄粱也不客气,将钱收下后,还给了郑伟基一脚,愤愤不爽的跟着陈逸回去了。

    等到他们离开后,郑伟基才挣扎的站了起来,实在是太痛了,又看了看那些哀仔,心中不由得更加不爽,今天实在是太窝囊了,不过那个人是谁啊,竟然如此厉害,似乎还是黄粱的师弟,这怎么可能呢,实在是有些想不通了,不过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想到这里,也不管那些哀仔了,忍着痛就朝着洪家武馆而去。

    陈逸和黄粱一边走一边说话,也买了不少的东西,显然今天对于黄粱来说是好事情。

    “师弟啊,这个家伙一定再找人来捣乱的,到时候你要为我说话啊。”黄粱就顺口说道。

    “没事,就我在,也不会让他们伤害师兄的,不过师兄啊,你这性子要改一改嘛,师傅现在的生活状态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光是为了师傅,也是为你了,师傅将说了学武要有武德,不能只顾着自己对不对,这样的话,别人怎么看咱们,还以为师傅不会教徒弟啊,多丢人啊。”

    黄粱每一次听这些都是很无语了,难道这就是师弟变成师傅的趋势,天啊,已经有一个师傅,再变出一个来,这日子怎么活啊,可关键是他说的没错,不考虑一下自己,也不能不考虑师傅的处境嘛,要是整天给师傅惹麻烦,被人厌恶,这不是给师傅丢脸是什么?

    “师兄,师傅才来这里没多久吧,人生地不熟,需要的是与周边邻居和谐相处,才能得到认可,将来说不定师傅就能收下更多徒弟,将咏春拳发扬光大,你也有很多师弟了,对不对,这就是需要众人的认可,才能发挥作用,不能一味的忽略,那样的话,怎么在这里立足?”

    “好吧,师弟,我知道了,我会努力改的,但你也知道我这个性子就这样了,想要改很难啊,不过我会努力的。”黄粱低着头说道,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

    “好吧,好吧,我也知道性格很难改了,只要不是对于无辜人嚣张就可以了,对于武者来说,自信是必须的,对他们嚣张一点倒也没有关系,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能打得过他们,只有打得过他们,才能更好的嚣张,所以回归原点了,练好武,今天你就胜利者。”

    黄粱一听,是啊,对于普通人嚣张有什么用,只有对武人嚣张才有用,唯一的途径就是努力练武,只有练好了,才能嚣张得起来,否则不过是依靠着别人的威势而已,有什么用处,他们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身边的,更多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才能发挥出来,不是嘛?

    叶问看到他们回来,问了一下后,就知道事情怎么回事,正打算要教育黄粱的时候,他就说道:“师傅,我会努力练武,没有出师,就不会去嚣张了,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