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17话:想的倒是挺美的
    “你确定你没事?”沈佳歆略有些怀疑。

    苏暖萌连连点头,急忙敛了笑,正色道:“看书看书,我也看一会儿书!”

    她说着,赶紧从书架抽了一本书出来,随手翻开,却再次忍不住捧书笑了。

    真是没有想到,大神的号召力这么厉害!

    不过对于江阳为何会替她宣文这件事情,苏暖萌决定回头打探一下。她得弄清楚,江阳到底知不知道《给爷跪下》是她的文。

    思虑间,签约群里有人艾特了她。

    【群消息】江中渔火:给朕跪下,怎么不敢出来冒泡了?之前是谁说要凭借自己实力来着,还说自己是小萌新,真有脸啊!

    这个江中渔火,也不知道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玩意儿,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艾特苏暖萌,拿着诡面给她题外的事情说事儿。

    苏暖萌不吭声,她还真当她是怕了她们。

    啧!

    手麻利的敲着键盘,苏暖萌终于忍不下去了。

    【群消息】给朕跪下:冒泡(可爱可爱)

    【群消息】小野猫:噗嗤——

    【群消息】大叔控萝莉音:23333,陛下好可爱!

    【群消息】江中渔火:呵呵,终于出来了。伪装成小萌新来欺负我们家烟火,有意思吗?

    呵呵,是她欺负江上烟火?

    苏暖萌勾唇,笑意嘲讽,指尖有条不紊的敲着键盘。

    【群消息】给朕跪下:欺负?大家都是女人,她有的我也有,如何欺负?

    【群消息】江中渔火:你!你明明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群消息】给朕跪下:SO?

    所以她们到底想说什么?

    【群消息】小野猫:(摸下巴)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抱大腿也是实力的一种。怎么,难道是我年纪大了,记错了?

    小野猫一开口,那个江中渔火立马不吭声了。

    不过消停了片刻,从群里转为私戳苏暖萌。

    【私聊】江中渔火:这次赌约不作数了。

    很霸道的语气,俨然把这次苏暖萌和江上烟火双方的赌约,当成了江上烟火单方面的决定。

    赌约要不要继续,仿佛只是她们一句话而已。

    看着聊天界面,苏暖萌不由发笑。她真想问问这个江中渔火,问问她几岁了,怎么说话处事,跟个孩子似得。

    【群消息】给朕跪下:江上烟火,明天下PK后,驻站群见。

    她没有搭理江中渔火,只是恶趣味的在签约群里,艾特了一直没有冒泡的江上烟火。

    本来这次赌约就是她和江上烟火两个人的事情,没必要和一个不相干的人多费口舌。

    其实如果不是当初江上烟火非拉着两个组的责编做见证,今天苏暖萌也不至于这么逼她。

    如果只是单纯的,她和江上烟火私下里的赌约,说作废,那作废便是。可这牵扯到了甜瓜,之前耀武扬威拽上天,现在看形势不妙,就想作废?

    想的倒是挺美的。

    关掉了QQ会话框,苏暖萌打开了码字软件,打算继续存稿子。

    眼下PK肯定稳过,那么她需要做的,就是努力存稿,力争上架万更到完结。

    锁字之前,苏暖萌最后刷了一波后台。看见数据直线上涨,她心里说不激动是假的。

    激动之余,更要努力码字!

    ……

    男生公寓414宿舍,一身家居服的宋孽,此刻正姿态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抄着手,眉目含笑的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显示的是暗香浮动小说网站的作品信息页,而此刻宋孽盯着的,正是苏暖萌写的那本《给爷跪下》。

    看见她的数据突飞猛进,他的心情就没来由的好。

    这样一来,苏暖萌就不会是第二了。

    只是,好心情不过三分钟就被破坏了。

    因为苏暖萌的粉丝榜上,有一个人一直在跟他竞争一把手的位置。

    该死的!这个ID叫“陛下家的小婊贝”的人到底是谁?

    之前他砸花砸钻刷粉丝值的时候,这家伙就一直跟他较劲。两个人的粉丝值瞬息变化,每次刷新网页,总能看见粉丝榜第一和第二在不断的变换。

    直到十分钟前,那家伙才消停了。停止了刷粉丝值,安分的呆在了粉丝榜第二名的位置。

    可即便如此,宋孽也不敢松懈。他要时刻盯着他粉丝榜榜首的位置,绝对不能把苏暖萌书下第一粉丝的名号让给旁人。

    江阳洗完澡出来,恰巧看见宋孽一副誓死斗争的表情坐在电脑面前,不由嘴抽。

    抬手随意的擦了擦湿漉漉的发,他走过去,弯下腰,朝宋孽的电脑界面看了一眼。

    看见那个叫“爷在上”的ID,位居粉丝榜第一的位置时,江阳咂咂嘴。

    “同是写书的,也没见你送过我一朵花。”别说一朵花了,宋孽连一个币都没有给他送过。

    结果却在苏暖萌这里投了一万多人民币,真是好兄弟啊!

    江阳打趣完,就回自己座位了。

    一直盯着粉丝榜的宋孽终于挪了挪视线,回身挑眉看向江阳:“明天中午想吃什么?”

    刚坐下的江阳身板一僵,半晌才木讷的回身,满脸讶异的看着宋孽:“你要请我?”

    宋孽点头,不置可否:“决定好了告诉轻夜,让他定位置。”

    恰好樊轻夜从门外进来,他刚打完篮球回来,听见宋孽的话,不由问道:“决定什么?定什么位置啊?”

    宋孽没回,倒是江阳难得有兴致的接了句话:“明天中午宋孽请客,地点随便选。”

    话落,他忽然想起什么,视线重新落回宋孽身上:“对了,允许带家属不?”

    咳——

    家属?!

    正喝水的樊轻夜被呛到了,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江阳。那人却只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接着转动手里的笔,斯文俊雅,嘴角还挂着薄薄笑意。

    不用想也知道,江阳这“家属”指的是谁。

    “啧,姓江的。以前怎么我就没发现你这么爱秀呢?自打你跟小知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以后,我发现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樊轻夜忍不住揶揄,语气算算的,显然还是很羡慕江阳和梁知的。

    嗷嗷呜,他那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到底在哪儿啊?是迷路了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