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话:猜我为什么舔你
    八月的午后,暖软的阳光稀疏落在东华大学那两扇圆形拱门上。

    苏暖萌拖着拉杆箱,在门口停了一下,掏出手机拍了张照,这才继续往学校里走。

    这几天是东华大学迎新的日子,新生一进校门就会被迎新队的学长学姐们热情包围,尤其是像苏暖萌这种身材火辣,脸蛋儿艳美的新生学妹。

    刚踏入东华大学的门,一群大二大三的学长便蜂拥上来围住她,一阵“嘘寒问暖”。

    “小学妹,哪个系啊?学长带你去报到处好不好?”

    “别听他的。小学妹,学长帮你拿行李吧,看你这么小的身板拿这么重的东西,学长心疼死了……”

    “……”

    苏暖萌嘴角抽搐,面对眼前这些“老学长”,她那双大丹凤眼眨了眨,秋波眉一挑,撩起唇角,正想说几句客套的话,身后就传来一道咆哮的男音。

    “苏暖萌!你个杀千刀的……到站不叫爷,害得爷坐过站,还、还他妈……丢了手机!”

    这声音含着悲愤和杀意,苏暖萌来不及思考,第一反应就是跑。

    一手拖着拉杆箱,一手抓住背包肩带,风一阵的绕过挡路的学长们,跑得比兔子还快。

    没等“老学长”们反应过来,又一个拖着拉杆箱,背着包的少年从校门外杀进来,直接无视他们,径直去追跑远的苏暖萌了。

    东华大学的地形图,苏暖萌早就印在了脑子里。

    她熟门熟路的顺着体育馆那条道往2号食堂的方向跑,然后经过男生公寓,跑进了操场。

    找了一棵老大老高的老槐树,苏暖萌蹑手蹑脚的藏在树后,只看见追逐她而来的少年风一阵的从几米开外的小道跑过去。身影远了,她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咚”的一下,落回了胸腔里。

    妈勒个鸡!

    按照郑绮风那小子的尿性,一觉睡醒公交车应该已经到终点站了啊!怎么会这么快就醒了,太特么不科学了!

    苏暖萌歇了口气,打算在这儿等一会儿,免得去报到处再遇上郑绮风,她又得逃。

    哗啦——

    书页翻动的声音蓦然从后面传来。

    苏暖萌整颗心再次悬起,她慢动作的回头,只看见老槐树伟岸的树干和龟裂的树皮。

    这树贼高贼大,估摸着得四五个人才能抱住,起码上百年了。

    视线一点点移动,苏暖萌小心翼翼的跪趴在地上,探着脑袋往老槐树的另一面看去。

    目光所及是一片枯黄草地,可余光里却瞄到了一只白色板鞋。

    于是她的视线集中在那只43码的白板鞋上,顺势回收上爬,最终落在了靠着老槐树坐着的少年身上。

    他身穿洁白衬衣,套了一件好像是v领的粉色毛衣,碎发在微风中颤动,苏暖萌看不清他的脸,目光极限就是少年那白皙的耳朵,还有他的手肘。

    少年在看书,看得很入迷,连枯黄的槐树叶落在他肩头也不自知,更别说就在他身后不过几厘米的苏暖萌了。

    阳光细碎,从稀疏的槐叶间坠落,像一张网,网住了少年的身子。

    哗啦——

    他漫不经心的翻动书页,修长如玉的食指,甚至仔细的划过他目之所及的那行字。一字一句,都专注仔细,仿佛在品味,仿佛在怀念,又仿佛在沉思。

    苏暖萌的视线则直愣愣的停留在他的耳垂上,光从厚薄适宜的耳垂透过,晶莹剔透,像苏暖萌最爱吃的石榴籽,很漂亮很香甜。

    她看着看着,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身子小心翼翼的前倾……

    樱桃小口衔住了她渴望的“石榴籽”,轻咬了一下,却没有预料中的香甜汁液眦裂出来。

    反倒是……有一点汗水的咸味。

    撕拉——

    书页撕裂的声音让苏暖萌迷蒙的视野骤然清晰,她柔顺的长发被风撩起一丝,在眼前晃荡而过。苏暖萌含着“石榴籽”的唇抖了抖,牙齿一打结,用力的咬了一口。

    “嘶——”低哑的抽气声打破了静谧。

    苏暖萌愕然松口,跪在地上的膝盖仓皇的往后挪了挪,她惊恐的瞪大眼,心“突突”加快跳动,很方。

    她干了什么?含住了一个陌生骚,呃少年的……耳垂?!

    妈勒个鸡,魔怔了吧!

    苏暖萌伸手掐了一把自己大腿,疼得直抽抽。可余光却扫到前面背对她的少年有回头的倾向,她赶紧伸出另一只手,一把伸过去,乎在了少年脸上。

    清脆的一声肉响,苏暖萌欲哭无泪:“对不住,乎重了……”

    少年转不了头,身子崩得僵直没说话。

    可苏暖萌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她落在少年脸上的手传来,冻得她哆嗦了一下。

    没给那人开口的机会,苏暖萌艰难的眼下唾沫,思忖着该如何解释刚才的情况。

    樱唇张了张,她慌不择言:“你、你猜……我为什么舔你!”

    分贝不小,却掩盖不住她的慌乱。

    原本就愠怒的少年眸中泛起血色,长腿一收,右手抬起冷不丁扣住苏暖萌落在他脸上的手,厌恶的甩开。

    恰在此时,不远处传来喊声:“宋孽……孽啊~孽……你在哪儿呢?”

    轻快而调侃的男音,分贝比苏暖萌还大,响彻方圆十几里。

    原本打算起身的少年微愣,脸色更沉。也就是这瞬间,苏暖萌麻溜的爬起身,拽上拉杆箱就跑。

    疯狂凌乱的脚步声和拉杆箱滑轮的声音瞬间惊醒了少年,他终于没了禁锢,轻松自如的回过头,却只看见一道逃窜的倩影,消失在小道转角处。

    凤眸略寒,他秀挺的眉蹙起,一抹不悦荡漾在妖孽惑人的脸上。

    “可算找到你了!孽~”男音颤颤,娇嗲甜腻。

    旁人听了都会哆嗦一下,坐在老槐树下的宋孽,却是一脸漠然淡定。

    他只是看了一眼飘落在地上的书页,眉头蹙得又紧了一些,眸中杀意尽显。

    樊轻夜还没走近,就被他周身的寒气生生逼退,两手格挡状竖在头顶:“靠!我不就是打扰你看小说吗,至于这么生气吗?!”

    少年没吭声,只是收起长腿,顺势捡起撕碎的书页,起身之际,将书页夹在了书里。

    他手里拿的是一本女频言情小说,书名文艺酸腐,叫《我在情深处,等候你》。

    樊轻夜最近就为了他手里这本书的作者,熬了两个通宵。

    眼下看见这本书,就忍不住咂嘴:“你这宝贝小说的作者我查到了。”

    他过来找宋孽,就是为了这件事:“首发是在一个叫暗香浮动的小说网站,笔名‘萌化了’,网站书名《师傅在上》,是个一本铜牌的作者。名下没有其他作品,创作时间是两年前,完结时间是一年前。”

    “当时连载的时候,挺火的,粉丝不少,不过该作者从没和粉丝互动过。写完这本书后就销声匿迹了,很多粉丝都在等着她开新书,不过……希望渺茫。”

    樊轻夜报告时,宋孽已经从老槐树的阴影下,走入了明媚暖软的阳光中。

    他虽然没吭声,但却一直仔细的听着樊轻夜的报告内容,一字不落。

    “按照你的要求,我黑进了网站的信息系统……找到了该作者的身份信息。”樊轻夜摸了摸自己的胸,一副呕心沥血的劳累相,拦下了一直往前走的宋孽。

    抬眼,樊轻夜咬着朱红的唇,眼波颤颤,楚楚可怜的望着面前的宋孽,艰难启唇:“孽啊~我的孽啊……你可知粑粑为了你,已经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了吗?”

    宋孽看得嘴抽抽,眼里划过一抹嫌弃:“屁话快放,晚上请你们水煮三国。”

    原本可怜兮兮的樊轻夜眼睛一亮,顿时死而复生:“你说的!我要吃水煮三国的水煮鱼,我要吃十斤!”

    水煮三国是东华大学西门外小吃街最着名的酒楼,每道菜都价格不菲,寻常学生半年难吃一顿。

    “嗯,吃不完你兜着走。”少年眸光邪肆,瞧他一眼便从他身边掠过去,继续往男生宿舍楼走。

    樊轻夜奋起直追,屁颠颠乐呵呵的道:“那人信息我都查到了,不过还没深入调查,基本信息你是要我跟你说呢?还是我发你邮箱自己看呢?”

    步子沉稳的宋孽,精致如画的脸上虽然一派从容,但他攥着书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暴露了他内心那一丝丝紧张。

    尤其是在樊轻夜说到“那人”时,他的心情很复杂。

    “萌化了”的身份信息,是他嘱咐樊轻夜秘密调查的,这两天也一直心怀期待的等着结果,却又在得知樊轻夜得手后开始彷徨失措。

    他的内心渴望知道,“萌化了”到底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却又忐忑害怕,怕自己找错了方向,也找错了人。

    “宋孽?孽孽?孽~”樊轻夜猛的拍了一下忽然站住脚的少年。

    宋孽这才回过神,不动声色的藏起了自己的情绪,只冷声道:“你说。”

    他怕自己没有勇气打开资料查看,所以还是觉得让樊轻夜告诉他。

    “好吧,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因为吧……这个作者‘萌化了’,跟你以为的有点出入。”

    宋孽拧眉,终于抬头对上了樊轻夜的眼睛。

    那少年顿觉压力山大,原本准备好的言辞突然卡在了喉咙处,好半晌才艰难吐出:“这个‘萌化了’真名姜南,女……”

    ------题外话------详情看简介~

    嗯,新书的愿望是……百万完结。

    熟悉寡人的都知道,寡人不擅长长文,但我会一步步突破字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