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三百十六章 川蜀唐门
    陈逸对于外界的种种并不关切,不过也在等着唐门找来,要知道唐门可是在川蜀一带,那里太过于偏远了,他也不能一下子跑到哪里去,自己的基业还需要巩固呢,只要他们敢来,必然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敢向他出手,那么就要做好自绝的准备,差不多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他想的不错,川蜀之中,毒瘴遮掩之下,神秘无比的唐门之中,此刻都是一脸的凝重。

    “门主,此事不能这么算了,竟然将我们扶植起来的大江盟,尤其是在扬州城中的人,杀的片甲不留,连末执事都被被杀死了,实在是太可恨了,太可恨了,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是啊,门主,这是在挑拨,严重的挑衅,咱们唐门的威严绝对不能受到妥协,门主。”

    “好了,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但不要忘了,在外界和在这里,是一样的嘛,在这里,我们是天下,可是在外界,想要杀我们的话,还是不用那么费事,何况按照之前传回来的信息,此人不怕剧毒,如此一来,我们最大的手段就没有了,暗器再厉害没有了剧毒,又少了一大助力,何况对于练成了先天气罡的人来说,咱们手中暗器,哪一个能够派上用途。”

    随着唐门门主唐啸天的话语,众人都是不由得一沉,都是说不出话来了,这一点,他们虽然想要极力否认,可是事实证明了,一连两次都没有效果,足以证明他不惧剧毒,如此一来,有了先天气罡的手段,他们的暗器将会大大减弱,乃至毫无效果,如何在伤敌呢。

    “诸位,其实此次受敌,还是因为我等太过大意,或者说我们自身的高傲,让我们忘记了危机,以为有了暗器,有了剧毒,就能不惧任何人,现在有人给我们狠狠地上了一课,一旦没有剧毒以及暗器,我们拿什么和人家争,拿什么和人家斗,至少在江浙一带是没有了。”

    唐啸天的话,可是一点都不假,唐门最为出名的就是暗器,其次是剧毒,至于武功技法上,却是平平无奇,让他们自己都从未思考过,现在可谓是大大的狠狠一击,让他们的自大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不可大意就是真理了,可偏偏都沉寂在以往的辉煌之中,忘了危机。

    也是给了在座所有人一个重重的教训,可谓是振聋发聩,令人无可想象的危机出现了。

    “那门主,现在该怎么办,此人的实力,太过于惊人了,一旦和我们让唐门硬杠上,那…”

    唐啸天看到一众长老等都是面无血色,喘喘不安,显然是心中惊慌不已,心中叹了口气,自己也是从这一段时间内惊醒过来了,一点都没有鄙视,只觉得悲哀,没有这两大利器,唐门就是没有了利牙的老虎,只是一只待宰的羊羔,多么讽刺,转折的如此之快,悲哀啊。

    “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唯有去和解才是出路,大家不要忘了,现在不和解,以后就可能越来越深,等到扬威镖局大势即成之时,再去和解,人家可能就不在意咱们了,一旦那个人亲自找上门来,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应付,或许咱们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呢?”

    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绝对可能是真的,一旦扬威镖局势力成长了,有了底蕴了,再来攻击唐门的话,更加难以对付,他们还能怎么办,现在不和解,以后就别想和解了。

    似乎受到了最后通牒一般吗,一众长老都是纷纷点头道:“门主说得对,说得对,马上和解,只是派谁去呢,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才行,不然的话,被他误会岂不是更加不妙?”

    顿时闹哄哄起来了,唐啸天也没有多言,就等着他们说话,他也一时之间没有人选。

    正当众人举棋不定的时候,大长老唐克明忽然说道:“不如让大小姐去,怎么样?”

    唐啸天一听,顿时大怒的一掌将桌子打得粉碎,吼道:“明明是你们闯出来的祸,为什么要让我女儿去受罪,可恶,不行,绝对不行。”

    唐克明虽然也不想得罪门主,可是这个时候不得不说明了:“门主,不是没办法嘛,而且在我们唐门之中,所有人都是喜欢制毒,偏偏大小姐喜欢医术,实在是难以融入唐门之中,以后唐门怎么办,难道要改行做医生嘛,还望门主三思,何况陈逸陈总镖头也没有娶妻嘛,就算不是妻,妾也可以啊,至少在哪里比在咱们这里好多了,有他护着,会更加安全。”

    唐啸天一听,顿时泄气了,自家女儿偏偏喜欢医术,一点都不喜欢制毒,这让他也是很无奈,唐克明说的不错,要是继续待在唐门必然会有不少的麻烦,何况年级也不小了,也为她找一个依靠了,而他确实是非常可靠,不过一想到之前的麻烦,怕是他手下的人不会喜欢她做正牌夫人的,如此只能退而求之,而一旦打上了他这条路,生意可能还会更好。

    “门主,请三思,大小姐却是不合适继续待在唐门了,老夫等也不是要驱逐大小姐,可她的本性不合适,一旦强逼会更容易出事情的,再说了大小姐也到了该嫁人的年岁了。”

    听到众人的话语,唐啸天摆了摆手,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开了,而一众人也没有在多言。

    缓步回到院中,就看到唐香璇正在看着医书,精神奕奕的,显然一点都不在意外界人来人往,或者对于她的种种看法,她就喜欢看医书,学习医书,心地善良的人,不愿意看到用毒害人,从小都是敬而远之,如此一来,她就成为了整个唐门之中另类了,一直都是如此。

    唐啸天见之,不由得叹息一声,恰好将唐香璇惊醒过来,一看到爹爹回来了,高兴着说道:“爹,你回来了,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嘛,和香璇说说吧。”

    “女儿啊,你也长大了,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为父在想为你找新郎官,只是又不好找。”唐啸天真心不舍得女儿被逼着离开唐门,可是继续下去,真心的没有什么好处。

    “爹,那我女儿就不嫁了,一辈子陪着爹,在爹身边服侍着,女儿就安心了。”唐香璇马上就是撒娇着说道,一脸的天真无暇,令人不由得生出爱护之心。

    “傻女儿,女孩子总要嫁人的,只是这一次,这一次….”唐啸天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说出口,实在是太丢人了,用自家女儿去利益交换,这是何等耻辱,可偏偏没有办法。

    唐香璇虽然天真可爱,但又不傻,很快就从父亲欲言欲止的神情中,看出一二了,不由得低声说道:“父亲,是不是遇上麻烦了,难道咱们唐门还会惧怕麻烦嘛?”

    “唐门最大的两大利器是什么,女儿你应该知道的。”唐啸天看着女儿点点头,就继续说道:“可一旦这两大利器都没有用处了呢,唐门还能剩下什么阻击的人嘛?”

    唐香璇一听,不由沉默下来,摇头说道:“怕是没有了,唐门之中少有精通武功技艺的人,一旦失去了两大利器,怕是如同没有了利牙的老虎,好似待宰的羔羊,难道唐门?”

    “没错,之前唐门扶植起来的一个势力,与另一势力发生了冲突,本来这个势力很弱小,爹也没有放在眼中,就派了末执事去处理此事,可没想到一去不回,最后被人悬尸示众,接着有派人下毒,可那人竟然丝毫不惧剧毒,接下来半个月中,哪里的唐门势力,更是被连根拔起,死伤无数,实在是可怕至极,对于此人,暗器与剧毒都无用,唐门危险了。”

    唐香璇一听,顿时抓住了重点:“此人?难道是仅仅是一个人嘛?”

    “是啊,就是一个人,那个人相当于一个顶级高手,可谓是震慑一方,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隐藏的太深了,知道我们唐门莽撞的撞了上去,才知道这个结果,如此一来就晚了,我本想要与他和解,可之前的手段已经是不死不休了,现在的办法,唯有,唯有….”

    唐香璇听着,看着父亲看向她的眼神,就知道为什么了,瞬间就是失神落魄,果然自己还是逃不过家族的使命,门派的利益,一脸的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唐啸天看着顿时心疼了,急忙说道:“放心,那个人差不多和你一样大小,长得英俊潇洒,父亲不会骗你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忽略了他的存在,想要给他好看,没想到最后….”

    “最后被人反击回来了吧,爹,我知道了,我答应,反正他们也希望我离开唐门的,也算是这些年来谢谢你帮我挡下他们的流言蜚语,爹,以后女儿就不能在身边伺候你了。”唐香璇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灵动,不过也很快就沉寂下去了,这毕竟是利益的交换,她只是货物。

    “对不起,女儿,都是爹没用,都是爹没用啊,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