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抵达衡山城 回雁楼游记
    休息一夜后,陈逸带着两艘船只缓缓的驶向衡山县城,也不知会面对怎样的五岳剑派?

    衡山县码头,扬威镖局的旗帜缓缓的抵达,早已在码头等到的衡山派人士,马上就准备起来,虽说扬威镖局才崛起近一年而已,但做出来的事情,确实让很多门派都是自认不如啊。

    “陈总镖头,在下衡山派刘正风门下向大年,欢迎欢迎,这边请。”向大年恭迎着说道。

    “客气,客气,有劳向兄了。”陈逸拱手微笑着说道。

    “应该的,陈总镖头可是我家师傅的贵客,自然要亲自迎接了,马车已经备好,请。”

    陈逸点点头,随后让十个镖师跟着自己就好,其他的就和张大虎一起留在这里看船。

    “总镖头放心,有俺在,你就放心吧。”张大虎很是郑重着说道,也算是老江湖了。

    “好,那就有劳大虎叔了。”陈逸点点头说道,有他们这些多人在,一般情况问题不大。

    再说了衡山到这里也不远,自己想要赶来也是很快的,所以并不担心,再说了这里还是衡山派的势力范围,要是在这里出了事,衡山派可是名誉扫地了,自然是明白其中厉害。

    陈逸带着十人随着向大年上了马车,快速的朝着衡山派而去。

    “对了,你家师傅怎么想起要退隐江湖了,堂堂衡山派主事,真是搞不懂啊。”陈逸明知故问着说道,反正他人眼中,他是一个路人而已,自然不会知道其中的事情。

    “家师,有些厌倦了江湖生涯,所以想要退隐过过安乐日子而已。”向大年正经着说道。

    “是嘛,希望我是多想了,这一次也算是五岳聚会了,我这个外人也算是凑凑热闹。”陈逸不在意着说道,既然人家不愿意说,自己自然不也不会问,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呢。

    “是啊,已经邀请了天下有名的门派,五岳剑派自然也会到场了,这也没什么。”向大年听着点点头,随后就介绍起衡山地区的风景了,各有各的特色不是嘛?

    陈逸也很识趣的不在多问,人家的事情何必多管,只要做好自己想要做到事情即可。

    不久之后,就抵达了衡山城,也是衡山派直接管辖的地界,向大年安排好扬威镖局众人后,才会去禀告,自然是不敢怠慢了,尤其是对于陈逸,如此江湖上顶级人物。

    “总镖头,这衡山派真是准备周到,应有尽有。”祝华宇一脸兴奋着说道。

    “这是自然了,要知道我们总镖头可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他们衡山派也要敬畏的。”袁宁一脸正色着说道,显然相信自家总镖头的实力,那是绝无仅有的,那一击更显真实。

    “你们啊,好了,去休息吧,明天去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何必急躁呢。”

    “是,总镖头,那我们先去休息了。”十人急忙点头应道。

    “可以,现在时间还早,有时间也可以随意的逛逛,不过不要给我惹事,明白吗?”

    “是,总镖头,我们绝对不会惹事的。”十人一听,顿时高兴无比了。

    陈逸看着他们都出去闲逛了,自己也自然不会呆着了,也在衡山城中闲逛起来。

    走着走着,正好看到不少人忽然从一家酒楼中跑了出来,似乎还带着几惊吓之色,让他好奇了,要知道这里可是衡山派的地盘,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确实是令人极为不解,但也没有多家干涉,或许有其他原因也说不定,抬头一看酒楼名字,回雁楼。

    回雁楼?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不过不怎么记得清了,那就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想着,陈逸就走入了回雁楼中,一层已经没有什么客人了,还有一些再从二楼连滚带爬的出来,显然应该是在二楼发生了事情,不由得缓缓的走上二楼,眼睛微微一撇,即可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一幕嘛,难怪有些熟悉了,现场现在已经是混乱一片,也只有两桌还好。

    陈逸看了一眼,就不在意了,轻呼道:“小二,上两个菜,一壶好酒。”同时坐了下来。

    此刻田伯光一听,顿时怒了,毫不犹豫的喊道:“那个小瘪三,竟敢不顾大爷的吩咐,还在这里撒野,实在是可恶至极,快点滚,否则大爷就让你立刻死在大爷刀下。”

    另一边的令狐冲听到了,下意识的抬头想要劝导,可是仅仅一眼,顿时张嘴的话不由得咽了下去,心道啊,田兄,你真是不知好歹,这个人你也敢惹,看来你真的是大限将至了。

    另一个小尼姑仪琳却是不由得担心着看着陈逸,嘴巴里还一直唠叨着‘阿弥陀佛’…

    至于另一桌人,一个老人一个小丫头,老人看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也是不认识陈逸,自然不知道也感觉不出来,至于小丫头则是一脸笑呵呵的神情,显然是顽劣不羁。

    “是嘛,有点意思,一个采花贼,一个名门正派,一个尼姑,都能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算是长见识了,有些本事,不过只会欺软怕硬,终究是一事无成,可怜可悲可叹啊。”陈逸不在意着说道,随后端起一杯茶水,淡然着喝起来了,好似根本没有在意田伯光的杀机。

    “好,好一个采花贼,你田大爷就是大名鼎鼎的采花贼又能怎么样,一群虚伪的伪君子。”

    “伪君子,有道理,很有道理,天下的伪君子太多了,只可惜你这样的采花贼伤害起来,也不差几分,都是半斤八两,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都是一群祸害,有本事将她们都娶回去,女人的名节可不是被你用来糟蹋的,要是没有这份心,还是少做为妙,到时候回不了头。”

    “哼,说得好像自己就是圣人一样,唧唧弯弯说够了没有,既然你想要死,田大爷就成全你,杀。”田伯光一脸愤怒着喊道,毫不犹豫的出手,杀戮快刀,只有死亡才能带来成就。

    “哎,为什么世间,那么多人喜欢找死呢,你说是不是田伯光。”陈逸随手伸出两手指,轻轻一夹,就将快刀夹住了,任由田伯光怎么拔都是拔不出来,脸色顿时变了。

    除了令狐冲早已知道外,其他人都是不由得缩进了眼神,尤其是那个老者更是暗骂自己看走了眼,没想到竟然是一名强者,连他都能够瞒得住,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手。

    “好好的去地域忏悔吧,采花贼这一行当不好做,也不能做,去地狱吧。”陈逸轻轻一用力,快刀顿时崩断,刀尖反射而出,顿时直接透过田伯光的喉间,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

    “真是死了也不知悔改,白费了本座这么多话了,你说是不是令狐冲,你师父知道,可会生气的哦。”陈逸看都不看一眼死去的田伯光,反而看向令狐冲笑着说道。

    “陈总镖头客气了,这一次多谢你出手相救,令狐冲感激不尽。”令狐冲急忙感谢道,不过伤势过重,站不起来,只能坐着了,尴尬的笑了笑后,就向仪琳说道:“依琳师妹,这就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陈总镖头,扬威镖局的陈逸陈总镖头。”

    仪琳一听,不由得一愣,随后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道:“他就是陈总镖头,好年轻啊?”

    此话一出,无论是令狐冲还是其他人,都是不由得尴尬一下,陈逸的年纪确实是很年轻,似乎二十还没到呢,实在是年轻的过分,却已经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陈总镖头了。

    “是有点年轻,不要介意嘛,岁月总会让人摧老的,我也不过占了一点点的先机而已。”陈逸倒也不在意了,这是事实嘛,那里用得着反驳,先机一说也是顺水推舟而已。

    “陈总镖头太谦虚了,不知此次来是为了走镖嘛?”令狐冲赶紧说道。

    “不是,昨天在长沙接到了刘正风的邀请,参加他的金盆洗手大会,就过来看看而已。”陈逸不在意着说道,反正他的消息,相信很多人都会知道了,自然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原来如此,陈总镖头也是为了刘师叔的金盆洗手大会啊,那真是失敬失敬。”令狐冲一听,原来如此,这样就说得通了,虽然他名气不小,但也是在扬州而已,江浙一带,这里可远着呢,看来也是凑巧他走镖到这里,正好衡山派的人知道了,自然顺带着邀请过来。

    “不错,相信这一次的事情一定会非常精彩,人生一路谁堪透,笑傲江湖逍遥路啊,呵呵。”陈逸笑着说道,对于此次事情,自然是非常清楚了,依然淡然着喝着茶水。

    “说得好,说得好,江湖之上依然是江湖,谁也逃不出这个怪圈之中啊,江湖路,谁又能看得透,谁又能笑傲江湖呢,佩服,为此值得干一杯,干。”令狐冲马上端起一碗酒就喝,随后就是一阵的咳嗽,看的旁边的仪琳是一阵担心,在这么喝下去可不是好事。

    “令狐大哥,不要再喝了,你还重伤着呢,不要再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