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姜子牙修仙记
    朝歌正在红火着改革之中,四方都是在不断地警惕之中,可是都没有用处,而且朝歌城外西侧,正在建立新的郭城,正是陈逸所言的商城,专门作为五湖四海的商人之用,可谓是火热进行之中,看规模就是不小,而且还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完工,帝辛还是没有太过于着急。

    他心中清楚,按照圣师所言,只要顺利的话,那么一切都会变化,一切都会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转,那么对于大商的未来,将是一个巨大的发展,也能超越很多变化之事啊。

    却说几十年前,商首都朝歌城外五十里处,有一小村庄青水环绕,绿景端的秀丽,名唤宋家庄。几年前,宋家庄却是来了一户外姓人家,名为姜恒,姜恒本是三皇中地皇神农之后,因家道没落,便流落到宋家庄安顿下来。

    后娶宋家庄一女名宋氏为妻,生下一子,取名姜尚,字子牙,因姜尚在出生之前宋氏曾梦飞熊入怀,故姜尚又号飞熊。这姜尚出身后却是与平常小孩大是不同,平日里只坐在村旁一块大石上发呆。姜桓因为姜尚出生前宋氏之梦,只道姜尚天生异禀,也就由他。

    村子里的小孩只道姜尚古怪,时常嘲弄于姜尚,只有那姜尚表兄宋异人与倒是处处维护着这个性格孤僻的表弟。姜尚十几岁的时候,姜桓与宋氏双双去世,而姜尚也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修仙之说,遂前来向表兄宋异人辞行。

    宋异人闻得姜尚言语,叹了一口气道:“表弟生来不凡,或许求仙才是你之正道!”

    于是他也不阻止,送一些财物,就让他去寻找自己的所谓的仙道,希望功成吧。

    姜尚对于修仙之事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如何知道去哪里寻找?还好在路上遇见了一同道之人,姓申名公豹,申公豹为人义气直爽,也是一心求道。

    姜尚与申公豹一见如故,便相约一起求道。那申公豹久在洪荒游历,见多识广,就道:“这些日子听得昆仑山玉虚宫玉清圣人阐教原始道尊宣告洪荒,将大开山门,说是要招有缘者为徒,我等莫若去那昆仑山求道,或许被圣人相中了也未可知。”

    姜尚无奈,只得随申公豹一起掉转方向,向昆仑山奔来!

    昆仑山玉虚宫内,阐教玉清圣人原始道尊算知三千年已过,众圣商议的封神之事就要来临,而替天封神之人也将出世。心中担忧,但又不能让与通天,更好是来昆仑山拜师学艺,而自己却是也要动作一番,于是便有了通告洪荒,大开山门之事。

    这一晚,原始道尊正在闭关打坐,突然,身旁的闪过一道金光,先天灵宝封神榜与打神鞭瞬间出现在面前,原始心念一动,却是面带微笑,将身边白鹤童子唤来面语一番。

    “童儿,去山下迎接前来拜师的两人吧!”原始道尊对白鹤童子道。

    “是,老爷!”白鹤童子应了一声,就领命前去山下了。

    白鹤童子下得山来,却见月夜中有两人在山中行走,心道:老爷着我来接那替天封神之人,可如今却来了两个,该如何是好?白鹤童子暗道摸不如将两人都接上山去,由老爷亲自辨别。

    于是,便现出身来,要接两人上山。

    姜尚与申公豹两人此次也来,本是兵行侥幸,没想到还真惊动了圣人,当下里激动不已,随白鹤童子上得山来。

    原始见白鹤童子竟然带来了两个,也吃了一惊,当下里掐指一算,却是将事情想得透彻。

    于是他对跪拜在地的姜尚与申公豹两人道:“你两人也算与我玉虚宫阐教有缘,就同进我门下吧,姜尚年长,便为师兄!”

    两人受宠若惊,赶忙三跪九叩,行那拜师大礼。

    原始将两人收为徒弟后,命弟子南极仙翁代师传艺,南极仙翁乃是心底善良之尽力教导两人,奇怪地是,那姜尚对玉清仙法领悟力奇低,反倒是对一些兵书战策、权谋机变颇有见解;而申公豹却是恰恰相反,短短时间就上升到地仙初期。

    南极仙翁将此事报告与原始,原始如何不明白此是缘故?便告诉南极仙翁,任由姜子牙自行选择,停止继续教导申公豹玉清仙法,命其上洪荒四处游历!

    姜子牙在修道没有多大的长进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兵法、布阵等方面。

    转眼之间,四十年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一日,姜子牙姜子牙正在演练布阵之法,忽然白鹤童子前来说原始道尊要传见姜子牙。

    听闻原始道尊召见,姜子牙不敢怠慢,赶紧放下手头之事,前往玉虚宫面见原始道尊,走进大殿后。“弟子姜尚参见师尊,愿师尊圣寿无疆。”姜尚跪了下来,恭敬的说道。

    原始道尊就说道:“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享受人间之富贵。商汤气数以尽,凤鸣西岐周室当兴。你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玉虚宫也不是你久居之地,可早早的收拾一下,下山去吧。”

    姜子牙闻言面色大变,跪下哀求道:“师尊,弟子乃是一心向道,那人间富贵却不是弟子所想。岁月苦熬,弟子今好歹也算有些成就,望师尊大发慈悲,收回成命。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师尊收录。”

    原始道尊摇头道:“你命数如此,却是违逆不得啊?”

    见姜子牙恋恋难舍,南极仙翁上前道:“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失,况且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

    姜子牙无法,只得收拾东西准备下山。姜子牙拜别师尊,跪倒在地道:“弟子领老师法旨下山,此去不知道前途如何,还望师尊指点一二。”

    原始道尊摇头道:“你命数如此,却是违逆不得啊?”随之拿出打神鞭交与姜子牙后道:“这件宝物先行收下日后自后用处。”

    姜子牙不得不上前接受,心中难过不已,心中知道师尊为他尽心了很多,只是一直不见效果,连自己都苦涩不已,不用说师尊了,但有何办法改变呢,自己这等资质,难以修行啊。

    元始天尊见他如此模样,心存不忍,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为师无法,一切都要看缘分,下山去吧,记住一切随缘,还有下山之时,谁叫你都万万不可回头,否则将来就会有三百六十五路大军回来讨伐,知道嘛?”

    姜子牙听着很是无奈,不过不该问的绝对不会问,马上就叩头谢恩,总算是有个盼头了,心中也舒服一些,可是也知道,机缘何其艰难,自己怕是找不到了这等机缘了。

    准备好了东西,望着呆了多年的地方,心中很是不舍,却无法,缓步下山去了。

    “师兄,师兄,你怎么走的这么快呀,让师弟好找,喂,怎么不应声,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呀,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还是师兄的样子吗?”

    姜子牙一听后方来音,脚步不由得停了停,却想到师尊的话,又不敢停下来了,只是对方来的太快,不得不停下来了,这一回头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阴影降下似的。

    没错,来者就是曾经和他一同上山学艺的申公豹,只是他在修炼上却是难得天才,短短几十年就已经达到了天仙境界,不得不说一天一地呀。

    “怎么现在又停下来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笨呀,嘿嘿嘿,师兄,不用这么沮丧嘛,师弟又学几样新的法术,你看,我将头割下来,遨游九天之后,再回来,多厉害呀。说着申公豹就得意的将法术施展出来,割下头颅,抛上天空,游荡在天外。

    只是突然来一次仙鹤,叼着那颗头颅飞走了,而地上无头的身体顿时急的追了上来。

    “师弟,你怎么不听师尊的话呀,现在好了,将来你劫难就多了,好自为之吧,快快下山去吧。”南极仙翁出现在姜子牙面前,一脸责怪地说道。

    姜子牙听后,一脸懊悔,难道自己刚才有这种感觉呢,只是现在无法了,拜谢道:“多谢师兄帮助,这也算是师弟的命,那师弟就先回去了,谢过师兄。”

    南极仙翁听着,微微的点了点头:“好生去吧,一路小心。”

    姜子牙再次拜别南极仙翁之后,就匆匆下山了,只是一时间想不出去哪里的好。

    姜子牙下山之后就往朝歌前去,毕竟现在也没地方可去,那里还有自己的义兄宋异人在。很快的姜子牙就来到了宋家庄的地界,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姜子牙寻到了他当年的好友宋异人的家里。

    毕竟四十年没见了,转眼看着眼前诺大的府宅,姜子牙有些迟疑了,这是宋异人的家么,自己当年来开之时,好像宋异人并不是很富有啊!

    这时,只见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正看到姜子牙,不由得疑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