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一百九十章 恶有恶报
    “什么读书人,既收了别人的东西,承了别人的情,做什么随意乱丢!”

    “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

    ……

    因着见了人,那些早已经忘记的呵斥的话,又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冒了出来!

    陈继祖虽上进,可从小也没过过苦日子!

    也有些纨绔习性,倒胜在孝顺听话!

    想当初对于这门亲事,虽他不愿,但因为陈老爷子的坚持,倒也半推不就!

    可因为林秀的冷言冷语,倒激将的他反抗,而后对陈老爷子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本以为是个不相干的人,可突然的就在意了!本以为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可突然发现,原本可能是天注定的缘分。

    “官人?”

    林珠见陈继祖望着林秀发愣,心中很是不悦!

    陈继祖被林珠一喊,这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方才孟浪了!

    忙尴尬的转了视线,“哦!竟是这位妹妹!”

    只是这心不在焉的随口敷衍的时候,脑海中回放的还是方才惊鸿一瞥的惊艳。

    其实论模样,林秀长的不算倾国倾城,但是胜在亲切!能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清新而放松!

    更加林秀常年着男装,骨子里就有些洒脱,和一般女子的扭捏比起来,自然更胜一筹。

    “这位是陈大哥?”

    林秀见记忆中那个腼腆的少年,如今成了这个模样!

    怎么说呢!

    续了一点胡须,肚子鼓了起来,身穿官服,倘若不是因为林珠,只怕在别处遇见都不会认为这就是陈继祖!

    被官场声色浸淫,早已失了本心。

    陈继祖被林秀轻轻柔柔的声音一扰,一时都来不及答话!

    林珠在旁看在眼里,手心的手绢都要扯破了,可还是得咬着牙说:“秀儿妹妹不如在这住几天,我们姐妹好久没在一块说话了!”

    在这住?林秀可没那么心大!

    “那就不必了,我张罗着一点小生意,离不开人!”

    林珠正要说话,不过林秀转言又说,“不过今日可要在珠珠姐这儿讨顿饭吃吃!”

    “这有什么,本就准备着了,就在这吃就在这吃!”

    林珠眯着眼睛答应,眼光不是瞥向陈继祖,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盯着林秀,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这有什么不妥。

    还是林珠提醒,“官人,还是先去换身衣裳,妹妹这会不走,到时我们好好陪妹妹吃饭,寒暄一番!”

    “正是正是!”

    陈继祖觉得林珠今天很是是善解人意,忙笑着下去换衣服了!

    林珠盯着他的背影,恨铁不成钢!

    林秀却觉得,果然一个人从他的行为就可以看出这人的以后!

    当时陈继祖没有担当,果然现在一朝得势,就成了这副模样!哎!这样想来,还是柯诺好!

    至少柯诺一直没变!

    要是柯诺有一天成了这模样,林秀真是不敢想!

    林珠又安排仆妇去准备吃食,夫妻两个各怀鬼胎,都没有去想为何今天这么巧。

    一个被通知有同僚来访,一个被上司放假!

    林珠让林秀先坐着,自去安排!

    存着晾晾林秀的心思,柯诺却从外间进来!

    方才对林珠介绍,柯诺是林秀的未婚夫!

    但好歹男女有别,林珠以两姐妹有悄悄话说为由,把柯诺留在了外间。

    此刻林珠夫妻两个走了,柯诺便进了内室。

    见林秀不知道想着什么,发着呆,便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想什么呢?”

    林秀一抬头见识柯诺,便笑着说,“我刚才在想,要是你也成了一副中年油腻的模样,该是什么境地!”

    柯诺皱眉不解!

    林秀便把方才见陈继祖的事情说了,绘声绘色的!

    只是林秀说的是陈继祖的变化,好好一个少年郎,成了一个中年油腻大叔!可压根没多大年纪!

    但柯诺听在耳里想的却是,陈继祖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盯着林秀,别是心怀鬼胎。

    林秀说了会,见柯诺不做声,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你知道阿辰为什么让我来见她吗?”

    柯诺想了想,“我本也想告诉你的!当日你说有什么不要瞒着你,可这里我也跟你一样才知晓!”

    “嗯?”

    林秀不解!

    不过随着柯诺娓娓道来,林秀才知,林辰做的何其多!

    首先是林记,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看不过眼!为商,没有背景自然是不行!虽然徐毅成背后站的是徐家!

    可徐家本就已经有了许多产业,不能为了徐毅成一个人,别人又要让出一分路来!

    所以林记后续这么顺利,都是多亏了林辰暗中相助!

    这是林秀没有想到过的!

    其次便是林珠!

    林辰要把这些人都找出来,不说害人!

    可至少要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那些心思不正害过他们的人,自然要看着他们过的落魄,潦倒,不幸!

    林辰没有那么大的心胸,林家人虽然死的死散的散,可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人,三房根本不会成这样!

    吴氏的死,间接也是大房张氏害的!

    林珠作为张氏的女儿,也是帮凶!自然不能让她好过!

    更何况,她还抢了原本属于林秀的亲事!

    只是,本来好好的亲事,林辰都要让它变坏!更何况,林辰故意派人引诱陈继祖!

    让林秀见到陈继祖这么模样,何尝不是让林秀心中大快人心!

    让你抢,看你抢到手的是什么东西!

    而柯诺也才知道的原因是因为,林辰跟梁国忠搭上线,但是柯诺是不知道的!

    柯诺直到入了京才知道,打听林辰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事情是如此!

    所以算起来,林秀和柯诺都是两个被蒙在鼓里的人罢了!

    林秀听完,只是觉得自己果真是无用!

    本以为能够独挡一方了,却不过是自欺欺人,被人护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罢了!

    既心酸又甜蜜!

    柯诺握了握林秀柔弱无骨的小手,摩挲着,“不要多想!他希望你好!希望你过的幸福,你便如他的意吧!”

    林秀哽咽的点了点头!

    红着双眼道:“其实我早不恨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有芸妹儿在!”

    “我只是觉得阿辰过的太苦,他本可以不做这些!”

    “这是他的选择!他选择护着你!也早不是小孩子了,他有自己的决断!”

    “嗯!”

    ……

    两人在内间呆了会便想走了!

    只是林珠已经准备了晚饭,见林珠过成这般,林秀也不恨了,便留下来吃饭!

    其实人不多,陈老爷子又带着孙子出远门了,家里多的人都没有,可林珠偏偏分了两桌。

    男客女客分开!

    柯诺也不愿意陈继祖多看林秀,自然乐意!

    这一番饭,便是隔着屏风,以陈继祖对林秀嘘寒问暖,林珠铁青着脸吃完为终!

    饭后,林珠面上功夫都不做了,送都没送,林秀和柯诺两人自出了陈府!

    林秀有些好笑,摇摇头说,“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芸妹儿找见她大姑姑了!”

    说起芸妹儿,她好像要回来了

    林秀这边暂且不提,林秀两个走了以后,林珠一个人生闷气,最后还是气不过,问丫鬟,“老爷呢?”

    “像是往书房去了!”

    陈继祖自打宠妾死后,就一个人住书房!后来还是林珠温柔小意好长一段时间,陈继祖才没窝在书房里。

    今日又去书房,这里面没个由头,林珠自己都不信!

    “灶上炖的甜汤好了吗?好了给我端一碗过来!”

    “夫人不是不喝甜汤吗?”

    林珠一个眼神横过去,“叫你端你就端!”

    丫鬟撇撇嘴,“奴婢这就去!”

    可出了门噘着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别的婆子看见了便问,“这是怎么了?夫人又给你气受了?”

    “哼!前儿个她自己说老爷嫌她太丰韵要清减一些,什么甜汤补品都不吃了!现在又让我去端甜汤,真是泥腿子出身,说话转身就忘了!”

    “哎呦呦,她就那副德行!恨不得人人都把她拱着才好,也亏得老爷不嫌弃她!老太爷也是个随和的性子!我听前头的人说,她可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

    “啊!还有这事?我才进府一年,什么都不知道呢!嬷嬷给我好生说说,我倒看看她是个什么精怪变的!”

    “你过来过来,我跟你说,她呀……”

    ……

    林珠这边等了老半天丫鬟才把甜汤端过来,直把林珠气的直骂,“叫你做点事,黏黏糊糊慢慢吞吞的,改明儿把你卖了,看你还上哪磨洋工去!”

    小丫鬟“哼”了一声,摆明了不把林珠放在眼里。

    可林珠没功夫跟个小丫鬟扯,自断了甜汤往书房去!

    小丫鬟在后面冲着林珠的背影,“呸!原以为什么大家出身,搞了半天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老爷不喜欢,真是丑人多作怪!”

    也自这一初起,林珠好不容易因为陈继祖升迁,把陈家里里外外的老仆都接机清理,换上了新人好使唤的,结果功亏一篑,越发不受尊敬。

    不过这也怪林珠,学了表,没学里!

    对下人也不当人,动不动打则骂不说,还经常恐吓要发卖!

    只可惜林珠挑人的眼光也不行,这府里多少不老实的,都是京城里头各家各户撵出来的人精子,搅和的陈家越发乱糟糟的。

    此话咱不说了,此刻林珠端着甜汤,自诩贤惠的去书房给陈继祖送吃的!

    去之前稍微整理了下仪容,又想到今日林秀的装扮,越发觉得自己打扮的老成了。

    主要是因为陈继祖那些同僚年纪都大,主妇都上了年纪,林珠几年操心,又天生底子不好,还故意穿的老成,竟看上去比林秀大了好几岁不止!

    所以找了件以前的衣裳穿了,粉红色的衫子,衬的她黄黑的皮肤更暗沉了!还故意扑了点粉。

    这才满意的去了!

    殊不知,被那底下的人笑话“老黄瓜刷绿漆”,丑死个人了!

    等林珠到了书房,见门外连个小厮都没有,虽心中生疑,倒也觉得便宜。

    自推了门进去!

    发现陈继祖在里间画画!

    陈继祖倒是陈老爷花了心思培养的,不然如何能二十不到的弱冠之年就进士及第!

    当然现如今二十五六的年纪能升为京官是林辰暗中操作!

    可到底也是年轻有为的!

    陈继祖学问不错,特别擅长一手丹青。绘图极准,倒合了许多人的胃口。

    也是林珠当时下手快,不然陈继祖一旦出仕,也不知要便宜给谁家的闺女去!

    林珠不懂这些,可为了陈继祖愣是学了识字。就是画画这个,林珠确实没有天赋。倒是之前陈继祖那宠妾在这块是个能手,不然如何能笼络了陈继祖!

    林珠本是存了讨好的心,所以便一步步轻轻的上前,生怕扰了陈继祖的兴致。

    只是等近了才发现,陈继祖画的似乎是个女子!

    弯弯的眉毛,圆圆的眼,浅笑的时候嘴角两个梨涡!

    虽没有画齐,可林珠总觉得有些眼熟……

    又见陈继祖一边作画一边对着画中的女子笑,一副着迷的模样,林珠越看越觉得心头不妙!

    果然陈继祖又画了几笔,画中是何人,林珠如何还看不出来!

    “哐当……”

    随着手中托盘的摔落,陈继祖吓的回头,“你何时来的?不是让你不要来我书房吗?”

    “哼!好你个姓陈的,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有这番心思!”

    林珠冷笑着,指着画上的女子说,“你这画的是谁?要是让人知晓了,我看你这官还坐的稳不稳!”

    “肖想小姨子,更何况你这小姨子还是有夫婿的!当着人家未婚夫的面就看的眼神都愣了,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呢!”

    “现在还躲起来画……我让你画……我让你画……”

    说着,林珠还上前,一把抢了陈继祖那没画完的画作,几下就撕成了碎片!

    陈继祖虽有些爱美之心,可到底也是觉得林秀变化如此之大,有些新奇罢了!断然不会真的去做什么!

    可作画确实不妥,这才打发了小厮。

    但林珠这番话,说的就有些踩着陈继祖的脸面,本来就觉得林珠粗人一个不可理喻,现在越发恼羞成怒!

    “泼妇!你个泼妇!不可理喻!”

    “有种你别走啊!你敢做不敢认啊!我要让人都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林珠骂骂咧咧,村妇本性尽显!

    陈继祖越发皱眉,“好好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走!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随后猛推了林珠一把,林珠没站稳,正好跌坐到地上甜汤碗的碎片上。一阵剜心的痛袭来,林珠抬手一看,手心都被划破了。

    陈继祖一看,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自作自受!”

    只甩了这么一句,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

    独留下林珠一人,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啊!

    果真善恶自有时,随着那日开始,陈继祖和林珠背道而驰,林珠越来越觉得没了意思。

    陈继祖也越发嫌弃林珠,甚至连家都懒得回了。

    陈老爷子见自家儿子这样,也后悔不迭!为什么订了这么一门亲。真是结了个冤家回来啊!

    只是悔不当初!

    后来辗转知道林珠不是林老三的闺女,是侄女!

    而陈继祖真正定亲的人是林秀以后,两父子都是后悔!当初没有带眼识人!

    陈继祖又回想那日见的林秀,那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妻子!

    不求貌美如花,但能温柔小意,夫妻和美!

    哪里是林珠这个蠢妇,恶妻!

    后又查出林珠背后所作的恶事,包括下药迷陈继祖,以及害死陈继祖宠妾一尸两命等等!

    深觉林珠本性的同时,父子两个便把林珠送到了一家专门管理大户人家那些犯事了的女子庵!最后不过两年便疯魔而死!

    林珠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因为当初一己私念害死了小林秀,以至于后来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可她到死也执迷不悟,为什么她努力求得的一切最后都成了那副模样!

    可能终究还是应了那句: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哪怕抢了,也不得善终!

    ------题外话------

    林珠的故事就到此为止!提一下就是想说,她其实做了很多很多努力!可最后还是……不得善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