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先天甲木之气 金湖巧遇书生
    陈逸一直未私人空间吸收甲木之气,足足吸收了三天三夜之后,才将所有的甲木之气吸收完毕,露出核心的先天甲木之气,就断开了私人空间的通道,也该是满足了吧。

    随后他就伸手抓住这道先天甲木之气,但没有挣扎,让他一喜,随后快速炼化入体,就在原地闭关炼化起来,对于他来说,此刻是最为玄妙之时,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自然不会吝啬了,好处多多啊,对于自身更加契合自然,也是一大享受,修炼也是享受着玄妙啊。

    虽然先天甲木之气被他炼化入体,但先天大阵并没有消失,自然运转,又开始提炼甲木之气,显然这里的甲木之气就是通过这座先天阵法提炼出来,然后依附在先天甲木之气上。

    而现在没有了,只能四处飘散,但想要填满整个先天大阵,那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啊。

    修炼之人没有时间之念,他一晃就是感觉过去了半年,果然自己炼化吸收,与之前相比,显然要苦难一些,毕竟人参果本就是精纯至极的一点先天戍土之气,吸收起来更加容易当然还有镇元子在一边护持,同时为他增加了一些先天戍土之气,才能如此快速的炼化啊。

    不过相对来说,之前无论是炼化三光神水,还是其他,都是非常不错,主要外因比较多,这一次炼化先天甲木之气,就没有那么外在因素了,需要自己慢慢炼化,同时巩固三种五行本源的力量,自然是缓慢了一些,但是值得,不至于让自身根基出现问题就是最好了。

    炼化巩固之后,陈逸从修炼中苏醒过来,随后离开了木云山,接着要去金湖底啊,慢慢修炼之路,就是让人寻找自身是的自我,返本归元,也是其中之一,符合道之本源啊。

    金湖底,乃是一处诡异之地,绝对不简单,甚至陈逸到了的时候,都感觉到不对劲了。

    金湖,看似平凡的一个湖泊,却是暗藏锋击,天地运数在这里似乎很难运转,受到牵制。

    陈逸看着也没有急着下去,而是在湖边闲逛起来了,但看到不少人在湖中游赏,真是不知者不知危机,而金湖最大的特色,就是不显露分毫,非常的奇怪,看似凡人也没有过危险啊,真是好奇了,难道他们一个个都不会触发其中的诡异之处的嘛,真是奇怪得很。

    “这些兄台,你也是来游湖的嘛,不过要是是游湖的,一定要注意,绝对不能用手去触碰湖水,另外就是那一边湖泊不能去,也是被禁止的,似乎有很大危险在,所以不能去。”

    陈逸听着,转身看向来者,是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就拱手笑着说道:“谢过兄台了,在下也是初来此地,为什么不能触碰湖水呢,难道其中有深刻隐秘不成,不如和再说说。”

    “行啊,既然兄台想要听,在下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书生听后,顿时高兴了,指了指一旁的石亭说道:“走,我们去那边说说吧,正好认识一下。”

    “行,就听兄台的。”陈逸点点头,就随着书生来到石亭之中坐下,最后畅聊起来。

    “对了,小生张怀,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呢。”张怀高兴着说道。

    “在下陈逸,也是出自书香门第,此次出来远游而已,正好路径此地。”陈逸客气道。

    “原来阁下也是书香门第中人啊,真是幸会幸会。”张怀一听,顿时大拍大腿道,随后惋惜着说道:“可惜没有好酒,不然可以好好的喝上一会,有朋相交就不错了。”

    “确实是可惜了,没酒。”陈逸笑着说道,知道他只是一个真正凡人而已,根本承受不了自己的美酒,只能遗憾了,至于其他就没有藏着,不然还真可以好好的喝一杯了,看来以后要准备一些果酒了,至少凡人都能承受的,这样才好,不至于现在这么尴尬了。

    “算了,咱们还是先来说说这金湖吧,兄台你可知道此湖的来历。”张怀说道。

    陈逸摇了摇头道:“在下不知,还望张兄指点一二。”

    “好说,好说。”张怀随后就说道:“金湖本来没有的,据说在有一点大地开裂,天降洪灾,进而形成湖泊,但泛滥依旧,随后一柄奇怪的神剑落入湖中,就将此湖镇住了,但后人却是怎么也找不到那柄剑,是的,一个个都是找不到,根本没有的一点的信息。”

    “尤其是,人的手触碰到湖水的时候,就会感觉到锋芒在手一般,有些时间长了,就会割伤手指或者手心什么,绝对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不过最奇怪的还是这湖中有鱼,为这些鱼却是不受影响,我们称之为金剑鱼,样子很像是一把剑,但却是软如无骨,非常鲜嫩啊。”

    陈逸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嘴馋了,显然对于这个什么金剑鱼非常钟爱了。

    “陈兄不要不相信,这金剑鱼可是难找的,一般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出没,平常很难看到,小生也是只听其闻不见其形啊,真是惭愧,惭愧。”张怀一脸惭愧着说道。

    “张兄过谦了,既然这么稀有,想要抓自然不已了,确实是有些可惜了。”陈逸点点头道,对此确实是感觉到好奇了,不过也明白这金湖确实是不简单,至于什么神剑,还需要探查清楚才行,现在也不急于一时,已经到了金湖边上了,至于那先天庚金之气必然在湖底了。

    毕竟张怀也说了,某一天大地开裂,说不定就是因为先天庚金之气的关系,加上后来洪灾倒灌,形成此湖,至于那柄所谓的神剑,是不是存在,那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了。

    “张兄,今天是多谢你了,不然要是犹豫不小心碰到水,岂不是白受罪了,多谢了。”

    “客气,客气,这是应该的,你也不用多礼,也是希望各个游者都能尽兴就好啊,如此陈兄祝你玩的愉快,小生还要去看看其他一些游者,提醒他们一些事情,那就先告辞了。”张怀随后就说道,对此自然是不敢居功了,也是为了这事情工作的,也是理所应当啊。

    陈逸听后,明白了,但也是很感谢,随后想到了什么,随后拿出一块玉符说道:“张兄,也美誉什么见面礼,这是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希望张兄收下,佩戴身上就可以了。”

    张怀一看,不由得愣了愣,急忙摆手道:“陈兄,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呢?”

    “张兄,咱们一见如故,怎么能这么说呢,收下收下,不然我可要生气了,收下。”陈逸不由分说的塞进他的手中,随后说道:“希望有缘再见,张兄后会有期了。”

    张怀一看,已经没有了陈逸的身影,四方都没有了人影,这是怎么回事,随后又看了看手中的玉符,心中一愣,不会吧,自己运气这么好,难道遇上了传说中的高人了,这些高人就喜欢装作凡人的样子,然后游乐人间,要遇上看到顺眼的,可能会给点机缘,或者收徒啊。

    那自己呢?张怀想着,又捏了捏玉符,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马上佩戴好后,才安心啊。

    随后他继续去寻找需要帮助的人,等到天色差不多了,打算回家,不想再回去的路上,遇上一群正在打劫的人,而相互争斗起来了,他看着就要远远地躲开,不想一把大刀直冲冲的向他飞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啊,连跑都忘记了,看着那柄大刀飞到了身前,心想要完了。

    在他要闭眼的时候,只要玄光闪过,那柄大刀噗呲一声,就被当下了,撞了开去,而他自然是没有事情了,随后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玉符,果然散发着丝丝莹光,随后消失不见,跟之前的模样一般,心中大喜,随后感觉到了什么,急忙拔腿就跑,不敢久留,这可宝贝啊。

    他心中知道,这就救命的宝物,绝对是非常难得,也不知道能够用多久,今天就是救了自己一回,不然绝对是已经变成尸体了,运气真是不错,不错,看来继续要更加努力才行。

    通过此事,他更深刻的明白,一些高人就是喜欢这么做,为的就是体现高明之处,同样也要看自己能不能抓住机会,抓住了自然好了,抓不住就是白白的浪费了,要不是这一次的遭遇,他也不会相信自己还有这样的奇遇,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而且这事能说嘛,显然不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张怀还是知道,只有深深的保密,才能活得更久啊,否则迟早有一天成为祸患的,所以需要谨慎再谨慎,否则一切都会变成例外了,那就凄凉了。

    陈逸可不知道这些事情,一点缘分而已,只要不是超过玉符最大值,玉符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恢复,所以就要看他的运气了,是不是能够长久保持下去,这都是他自己的命运,也算是相逢一场,尽尽心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