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挺身而出
    费彬见此,顿时要下杀手,众人听到小儿哭声,即使不忍,也无法出手,毕竟魔教之事要是真的,刘正风岂不是污了名声了,他们还怎么会愿意出手呢?

    不过其他人不敢,不代表有人不敢了,而是恰恰等在这个时候,已经等不及了。

    自听闻一阵破碎声,众人一看,就看到那刀已经破碎成了碎片了,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谁,谁,谁敢捣乱?”费彬一看,顿时脸都绿了,没想到还敢触及他们五岳剑派啊。

    “便是在下而已。”陈逸拍了拍手道,身影一动,已经站在费彬身边了,轻语道:“有问题嘛,要是有问题可以啊,本座最看不怪累及无辜了,即使刘正风的事情找他便是,找这些无辜人做什么,有证据的话就拿出证据来,不然本座就在这里,你有胆子可以试一试?”

    费彬心神一震,看到眼前的人,哪里还不知道是谁,没想到他竟然会出手,似乎还不在意左盟主的身份,不过一想到他的地位,确实是不需要顾及左盟主,实力决定一切。

    “陈总镖头,你是想要插手此事,与我五岳剑派为敌了?”费彬强忍着惧意着说道。

    “五岳剑派?笑话,应该是你嵩山派才是,什么时候五岳剑派合并成一派了,好像没有吧,既然如此,你也不用那么拿来说事,有证据拿证据,不要累及无辜,是本座的底线,明白吗?”陈逸毫不客气着说道,让费彬脸色白了又白,可又说不出什么来。

    “还不快放开他们,送到后院去,不要让我找到说辞,不然的话,我会亲自上嵩山走一趟,哼哼。”陈逸说完后,就瞬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着茶杯淡定着喝茶。

    费彬脸色变了又变,知道有他来,根本实现不了自己的计划了,至于想要违背他的命令,怕是也做不到,自己的性命都在他手中捏着呢,心下一定,挥手让他们将人送回去。

    “这一下你满意了,不会再干涉了吧。”费彬低沉着说道。

    “嗯,随意,随意。”陈逸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就不在干涉了。

    刘正风却是很是感激的望向陈逸,要不是他,自己一家老小都要没命了。

    至于其他人见之,心中纷纷一沉,根本没看到他是怎么到了费彬身边,也没有看到他怎么回来喝茶的,这速度着实令人无解,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了,现在有他压阵,费彬不敢乱来。

    “刘正风,左盟主有请,请吧,只要你如实说,抓了那人,你还是衡山派的刘正风。”

    “哈哈哈哈,休想,我不会出卖曲大哥的,休想。”刘正风知道自己的家人没事了,也不再隐瞒,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知己好友。

    众人听着,不由得齐齐一惊,难道是真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不过是和曲大哥情投意合,一起弹琴唱曲,难道这也不行嘛,虽然他出身魔教,但也是洁身自好,也没有伤过无辜之人,为什么你们还要逼着我,为什么?”刘正风喊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刘师弟,他是魔教之人啊,再怎么找知己也要找对人啊。”定逸一脸难看着说道,对于此事也是不爽了,没想到他会牵涉其中,更没想到真的与魔教有往来。

    “是啊,刘师弟,魔教就是魔教,本性不会变的,还是早点回头吧,刘师弟。”

    刘正风听着看着,都是不理解或者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显然是无路可走了。

    正当此刻,曲阳杀了进来,带走了刘正风,费彬等人见之,纷纷追赶出来。

    岳不群等人见之,不由得脸色难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好,毕竟此事关系不小啊。

    “正邪不两立,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诸位都看得清了,这样的手段与魔教无异,岂不是比魔教更加邪恶,正邪之分不过是意识形态的不同而已,与善恶并不相关,出身也决定不了善恶,他们也由不得自己,本座也是言尽于此,更多还是江湖少一些纷乱,多一些和谐。”

    陈逸无奈的站起来,向众人告辞了,对于正邪之分,他自己就不知很明确,自然不会在意了,凡事都不过是利益的问题而已,环境影响了后天之人的性格,以此作为发展的动力罢了,生存环境不同,自然养成的秉性不同,即使生来再怎么淳朴也会被环境所迫啊。

    众人看着他带着人离开了,他们也是纷纷告辞了,对于他的话,自然清楚,只是难了。

    陈逸带着人直接离开衡山城,对于在这里的事情,并不介意多管一下,反正差不多够了。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偶遇,正好在城外的一片山谷之中遇上了,遇上了正在弹琴的两人。

    陈逸挥了挥手,让镖师们不要打搅他们,显然也看得出来,他们与费彬是同归于尽,现在不过是尽最后一点精力,谈完这一曲而已,可惜了这么一篇好的琴曲了。

    琴曲一停,陈逸不由得开口说道:“刘正风,曲洋,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原来是陈总镖头,刚才感激不尽,救下我一家人,只是无力回报了。”刘正风呕血道。

    “算了,经脉尽断,血气逆行,很难救了。”陈逸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人的情况了。

    “多谢陈总镖头关心,我们两人的事情,自己知道,只是我大哥的女儿才这么大,还希望总镖头收下,就算是做一个侍女丫鬟也好,只要让她做一个平凡的人。”刘正风恳求道。

    曲洋听后,也是感激道:“刘贤弟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非烟啊。”

    曲非烟此刻痛苦着喊道:“爷爷,你不要死,非烟不想离开你,真的,不要死好不好?”

    “非烟,以后跟着陈总镖头,保你无事,好好听话,不然就算是陈总镖头教训你,也是应该的,何况陈总镖头一表人才,好好伺候着也是你的福气,爷爷走不了了,路到了,对了,这是我们两人的心血,希望陈总镖头收下。”曲洋看一眼曲非烟,将琴谱交给了陈逸。

    “这是?”陈逸一看,他早就有一定的弹琴水准了,自然能看得清看得明白了。

    “哦,看来陈总镖头也是雅意之人啊,如此我们就放心了,哈哈哈,走的安心了,刘贤弟。”曲洋一看陈逸的神情,就知道他看得懂了,高兴之下一声喜悦后,咽下最后一口气。

    刘正风也随之而去,两人最后还是找一个不错的地方安葬,也算是有缘了。

    陈逸摇了摇头,让镖师给他们挖了连个坑,就地安葬了,也算是死得其所了,陪伴山川。

    “非烟,走吧,既然你爷爷将你交给我了,我也不会惧怕他人,走吧,以后有时间再回来看看。”陈逸低声说道,丧失亲人的痛苦也是深有体会啊。

    “我不想走,我不想走,爷爷,爷爷。”曲非烟抱着墓碑不想离开,哭着喊着。

    陈逸想着,伸手一点她的后颈,曲非烟顿时沉睡过去了,轻轻一抱,就带着镖师返回了。

    等到衡山县码头之时,张大虎他们已经等待多时,看到总镖头抱着一个丫头回来,不由得莫名其妙,不过也会插手,随后吩咐起航,缓缓的离开了衡山县,返航了。

    傍晚的时候,回到了长沙码头,就在长沙码头休息一夜再说,现在急也来不及回去。

    曲非烟到了船停下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不过眼神呆呆的,没有了平时的机灵了。

    “丫头,你爷爷可不想看到你这个模样,一定会很心痛的,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可是,我只有爷爷,一生都只有爷爷的陪伴。”曲非烟幽幽着说道。

    “放心了,以后整个镖局的人都会照顾你的,但是记住一点,不要耍性子,你爷爷可是说了,要是做错了事情,我可是要好好教训你的,你要是觉得屁股痒了,可以试一试的。”陈逸正色着说道,虽然答应刘正风收下她,不过她的机灵手段绝对是让人头疼,要打预防针。

    “哼,就知道你不是好人,不理你了。”曲非烟一听,顿时气鼓鼓的说道,很是可爱。

    陈逸看着,也不在意,心中却是安心下来了,拿着点心说道:“来,一天都没吃东西,来吃一点吧,以后又回来,再回来看看你爷爷,放心了,现在坐船也不需要多少天就能到的。”

    “真的吗?”曲非烟一听,马上就问道。

    “真的,真的,只要你乖,我带你回来看你爷爷,或许将来你有本事了,也可以自己来。”

    “嗯,我一定会学好本事的,一定会经常来看爷爷的。”曲非烟坚定着说道。

    “那就加油吧,吃吧,我先出去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要找我就问问巡逻的镖师就好。”陈逸点点头,就出去了,心中也是松了口气,闷在心中总是不好的,会有内伤的。

    曲非烟看着他离开后,才默默地拿起点心吃起来,虽然年纪不大,可早熟啊,早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