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九百九十四章 治愈 离开
    楚王一听,哪里还不知道陈逸说的什么,连连说道:“是是是,我本王莽撞了,莽撞了。”

    陈逸听后也不在意,直接说道:“好了,那么王爷伸出手来吧。”

    楚王也没有多言,直接伸出手来,看着他按住了食指,随后似乎一股无形的感觉涌上心头,很快一阵虚弱感传来,之间食指之上一滴鲜红血液离体而出,被抓在他的手心之上。

    陈逸抓住楚王的心头之血后,自然也不会坐等心血功用消失了,来到楚王世子身前,凌空符箓显,暗红心血更是非常有效果,口中喃喃低语:“血脉连,心魂寄,引魄归,摄。”

    只见那一滴鲜红心血在符箓的作用下,作画一道唤魂符印入楚王世子的眉心之中。

    不多时楚王世子眼皮微微一动,看的楚王是心中激动啊,要知道之前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这么快就见效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儿子,即使身体虚弱也没有想要下去的意思,一直看着,看着自己的儿子的双眼慢慢的睁开,心中的激动越来越难以控制,差一点就失控。

    “父王,你们怎么在这里,我不是,不是应该在睡觉嘛?”楚王世子说话的声音很弱。

    可是楚王听后却是无比的激动,急忙说道:“儿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已经在这里睡了近一年了,一年了,终于醒过来了,要是醒不过来,你让父王如何是好啊。”

    “什么,父王,我睡了一年了,不可能吧,明明才睡了一晚上,好不好?”楚王世子很是迷糊着说道,显然不认为自己真的睡了一年时间,应该才睡了一晚上而已,根本记不得了。

    “王爷,世子的意识只不过徘徊在一年前的一天,这一年的时间根本不知道他已经睡过去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至少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好好休养便是了,不过世子,你可以想一想那一天,你是不是问到了一种非常特别的味道,然后他将这盆花送给你了。”陈逸安慰着楚王,随后轻声的着说道,指了指子魄花,显然这就是原因所在了,绝非虚假啊。

    “咦,你是什么人,不过你说的没错,昨天闻到一股很奇特的香气,说是从遥远的南方诸国内进贡而来的,这盆花当时很漂亮,非常靓丽,看着就会让人心旷神怡,我就收下了,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我真的睡了一年了,不会吧。”楚王世子忽然看到了花,明显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光华色彩,现在显得十分萎郁,甚至枯萎的样子,明显不符合当时的情况。

    楚王一听,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咬牙切齿着说道:“好,好,非常好,没想到有人算计到我的头上来了,儿啊,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不要多问,尽量修养好自己。”

    “父王,我到底是不是睡了一年,怎么会这样呢?”楚王世子一脸懵逼着说道。

    “儿啊,不用在意,这些都是小事,小事而已。”楚王急忙安慰,差一点自己都站不稳。

    “王爷,你也虚弱的很,这是我开的一副调理身体的药方,可以尽快为你恢复身体,只希望王爷以后不要来乱施权威了,毕竟很多百姓也不过是平民而已,希望王爷好自为之,本山人就告辞了,再会,再会。”陈逸递给了药方之后,转身拿过旗杆,越过众人,转眼离去。

    等到众人缓过神来的时候,陈逸已经离开了,楚王更是来不及多言,急忙让人去找,还没有好好重谢呢,只是人在就已经不在楚王府之中了,怎么也找不到了,却也不要意思闹到外面去,不由得懊悔起来了,这样的世外高人竟然没有好好把握住,实在是天理不容啊。

    “楚王啊,楚王,朕来了,怎么样世子没有问题吧。”皇帝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陛下,你怎么亲自来了,真是折煞微臣,感谢陛下关切,世子已经好了,已经苏醒过来了,总管是没有白费,只可惜高人说走就走,根本来不及多言,就离开了。”楚王惋惜道。

    “哦,离开了,怎么会这样呢?”皇帝很是失望着说道,本来还想要看看什么样的高人。

    随后皇帝也知道陈逸是怎么离开了,又听到他的打扮的时候,一拍额头说道:“哎呀,刚刚还在王府门口看到他的,还以为是骗子呢,没想到竟然是高人,错过了,错过了啊。”

    楚王等人一听,也是不由得点头,心中也是挺懊悔的,这样的高人,竟然忘了拉拢了。

    “不过说起来,世子能安然无恙,也是不错了,说不定以后还能再遇上,不是吗?”皇帝也只能这么说了,当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怎么也要暗中派人去找找看。

    楚王世子此刻也清楚了自己确实是睡了近一年的时间,害自己沉睡的,就是当时的香味与子魄花的混合剧毒,让自己沉迷不醒,不由得懊悔不已,让父王都是紧张的不行啊。

    “好了,世子,想必王爷一定会找到当时的那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此嚣张,竟然狂妄道伤害皇族一脉,实在是太可恨了。”皇帝此刻也明白过来了,竟然真的有人暗害楚王世子,这可是非常大胆的事情,怎么说楚王也是皇室的一脉,绝对不能这么平白的被人受害了。

    “陛下,此事,微臣一定会尽全力的,保证将凶手绳之以法。”楚王咬牙切齿着说道。

    看着楚王的样子,皇帝也没有多言,此事关乎皇家威严,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了,而且就算是算到自己头上来,也会出手调查的,要是再来几个这样的事情,岂不是更加糟糕。

    不久之后,楚王府传出了楚王世子已经安然无恙,经过神秘高人的救治之后,一切稳当。

    这样很多人惊讶和兴奋了,尤其是对于大夫来说,当时收到惩罚的人,都收到了楚王送来的歉意,至少有白银百两之多,让他们都安慰了不少,总算是不用担心在被人指指点点了。

    对于神秘出手的高人,其实知道并不多,毕竟当时陈逸就被围起来了,看到的人有限,所以现在行走于大街之上都没有在意,反而因为他的旗杆的关系,被人嘲讽的不行,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嘛,所以不少人都是看笑话的,很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就是一个骗子。

    陈逸对此不以为然,依然是我行我素,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了,反而高兴的很。

    没有人在意,他自然可以看到很多不同之处,这个世界之中虽然封闭着,但依然是形成自我的生存社会之中,无形之中的推动,让这个世界慢慢的走上另一条道路,至于最后会不会形成,还需要看他们的意志了,这一点很清楚,也是相当的明白,所以没有去在意。

    随意的找了一家客栈,投宿了一夜后,陈逸也准备离开了,国度虽好,但终究不是自己想要呆的地方,游历这方美好世界才是自己的向往啊,所以自然要离开了,要是再不走,说不定走不了了,谁让人家这么热情呢,到时候都不好意思推辞,岂不耽搁自己的路程。

    一大清早,他就早早地来到另一边的城门,依然是昨天的打扮,并没有打算更改啊,虽然游方郎中被信任的人不多,但也是一个身份嘛,至于谁能够看得上,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自己无干,机缘到否也是他们命中注定的事情,和自己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

    在轮到陈逸离开城门的时候,城门卫们忽然齐齐一愣,但却是无法出声拦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直到他离开一刻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随后一脸惊恐,怎么会这样呢?

    “刚才那个游方郎中,难道就是陛下和楚王要找到人,天啊,我们竟然连出手阻拦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好可怕啊,实在是太可怕了。”为首的城门管一脸不知所措着说道,这可怎么办?现在人已经离开了,都不知去哪里了,一下子就做到了地上,实在是失职啊。

    “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是先去回禀吧。”一个城卫低声说道。

    “自然去回禀了,赶紧的,至于怎么处理,不是我们能够决定了,说不定我们都要吃板子,这高人就是高人,不可思议啊,让我们都控制不了自己,根本就是强悍的厉害了。”

    很快这件事就被皇帝和楚王知道了,两人听后,都沉默了,这样高人,他们怎么可能拦得住,倒也没有去惩罚这些城门卫,而是将重点放在抓捕一年前的神秘人身上,竟敢暗害皇族,实在是罪责难逃,同时也是对于皇族的挑拨,要知道除了世子之外,还有皇子都可能遇上这样的事情,那么以后还怎么治理国家,这样的敌人必须要尽快抓捕归案才行。

    对此事,那是全力施为,整个朝廷的暗探都彻底撒播开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