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造化弄人
    “逸哥,现在到哪里了,都不知道?”阿珂和陈逸一路飙飞,一下子还知道在哪里了。

    “放心,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安徽了,虽然抵达云南还有些路程,不过没关系,边走边游览好了,正好放松一下紧张心情,你也不用想太多。”陈逸淡笑着说道。

    “嗯,知道了,逸哥。”阿珂也没有再多言,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怕了,真好。

    两人说说笑笑,就走过千山万水,进入了湖北,随后也没有听脚步,继续前进。

    “教主,满清的赐婚使已经到了长沙了。”教众密探注意到教主来了,急忙前来汇报。

    “哦,这么巧,有意思了,无妨,虽然比我们快了一点,但很快就会追上的,呵呵。”陈逸听后不在意着说道,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只有两人自然是不会有些什么顾虑。

    阿珂也不在意,只要和他在一起,现在也是真的轻松下来,没有当时那么紧张的心态了。

    即使知道比他们早一点,也不在意,依然走走停停,一直到了贵阳,这时候差不多已经追上了,在过去就是云南境内了,那里才是吴三桂的大本营,期待着他们在哪里见面吧。

    “逸哥,这些就是满清的赐婚使队伍嘛?”阿珂陪着他站在一座山头上,望着下方道。

    “是的,就是满清的赐婚使,不要现在也不是见面的时候,等着吧,也不会太久了。”

    “嗯,只是夫君,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赐婚使的队伍呢,难道里面有你在乎的人嘛?”

    “小妮子,你挺聪明嘛,放心,不是美女,是一个小混混,从小混混变成现在赐婚使,你说是不是一段传奇嘛,运气非常不错,只不过现在的他,该是选择的时候了,呵呵。”陈逸显然知道一些事情,就算是对方也未必知道,还被埋在鼓中吧,甚是可惜了。

    阿珂虽然有些好奇,不过也没有追着问,深深地知道,要是他想要让她自动,一定会说的,既然不说,也说明一些事情,不好明说了,以后会知道的,不想强求。

    陈逸拥着阿珂,看着他们走过后,就下来山头,骑着马,继续往云南进发。

    “阿珂,走吧,我们去城外的寺庙吧。”陈逸带着阿珂来到了云南昆明,随后没有进城,反而来到了城外,让她是不明所以,但也不会计较,或许有什么事情吧。

    陈逸找到了教中留下的标记,来到一座寺庙之前,对着阿珂说道:“就是这里了。”

    “逸哥,这里是?”阿珂疑惑着说道,还不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不用担心,走吧,我们进去就知道了。”陈逸没有多言,直接推开了寺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空空荡荡,没什么人烟,但还算是比较的干净,显然是有人住的,只是现在无人。

    “出去了嘛,没关系,阿珂你累不累,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等一下就知道了。”陈逸带着阿珂在石凳上坐下来休息,阿珂自然也不会拒绝了,一路上而来,也确实是累了。

    他们也没有等多久,就寺外有声音传来,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接近,两人就看到一个和尚走进来了,不过那和尚刚一看到阿珂,顿时愣住了,或者说是满脸的不信,可却就在面前。

    “你,你,你…..”

    “你是谁啊,为什么指着我,逸哥他是?”阿珂不由得疑惑着说道。

    “李自成,曾经的闯王,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他自然是有些不信了,对吧,李自成?”

    “你,你是谁,怎么会和阿珂在一起,你到底是谁?”李自成顿时紧张起来了。

    “呵呵,我是谁,不会吧,陈圆圆没有和你说过他被吴三桂送往神龙教了嘛?”陈逸道。

    “你是,神龙教教主,陈逸。”李自成顿时心中一惊,自然知道他何等人物了。

    陈逸不管他怎么吃惊的样子,转身对着呆愣的阿珂说道:“阿珂,不管怎么样,他就是你的亲生父亲,我先出去等着吧,你们也有不少话要说,等一下在和我说也好。”

    陈逸瞥了一眼还在紧张的李自成,就亲吻了一下阿珂,随后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一个时辰之后,陈逸看到梨花带雨的阿珂,知道他们一定是说了不少话了。

    “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一辈子都见不到女儿了,谢谢你,我也告诉她,不用去记恨长平公主,都是我造的孽,我的错啊,要是长平公主想要杀我,就让她找我吧。”李自成低泣着说道,显然内心无比的悔恨,当年是何等意气风发,可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一场空啊。

    “本座怎么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公主你也来了,那就出来吧,何必在隐藏着呢。”

    阿珂和李自成一听,顿时一愣,随后紧张起来了,毕竟怎么说都是父女嘛。

    一阵清风过后,现在独臂神尼九难现身了,朝着陈逸行礼道:“教主客气了,多谢你帮我照顾阿珂,也帮助了庄家上下的妇孺,让我知道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谢谢教主。”

    “不用客气,公主能够想通,本座也是很开心的,要是你想去找袁承焕的话,那么就要去南洋了,听说他在南洋建立一个小国,却是一个无法面对事实的人,本座也不好说他什么,人总有恩怨情仇,江湖路上谁也不能确定,公主怎么做,本座也干涉不了,只是顺便说一声。”

    九难一听,不由得一顿,随后苦笑着说道:“教主说笑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贫尼已经归隐佛门了,以后一生青灯相伴足矣,只是以前被仇恨蒙蔽,看不透这世间一切啊。”

    “无妨,无妨,世人本就是如此而已,本座一样在其中,有什么关系,只是路不同罢了。”陈逸不在意着说道,对此真心的没有丝毫其他心思,只要自己认定的路就好了。

    九难听着,不由得沉默起来,或许是吧,路不通而已,随后看向陈逸道:“教主此次来云南不会仅仅是为了此吧?”

    “当然不是了,三藩叛乱,这是必定的,只不过本座想要他们尽快启兵,不想给清廷太多时间了,而一旦让清廷站稳了脚跟,那么对付起来更加麻烦,而看看现在的汉人,已经如此被奴役了,一旦过个几百年,汉人的血性会在哪里?他们的路会在哪里呢?”

    陈逸随后看向九难道:“既然有此机会,自然不会放弃了,天下之乱近在眼前,本座的选择很简单,也是很明显,相信公主应该知道,虽说天下大势清廷占据了几分,可别忘了现在依然有机会,也是给与天下的机会,要是他们不抓住的话,只能是命运弄人,怪不得老天。”

    九难听着,看着他不惧任何前险的眼神,以及透露出来的气势,绝非一般人所能为之。

    “看来教主有意逐鹿天下,如此贫尼希望教主能够善待天下百姓,明失其鹿,气数已尽,贫尼也不敢多想了,如此贫尼就告退了。”九难稽首道,随后飞身而去,隐居山林去了。

    “好了,现在九难已经走了,本座希望你们安心归隐去吧,不要在这里逗留。”陈逸道。

    “逸哥,你是说?”阿珂有些担心着说道。

    李自成却是点头道:“教主放心,我会和圆圆归隐去了,吴三桂相信会有人替我们报仇的,阿珂不如现在去见见你娘,以后也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教主你看?”

    “可以,这一次过来,本来就是带着她了结心结的,既然来了,自然要去看看了,阿珂,走吧,去见见你娘,让他们安心归隐吧,这样你也能安心下来了。”陈逸对着阿珂说道。

    阿珂虽然有些伤怀,不过也知道他们两人不合适在出现在世人面前了,点头道:“嗯,去见见娘,我还没见过她呢。”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陈圆圆代发修行的寺院,明显要比李自成的要大不少。

    等到两人见面之时,陈圆圆也是一脸的激动,一把将阿珂抱在怀中,痛哭道:“阿珂。”

    “娘,我终于见到娘了,娘。”阿珂也是高兴的哭泣着,终于完成心愿了。

    两人哭哭啼啼一阵后,李自成就说道:“圆圆,我们离开这里吧,隐居山林,不问世事,阿珂有教主护着,不会有事情的,我们祝福他就好了,此地不是久留之所。”

    陈圆圆听后,放开了阿珂,看向陈逸行礼道:“多谢教主,让阿珂回来见见我们,此生心愿足矣,希望教主善待阿珂,这丫头从小没有父母,以后有什么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伯母不用客气,这也是造化弄人,放心,阿珂既然是我的女人,不会让被人伤害她的,将来她还会成为贵妃娘娘,你们等着听消息就是了,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归隐去吧。”

    李自成和陈圆圆再三感谢后,就匆匆的离开了,陈逸也让暗中护送了一层,确保不会让吴三桂知道他们的行踪,就可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