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哪吒再闯祸 敖丙终应劫
    李靖和李殷氏怎么可能知道哪吒根本往心里去呢,那种与生俱来的张狂,根本没有治理过,可悲,实在是可叹啊,而天意不可违,有心人更是暗中作祟,更是危机四伏啊。

    经过了一个月的禁闭后,正好他的生日到了,李靖和殷氏才同时让他出来松口气。

    “父亲,今天是不是可以放大假了。”哪吒马上就要讨好处了。

    李靖没好生气的说道:“是是是,今天开始放你三天的大假,怎么样,嘿嘿嘿。”

    哪吒一撇嘴,大叫:“父亲耍心眼,说话不算话,母亲,父亲说话不算话。”

    李殷氏笑着抱住哪吒,摸了摸小脸说道:“你父亲怎么不说话算话了?”

    “上一次,明明说了要放大假的,怎么才三天呀。”哪吒大叫不公。

    “有什么不对了,平常只有一天,现在多了两天,不是大假了吗?”

    哪吒这一下子没话了,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站在自己一边,只能认栽了,丧气道:“三天。”

    “对啊,就三天,今天也算哦。”李靖突然来了一句,让哪吒又大声不公,却没有理会。

    “好吧,算就算,我出去玩了。”哪吒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性,马上变了样。

    李靖和李殷氏看着无奈的笑了笑,赶紧的吩咐自己的家将照顾好自己的儿子,可不要再多惹祸,他们可是受不起这种惊吓,万一再来一个大人物,真的不好说话了。

    “公子,公子,你去哪里?”

    哪吒看着两个跟屁虫,就知道父亲的意思了,还说放大假呢,还不是一样呗人看着,只是不好违逆父亲的话,等着两人到了就说:“今天这么热,去城外的河中游泳。”

    两个家将听后,也不觉得什么,小主人的厉害可是知道的,就点头护着小主人出城了。

    到了河边,哪吒就将衣服依托,穿着红肚兜就跳进河中,吓得两个家将喊道:“公子,公子,不要乱来,近一点,近一点,河中水流湍急,别忘老爷夫人担心。”

    果然有用,哪吒听见后,顿感无趣了,但还是听话的在近岸边戏水,家将看后,心中大为松了口气,还好公子能进的进去,不然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两人可真的脱不了关系了。

    嬉戏了一会儿,也觉得差不多了,家将也在等着,哪吒才不得不上了岸。

    家将赶紧的拿过衣服,给他穿上,然后就带着哪吒回家去了。

    哪吒依然喜欢在水中欢乐的嬉戏,经过了两天的照看,家将也放心下来了,没什么大事,就在河边的大树下休息,一时半会,小主人不会上岸的,只要等到时间到了就好。

    九溪河乃是连接东海的上河口,两天中也嬉戏的快乐无比,只是这一次用处了带在身边的混天绫放在水中嬉戏起来,似乎更加带劲。此宝放在水中,把水都映红了。摆一摆,江河晃动;摇一摇,乾坤动撼。哪吒洗澡,不觉那水晶宫已晃的乱响了。

    不说这哪吒欢腾的开心了,龙宫可是受了一番折腾,只见得宫阙震响,随后龙王就派巡海夜叉李艮前去查看,看海口是何物作怪。夜叉来到九湾河一望,见水俱是红的,光华灿烂,只见一小孩将红罗帕蘸水洗澡。

    夜叉分水,大叫道:“那孩子干什么呢?居然将河水映红,使得宫殿摇动?”

    哪吒回头一看,只见水底升起一物,面如蓝靛,发似朱砂,巨口獠牙,手持大斧。哪吒吓了一跳道:“你那畜生,是个什么东西,也会说话?”

    却说哪吒也是年小识短,看到如此怪异的东西,心想呀,必定是河中的妖怪,就要除害,就不给那夜叉分说就一阵打杀,将那夜叉给打杀了。这夜叉也是倒霉,刚出来就碰到这种见识短浅的人,还是个修为高的小孩,更是灵宝充足,所以死的很是冤枉,真是冤啊。

    家将在河岸上,却看到了妖怪了,也是吓了一跳,发现自家的小公子,如此了得,三下两下的解决的妖怪,自然是大声喝彩了,乐的哪吒是一阵兴奋,舞的更加起劲了。

    龙宫真的霉运连连,站都站不住脚了,如何经得起此二宝震撼,险些把宫殿俱晃倒了。

    敖广道:“夜叉去探事未回,怎的这等凶恶!”

    正说话间,只见龙兵来报:“夜叉李艮被一孩童打死在陆地,特启龙君知道。”

    敖广大惊道:“李艮乃灵霄殿御笔点差的,谁敢打死?”接着马上传令道:“点龙兵,待吾亲去,看看是何人作祟!”

    话未了,只见龙王三太子敖丙刚好出来,见父皇震怒,就道:“父王,为何大怒?”

    敖广将李艮被打死的事一说,敖丙就道:“父王请安坐。孩儿出去拿来便是。”

    说完就是忙调龙兵,上了银水兽,提画杆戟,径出水晶宫来,分开水势,浪如山倒,波涛横生,平地水长数尺。

    哪吒起身看着水道:“好大水!好大水!”

    家将也被惊到了,赶紧的喊道:“小公子,公子,快点上岸,不然就危险了。”

    只见波浪中现一水兽,兽上坐一人,全装服色,持戟骁雄,大叫道:“是什么人,胆敢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艮?”

    哪吒听着却一脸恶心道:“什么夜叉,不会是这只又怪又丑的妖怪吧?那就是夜叉,真是好丑,好恶心,杀它就是小爷我了。”

    敖丙一见,问道:“你是何人是也?”

    哪吒丝毫不惧的道:“我乃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父亲镇守此间,乃一镇之主。我在此避暑洗澡,与这畜生无干,他来骂我,我打死了他,也无妨。”

    敖丙大惊道:“好泼贼!夜叉李艮乃天庭殿差,你敢大胆将他打死,尚敢撒泼乱言!”

    看着敖丙要动手,哪吒马上就喊道:“你又是何人,多管闲事。”

    “今次好叫你这波贼死个明白,吾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是也。”

    哪吒一听,原来是东海的三太子呀,也没什么不得了的嘛,马上不屑的说道:“你原来是敖广之子。你妄自尊大。若恼了我,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把他的皮也给剥了。”

    敖丙如何受得了哪吒的话语,堂堂一个东海三太子,害人如此辱骂怎么能善罢甘休,马上就大喝一声:“死波贼,死来。”

    哪吒也不示弱,手中的混天绫一举挥出,将敖丙裹着赶下了银水兽,马上就跑了过去,一脚踩在脖间,手中的乾坤圈狠狠地朝着敖丙的顶门拍去,一下子就将敖丙的元神打出了身体,身躯化作了原形,一条龙出现在脚下,这一下连带着岸上的两个家将都觉得大事不妙了。

    哪吒还嫌不够,直接扒龙皮,抽龙筋,狠狠地出了口气,才从龙躯上下来。

    “公子,小公子,闯祸了,这一次麻烦大了,这可是东海三太子。”

    “我知道啊,不过现在都已经杀了,还能怎么办,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哪吒现在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了,刚才是一时气愤难耐,现在想起来觉得真的闯祸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中忐忑不安的回到家里。

    只是还没等到他出口,东海龙王敖广就已经带着水族兵丁来到陈塘关上空:“李靖,你纵子行凶,坏我儿熬润性命,还不快快出来见我!”

    李靖一听,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哪吒,刚才还想问呢,现在什么都知道了,看看手中的龙筋,哪里还有什么疑问,头都大了,刚刚一件事过去,还算可以,确实不想,眨眼间又有事情出来了,果然是灾祸多多,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瞪了一眼哪吒,李靖马上就带着人马出了门,登上城门,看到龙王敖广就说:“龙王息怒,有事慢慢说,不可动了火气,伤身,伤身。”

    “李靖,你纵子行凶,将巡海夜叉,和我三子打死。还羞辱于我。今日我等就要水淹陈塘关,来出这一口恶气,如此才不会伤身,哼哼哼。”

    天空中开始下起瓢泼的大雨,同时海水倒灌,城外的九溪河一下子水位高涨,让李靖心中急跳,该怎么办才好?

    “一人行事一人当,我打死敖丙、李良,我当偿命,岂有子连累父母之罪?且与陈塘关百姓何事?”哪吒也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对着天空中的敖广喊道。

    李靖马上就上前拉住哪吒:“你说什么话,你死了,我做父亲的也不是罪上加罪。”

    “是呀,是呀,我的孩儿,你根本没有错,都是这些妖怪吓唬你,才做出来,你在河中嬉戏,关他们什么事情,凭什么有他们来管,真是不公。”李殷氏很快从家将口中了解了情况后,立马就是站在了自己儿子一边,自然不希望自己孩子出事。

    李靖虽然不太明白,可听到自己夫人的话,怕是真的有什么内情,更加不愿意让自己儿子无缘无故的死了,那么做父亲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好你个李靖,天下河流那里不是我水族掌管,哪里轮得到你们人族撒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