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小秀娘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腻乎
    因着怀孕,林秀自然不能跟之前一般到处跑了!

    虽然说服柯诺,不用像金丝鸟一样什么都要人喂,但想要再跟之前一样到处跑,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顾大夫也交代,林秀这胎其实并不算好,最好前期能在家好好休养,吃吃安胎药之类的!

    少去人多的地方,避免推让挤闹之类!

    又加林秀近来确实到不得人多的地方,以前闻着街上各种小吃,酒楼里的饭菜味,那是觉得香喷喷的!

    如今闻着,那就觉得心里犯恶心!

    困在这里,因为罗生没回来,也就只有日日在家呆着,打点好一切,等着罗生回来后,好出发去找林淼!

    几日的百无聊赖,林秀到了夜间就有些睡不着!

    柯诺自是搂着林秀陪着!

    林秀窝在柯诺的怀里说着白日里听到帮忙做活的妇人说的些关于顾大夫的闲话!

    原来那顾大夫人虽好,可命不好!

    顾大夫年轻时候喜欢医术,便天南海北的拜师学艺,在家待的时间少!跟顾夫人也就只有一个儿子!

    不过总算也总算有这么一个儿子,倒也算是对顾家有了交代!

    只是不幸的事,多年前这里曾发生过疫病,顾夫人和儿子以及新媳妇都不幸染上了病!

    等顾大夫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顾夫人和他那个独子一命呼呜,就剩下个弱儿媳妇!

    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连老妻也没了,顾大夫一夜老了好几岁!

    也幸好那儿媳妇活下来了,不过两月,竟然发现遗腹子!竟是顾大夫那早逝的儿子的种!

    但因为夫婿的离世,顾大夫的儿媳妇伤心加上本就体弱,熬到剩下了孩儿,也去了!

    自此顾大夫就一人带着个嗷嗷待哺的孙子,当爹当妈当爷当奶的……

    仿佛老天爷要他为年轻时的不管不顾负责一般,日日被绑在这城里,不得动弹!

    不过,顾大夫这个孙子,倒也是个不错的!因为由顾大夫一手带大,几乎是把顾家的医术学了个十成十,确实争气!

    说到这里,林秀便问柯诺,“相公,你说顾大夫虽然妻死子亡,可他明明还有个争气的孙子,为何别人还是要说他命不好?”

    柯诺摇摇欲睡,被林秀的话问醒,“嗯?什么?”

    林秀撅着嘴不满的说,“你又不听人家说话!”

    柯诺看看漏钟,“秀儿,这都子时了,你怎的还没有困意?”

    林秀却不回柯诺,反而先说,“你先跟我说说顾大夫这事你怎么看,说完我就睡觉去!”

    柯诺伸手捏了捏林秀的小脸,宠溺的说,“怎的女子都这般八卦,连秀儿你也不能免俗!”

    “你说不说嘛?”

    柯诺最是受不了林秀撒娇了!特别现在,一撒娇他整个人都火热,可又不能对林秀做什么,真是难受的紧!

    只得求饶似的说,“好好好,我说我说!”

    “叫我说,那顾大夫其实命挺好的!不管不顾不着家,顾夫人照旧把家里看管的挺好,儿子也长大娶妻!虽然后来不幸染病去世,可也给顾家留了个孙子!何况顾大夫的孙子还学有所成!这当是幸运了!”

    “若还有人非要说顾大夫命不好,要么是出于嫉妒!要么就是……他这个孙子学有所成只怕有些内情!”

    林秀见柯诺分析的头头是道,一点也不似方才那种摇摇欲睡的模样,喜的捧着柯诺的脸就亲了一口,“相公,你真棒!”

    柯诺最是喜欢这般了,忙凑过去,“那再奖励一个?”

    这是林秀与柯诺夫妻之间常用的招数,林秀喜欢鼓励柯诺,以及用惩罚和奖励措施,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失为一种闺房之乐!

    柯诺倒很是习惯了!

    林秀歪了头,“哪有一直要奖励的,你做对了我才给你奖励的!”

    “那秀儿你要如何才肯再给我奖励呢!”

    柯诺略带撩人的声线响起,还不停的揉捏着林秀的小手臂,林秀好不容易才把思绪给收回来,继续方才的话题!

    “那你猜猜,顾大夫的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诺皱着眉,“唔!这个好难啊!换个问题好不好!”

    林秀果断的摇了摇头,而后坏笑的凑到柯诺耳边,“你要是说对了,我就给你……”

    后面声音说的极小,只见着林秀的嘴巴巴拉巴拉的上下动,柯诺一双俊眼也突然带了神采!

    “这次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但似乎柯诺虽然很欢喜,但对林秀能否做到似乎心存疑虑的!

    林秀保证的说,“你放心,这次我说到做到!”

    柯诺这才了然的笑了笑,说,“那顾大夫的孙子既然学有所成,那要么是这个学上有什么弊端,要么就是这么优秀的人后面做出了让人都不能接受的事,甚至是不被世俗接纳!”

    “而观顾大夫的为人,他孙子学有所成,自然不会走上歪路!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顾大夫的孙儿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让所有的人都避之不及!”

    “相公,你太厉害了!”

    林秀觉得柯诺果然是高智商啊!虽然情商很低,但是只要不遇到自己身上的事,推测起来还是挺有把握的!

    柯诺见林秀这般鼓励,反而撩了撩眉,“那……秀儿,你答应的事,是不是……”

    “相公,咱们说正事,你先听我说完呀!”

    林秀忙打断柯诺,柯诺只的悻悻然,“好吧!”

    林秀这才心满意足的继续说,“相公,你猜的可对了!今日我跟那厨娘聊天,我就问:那顾大夫的孙儿到底怎么了?”

    “相公,你知道那厨娘怎么跟我说吗?”

    柯诺摇了摇头,不过为了自己稍后的奖励,还是很积极的说,“她怎么说?”

    “相公,你肯定想不到!顾大夫的孙子,可真是个痴人!”

    “嗯?”

    “原来顾家祖上并不是学医的,不过是药铺的抓药师傅,是到了顾大夫这一辈,顾大夫到处拜师学艺,这才一家子从医去了!”

    “顾大夫从小自己带大的这个孙儿,便跟顾大夫像了个十足!一旦碰见医术上的问题,那是废寝忘食的!但医术也高,在这城里很受人尊敬,就在一年多前,顾大夫的孙儿被全城的人赶了出去!”

    “这是为何?”柯诺此刻还真是来了兴致,好奇一个受欢迎的人,为何人人唾弃。

    “原是城里发生了一起大案,那女子自尽前说自己被继父常年侵犯,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所以自尽!可那女子死前要告的继父是个性子极好的人!哪怕人死了,人人都不信他会做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

    “那顾大夫的孙儿,人称小顾大夫!那小顾大夫却不以为然,自告奋勇的去验尸,而后指证那姑娘所说属实!”

    “既然如此,那这小顾大夫,应该更受人尊敬才对啊?”

    “哎呀,相公,你听我说完嘛!”林秀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柯诺的怀里,摸着他的手指头说,“可那小顾大夫却用了非常人的手段,他……检查了人家姑娘的身体……下面!”

    “那姑娘不过十五岁,眼见着要说亲了,突然自尽,且诬告自己继父!人人都说她无情无义,是不满继父给找的亲事才这般!可只有小顾大夫,去查验了姑娘的身体,查的姑娘长期受虐,伤口都在隐秘处,且早已不是处子之身,甚至……腹中有死胎!”

    “那继父自然是不承认,小顾大夫就当众剖出姑娘腹中的死胎,与她继父验血……”

    “果然那死胎是死去的姑娘继父的孩儿……如此真相大白!姑娘用自己的死,惩恶了恶人!可小顾大夫却因为查验姑娘的身体,已经剖尸,被众人唾弃……合赶出城!”

    “这……”

    柯诺听完,倒觉得这小顾大夫也着实可怜,做了好事,却这般下场!

    “哎,你也觉得很可怜吧!可这里的人,都觉得小顾大夫查看人家姑娘的身体,还……总之就是小顾大夫无人伦不说,男女之妨也不忌,对死人也不敬!哪怕是为了替姑娘还一个公道,可也不能如此……”

    “这世间不懂人情的人也太多!那小顾大夫若是不这般直接把自己所作所为的过程说出,或许就好多了!”

    “但小顾大夫如果不说出自己所作所为,也就无法为姑娘沉冤,更无法让坏人落网!那姑娘定然也是无法,这才已死明志!只是可惜了这两个人!明明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好人,却都不得善终!”

    “顾大夫也是可怜,明明小顾大夫是善举,可却因为不被世俗接受,而有家不能归!”

    林秀今日听完,就觉得很是伤感,这才一晚上拉着柯诺,想要说给他听!

    柯诺虽然心中触动,倒也没有林秀这般反应大,“这是人的命数,好在不伤及性命,那便是大幸了!”

    林秀也很认同柯诺的话,静静的没有说话。

    两人都惋惜小顾大夫的遭遇,也觉得顾大夫确实是可怜!中年丧子,晚年孙子也出事!

    一阵无言之后,柯诺盯着林秀,“秀儿,我的奖励……”

    “相公,不知道是不是说话说多了,我好想咬到自己舌头了!”

    “啊……我看看!”

    “不行不行,疼着呢!你快去给我倒水喝!”

    柯诺忙去给林秀倒水,林秀咕噜噜喝完,然后含了一口在嘴里,顾着两颊,像条小金鱼似的!

    “怎么样,好些了吗?”

    林秀摇了摇头,眨着眼睛,柯诺先是着急!

    可等了一会,他回过神来盯着林秀问,“秀儿,你怕不是又要食言吧!”

    林秀鼓着嘴含着半口水含糊不清的说,“相公,你说什么呢!人家是舌头疼!绝对不是要食言!”

    柯诺还是一脸不信,趁着林秀不注意,突然就饶痒,林秀猝不及防的把嘴里的水全吞下了,大笑着说,“相公,你做什么呢!呵呵呵,你住手!”

    柯诺是停手了,不过却说,“那我要先检查检查才能确认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吧!”

    而后低下头吻住了林秀,深吸……

    林秀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在喘不过气来之前,柯诺放开了他!而后舔舔嘴,眼里深邃,“秀儿,撩起来的火,你今日可不能不灭啊!”

    “啊……不要嘛!”

    ……

    夫妻二人一番打闹之后,自然是林秀败下阵来!

    确实,这次的火,可是她先撩起来的!

    “好吧!那你今天洗干净了吗?”

    柯诺见有戏,自然点头,“我这就去把它洗干净!”

    林秀撅着嘴,“快去吧!今天给你一次机会,回来晚了要减时间的!”

    说着柯诺快速的从被窝里窜出来,跑去洗漱间!林秀只听见水流的声音,几下过后,柯诺光着双腿就过来了!

    林秀忙捂着眼睛,“哎呀,你干嘛!”

    柯诺却等不及的已经躺回去了,“秀儿,快些,洗干净了!就等着你呢!”

    “哼!你吓着人家了,不给你亲!”

    蓄势待发,临阵又要逃!

    柯诺哪里允许,自把林秀裹到被子里,“秀儿,你可是答应了的!”

    一边说着话,柯诺那一股子难耐的劲,真是……

    林秀也不忍柯诺这般难耐,自是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

    等柯诺舒服之后,林秀从被子里钻出来,见柯诺一脸餍足,心中不免有些醋意,“我这边辛辛苦苦的,你倒好,享受着呢!”

    柯诺一把捞过林秀,抱在怀里猛一顿亲吻,“秀儿,我的好秀儿!你最好了!”

    林秀却捉狭似的把粘腻的手摸了一把到柯诺脸上,“哈哈哈!让你自己试试……”

    柯诺一愣,而后也并不恼,倒把头往林秀胸口去!

    林秀察觉柯诺的意图,惊慌失措的喊着,“呀!你别来,你别蹭我身上!”

    ……

    而后自是二人又去擦洗一番,等闹腾下来,丑时初了都!

    林秀终是有了困意,抱着柯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二人将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院子里有人闯入的声音!

    柯诺猛的睁开眼,见林秀已经熟睡,轻轻的拿开林秀放在他腰间的手,蹑手蹑脚的起身。

    乌黑黑的院子里,果然一个人影,柯诺忙出招,可对方却一点没有反抗,随即还闻着浓厚的血腥味!

    “你是何人?来此处做什?”

    见无人回答,手下之人也没有任何反抗,柯诺松开手,拿了火折子点燃,凑近一看,大惊失色,“罗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