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鸿蒙神王 > 第一千四百十章 法儒卸位 人觉暴露
    树界之中,随着龙首释放的气息传来,陈逸心算一番后,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也不多言,对着逆神旸和魔息说道:“这两件东西你们拿着吧,相信应该知道怎么用了,到时候自然会指引你们找到那个寄体重生之人,对了,逆神旸,你如果想要留在精灵天下就留下吧。”

    “尊上,这..”逆神旸听着,不由得一愣,随后迟疑起来。

    “精灵天下虽然实力不差,但终究是需要融入苦境之中,没有高手坐镇还是有些差异了,虽然其他的几个精灵高手是不差,可是相对来说,你应知道苦境高手的水平的。”陈逸点头道,对于此事到也不甚在意,随后对着魔息说道:“你想要去见见你的属下和百姓就去妖市。”

    “明白了,尊上,多谢你救命之恩了。”魔息点点头说道,知道他的意思就好了。

    “不用客气,当年也是一面之缘,也是你相信吾才有这样机会的,不是嘛,呵呵,好了,你们去吧,至于最后如何,各看各的本事了。”陈逸点点头说道,对此也是相当的明白。

    两人起身告辞了,就急速离开了树界,赶往精灵天下。

    陈逸看着棋邪和御清绝说道:“三天之后,你们回我去德风古道,那时候吾会告诉你们他是谁,但他的实力可不弱啊,当然你们也是实力不差,相信不会让吾失望,好好准备。”

    “是,尊上。”两人一听,不由得点头,心中也是欢喜,终于可以出口气了。

    陈逸看着他们离开后,就沉默下来了,不再多言,静心等待,相信不会太久了。

    三天之后,陈逸带着棋邪和纵横子离开了树界,而纵横子没有带走自己的两位娇妻,反而在了树界之中,显然已经做好了打算,他也不会多言,各有各自的准备吧。

    德风古道,今日无数儒门之人前来,还有不少江湖上的朋友见证法儒卸位之典礼啊。

    “人觉先生,你来了,快请,快请。”玉离经一看到人觉来了,马上恭迎着说道。

    “客气,玉主事客气了。”人觉非常君一番谦虚着说道,就进入了德风古道之中。

    很快各路人马都来了,而玉离经还在等待着,不由得让人心中疑惑了,还有谁没有来啊?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九天之上一阵无尽威压降临,一朵巨大的雷莲从天而降:

    “天地无常,玄黄无极,纵有千古,横有八荒,乾坤逆变,唯我独尊。”

    随之而来正是棋邪和御清绝在侧,似乎拱卫着雷莲而至,让众人不由得心灵一压啊。

    “这是谁啊,竟然如此能为,实在是强悍至极,令人不甚唏嘘,好强大的威压啊。”

    “可不是嘛,太强了,好像站都站不住脚了,正是恐怖的威慑,如此人物,从未听说过。”

    “小师弟,你来了,暂收威压,众人都承受不住了。”法儒君奉天伴随着明亮诗号而来:“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儒法、无情,法儒、无私。”

    “二师兄,你准备好了,师弟我也是等待许久了,呵呵呵。”巨大雷莲顿时收敛起来,威压不在,只不过徐徐盘旋空中,对于众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威慑了,也算是给了面子。

    而棋邪和御清绝却是心中有所计较,不断地看向在场所有人,尊上所言,鬼麒主的真实身份就在这里,到底是在哪里呢,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呢,不过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等待,不过他们也不知啊,有人已经开始心中惊讶了,或者说是迟疑不定了。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皇儒无上亲自降临,随后主持法儒卸位之事,自然是有根有据了。

    “自此,君奉天卸位法儒之位,择日将回来儒门内部再选法儒之位,多谢诸位见证。”

    “皇儒尊驾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有幸参与这等盛事,也是荣幸之至。”

    “就是,就是,这样的盛事,确实是相当不错,值得庆幸才是,皇儒尊驾客气了。”

    “诸位酒宴已经准备好了,诸位里面请。”玉离经作为主事,自然是此刻站出来说话了。

    众人正准备去赴宴之时,棋邪恭声道:“尊上,还请你指示鬼麒主真实之身份吧。”

    话语一落,顿时众人脸色一变,惊慌还是其他都有,显然鬼麒主的名号太响了,难道鬼麒主来到这里了,还是假扮着,都是不明所以了,实在是令人忧心,就算是皇儒无上等人都是一愣,随后静静的看着,而君奉天也是大为吃惊,而小师弟从来都不会说谎的。

    “你心急了,不过无妨,既然来了,那么就出来吧,鬼麒主的真身。”陈逸淡然着说道。

    不过却是无人应答,各自疑惑的神情,让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说明才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出来嘛,你隐藏了那么久,依然不愿意放弃嘛,心灵扭曲,确实是令人无奈,但你做的太过了,人觉非常君,你还要隐藏嘛?”陈逸话语一落,一道雷霆劈向人觉非常君。

    人觉非常君顿时心中惊愕不已,随后身形一动,急速退出了雷霆之击,神情不解着说道:“为何你要说我是鬼麒主的真实身份呢,之前不是被法儒灭杀了嘛?”

    “呵呵,你隐藏的很好,可是二师兄并没有联系过血元造生,以及移魂转体之术,可惜了,你终究是不知吾的存在,当初师尊特许我翻阅玄门宝典,自然知道一切了,你隐藏得了多久嘛,人觉非常君,或许当初你自身的不忿,让你心灵扭曲,是的怨恨不已,但师尊这么栽培你,难道一点不感觉都庆幸嘛,要不是师尊,你不过是一介人鬼之子,何来现在成就。”

    众人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尤其是君奉天从未想过是这样的,看来当初地冥的感觉是对了,人觉非常君有问题,只不过无法找到证据而已,但小师弟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你是不是很疑惑吧,可惜你的暗手已经不用去等待了,异斩魔弯已经灭了,这就是你要的刀利狱龙斩吧,可惜,已经断了,这等邪物不该存世,你倒是费尽苦心练出出来的吧,和当初的儒门圣剑天可明鉴一般,可惜啊,最终都是一样的结果,拿出你的天可明鉴吧。”

    看到面前断裂的刀利狱龙斩,人觉非常君脸色大变,不由得愤怒和不甘心,很快突然就绝望,因为看到一个人影落在地上,众人看出,就是所谓的越骄子,却是一样在这里。

    “这就是你血元造生而来的副体吧,可惜了,最后也是被吾禁锢,好好玄门秘法,被你用到这个地步,确实是可惜了,不过终究是玄门之事,当然了今天棋邪找你报仇,想必你也很清楚了,不用想着走,这里你走不掉的,空间禁锢。”陈逸所化的雷莲周身雷芒大振。

    顿时整个德风古道的空间顿时凝固,难以让人觉非常君施展异法而离开了。

    “皇儒前辈,小子得罪了。”陈逸对着皇儒无上说道。

    “客气,客气,这是应该,从未想过人觉非常君竟然是这等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啊。”

    “是啊,是啊,前辈说的是,当初我也是怀疑的,不过在更多证据之下,难以掩饰他的罪行,无论是当初之事,还是现在都是一大祸端,为了最后的一决,绝对不能容许任何变数,吾也只能这么做了,虽然对于师尊有所不敬,但相信对于八岐邪神,绝对会放在首位的。”

    “你说得对,九天玄尊一生为了八岐邪神而战,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事情了,你放手做吧。”

    棋邪和御清绝已经来到人觉非常君面前了,两人脸色都是凝重无比,自然知道她不简单。

    “好,好,没想到你连这些事情都知道,很好,非常好,看来今日我人觉是走不出去了。”人觉非常君脸色难看无比,因为他感觉到周遭空间已经凝固,自己异法已经毫无用处了,现在只能战了,没有其他的选择,至于最后结果是什么,心中有数,已经不需要多疑了。

    “人觉非常君,我棋邪与你当初也有一些合作之处,但也从未想过毁约,没想到你竟然用我妹妹的性命做威胁,让我拼死一搏,却还是用他人之手,实在是可恨啊,你实在是可恨。”

    “棋邪,你也不用说了,当初一决,本以为你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活了,看来我不知道还有很多啊,这等异法实在是令人心惊,不过即使如此又能如何,难道你以为能够战胜得了我。”人觉非常君也没有在犹豫,天可明鉴再现尘寰,众人已经是没有什么疑惑了。

    “不,还有我呢,人觉非常君,好友之事,就让我来陪你一战吧,棋邪让他看看我们天下无双的组合如何?”御清绝一脸笑意着说道,心中不由得欢喜,终于可以放手一战了。

    “善,人觉,今日就是你灭亡之时,纳命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