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权宠 > 第323章 了断
    风,掠过山头,卷起衣袂,烈烈作响。

    朝阳从群山之后一跃而出,金色光芒从层云中破开,洒满整个栖霞峰,给所有人都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满目惊诧地盯着某处。

    只听得只听得“咣”的一声,有利刃落地声传入耳中,李绪手中的剑脱了手。

    他机械而缓慢地低头,脸色僵硬。瞳孔猛缩,眼底是震惊万分的神色。

    他看见,金色的阳光下,他的腹部,插了一把剑,从背后贯穿而出,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疼痛顺着四肢百骸蔓延,额上顿时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怎么……会这样?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双手握住剑尖,机械地转头朝旁望去,眼中有着幽深如浓墨的色泽,带了浓烈的不甘和绝望。

    他的身旁,几步之遥,站着无痕宫左护法朱明。

    还是那张熟悉的面容,平静得没有起一丝波澜。然而,他的手,不是掐在了舞阳帝姬的脖子处,而是握在了插入他腹部的剑上。

    宋清欢亦是目瞪口呆地瞧着这一幕,下意识退后了几步,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鞭把。

    朱明神情冷峻,猛地将剑往外一抽。

    血肉黏腻声传来,一阵剧痛传遍全身,李绪捂住腹部的伤口,脚底踉跄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朱明,眼底复杂情绪如滚烫的水一般翻涌得厉害。

    “你……你……”他气急,伸出手指着朱明,明明有太多的话想说,却都哽在了喉中,只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底是被人背叛后的疯狂与阴暗。

    朱明看一眼他脸色惨白的模样,冷酷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沈初寒,抱拳道,“公子,方才情势所逼,对少夫人多有冒犯,还请公子赎罪。”

    这话一出,李绪的脸色彻底铁青,鹰隼一般的眸子死死盯住朱明,眼底像被点了一把火,带着歇斯底里的狂暴。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心腹,居然……居然是沈初寒的人!

    难怪……难怪沈初寒的人能一路势如破竹攻入无痕宫,若不是在关键位置有人,怎会如此轻而易举?难怪自己总觉得他很多时候不如范霆狠辣,本以为是他能力问题,却没想,不是他不能,而是不愿。

    心底那把愤怒的火越烧越旺。

    目光下移,落在地上那把剑上,眼神有一瞬的凝滞,忽的俯身,一把抄起地上的剑,灌注了全部的内力猛地朝朱明刺去。

    朱明慌忙侧身避过。

    却不想,李绪剑势一转,忽的刺向朱明身后不远处的宋清欢。

    “阿绾!”沈初寒瞳孔一缩,飞身上前。

    宋清欢眉头狠皱,手一动,腰间的软鞭被抽出,在空中抡了个弧度,猛地朝李绪的剑甩去。

    她本就一直提防着李绪会有后招,是以早有防备,鞭头准确地缠上了李绪的剑尖,然后朝前一拉,李绪一个踉跄,身子往前扑去,腹部的伤口处又是一通,脸色愈加惨白。

    宋清欢手腕再次一动,一股巨大的内力顺着鞭子传到李绪的手上,震得他虎口发麻,手一抖,手中的剑再次落地。

    宋清欢还未来得及舒一口气,便感觉一阵劲风卷至眼前,下一刻,她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一瞧,正望见沈初寒精致熟悉的下颌,带着寒凉的冰冷。

    沈初寒搂在她腰间的手一紧,另一只手猛地朝李绪一拂。

    尚未完全站稳的李绪被这股巨大力道掀翻在地,背部猛地着地,五脏六腑都被挤到了一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此时的他,已是满脸狼狈,恶狠狠地盯着沈初寒。

    “我说过,你没有命将今日之事传出去的。”沈初寒冷冷开口。

    “寒王殿下背后偷袭,算什么君子?!”李绪伸出衣袖,用力擦了擦唇边的鲜血,语声沙哑而阴寒。

    沈初寒冷笑一声,微低了头,如看蝼蚁一般看着李绪,声音冷得似裹了冰渣,“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君子。”

    李绪没想到沈初寒身为皇族,竟对名声之事如此不在意,气息一滞,竟是一时被呛的无话可说。

    缓一口气,他阴沉着目光缓缓看向朱明,气息已经有些起伏不定起来,“朱明,我带你不薄,你居然背叛我?!”

    朱明神情冷淡,微微一颔首,“在下从始至终都只忠于公子一人。”

    李绪神情僵住,忽地仰天大笑两声,“哈哈哈,好!好!那么,断肠丸的解药,你是不想要了?我若是死了,能拉你垫背,却也不冤了。”

    朱明尚未开口,旁侧却有虚弱的声音飘来。

    “你别忘了,你的医毒之术,承自师父。”

    李绪眉头一拧,猛地转头朝说话的人望去。

    叶问方才被他一掌击中肩胛骨受了重伤,此时正坐在一旁打坐。刚刚玄影赶到,正好看到朱明刺中李绪那一幕,很快明白过来,遂微微安了心。瞥见叶问受了伤,便也顾不上起来,忙替他运功疗伤起来。

    在玄影的帮助下,这会子叶问已经感到好了些许,只是脸色仍有几分苍白难看。

    他缓缓睁眼望来,眸中神情平静,暗黑色的瞳孔中倒映出李绪绝望的身影。

    李绪脸色越发难看,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攥成拳头。

    叶问大口喘了喘气,接着道,“你断肠丸的解药,我已经研制出来了,所以,你也别妄想能用它再控制无痕宫之人。”

    李绪死死盯着他,眼中带着浓烈的不甘和愤恨。

    忽的,他突然仰天大笑三声,“好!好!没想到我李绪算计一世,最终还是败在了你叶问的手下!”

    他收回笑声,“罢!罢!是我李绪技不如人。”说罢,扭头恶狠狠地再睨一眼叶问,眼中浮现万千情绪。

    叶问皱了皱眉,总觉得他这眼神中饱含了太多的深意。尚未想明白,却见李绪忽然起身,朝悬崖边奔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崖!

    这一系列的变故来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叶问的身影消失在悬崖边上。

    朱明脸色一暗,急急跑上前去探出头查看情况。玄影低低问了句叶问的情况,见他暂时无碍,也起身跑了过去。

    然而,山间浓雾缭绕,往下几米便不可视物,早已不见了李绪的影子。

    “公子。”朱明转头看向沈初寒,却见他正低了头,同宋清欢在说着什么,眉目间的清冷早已退去,带着淡淡的温润。

    他跟在公子身边多年,虽则这些年与公子见面次数不多,但却从未见过公子这般温柔的模样,一时愣在原地。

    沈初寒见李绪忽然跳了崖,眉头几不可见地一扬,低头看向怀中的宋清欢,带了几分后怕,“阿绾,你没事吧?”

    宋清欢摇摇头,“我没事。”

    沈初寒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没有受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朱明是你的人?”宋清欢定了定心神,开口发问。

    沈初寒点头,“他跟在我身边多年,之前无痕宫崛起之时,我担心无痕宫会成大患,便派了他偷偷潜入进来。”

    “那么……之前无痕宫刺杀你之事?”

    “第一次我是知道的,后来在灵隐寺那一次,朱明被派了出去执行任务,没有及时通知到我,才差点让你受了伤。”

    宋清欢深吸一口气,仍有些未缓过神来。毕竟,朱明的手掐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刻,虽然面上看着镇定,却还是觉得心底一凉。

    瞥见她轻颤的眉眼,沈初寒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微低嗓音,眼中一抹阴鸷,“虽然他杀了李绪有功,但他竟然敢拿你做人质,仍是不可饶恕的事。”

    “阿殊。”听得他话语中的狠意,宋清欢忙抬了头,手抚上他的脸颊,“我没事了。这次能将李绪彻底斩草除根,朱明功不可没,我不想因我之而让你失了人心。再说了,他确实没有伤害到我,我想,他也是有分寸的。”

    沈初寒沉默不语,只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

    宋清欢深恐他再提起此事,忙岔开话题,看向叶问道,“师父受伤了吗?”

    恰巧此时,朱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便抬头望去。

    “如何?”因着宋清欢的求情,沈初寒暂且没将对朱明的不满表现在脸上,只清冷看着他开口发问。

    “栖霞峰是整个落影峰最高的山头,从这里跳下去,在他中了一剑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再生还的。”

    沈初寒“嗯”一声,松开宋清欢,看向叶问,大踏步走了过去。

    “师父,您还好吧?”他小心翼翼地扶起叶问。

    宋清欢也急急跟了上去,担忧地看着叶问。

    叶问摆摆手,自嘲地笑笑,“没想到……我竟有一天会败在李绪手中。”他扶着沈初寒的手站起,语声慨叹,“真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沈初寒沉默一瞬,出声宽慰,“李绪他……说了什么吧?”

    方才他看得清清楚楚,师父一开始分明是占了上风的,不过中途似乎有一瞬间的晃神,才被李绪钻了空子。

    叶问眼中一抹苦涩,半晌,才沉沉开口,“他……果然还是没办法对素素的事释怀。”一顿,语气越显苍凉,“若不是他在江湖上作恶太多,我……其实对他下不去手。”

    “我明白。”对于上一辈人之间的恩怨,沈初寒也不好多说,只看向他的肩部,“师父的肩膀?”

    叶问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什么大碍,回去养养就行了。”

    沈初寒眉眼间一抹忧色。

    李绪那一掌有多重,他看得清清楚楚,甚至都听到了师父肩胛骨碎裂的声音,就算再好好将养,师父的手臂,怕是也再用不了力了。

    抿了抿唇,一时有些自责。如果他没有中李绪的激将法,一开始就加入进去,师父这伤,完全可以避免的。

    叶问与沈初寒生活了这么久,对他的性情自是了若指掌,此时见他眉头微蹙,心知他因自己受伤的缘故而心怀歉疚,微微提了音量,转开话题道,“李绪跳崖了?”

    沈初寒点头。

    “扶我过去看看。”

    沈初寒便与宋清欢一道,一左一右搀扶住叶问走到了悬崖边上。

    此时,日头渐渐升起,崖间浓雾散去些许,只是俯身望去,仍只见沟壑深深,全然望不到底。崖壁上虽生长了不少树木,但也并未见李绪的身影。

    看来,他是当真掉了下去。

    叶问垂首不语。

    “怎么了师父?可是有什么不妥?”见叶问神色有异,沈初寒开口发问。

    叶问抬头看向他,“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以李绪的性子,他本该再做殊死一搏才对。”

    “师父的意思是?”听得叶问这么说,沈初寒不禁也微微皱了眉头。

    “李绪这人,性子极为要强。他这次败在我们手中,一定心怀不甘。就算他如今身中一剑,也一定不会这么快放弃。在我看来,他若是要跳崖,也该是无论如何也要拉一个人垫背的性子。”叶问沉沉道来。

    他与李绪到底是师兄弟,对他的性子了解得自然比沈初寒要多。

    沈初寒陷入沉思,想起了一开始自己的顾虑。

    师父说得没错,李绪不是轻易放弃之人。一开始,是李绪把他们引到了落影峰上,论理来说,落影峰背靠悬崖,若他被堵死,根本就毫无退路才是,他完全可以将他们引到其他更开阔的地方去才是。万一战败,也好伺机逃跑。

    可——

    他为何要在一开始就绝了自己的退路?自己和师父有两个人,而他孑然一身,他应该知道,就算他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稳赢。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宋清欢忽然沉吟着开口,“阿殊,我总觉得,这件事还有猫腻。”

    沈初寒看向她,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李绪若是这么轻易认输之人,这么多年,就不会一直揪着当年之事不放了。”

    叶问拧了拧眉头,“你们的意思是?”

    沈初寒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中透出几抹清寒,目光直直看着山崖之下。

    片刻,他忽地抬头,看向玄影,“玄影,你带几人下去看看。”

    玄影面露惊奇之色,“殿下是说……李绪有可能没死?”

    “我不确定,但是,在没见到他的尸体之前,一切皆有可能。”他语气沉沉,目光中有暗沉光影,死死盯住浓雾缭绕的崖间。之前在灵隐寺时他们掉下山崖,不也活了下来?崖底下有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以轻心了。

    “好。”玄影点头,自下去寻了隐卫安排。

    “师父。”沈初寒扶着叶问离开悬崖边上,“你有伤在身,我让人先送你下山吧。”

    “外头情况怎么样了?”叶问看向他问。

    沈初寒看向朱明,“朱明,你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是。”朱明抱拳退下。

    叶问眉眼微沉,似在想着什么,突然,他抬了头看向沈初寒,“阿殊,你同我说老实话,落落和子舒他们……”

    沈初寒别开目光,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虽然隐十三他们已经带人去崖底搜寻叶落和季流云的下落,但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实在太小。这个时候,他便期望有奇迹发生该多好。

    见沈初寒沉默不语,叶问嘴唇颤了颤,颤抖着看向宋清欢,“清欢,你……你说吧,我受得住。”

    宋清欢抿了抿唇,看向沈初寒,见他点头,方艰难开口道,“师父,落落和子舒……掉落悬崖,阿殊已经派人去找了,您别担心……”

    她话还未说话,叶问便身子一颤,朝后踉跄了几步,眼中显现出绝望的神色。

    “师父……”宋清欢一惊,忙伸手搀扶住了他。

    叶问本就受了重伤,又得此噩耗,一时间气火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