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道独尊 > 第七章 秦始皇陵
    沉重的兵器楼大门关闭,房间有些灰暗,可是到处弥漫着冷兵器光泽。

    随着全球出现天地精元,诸多矿脉在天地精元的滋养下,矿石也变异了,华夏国研究了很多年,最终研究出一种新的材料,被称之为合金。

    现在的合金划分为,普通合金,高等合金,和极品合金,一般普通的合金都能对变异野兽造成伤害,至于极品合金,传闻都是对付兽王的。

    苏炎的双目盯着里面的兵器,各式各样的都有,刀剑棍棒.....

    苏炎随手拿起一个铮亮的宝剑,森冷的剑刃泛着金属冷芒,这东西放在百年前,就是神兵利器,削铁如泥,苏炎可以感觉到他的锋利程度!

    “估计有三百多斤,合金真够沉重的,这宝剑的剑体薄如蝉翼,可是足足三百多斤。”

    苏炎掂量了一会,微微摇头,这宝剑对他来说太轻了,去荒野区可是非常危险的,基本上都会组队前往,可是苏炎最大的目的是寻宝,他只能独身前往。

    挑选了一会,苏炎也没有发现让他可以满意的兵器,随即目光望向二楼。

    “二楼应该更好一些吧。”

    苏炎满怀期待向着二楼走去,二楼的兵器相对于少一些,各种各样的兵器给苏炎极其沉重的感觉,甚至苏炎还发现了一些古兵器。

    苏炎兴致勃勃的挑选,这些兵器记载的都比较详细,当他看到一个青铜大剑,介绍可以威胁领主野兽的时刻, 内心一惊,这是上等合金强度。

    苏炎拎着这口青铜大剑,让他都感觉有些吃力,他失色。

    “小兄弟不错,力量很强。”

    就在苏炎挑选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句冷幽幽的声音,让苏炎浑身汗毛倒竖,高呼:“谁!”

    扭过头就看到一个老人,精神抖擞,他穿着一身唐装,眼睛非常犀利。

    苏炎和他对峙感觉到一种窒息压力,甚至在他身上嗅到了血腥气。

    苏炎的眸子微缩,这可不是贾德老师这个级别的强者,这个老者的战斗力肯定非常惊人,站在这里像是一头凶兽。

    看到苏炎的面貌时刻,唐装老人有些惊讶:“是你。”

    “老师认识我?”苏炎惊愕。

    “当然。”唐装老人点头,巡视着苏炎说道:“没想到当年院长带来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小家伙你现在马马虎虎还可以。”

    “老师认识院长?”苏炎的内心有些激动了,连忙问道:“老师可知道院长在哪里?我很想见她。”

    闻言,唐装老人皱眉道:“我也不知道院长在什么地方,不过院长走的时候留下了话,你若是想要找她,我会帮你通知院长。”

    苏炎难免有些失望,内心也凛然,这个院长貌似很重视自己。

    苏炎问起关于院长的来历,唐装老人摇头说道:“你别问了,院长的来历知道的人很少,学院知道她来历的可没有几个,倒是你这个小家伙,这些年实力不进反退,实力在觉醒者中勉强算是中等,可是太弱了,加入顶尖学院希望不大。”

    苏炎颇为尴尬的说道:“我会加倍努力,争取考上华夏学院。”

    唐装老人顿时乐了,考上华夏学院?这怎么可能?

    苏炎虽然有些实力,可是华夏学院的入门条件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一丝希望都没有,他摇头道:“志向倒是很高,现在可不比以前的,放在以前,努力努力或许可以考上北大清华,可是世界完全不同了,武道乃是生死路,武者可不是温室中的花朵。”

    苏炎的内心巨颤,恭敬道:“敢问老师,可是从末世世界中闯出来的强者。”

    “你小子还真敢猜。”唐装老人有些愕然,沉默一会叹息道:“不错,老头子我都快一百三十多岁了。”

    苏炎被吓住了,这个老家伙一百多岁了,不过按照真实年龄,他不比苏炎大几岁。

    “老前辈,可否告知晚辈末世时代发生的事情?”

    苏炎追问道:“虽然一百多年过去,可是晚辈很想了解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世界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唐装老人也皱眉,一向雷厉风行的他懒得和一个少年废话,不过想一想他的来历,唐装老人叹了口气,满脸的追忆。

    他还记得末日前夕他还没有毕业,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太多太多的同学死亡宇宙能量中,他是一个幸运儿,熬过第一天,第二天就成为觉醒者了。

    杀戮,满世界都是杀戮和血腥,一个炼狱的世界,但凡经历了谁能忘记。

    “那段岁月,人类太艰苦了。”唐装老人叹息连连:“能熬下来,活到现在的同龄人,可不多了。”

    唐装老人知道的事件,可不局限于历史记载,那段岁月的黑暗和血腥说个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前辈,当年天地精元从何而来?”苏炎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变化,比如从什么地方喷出....”

    苏炎刚说完话,就后悔了,他隐隐唐装老人的气息凶猛起来,眸子像是野兽一样盯着苏炎,让他不寒而栗。

    苏炎的话似乎触碰到唐装老人的神经,他看着苏炎低沉道:“行了,去选择你的兵器吧,我没有功夫和你闲聊。”

    “这老家伙,真是的。”

    苏炎的面皮都是一抽,本想了解一些珠穆朗玛峰的事情,看来没戏了,只能闷头挑选兵器。

    “这小家伙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唐装老人的心里也纳闷,对于苏炎的来历非常的好奇,不明白院长怎么三年前带来了一个小家伙,现在院长消失快三年,都有人说院长已经死亡!

    “叮叮!”

    熟悉的声音都有些陌生了,唐装老人的眼底闪出一丝骇然,他的通讯器响了,三年了,他的通讯器没有一个讯息,现在突然收到院长发来的消息,只不过内容让他脸色阴晴不定。

    “祖燕要开启秦始皇陵!”

    短短的几个字,让唐装老人发自内心的惊颤。

    秦始皇的陵墓,凶险至极,一群强大的兽王盘踞,他承认祖燕很强大,可是以他的力量,难道还能力敌一群顶尖兽王?

    至于秦始皇的陵墓,天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祖燕执着要打开千古第一帝的陵墓,他想得到什么?

    唐装老人沉思,都没有心情关心苏炎拿走的兵器是什么,直接让他出去。

    苏炎选择的兵器是铁棍,对于兵刃苏炎不擅长,还不如用铁棍实在,而且这个铁棍可以拆解,方便携带,他装进背包里离开兵器楼。

    外面的冰雪学院已经一片沸腾,高华和苏炎对决的消息传了出去。

    “这个疯子,真的敢和高华比武,他不怕缺胳膊少腿?”

    甚至很多少女抗议,声称要把苏炎逐出学院!

    对于这些少女来说,英俊帅气,具有绝世天赋的陶天桦,是她们为之狂热的偶像,可是苏炎千不该万不该得罪陶天桦。

    这件事闹出的动静很大,贾德差点笑抽,没想到苏炎真的敢和高华比武,把他打残了一切都好办了!

    学院支持比武,一个得罪陶天桦的人,即便是院长回来了也不会庇护他。

    让贾德意外的是,苏炎竟然会有十马之力,不过马上就大考了,这十马之力考入高等学府的希望,几乎为零!

    “你没听错,苏炎要和高华比武?”

    向阳冷傲的面孔上此时满脸笑容,得知这件事他非常高兴,第一时间通知了白梦影,谁知道白梦影的反应这么大,火急火燎的往兵器楼赶去,在他的认知中,白梦影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男子!

    少女明媚动人的脸颊上,尽显急切,让向阳的脸色难看下来,说道:“不错,也不知道这个苏炎怎么了,据说他还偷走了陶天桦的宝物,他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白梦影蹙眉道:“苏炎不是那种人。”

    “这倒也是,他有什么能力偷走陶天桦的宝物。”向阳非常火大,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让白梦影关心?

    来到兵器楼的时候,白梦影的脸色微变,这里的人太多了,这是有人故意针对苏炎。

    高华这个时候火冒三丈:“大家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苏炎这是被吓的不敢出来了,谁去挑选兵器挑选半天?”

    “你急个屁!”

    兵器楼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苏炎走了出来,外面的阵仗让他在心里冷笑:“陶天桦啊陶天桦,这宝物可真够重要的,但是很可惜,已经被我快用光了!”

    “苏炎!”

    高华怒目圆睁,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同学们可都在看着,是个男人就下来和我决斗。”

    “你不是要决斗吗?出手吧。”苏炎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上来。

    四周一阵窒息,这个苏炎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直接让高华出手?不怕缺胳膊少腿?甚至还嚣张的让他出手。

    “先等一等!”

    这个时候贾德来了,不怒自威,毕竟是老师,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

    贾德看着他们两个说道:“为何比武?都快大考了也不安分安分!”

    “还有你!”

    贾德的眸子看向苏炎,厌恶道:“你刚被我清理出班级,也不安分安分,真是个惹祸精,我听说你拿了别人的东西,要是真的就赶紧交出来,免得吃苦头!”

    这句话传出去,所有的学生都呆泄了,苏炎被清理出班级了?这岂不是一个三无学员了。

    “我也是刚得到消息,苏炎整天逃课,他被老师开除班级。”向阳连忙对白梦影开口:“梦影啊,未来你可是华夏学院的学生,这种垃圾学生就不要和他有联系了,对你的前途不好。”

    “怎么会发生这些事情....”

    白梦影望着被所有学生嘲笑的苏炎,她莫名的心疼,被老师开除,这是何等的耻辱!

    “哈哈哈,苏炎我看你这次怎么狡辩!”高华狞笑同时,也向着台阶上冲来:“现将你拿下再说!”

    苏炎的眼底闪出一丝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高华冷声道:“都说了别来惹我,这是你自找的!”

    掌握绝对力量,才有话语权!

    面对冲上来的高华,苏炎脚掌猛然间抬起,狠狠的踩踏而下!

    这一幕让高华怒目圆睁,冲上来的速度更快了,怒声道:“你敢踩我?你的脚废了!”

    高华愤怒地抡起拳头打向苏炎脚掌,起先四周的人以为苏炎疯了,可是踩踏下来的脚掌,爆发的气息闪电般强盛,仿若利剑出鞘一般,携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势!

    高华的脸色大变,他被苏炎的气势吓住了,大脑差点短路。

    “咔嚓!”

    苏炎冷哼,气势惊人,他强势的一脚,踩踏而下,伴随着一连串的骨裂声。

    高华的胳膊直接断开,脚掌踩在他的面孔上,鼻梁骨塌裂,满嘴牙齿都被震裂。

    “啊!”

    高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像条死狗一样从台阶上滚落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