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权宠 > 第215章 报仇
    慕白愣住,呆呆地看着沈初寒,一时没回过神来。

    宋清欢抬手擦去眼角泪珠,有些难为情地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道,“阿殊,你……你吓到慕白了。”

    听到宋清欢的声音,慕白这才反应过来,仍有几分不可置信,迟疑地怔怔开口,“公子,您是说……?”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宋清欢身上,满脸惊奇。

    宋清欢略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垂首避开慕白打量的目光。

    “公子!您……”慕白深吸一口气,眼中浮上巨大喜悦,“这……这实在是太好了!”他握住缰绳的手紧了紧,一时被这巨大的惊喜冲击,顿时语无伦次起来,一直喃喃重复着相同的几个字,“太好了!太好了!”

    沈初寒终于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激烈了些,清了清嗓音,恢复一贯的清冷,“此事暂时不要告知任何人。”

    慕白点头,“属下明白。”

    沈初寒退回车厢,放下车帘,“继续走吧。”

    慕白定了定神,一扬手中马鞭,马车继续朝凉国皇宫驶去。

    “阿殊……”宋清欢看向他,情绪仍久久不能平静。她没有想到,这一世,这个孩子会来得这么快。一时间,前世那些记忆排山倒海涌来,她倒在冰天雪地之中,鲜血,从生下汩汩流出……

    她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好冷……好冷……

    “阿绾……阿绾……”耳边传来沈初寒焦急的呼喊声,将宋清欢从遥远的回忆中拉了回来。她缓缓抬头,看一眼沈初寒,他眉头紧皱,眼中的喜悦被焦急取代。

    “阿绾,你没事吧?”沈初寒紧张地握住她的肩头,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幽深的眼眸。方才,突然之间宋清欢的眼中便失了焦距,面露痛苦之色,不知想到了什么。

    “我……”宋清欢艰难地张了嘴,白皙的指尖抚上沈初寒的脸颊,粉色的指甲盖在透过车帘泄进来的阳光下显出白脂玉般的透明色泽。

    沈初寒一惊,一把捉住她的手,“阿绾,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我……我没事。”宋清欢抿一抿唇,神思微定。没事的,没事的,那都是前世的事,这一世,宝宝一定会好好的,她一定会护好宝宝的周全,不会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

    沈初寒却犹自担心,一把将她抱在膝上,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呵气,小心翼翼地替她揉搓着双手取暖,“阿绾,你想到什么了?”

    宋清欢方才那失魂落寞的模样,分明是回忆起了什么。

    话音落,他手上动作突然一顿,抬眸紧紧凝视着宋清欢,“阿绾,你……你想起前世了,对吗?”

    宋清欢艰难地点了点头,“我……我想起了那个未出世的宝宝。”

    沈初寒握住宋清华的手陡然一紧,眼中一抹嗜血的狠厉闪过。他手下无意识地用力,难免抓疼了宋清欢的手。

    宋清欢轻“嘶”一声,眉头蹙了蹙。

    沈初寒陡然回神,眼底的狠厉倏然而逝,慌忙松开握紧宋清欢的手,“抱歉阿绾,我弄疼你了。”眉眼间满是自责。

    宋清欢苍白一笑,“没事。”

    沈初寒紧紧凝视着她幽深的瞳孔,一字一句,“阿绾,你放心,前世夺取我们宝宝生命的人,我会一个一个让他们血债血偿!”

    “我知道。”宋清欢靠在沈初寒怀中,双眸一闭,眼中满是苦涩,“我知道阿殊,我知道你会替我,替我们那个还没来得及出生的宝宝报仇。可是……可是我终究觉得对不起他……”

    那个未出世的宝宝,是她心底最深处的一块伤疤,每每稍一触碰,便疼得撕心裂肺。所以她刻意将这段记忆封存起来,刻意不去想那段痛苦的过往。只是现在,所有的过都避无可避。

    “阿绾,你看着我阿绾。”沈初寒将她的身子扶正,双眸直直望进她的眼中,“阿绾,你记住,那个宝宝的去世,不是你的错,请不要责怪自己。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和宝宝,阿绾,你要怪就怪我吧。”

    宋清欢痛苦地摇摇头,只觉脑子难受得快要爆炸,“不,不是你的错。”

    “阿绾……”沈初寒紧紧搂住她的肩膀,“阿绾,是的,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真真有错的人,是那些夺去我们宝宝生命的人!阿绾,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阿绾,你看着我。”

    宋清欢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下,剧烈的心跳总算平复些许。

    “阿绾,相信我,我一定会叫那些人付出代价!”沈初寒心疼地擦了擦她额上渗出的晶莹水珠,语气愈加轻柔温和,“阿绾,宝宝也没有怪我们,你看,他又来到了我们身边。”说着,大手轻轻抚上了宋清欢的腹部,神情温软而宁静,如身披琉璃般清和,让宋清欢纷杂混乱的心终于定下来。

    “阿殊……”她张了张唇,“你真的觉得……”她修长如玉的手,缓缓覆上沈初寒的手背,“你真觉得,这个孩子,就是我们曾经的那个宝宝么?”

    “是的,一定是的。”沈初寒手背上的温热源源不断传入宋清欢掌心,让她冰冷的四肢也渐渐回暖起来。

    “阿绾,我们应该高兴才是。”沈初寒再次直视着她的眼,温柔而有力地开口。

    宋清欢深吸一口气,眼中的迷雾渐渐散去,恢复一片澄澈清明,“你说的对阿殊,这个宝宝是上苍给我们的恩赐,我不应该想太多。”

    “是啊,待会还要进宫,妆哭花就不美了。”沈初寒浅笑着打趣,用指腹温柔地擦去她眼角的勒痕。

    宋清欢被他逗乐,忍不住破涕为笑,心中阴霾这才散去。

    仔仔细细用帕子擦净脸上泪渍,确认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宋清欢这才长吁一声,放下了心。

    “阿绾,你如今有孕在身,凡事都要多加注意。今日宫宴,你便同我坐一块。”沈初寒沉声吩咐。

    “可是……这似乎于理不合?”宋清欢道。虽然今日宫宴宋清羽也定会出席,但她还不至于蠢到在宫宴上明目张胆地对自己下手。

    “阿绾不用担心,尹湛他不敢驳我的意思。”沈初寒勾一勾唇,眼中闪过一抹凉淡,神情甚是坚持。

    “那……就听你的。”宋清欢知道,一旦沈初寒决定了的事,便是自己也没办法再改变,索性顺了他的心意。正如他所说,如今尹湛羽翼未丰,还不敢明目张胆地与他作对。

    终于,皇宫到了。

    沈初寒先下了车,又挑起车帘,将宋清欢牵了下来。

    宫门处候着的红衣太监看见这一幕,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很快舒展眉宇,快步上前,“奴才见过沈相,见过舞阳帝姬。”

    沈初寒转身,凉淡目光在那太监面上一顿,“周公公。”

    周亚,尹湛身边的心腹太监。

    此番尹湛叫周亚亲自来迎,倒体现了十足十的诚意。

    宋清欢也微一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周公公脸上堆着笑意,若有所思的目光在宋清欢面上一顿,“奴才还以为沈相和帝姬会分开过来,没想到是一起来的。”他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自不同于一般太监。也只尹湛虽明面上对沈初寒客气有嘉,实则暗地里对其颇为忌惮,因此话语间难免有几分对沈初寒的淡淡不满。

    沈初寒凉淡目光朝他一瞥,眼底无波无澜,可偏生就有一股子戾气传来。

    周公公略有心惊,身子抖了抖,掩下眼底的算计,忙接着笑道,“这样也好,倒是替奴才省了功夫。”说着,躬身一礼,“两位,这边请。”

    沈初寒看一眼宋清欢,没有松开牵着她的手,同她一道,跟在周公公身后进了聿国皇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