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一百十一章 心魔大厉
    玉梁皇虽然保护自己的很,但穆天七护显然也是有极限了,终于在几声过后,彻底破碎。

    “玉家余孽,你的防御已经没有了,看你这一次怎么逃,受死吧,狂龙末日,喝。”

    玉梁皇见此,知道自己看样子是挡不住了,咬牙喊道:“冥日之力,祝我一臂。”

    顿时玉梁皇周身冥气绕身,功体骤提,却是邪异凛然,周遭众人见之,不由得一愣,这是什么力量,为何会有如此压迫呢,但他们也不是弱者,齐齐运转功体,顿时压下这股邪异的压迫,而此刻五行阵域再次开启,十组五行阵域,组成两组大五行阵域,齐齐镇压玉梁皇。

    “不,不可能的,冥冥之神,你的信徒,恳求你赐予更强大的力量啊。”玉梁皇喊道。

    众人听到了什么冥冥之神,这是存在啊,一个个心中不解,却是无奈的事情,面面相窥。

    “玉梁皇,你叫什么都没有用了,受死吧,喝。”战无忌无所顾忌,枪势如龙,冲杀玉梁皇,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即使有莫名的敌人在,也会无所顾忌,只有杀伐一途。

    “眩者的信徒,其实尔等能够欺灭的,冥日之渊。”所谓的冥冥之神的声音传来了。

    战无忌就感到一股深渊不可测一般的力量,却是让自己战意更加狂热,功体再催,功元饱提,毫不犹豫的出手道:“狂龙噬天,喝。”

    轰爆一声,顿时玉梁皇单膝跪地,口吐朱红,一身狼狈至极,至于所谓的冥冥之神的力量也被消磨殆尽,显然挡不下所有,这让众人不由得大松一口气,果然是厉害啊。

    “眩者真是佩服当今世间竟然还有如此人物,只不过玉梁皇是眩者的信徒,不知可否饶他一命,之后眩者自然不会再干涉尔等战事,这是眩者恩赐,你们应该感激。”

    “放肆,大帝之名,谁敢造次,大帝之令无人可以违背,玉家余孽必须尽灭,否则我无法完成大帝吩咐,让开吧,否则大帝令下,尔等都将尽灭。”战无忌一脸郑重着说道。

    “大帝?”那冥冥之神不由得嗤笑一声道:“眩者给你们机会,竟然不要,真是好胆。”

    “放肆,大帝之命,就是天地都要臣服,何况尔等,此刻退下,大帝不会追究,否则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无处可逃,大帝不仅再次君临苦境大地,哼。”战无忌自然不会屈服了。

    “君临苦境大地,好气魄,好胆识,那就让眩者看看,你们的实力吧,有没有这么一份能耐。”那冥冥之神更是笑意连连,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却是让他震惊的很,战无忌竟然真的攻上来了,而莫名的大阵之下,竟然让自己的功体受到限制,实力降低了很多。

    这一点,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即使自己功体受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压制的,现在怎么可能压制得住他的功体,不可能的,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万万不敢相信。

    “天地无常,玄黄无极,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乾坤逆变,唯我独尊。”

    在他们僵持一刻,一朵巨大雷莲降世而下,宏达威压充斥天地,霸道绝伦,无可匹敌。

    无论是那冥冥之神还是玉梁皇等人都是震撼不已,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可以如此霸道。

    战无忌等一看,齐齐跪拜道:“参见大帝,大帝圣寿无疆,功盖万载千秋。”

    “起来吧。”巨大的雷莲照射众人,冥冥之中目光,看向那冥冥之神,却是带着一种复杂神情说道:“地冥鬼谛,没想到会在这情况下见面,当初没有机会一见,确实是可惜了,不过今次你来阻吾之路,即使他在,你也阻止不了,退去吧,地冥鬼谛。”

    “你是谁,为何知道眩者之事?”地冥一听,不由得莫名的一愣,随后追问道。

    “你不知道嘛,也是,或许吧,不过以后你会知道了,或许你回去就知道了,退下吧,地冥,这里不是你能做的,不要让吾不给你面子,虽然那样很为难,但吾之路,无人可阻。”陈逸语气变的漠然,似乎一片都是那么简单,没有再有剩下的语言了,只有退去方能活命。

    地冥听到后,心中不由得思索起来,但此刻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他带来的力量威压下,自己已经感觉到不是对手了,深吸一口气道:“好,眩者知道了,希望下次见面再聊。”

    “会有机会的。”陈逸淡淡着说道,化后化作雷光消失在天地之间,仿佛从未见过。

    地冥鬼谛见此,知道自己保不住玉梁皇了,索性直接离开了,心中又不少的疑惑,为何会有人知道自己呢,似乎还很多,而且对方似乎还知道一些东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地冥鬼谛一离开,玉梁皇就是知道命运了,看着战无忌冷然的笑容,没有丝毫侥幸。

    随着玉梁皇伏诛,武都尽灭,北隅之地落入陈逸手中,彻底平复下来了,掌控苦境两域之地,此次明显不在向上一次那么急躁了,而是选择更有效的稳扎稳打了,毕竟上一次受邀入主苦境中原,只是没想到仅仅是百年就落的如此下场,自然是不愿再重蹈覆辙了。

    随即很多东北之地的人手进入北隅之地,开始吸纳更多的力量,为己用了。

    陈逸分身回到梦缘宫中后,却是沉默不语,神念似乎感受着冥冥之中的所在。

    地冥鬼谛回到永夜剧场之后,来到了密室之中,准备参见帝父,询问此事。

    “地冥,咦,这是?”一道威严人影出现在地冥之前的王座之上,刚要说什么,却是惊疑不定,不可能吧,这似乎是他的气息,不会有错的,但怎么可能呢?

    “帝父,怎么了?”地冥疑惑着说道。

    正好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师尊,徒儿算是见到你了,果然没有出徒儿所料啊,师尊?咦,不对,这是?”

    “逸天,是你?”

    “没错,就是我,徒儿陈逸拜见师尊,九天玄尊。”陈逸的幻影出现在地冥之前,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九天玄尊,随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地冥,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

    “九天清圣之体,唯有你练成,为师怎么会忘记呢,没想到你借着地冥找到了为师啊。”九天玄尊淡淡着说道,没错,就是假死脱身的九天玄尊,此刻已经是很明显乐。

    “师尊,徒儿此来,就是来拜见你的,反正这里又不是仙门,相信您不会介意吧。”

    “逸天,你也不用绕弯子了,有话直说吧。”九天玄尊看着直接说道。

    而一旁的地冥却是疑惑之极,为何师尊如此与自己的徒弟说话,似乎不像啊。

    “师尊,你也知道徒儿当年的天命,虽然已经完成,但徒儿想的是,不久之后将会重新入主苦境大地,希望师尊不要见怪,也希望师尊原谅徒儿不能真身前来,入世时机未到,徒儿也不好逆了天命,相信师尊明白徒儿的话,希望一切终究是能够再会,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也算是一种无奈的会面吧。”陈逸幻影神情变化无端,令人难以明白,却又感知得到那。

    九天玄尊听后似乎沉默许久,但却是依然沉默不言,好似人间难以预料的场面。

    “师尊,虽然你教导徒儿的时间不多,但对于徒儿的心意还是知道的,当年不知为何会落下如此情况,可徒儿明白,能够伤到师尊的,必然是强者,后来徒儿明白了一切,但希望师尊可以明晰,此次过后,徒儿可能就没有机会再临凡间了,终究已经是天格之别了。”

    “不对啊,为师的情况很清楚,不是你所能明白的,难道,这似乎不可能啊?”九天玄尊不由得惊异的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着说道。

    “师尊,既然感觉到了,那就不用徒儿明说了,时间不多了,徒儿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离开,就当是徒儿一番心意吧。”陈逸笑着说道,对于九天玄尊的情况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也罢,没想到你先走到一步了,为师明白了,只是?”九天玄尊犹豫着说道。

    “无妨,该做继续去做好了,当年徒儿入主苦境中原,几近百年而已,就被这群伪君子撵回了老巢,也是很丢人的事情,即使天命已尽,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站在徒儿身上的,就让地冥搅动风云吧,大乱之后才显大治,至于二师兄,师尊你放心,徒儿有礼物让他重归仙门,继承您的衣钵。”陈逸淡淡的看了一眼地冥,随后说道。

    “也罢,既然你这么说,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地冥,继续你的计划,不要停了,既然苦境伪君子这么多,那么你就让他们为我徒儿的宏图霸业开道吧。”九天玄尊毫不犹豫着说道。

    “是,帝父。”地冥听着,却是心中翻起万层巨浪啊,不可思议啊,师尊竟敢改变主意。

    “如此,徒儿就告退了,师尊保重,一切尽在徒儿掌控之中,翻不起大浪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