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权宠 > 第433章 邯郸镇传说(有奖问答戳)
    玉衡岛位于无妄内海,占地颇大,岛的四周施有禁术,又有浓雾缭绕,将玉衡岛与尘世彻底隔绝开,寻常人根本难窥真容。

    每年特定时期,玉衡岛周边浓雾将会消散,偶有出海捕鱼的渔民远远瞧见,却因禁术之故难以靠近,久而久之便只当是海市蜃楼。

    玉衡岛周边浓雾消散的时期,与天上星宿的升降时间有关。上一世,沈初寒虽勉强探查到玉衡岛在无妄海中的大致方位,却也被浓雾困在海上数月之久。只亏得他运气好,恰巧碰上玉衡岛外浓雾散开的时节,这才得以登岛。

    不过这一次,有了苍邪剑的指引,他们登岛就容易许多。也正因此,沈初寒一行人没有同他上次一样选择从人烟稀少地势险峻的北边上岛,而是径直打算从南边登岛。

    估摸准了玉衡岛的大概方位,一路从临都往东,历经大半个月,一行人终于到了昭国东部靠海的一个名叫邯郸的城镇。

    邯郸城渔业发达,经济繁荣,人口众多。沈初寒一行人进了城,一股临海城市特意的腥湿气扑面而来。

    宋清欢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药,就着马车中的茶水服了下去。

    她深知此行一路艰险,她怀有身孕,身子不比从前,故而提前配制了不少药丸带在身上。方才吃下的那颗药丸,有清心的功效,让她不至于闻着这气味产生呕吐的感觉。

    沈初寒看着她从容雅致的眉眼,眉头微微一蹙,“阿绾觉得如何?可是心中不舒服?”

    宋清欢摇头,“吃下清心丸好多了,不用担心。”

    沈初寒“嗯”一声,掀开车帘一角吩咐,“流月,去叫玄影派人找间客栈先住下。”

    流月应是,马车渐缓,她自跳下马车找玄影安排去了。

    不多会,隐卫便安排妥当,玄影在前头驾着马车引路,一行人朝下榻的客栈行去。

    到了客栈门口,马车缓缓停下。宋清欢在沈初寒的搀扶下下了车,抬眼一打量,客栈门前挂着的牌匾上,“玉衡阁”三字映入眼帘,眸光不由一动,墨瞳微狭。

    沈初寒显然也看见了招牌,望一眼玄影。

    玄影会意,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邯郸城中没有多少客栈,这间是最大的。”

    邯郸城虽然经济发达,但毕竟是以渔业起家,又不是什么交通要道,一年当中往来商旅并不多,故而城中没什么客栈也属正常。

    沈初寒点了点头,收回目光。

    这功夫,有小二瞧见门口的车马,忙笑容满面迎了上来。

    “几位客官,住店吗?”

    玄影点头,“店中有几间上房?”

    小二一见他们一行气派的模样,笑得牙不见眼,忙不迭道,“客官,店中共六间上房,不知客官要几间?”

    “都空着?”

    “都空着呢。”

    “全包了。”玄影开口。

    “好咧——客官里面请——”小二一见来了大买卖,眼底的笑都快溢出来,忙冲着店内吆喝了一句,一面让人将带着隐卫将马车停到后面,一面又恭恭敬敬请了沈初寒等人入内。

    宋清欢同沈初寒君熙一道入得客栈内,见大堂内并没有多少人,只有角落处坐了两桌吃饭的渔民,听到有人进来,目光不由自主瞟了过来。

    邯郸城甚少来外人,此番出行,为了方便,宋清欢他们均做寻常商旅打扮。虽则穿得普通,但高贵的气度却是布衣难以遮住得,难免引得那两桌人多看了几眼。

    沈初寒皱了皱眉,神情有几分冷冽,身子一侧,将宋清欢挡在了身后。周身的寒气让那些望过来的渔民一凛,不知他们是何来历,却也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过多打量。

    玄影见沈初寒面露不悦之色,眸光一扫,看向方才那小二,“先引我们上去吧。”

    “好好好。”小二也回了神,躬身一请,“几位客官楼上请。”说着,前头带路,请了一行人上楼。

    玉衡客栈是栋三层的小楼,一楼是吃饭打尖的大堂,二楼是普通客房,三楼则排了六间上房,如今已被沈初寒他们全数包了下来,也免得被什么闲杂人等打扰。

    小二领着他们上了三楼,躬身一礼,“这一层便是客官要的六间上房了,客官请先稍作歇息,有什么需求尽管吩咐小的。”

    “每间房都上壶热茶来。”沉星开口道。

    “是。”小二应了,看向沈初寒和宋清欢,“客官可还有其他吩咐?”小二迎来送往最是人精,自然看得出这行人中,沈初寒、宋清欢和君熙才是主子,所以势必要紧着他们的要求来。

    宋清欢瞟他一眼,装作随意开口,“你们这客栈叫玉衡,倒是雅致的名字,可有什么来历?”

    小二见他们一个个气度不凡,原本心里有些发憷,此刻见宋清欢和颜悦色的神情,胆子又大了起来,听得她问起,眉头一挑,故作玄虚道,“客官一行瞧着像是外地人,怕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传说吧?”

    宋清欢假意不知,“什么传说?”

    小二神神秘秘地开口,“传说啊,无妄海上有个仙岛,那仙岛的名字,就叫玉衡。我们这小店便想着借借仙气,乞求神仙保佑呢。”

    宋清欢不动声色地垂了眼睫。

    这客栈取名玉衡,果然不是巧合。这么看来,邯郸城中,应该流传了不少关于玉衡岛的传说。也许,他们能从中得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眼眸一抬,神色如常,“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小二应是,行礼退下。

    一共六间上房,沈初寒很快做出安排,他和宋清欢占一间,流月沉星一间,君熙一间,云歌一间,剩下两间住玄影和随行的十名隐卫。

    君熙听罢,开口道,“我和云歌住一间便是。”

    这一路过来,玄影和隐卫既要护卫他们的安全,又要安排各处落脚,自是辛苦不已。多腾出一间房,也能他们住得稍微宽松一些,有个好的睡眠。

    不用多说,沈初寒便明白了她的意思。既是君熙的一番好意,沈初寒便也没有推脱,点头道,“好,那就委屈你了。”

    君熙笑笑,示意自己不要紧。

    众人便按照方才分配的,各自进了房间。

    进房间前,宋清欢唤了流月过来,低低吩咐了几句,方随着沈初寒一道走进房中。

    因着是上房,房间还算宽敞,布置虽算不得精巧,倒也干净。分内外两间,外间桌上摆着一只白瓷花瓶,瓶中插一支别致的蓝紫色鸢尾,淡淡香气袭来。

    鸢尾是长于海边的植物,香气淡雅,有凝神功效。

    只是,出门在外,任何情况下都该警醒些。这花香虽然闻着无害,但仍不可掉以轻心。

    宋清欢环顾一圈,走到窗前推开窗户透气。此时已近黄昏,远处的天空被晚霞渲染出瑰丽的色泽。他们的房间临客栈内庭,朝下望去,有郁郁葱葱的草木,吹散了风中的腥湿气,让人精神为之清爽。

    宋清欢立在窗前,看着远处出神。

    因为房间在三楼,高于城中大部分的建筑,所以放目远眺,仿佛隐隐能瞧见最远处海天相接之处,白茫茫一片间,只见一条长长的海平线,延伸到视线望不见的地方。

    而他们最终要去的玉衡岛,便在那片茫茫的大海中。

    “阿绾。”肩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是沈初寒的手落在了上面。

    宋清欢没有回头,只握了握他的手。

    “舟车劳顿一路了,今日早些歇着吧。”

    宋清欢轻“嗯”一声,看着窗外渐渐变化的光线,“明日便出发吗?”

    “可能要在城中停留几日。”

    宋清欢秀眉微动,转身朝他望去,“为何?”

    “邯郸城是我们陆路的最后一站,再之后便要出海了。我们需要在此准备好出海的物资装备,这几日,你好好抓紧时间休息。”出海的船他自然早已命人备好,但海上航行不同于走陆路,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还有海上气候也很重要,所以不能操之过急。

    “好。”宋清欢应了。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小二的声音传来,“客官,您要的热茶来了。”

    “进来。”

    门被人从外推开,方才那个小二端着茶水走了进来,看向窗旁的宋清欢和沈初寒殷切笑笑,“客官。”

    宋清欢指了指桌子,“放那吧。”

    小二放下茶水,很快行礼退了出去。

    沈初寒走到桌旁坐下,倒了两杯茶,招手唤了宋清欢过来,“喝口热茶。”

    宋清欢接过茶杯,捧在手中喝了一口。

    “体内灵力可有感觉?”沈初寒看向她问。根据苍邪剑上的地图提示,此处是离玉衡岛最近的陆地之一。

    宋清欢摇头,伸手将青鸾玉佩拿出,玉佩光滑如常,却并没有发出之前那种幽光。

    “没有感觉反倒是好事。”沈初寒温声开口,示意她别太担心。

    宋清欢赞同地点了点头。

    如果她体内灵力出现异动,此处离玉衡岛那么近,族中长老一定能感应到什么,到时若赶在他们上岛前找到了他们,反倒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也不知道忧忧怎么样了。”宋清欢将茶杯放下,眉眼间有些怅然。

    自从生下忧忧之后,他们与她总是聚少离多,心里头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忧忧。

    沈初寒伸出手握了握她的指尖,“忧忧那边有母后照顾着,又有阿念陪着,阿绾就不用担心了。”

    宋清欢不好意思地笑笑,无奈地叹口气,“有时候想想,我们这对爹娘,做得太不称职了些。”

    “你我的孩子,生来就注定不会有普通的一生,虽然对他们来说残酷了些,但越早独立,他们日后的路就越容易走。”沈初寒虽然对忧忧也是百般宠爱,但在教育她的问题上,却从来不会心软。

    如果忧忧是个男孩子,他恐怕要更加冷酷得多。

    宋清欢睨他一眼,“话虽这么说,忧忧毕竟还小……”

    知道宋清欢此时有些心绪不宁,沈初寒也不同她争辩,只勾唇笑了笑,很快妥协,“阿绾说得是,等这次回去了,我们一定好好陪陪忧忧,好吗?”

    宋清欢正要答话,听得门口又有敲门声传来,“少夫人。”

    是流月的声音。

    这次出来,为了不暴露身份,有外人在的时候,流月他们一律改了口,称沈初寒为公子,宋清欢为少夫人,称君熙为二小姐。

    “进来。”宋清欢眸光微动,显出几分兴味。

    流月推开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宋清欢看向她问。

    流月点点头,“方才同那小二聊了一会,果然听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传说。”

    刚刚听到那小二说起玉衡岛时,宋清欢心中略有所动。既然此处的百姓都知道玉衡岛的存在,那么,说不定城中有什么世代流传下来的,关于玉衡岛的传说。

    有的时候,那些听上去神乎其神的传说,其实是有一些真实成分在里头的,端看你会不会辨别罢了。所以她方才便偷偷吩咐了流月,让她在小二上来送茶的时候套套她的话,没想到果然有一些收获。

    “什么传说?”宋清欢眸光微亮。

    “那小二同奴婢讲的这个传说,就发生在前些年,说是那时邯郸城附近一个渔村里,有个渔民出海捕鱼,运气不好遇上暴风雨天气,渔船被风浪打翻,他在海上漂泊了几天,竟然飘到了玉衡仙岛上。”

    宋清欢墨瞳微狭,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小二说,后来,那渔民从仙岛上回来,竟然还带了名仙女回来。”说到这里,流月眼中现一抹慧黠之色,“殿下有没有觉得这故事有些耳熟?”

    宋清欢薄唇一勾,泠然的杏眸中有亮光划过,缓缓吐出两个字,“宫泠?”

    流月点头,“奴婢方才特意去找过云歌确认过了,宫泠的父亲,就是来自邯郸城附近的一个小渔村。”

    “可是……这也只能说明宫泠对她的身世没有撒谎而已,对我们了解玉衡岛有何帮助?”宋清欢不解。

    虽然宫泠也是扶澜族人,但她母亲当年只是族中一个小小的乐师而已,就算叛逃出岛,族中也不可能花费大量精力去找她。再者,就算宫泠知道一些关于玉衡岛的秘闻,但她如今远在燕国,又能帮到他们什么呢?

    “这件事,还有后文。”流月继续绘声绘色往下说,“小二说,后来人们才知道,渔民带回来的那名仙女,似乎是私逃出岛,因为回来没多久,海上便来了两名仙使。”

    “传说那日海上天气突变,狂风大作,顷刻间掀起巨浪滔天,当时在海边忙着收海货的渔民,却见到连天高的海浪中突然驶出一叶扁舟,舟上立着一名白衣仙人,仙气飘飘。明明海上狂风巨浪,可他脚下的那叶扁舟,却仿佛如履平地。”

    “那名仙使上了岸,便向岸上的渔民打听起了私逃出岛的那名仙女的消息,可等仙使顺着渔民的指引到了那青年渔民家中时,才发现他家里早已人去镂空,渔民也好,仙女也罢,都不知所踪。”

    宋清欢闻之,若有所思的神色。

    百姓中流传的传说,虽有夸大的成分在里头,但故事的本质却是不会变的,这么看来,扶澜族人身怀灵力,又常年生活在岛上,早就练就了一套炉火纯青的驭浪之术。更何况,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当日来的那名所谓的仙使,极有可能是族中的水长老。

    宫泠年纪比她略长,她母亲私逃出的事,应该在自己母妃离岛之前,说不定那是这么些年来,第一个成功逃离玉衡岛的扶澜族人,所以虽然宫泠母亲只是个无关痛痒的平民,却仍出动了族中的长老。

    流月看了看她的神情,接着往下说,“后来,那仙使便寻叛逃的仙女无果,只得悻悻而归。临走前,被村里的渔民围住,说是希望他能留下什么仙物,好庇佑村里日后福泽绵长,那仙使果然留下了一物。”

    听到这里,宋清欢眸光一动,“可知他留下的是什么?”

    “那小二说,仙使留下了一个盒子,却叮嘱村民不能打开,否则将会有厄运降临。村民深信不疑,在仙使走后,替他在上岸的地方建了座庙宇,塑了他的金身供后人膜拜,并将从仙使手中得到的那个盒子,也藏在了庙中。”

    ------题外话------

    卷四:碧海潮生正式开启,感谢姑娘们陪夭夭一直走到现在~!

    来个简单的有奖问答吧:

    仪嘉帝姬忧忧的大名叫什么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