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云歌的军装袖子被撕破了……

    要命了!

    眼看陆云歌两只手抓着战慕年在半路摇晃,要扑下去通通都得完蛋。

    她一咬牙,伸手又去抓陆云歌的衣服,就听见又是哧啦一声……

    贝蕾这下子彻底傻眼了!

    她……她都干了点什么哇!!

    不过,陆云歌的绿装也太脆了吧!这么耐磨耐用的料子,在她的身上什么作用都不顶啊!

    “贝蕾!!!”陆云歌觉得上身一凉,低头一看上身的衣服被贝蕾给撕的直接从肩膀到了胸前。

    她欲哭无泪!

    前天训练时,军装被尖锐的树枝挂破了几个口子。

    她刚用针线缝好了,不大力撕扯根本不是问题的。

    可现在……

    她抓着人,又不能够松手管衣服,好郁闷啊……

    好在,战慕年在短暂的眩晕之后,头脑不在晃,眼前也恢复了一片清明。

    更重要的是,刚才麻木的手脚又恢复了知觉。

    那种木然用不上力气的感觉消失了。

    他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松开了陆云歌的手。

    再看看庄稳,这家伙整个人都软绵绵的闭着眼睛要昏过去。

    训练演习是从昨晚开始的,庄稳没有顾上吃晚饭,一整夜都不休息,再加上上午漫山遍野的隐藏、袭击,能量消耗的太大。

    还没有来及补充能量,就用遇到了小战士受伤的事件。

    他们两个人就一直蹲着,双手用尽力气努力帮战士撑着身体。

    所以,在站起来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同时出现了同样的状况。

    战慕年的身体比庄稳要强悍的多,所以,刚才短暂的事故之后,他可以迅速的恢复。

    而庄稳的状态有点不太好……

    “低血糖了吧!”战慕年那么多年的军旅生涯,也能看判断出来个一二。

    “你们带吃的了吗?云歌……”战慕年这时候才一回头,目光落在陆云歌身上的时候,倏然的亮了一下。

    一股惊艳划过眼底,心湖宛若被突然投下了一颗石头子,荡起了涟漪阵阵……

    此刻的她,站在蓝天白云下,微熏的风儿吹动她黑色的头发,绿色的军装被撕破了,露出小巧的肩头和隐约起伏的“山峦”,那滑若凝脂的皮肤在明亮的日光下折射出淡淡的色泽……

    美,一种别样的美!

    他的呼吸顿时一窒,目光灼热了几分。

    陆云歌看到战慕年的眸光,脸色红了,她用手按住撕裂的衣服,垂下双眸……

    “别看了……”

    战慕年陡然回神,可目光却像是黏在了云歌身上收不回。

    贝蕾纳闷的看了两个人一眼,心里似乎是明白一点点什么。

    她咧嘴一笑,连忙从把军用水壶从自己的身上摘下来,跑过去拧开盖子送到了庄稳的嘴边。

    “葡萄糖水,补充体力和能量的!”

    庄稳闭着眼睛喝了几口,感觉好多了,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贝蕾见他脸色缓和了,高兴的喊道。

    战慕年闻言,却一跃而起。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犹如一条矫捷的猎豹冲到陆云歌跟前,三下五除二的脱掉了自己的军装外套,披在的陆云歌的身上。

    这么美的“景色”怎么能够给外人看到?

    媳妇是他的,一切都是他的!

    “穿好!”战慕年命令道。

    “你的衣服全是汗水……”**热乎乎的好难受啊!

    “你嫌弃?”战慕年眉峰一挑,居高临下看着眼前娇小可爱的女人,压迫感沉沉而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