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逐解心结 儒门之议
    “是啊,是啊,逍遥,你就不要多想了,父亲,从未怪过你,只怨自己没能力救你,你就不要多想了,何况现在还需要你来主持仙脚的事情,后面还有一系列的事情呢。”君奉天还是很清楚玉逍遥的为人,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去着手此行,这一点也是相当的重要啊。

    玉逍遥听着大家的话语,心中明白他们的宽慰,可是自己总是难以放下,这么多年来,都是自己错怪了地冥了,而他愿意背负着这股骂名,都是因为自己,都是为了自己啊。

    “好了,大师兄,此事到此为止,要是你真想要为师尊着想,就为师尊完成未完成的事情,才是最大的回报,相信师尊会更加高兴的。”陈逸凝声说道,此事也是必须要解脱的事。

    “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的,一定会的。”玉逍遥听着不由得振作起来了,师尊未完成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去做,绝对不能再迟疑下去了,不然愧对师尊啊。

    君奉天和云徽子听后,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总算是回归原点了。

    “对了,大师兄的事情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二师兄嘛,师姐沉睡了那么多年,你们也该举行婚礼了吧,当然可以在你卸任法儒之位后,在重掌仙门之时,相信云师兄应该不会介意吧。”陈逸笑着说道,显然知道这是不可能介意的事情,这一点他就知道了。

    果然,云徽子就大喜着说道:“对对对,二师兄,我可是等了很久了,你总算是回来了,太好了,最好马上重掌云海仙门的掌门,这样我就能轻松了,你不知道这些年来,我怎么坚持过来的,说来也是一阵头大啊,现在总算是物归原主了,我也能向师尊交代了。”

    “对对对,奉天,你可不能再让小妹等了,不然我也不答应。”玉逍遥马上也跟着说道。

    “好好好,我听你们的就是,之后就去儒门卸任,之后就听你们的还不行嘛?”君奉天自然清楚了,此事的重要性,也是相当明确,玉萧沉睡自己这么多年,都是自己的错,不然也不会如此了,现在更加不可能拒绝了,何况当年自己说的,也不能反悔,这是一定的事情。

    “好,那我们现在分头行事吧,我也该回去了,等二师兄卸位之时,来个通知就是了。”陈逸点点头,就向三人告辞了,自己还有不少事情要去处理,也不能久留在外的。

    “小师弟,难得来一趟,就先吃过团圆饭再走吧,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了。”云徽子马上说道,对于这位小师弟的作为,绝对是佩服之极啊,也是自己的师弟就对了。

    “就是,就是,不能一来就走,先吃过团圆饭再走吧,那也不迟。”

    玉逍遥和君奉天都开口着说道,陈逸自然也不要在拒绝,就留下来一起吃个团圆饭了。

    在他们吃团圆饭的时候,苦境中原之地,剩余觉醒的天邪八部众都是一惊啊,因为末邪王的气息消失了,从未在出现过,这不可能啊,而在海外的示流岛上,策天邪王却是脸色一变,根本就是感应不到末邪王的气息了,似乎被彻底镇压了,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现在中原局势变化,还真的不好说,一时间也是难以去做事,毕竟示流岛还很重要,如此一来只能让中原之地的剩下诸人小心行事了,此事万万不能小觑了才是啊。

    德风古道之中,剑颠命夫子重回巅峰之后,带着剑咫尺和遂无端,重临故地了。

    “剑儒尊驾。”玉离经等人看到后,急忙应声道,没想到剑儒尊驾会回来啊。

    “主事,客气了,今次我归来,也是正常的事情,对了,之后我要去见皇儒尊驾,主事就不用多心了,他们就留在这里听你调遣。”剑颠命夫子指了指剑咫尺和遂无端说道。

    “是,老颠,我们知道了。”两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不好的理由了。

    剑颠命夫子最后就进入昊正五道之中,剑咫尺和遂无端就留下来了。

    随着剑颠再入昊正五道,凤儒尊驾和侠儒尊驾都是感应到了,不由得赶来了,一看到他,不由得惊喜道:“剑儒,难道你的伤势已经?”

    “哈哈哈,没错,老颠我运气不错,遇上了一个有本事的小伙子,虽然自觉比不上他,还总归是后辈,也算是运气,运气啊。”剑颠命夫子一脸高兴着说道,见到老朋友自然高兴。

    “是嘛,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总算是摆脱那个可恶的邪魔之气了,那后续呢?”

    “这个要等以后再说,西山暂时无事了,我也不需要时刻待在那里,对了,此来也是受人之托嘛,走吧,一起去见见皇儒尊驾吧。”剑颠命夫子马上就说道,此事也拖不得。

    “好,那我们走吧,去见老大。”侠儒没有多言,直接点头说道。

    三人就一起来到了皇儒无上殿中,皇儒无上自然是出来见面了,几人都是老朋友了。

    “剑儒,恭喜你了,终于摆脱邪魔之气了,重回巅峰啊。”皇儒无上一声恭贺声。

    “客气了,皇儒,此来还有一事。”剑颠命夫子随后就说道:“此会乃是受了云海仙门之人相助,才顺利解除邪魔之气,让老颠我是回归自我了,这一份恩情也是还不了,而当初君奉天来儒门,也是为了我而来,现在我已经回归,他自然要重回仙门,执掌云海仙门,不日就会前来卸位,这是没有办法事情,想必皇儒尊驾也心中明白的,至于龙首,到时自会解放。”

    最后听到龙首解放,让三人不解了,这是剑儒一直镇压负责的事情啊。

    “老颠我知道你们不解,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总有变化,你们也知道神州大地苦难不已,无论是地脉还是百姓,都是受到沉重的冲击,非常危险,此事你们心中清楚,此次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办法,可以让神州大地复苏起来,只不过需要八岐邪神作为养料,才能成功。”

    “这样啊,不过,剑儒,你说的他是谁啊,云海仙门的人嘛?”凤儒一脸好奇着说道。

    “是的,他确实是云海仙门的人,是当年九天玄尊最后的亲传弟子,只不过修行时日很短,不过是区区十来年而已,后来他就应世入劫,对了,还有一事差一点给忘了。”剑儒一脸恍然着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梦缘天朝吧?”

    “梦缘天朝?你是说那个曾经辉煌百年,让苦境大地安详百年的安详王朝。”侠儒说道。

    “是的,就是这个王朝了,而其皇帝,就是云海仙门九天玄尊最后的亲传弟子陈逸,那时候就入世应劫,只不过没有怎么参与血河战役,后来隐居在苦境东北一带,最后建立树界结界,以此成为助力,酝酿数甲子,正好那时候上古七星大劫,他为紫微帝星,顺应天道,入主中原,开创了一番宏图霸业,也就是梦缘天朝的由来了。”剑儒一点一滴着说道。

    “这些我们大概知道,最后还是因为内部的事情,这个….”侠儒说这里,有些不好说。

    皇儒无上一听,顿时来气道:“你不说吾也知道,不就是儒门当时分支太学主的事情嘛,这在儒门史上是一大污点,难以洗去的污点,很多势力知道的,都记着呢,不会忘记的,当年之事,确实是做得过了,被自身的野心遮掩了心神,导致最后天朝崩塌,苦境再入劫祸。”

    “是啊,此事确实是相当的无奈,当年之事,我们也是很无力的,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凤儒点头说道,此事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了,当年之事,谁能料得到呢,最后如此啊。

    “好了,此事吾知道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让君奉天为难了,那就准备吧,等他回来,就举办卸位大典,同时也要准备新的法儒之位,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皇儒无上点点头说道,随后就让他们去准备了,此事已经成为定局,不可能在拖延下去了。

    “是,皇儒尊驾,我们知道了,马上就去处理。”三人倒也没有多言,自然明白了。

    “这也是命数啊,没想到云海仙门如此厉害,出来一个人就能镇压千古,不得不说当年要是天朝没有那么毁灭吧,也不是到底谁怎么样了,只可惜一切都不可能重来的,走吧,我们也该出去了,准备后续的事情吧。”侠儒点点头说道,随后就和两人一起离开了。

    皇儒无上沉默着,随后叹息一声,也回殿内去静修了,这是没有办法事情,无可改变。

    玉离经等人自然不知道了,不过很快就从剑儒他们口中知道此事,心中纷纷一惊,不知为何啊,不过也知道自己等人做不了主,显然法儒要离位的话,自然会有卸位大典了,而他们也只能看着而已,至于具体原因,他们还不知道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