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五百十五章 剑气相助
    宽越已经度过了一半的大江了,只要在横渡一半就能抵达彼岸了,进入下一环节的比赛。

    只不过那些妖兽自然不想放过他了,要让他成为它们的食物,一个个奋力的追击者,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杀戮那是在所难免,不过妖兽可不是好杀了,毕竟这里的妖兽太多了,而且大江之中,比不陆地上,需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控制在脚下,才能有继续走下的能力。

    所以对于宽越来说,也是一样的,脚下的妖兽不时的冲出来,后果已经是不言自明了,想要这么简单的获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次要的,只有活着才是主要的,现在就是要从妖兽口中活下来,这就是最最主要的问题,却也是最为艰难的。

    天空上飞行的各个高手此刻都是在赶自己的路,尤其是对于那些天罡境初期的人来说,更是要在抓紧时间,根本没有精力去管江面上的那些事情,这也是无可厚非,怪不得人。

    至于其他人,即使有余力,也不会去干涉,因为这些人被他们视为潜在的威胁,绝非一般人所能比拟的,一旦其中有个把人突破了,那就是对于自己的大不利,所以基本上是冷漠视之,根本不会在意他们的一草一动的,生死由命就是这么简单了,为了自身利益,其他人命运都是次要的,只要自己活着,什么都好,活下去,才是幸事,活不下去,就是终结。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天罡境中的好手,还当做看戏一般的嘲讽,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看看,看看,他们就是不自量力吧,早就让他们回去了,现在确实在白白送死了。”

    “可不是嘛,有点自知之明嘛,这样获得更好一些,死了也不要怪谁,却也让妖兽的实力增加,真是犯罪啊,对于人类来说,就是大罪,死了都要让其他人类受罪,很是可恶。”

    一声声嘲讽,让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尝不是其中一员呢,都是从弱小过来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无敌的,想要打破这个局面,太难了,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命运也是这么无情,怪谁都是一样,都是一样的人,还能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呢。

    陈逸听着都是别扭,他们都已经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还敢在这里乱嚼舌根,根本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没有将人族的大局出发,要是没有了他们,谁来当做中坚战力,一旦妖兽们彻底暴动了,以为妖兽就没有神武境乃是至尊武境的高手了嘛,太意想天开了。

    一旦人族的顶峰高手被这么拖延住了,将来能够靠他们吗?一群自私自利家伙,根本就是靠不住,一旦有危险自己逃了,留下那些人来挡灾,可是别忘了,这些人就是中坚力量,人族的中坚力量,如此异常的危险,人族的灭顶之灾就要到了,这也是最为悲哀的事情。

    自私自利,没有一点同胞的感觉,实在是一种悲哀啊,让人都会感觉到揪心的悲伤。

    人都是如此简单,不要以为这是少数而已,实力越强的人,即使是少数,也是致命的一击,一旦成为了妖兽奸细,投靠他们,关键之时,谁来能保护关键的所在呢,没有人吧。

    这就是措不及防的下场,而这些人就有这个趋势,一旦为了自身利益,绝对会做得出。

    陈逸也是看到了人族人性的悲哀啊,怕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去改变了,没有了。

    正当他在感慨之时,忽然神念中的人影一动,马上就感觉到了宽越出现危险了。

    “该死,怎么会有三头妖兽同时盯上我了,之前不是只有一头的嘛,这一下麻烦了。”

    像宽越这种事情,也有的,不过也不多见,因为妖兽对于自身的捕猎对象来说,都是一对一,各自尊严也是非常严肃的,很少会有团队攻击,而这些妖兽的实力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出现这种团队战斗,那是非常少见的,大多是实力强大的妖兽趋势下进攻,这样才合理。

    不过现在也不用管合理还是不合理,事实已经发生了,根本没有办法渡过了,否则就要终结在这里了,心中可是非常不甘心的,只有好好地活着,才能有更好的未来,不愿意放弃了哪怕是一点点的机会,绝对是相当的不甘心了,只有努力的争取,才能活下去。

    宽越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服输,他会努力的去创造活下去的资本,努力活着,他还有梦想呢,要将自己的所得待会家族之中,让自己的父母开心,让他们可以更有尊严,让更多人明白再怎么天才,一样是需要经历血与铁的征程,而自己不过是其中挣扎的一员罢了。

    陈逸默默地注视着,没有即可出手,因为他知道,他的傲骨很是自豪,不会随意的希望有人去帮助他,不然就会受到更加沉重的打击,希望他还能应付过来吧,现在离彼岸已经不远了,在努力一下就能抵达了,默默地为他加油,至于自己一方嘛,似乎天罡境妖兽没动静。

    确实是奇怪了,没想到这一次天罡境的妖兽竟然没什么动静,连他都是很奇怪的。

    那些组织者也是一样,一个个觉得莫名其妙,往年,就算是天罡境武者横渡大江,都是很吃力的,今年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个都不出来呢,难道他们今年该吃素了,所以才不来。

    “奇怪了,明明感觉到江中有天罡境的,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好生的奇怪啊?”

    “不错,不错,确实是很奇怪,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么让人摸不透啊。”

    “不知道,我们也是不知其中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发生呢?”

    不管他们怎么疑惑不解,他们都是难以言语相信妖兽会变了性格了,竟然会忍着不出来,必然是有什么原因让它们顾及了,可是众人都是左看看右看看,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啊,一时间一个个是茫然不已,到底是怎么回事,妖兽们真的不愿意出来了,天罡境的妖兽呢。

    不知,无解,反正是一个个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也不是去哪里找,因为无处解释。

    幸好天罡境的武者毕竟是少数,地煞境的妖兽还是出来了,正在不断的考验这些参与天榜大赛的天才,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活下去,活下去,才能有机会,得到更多,活不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又能如何,人类不靠别人,就是靠自己,人族没有其他的本事,只有奋斗。

    人族天生力弱,但可塑性非常强大,只有不断地坚持,不断的努力,才能有未来,这也是他们的目标所在,武者更应该是如此,奋力拼搏,才能有人族的未来啊。

    正当众人感慨之时,陈逸却是没有闲着,因为他发现宽越有些支持不住了,因为又有一头地煞境妖兽一起围攻了,想要脱离出来,实在是太难了,根本难以抵抗四头妖兽的攻击,还需要保持奔走在江面之上,一旦失去了这一屏障,就是分分秒秒被杀死的事情了。

    宽越也是在勉力支持,不想这么失去期望,可是又突然出现的妖兽,让他的心不断的往下沉,是的,快速的往下沉,难以抑制的绝望开始在心头蔓延起来了,难道自己真的要死了?

    他已经是很努力了,很努力了,没有一丝的放松,也没有放弃,只要努力的强大,就是他的目标,绝对不会这么轻言放弃,只不过现实太过于残酷了,想要将他彻底的打垮下去。

    一声不甘,却是挡不住前扑后攻,左右突击的妖兽围攻,顿时受伤,鲜血顺着利剑流淌下来,不断地滴落在江面之上,却是不断地刺激着这些妖兽,一个个变得更加疯狂,更加狂热了,显然是非常诱惑,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不然是不甘心就这么被诱惑开来的。

    陈逸见之,知道他他已经到了极限了,自然不会束手旁观的,而且大赛中也没有规定不能施加援手了,如此自然是即可出手,剑气从指间凝结,快速的划破天际,瞬间将一头正要攻击宽越的妖兽穿脑而过,瞬间死亡,根本挡不住他霸道无比的剑气,伤害值大增。

    “宽越不要傻站了,还不快走,你难道想要成为妖兽的粮食,快点离开,去彼岸了。”

    陈逸的声音在宽越脑海中响起,顿时一个机灵,知道此刻真的不合适发呆了,还是赶紧走吧,走得越快越好,心中对于他的出手,那是非常感激,也不知将来该怎么回报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放,不能让他的好意落空了。

    咬着牙,快速的突破一头头阻截他的妖兽,幸好一头妖兽的死亡,让它们暂时混乱了一下,毕竟死亡的妖兽也是能吃的,可不会在意什么同类不同类的,只要能够活着,变得更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