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一百章 偶遇墨倾池
    风之痕听后,不由得点点头道:“好,吾答应你,要是真有此事,死后再生,就是大帝的属下,魔流剑风之痕愿为大帝效力,天地可鉴。”

    “很好,非常好。”陈逸手一挥将无量造化之气印入风之痕体内,随即消失无踪,心中也是感慨自己当初没有那么多无量造化之气,可现在相比才算是更加稳固,背叛什么的最讨厌了,有时候掌控还是需要一些手段的,这才能彻底掌控一切,不要说虚伪了,那是无用的。

    风之痕感觉不到体内的变化,心中也有数了,大帝的手段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你放心,只要你不死,这道气息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今生依然是你的主宰。”陈逸知道他担心什么,何况自己说到就是做到,不死自然不会成真,不会那么虚伪的。

    “大帝所言甚是,风之痕明白了。”风之痕点点头说道,心中也了然,这样也好。

    此时白衣剑少和黑衣剑少也过来了,马上就担心的看过来,不知何种感觉了。

    “好了,你们两人就不用担心了,师尊没事。”风之痕知道他们担心什么,但不会说。

    陈逸看了看两人,却是说道:“风之痕,这是你的两个徒弟吧,但吾希望你明白,实力不够,勉强出去,那只有死路一条,记住了,这两个小家伙,实力远远不够,你的本事还没有学全呢,出去只会找死,尤其是你的大徒弟,白衣剑少吧,今后必有一劫,如何破解,就看你的选择了,本座也是言尽于此,至于你信不信,在乎自己而已,吾算是给了明言了。”

    风之痕一听,不由得心中凛然,难道白衣真的有性命之危,否则大帝怎么会如此说呢。

    白衣剑少听着明显有些不服,想要言明,不过显然是开不了口的,师尊再次呢。

    不过黑衣剑少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说道:“你是大帝,难道就不能救救师兄嘛?”

    “哈哈哈,自然可以了,但你总要给吾一个理由吧,虽然我又答应你们师尊,庇护你们,但也仅能给予警告,要是不听,一意孤行,那么吾何必浪费精力呢,你们说是不是?”陈逸淡然着说道,对于此事心中有数,如何会在意那么多呢,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简单而已啊。

    风之痕马上就看了一眼黑衣,让他闭嘴,随后就说道:“是,大帝,吾明白了。”

    “很好,那么本座也该走了,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最好不要见到本尊,不然就是你归顺之时了。”陈逸现在不过是分身而已,说罢,就直接离开了孤独峰,继续自己的路程。

    风之痕以及白衣黑衣看着他离开了,不由得默默无言,似乎沉静在一片死寂之地。

    “师尊,你就不要听他乱说,我可是很有本事了,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师尊你就放心吧。”白衣剑少马上就自我保证起来,一定不会有事,自己的实力还不知道嘛,一定会没事的。

    “你越是如此,吾才是越担心,只有过于聪明,自以为是的人,才会非常无奈啊。”风之痕不由得担忧着说道,暂时需要好好的磨练一下,时刻关注便是了,不能出事就好。

    白衣剑少听后,不由得撇了撇嘴,但不敢反驳师尊的话,只能静静地听着。

    黑衣剑少看着也说道:“师兄,你也就听听吧,师尊也是为你好,只有实力强了,才能行走武林,现在来说,确实是有些弱,当初可不比未来,未来的敌人可能会更强大啊。”

    风之痕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此事吾心中自有主张,好好磨练才是正理,知道吗?”

    “是,师尊。”两人同时说道,此事也是必然之事,自然是努力修炼了,以此证明自己。

    风之痕心中依然是沉默了,大帝所言虽然未必肯定,但修炼磨练却是不能等待啊。

    陈逸离开孤独峰后,一路北上,正好路过一间茶馆,不由的停下脚步,就走入茶馆之中,点了几杯好茶,不由得舒缓下来,默默地饮茶休息,一路行进之间,自然是有所感受了,即使分身也有一些疲惫,暂时的休息,也是为了更好的感悟历练的道路,也是相当真切的事情。

    当他喝完一杯茶时,忽然一道人影走入茶馆之中,神情上带着莫名的焦急与无奈,但一旦还是保持着镇定,显然非常理智,知道自己的该做什么,不过在一对眼中,就知道对方是谁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真是确实是很有趣,竟然在这里遇上了,确实是命运啊。

    来人同时也注意到了陈逸,眼底顿时狠狠地一缩,本来以为当初已经结束了,没想到确实是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会有事呢,太学主根本没有成功,不然眼前的人为何还会在呢?

    “真是巧啊,墨倾池,怎么样,今次还有何话可言,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人,最为令人厌恶。”陈逸望着他,传音着说道,毫无疑问,这是他厌恶之时,何况还是自己曾经的臣子。

    “大帝,墨倾池无可辩驳,只希望大帝能够宽限一些时日,待我找到我要之人,墨倾池绝无二话,生死自有大帝说了算。”墨倾池无奈的恳求道,对于大帝的实力那是不用多言,绝对是强悍至极,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可惜自己还有事情在身,还不想这么快死。

    “是嘛,那就跟吾来吧。”陈逸说着,直接放下了茶资,转身离开了茶馆。

    墨倾池听后,无奈的跟上,深知自己是走不了的,还不如跟上去,才有一线生机。

    野外山林之中,陈逸背对着墨倾池,淡淡着说道:“当年之事,你应该清楚,论到法度,那是必死无疑,不过本帝还是非常欣赏你的,正好那时候本帝顺势归隐,否则凭太学主这一点本事,能拿本帝如何呢,不要以为他很厉害,其实不过是小人物一个而已,哼哼。”

    “是,大帝。”墨倾池听后,心中一宽,知道大帝不会现在出手了。

    “这是无量造化之气,等你死后,自然会带你转生归来,自此之后,你将是我忠实的属下,如何?”陈逸手一晃,一道无量造化之气出现在墨倾池面前,淡淡着说道。

    墨倾池一听,心中有数,这是给自己最后的机会,要是不答应,怕是立刻是雷霆之怒。

    “是,大帝,墨倾池明白了,愿受大帝恩赐。”墨倾池低头说道。

    “很好,相信之后,你会忠心与本帝。”陈逸心神一动,那一道无量造化之气,瞬间进入墨倾池体内,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微不可查的境地,算是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

    墨倾池自然也是体会到了,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在体内也早已消失无踪,大帝的手段果然是无可想象,令人神鬼莫测啊,心中更加明白这是对于自己地惩罚,也是恩赐,毕竟可以重生,虽然那时候忠诚与他人,但也是早已注定的事情,本身自己就是大帝的臣子啊。

    “大帝,墨倾池还有事相求,还望大帝恩予。”墨倾池半跪着说道。

    “你倒是为了朋友知己,一路奔波啊,至于此事本帝知道,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是,他还活着,等着你去救他,当然可以给你提示,破解那道剑痕,你就能找到他了。”陈逸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已经够了,剩下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说,毕竟还不是知己真正的臣子。

    “多谢大帝恩予。”墨倾池看着大帝离开了,但还是恭敬着说道,随后才站起来准备离开,心中却是微微宽下心来了,大帝如此说,自然是不会有事情了,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找到,至于那道剑痕,看来确实是关键,大帝没有必要欺骗他,可是如何破解呢。

    要知道自己对于单封剑并不熟悉,看来需要好好的捉摸一番了,不能因此放弃啊,一想到这里,更要努力去寻找机会,绝对是不能有一点的马虎大意,直到找到他为之。

    心中心思既定,墨倾池自然是全力以赴了,绝对不会希望自己落后的,也是必然之事。

    望着消失的大帝身影,其实很想让大帝相助了,可是他知道自己的高傲不许,同样的大帝未必会出手帮助,心中不由得苦涩不已,罢了,要是自己真有死劫,那么就请自己自己找到他之后在出现吧,不要再之前出现,否则真是没办法找到他了,一定要振作,加油。

    摇了摇头后,他就离开了这片荒野之地,继续寻找自己的路,希望一切都是来得及吧。

    至于未来如何,谁也不知道吧,墨倾池不知道,陈逸也不想知道,毕竟变数很多,看到未必能够实现,这就是差距,也是差别,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简单,却又是相当复杂,很容易就会出现不可预知的事情,过去已经既定,未来却是变化莫测,如何能够肯定呢。

    天下间,未来是最为神秘的,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