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28话:沧海一粟
    别说“二大爷很暖”这个号,与他爹的“宋霸王”,等级相差甚远了。

    就算是平级,亦或者是低几级,宋孽也不会被他打败的。

    【附近】二大爷很暖:如果你愿意放水的话,凭我足够了。

    放水?

    宋孽再次愣住,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直接的人。

    就上次二大爷很暖主动解除与宋霸王的师徒关系来看,这人应当是个干脆的主,怎么眼下却又上来找麻烦?

    就在宋孽狐疑之际,那人又发消息了。

    【附近】二大爷很暖:我在做“姻缘石”的任务,第二道关卡需要斩杀你,所以……希望你能稍微配合我一下,帮个忙。

    宋孽了然,身子往后轻轻一靠,沉思了片刻,指尖落在键盘上。

    原本宋孽就觉得对“二大爷很暖”有所亏欠,当初既然决定收他做徒弟,自然是想过日后护他周全的。可后来因为老爸的原因,师徒关系无法实在难以维持下去。

    而当时“二大爷很暖”被“刹那风华”一通欺负时,他也没在场。

    虽然后来屠了“刹那风华”,免了他在游戏里再被人欺负,可心里的歉疚,却尚有一丝。

    所以,他思忖着,这次就当是还他的债,让他杀一次无妨。

    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倒是先开口了。

    【附近】二大爷很暖:你应该也知道,姻缘石的奖励甚是丰厚。如果你帮我,奖励我可以分你一半。

    一半呢,这可比对“一只小JJ”好太多了。

    想第一个任务的奖励,她愣是只给了那小子一只蚌壳。

    【附近】宋霸王:成交。

    虽说,这奖励于他而言无足轻重,但既然对方都开口了,怎好拂了人家美意。

    见他答应,二大爷很暖立时拔出背负的大刀,使尽浑身解数,将“宋霸王”当场砍死。

    宋孽一直盯着屏幕,发现这个“二大爷很暖”操作十分流畅,招式套路衔接非常漂亮。原本他估算着,以他现在等级的伤害,要杀死“宋霸王”这个号,起码得花上五六分钟的时间。

    没想到不过三分钟,宋霸王便倒地了。

    抱臂的手微动,他正打算跟二大爷很暖打声招呼,然后就继续做日常去。

    谁知——

    【附近】二大爷很暖:……那个,大叔啊,能再让我杀一次么?

    宋孽:“……”大叔是什么鬼?

    哦对,之前他收徒的时候,有以老爸的身份,说过自己已经成家的。

    看样子,对方应该年纪还比较轻,估摸着也就十几二十岁。

    【附近】宋霸王:怎么?

    【附近】二大爷很暖:(囧)我刚才没开启任务,系统不认……

    【附近】宋霸王:……

    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倒是和那个人有些相似。

    眉头轻轻皱起,宋孽那修若梅骨的手指,游走在键盘上。

    【附近】宋霸王:速度。

    苏暖萌怎么也没有想到,宋霸王居然这么爽快,脾气还这么好!

    心里美滋滋的,赶紧打开包裹,触发任务,操着大刀,又爽快的屠了“宋霸王”一顿。

    杀大神的感觉,还真有点奇妙呢。

    因为“宋霸王”的配合,苏暖萌通过了“姻缘石”的第二个关卡。

    系统奖励了她两匹月华缎,还有一张制衣图谱。

    月华缎据说是《刀剑江湖》里最好的绸缎,也是织出月华锦衣必需的材料。至于这张制衣图谱,正是“月华锦衣”的制作图谱。

    有了这两样东西,苏暖萌再找一些材料,便可以制造出两套“月华锦衣”。

    月华锦衣是《刀剑江湖》里,独一无二的喜服,着身效果,会有属性加成。

    算得上《刀剑江湖》中的至宝之一。

    苏暖萌自然是高兴了,而这一次系统发了公告后,不少陌生人前来道喜。其中不乏有人来询问苏暖萌,是否有意向出售“月华缎”和图谱。

    这种好东西,千金难求。

    若是现在以高价出售了,届时再想买,约莫出双倍的价格都买不回来。

    所以,苏暖萌不卖。

    再说,她可是答应“宋霸王”,这次奖励分他一半的。

    【附近】宋霸王:我去做日常了。

    【附近】二大爷很暖:那回头我把“月华锦衣”做出来了,分你一件。

    虽说是喜服,可这两匹绸缎,到底是做成男衣还是女衣,还不是全凭苏暖萌意愿。她不打算做成成对的喜服,就做两件男衣,到时候分一件给宋霸王。

    显然,宋孽被他的脑回路惊到了。

    【私聊】宋霸王:你的脑回路,跟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忽然戳过来的私聊消息,让苏暖萌震惊了一把。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宋霸王应该是设定了拒收陌生人消息的。可眼下却主动私聊自己……看样子当时那么做,只是想跟她解除师徒关系而已。

    不知道为何,想到这,苏暖萌竟还觉得有些心酸。

    深吸了口气,她的视线扫过对方发来的那行字。

    想当初,她师傅“沧海一粟”,也说过她脑回路清奇来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宋霸王总能让她想起“沧海一粟”,那个她明明早就想遗忘的人。

    就在苏暖萌脸上的笑意泯灭之际,会话气泡又开始闪烁了。

    【私聊】宋霸王:看你操作很熟练,以前玩过这个游戏?

    【私聊】二大爷很暖:玩过,不过是《刀剑1》。

    【私聊】宋霸王:是吗?我当初也在《刀剑1》玩,还收了一个徒弟。

    苏暖萌弯了弯唇角,没再继续说下去。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有些不妙。

    这个宋霸王,和沧海一粟……

    【私聊】宋霸王:我在《刀剑1》里叫“沧海一粟”,你呢?

    咯噔——

    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狠颤了一下。随着苏暖萌那一瞬灰白的脸色,心逐渐下沉。

    沧海一粟……

    他说他在《刀剑江湖》里,马甲是……沧海一粟?!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何时变得如此小了?!

    苏暖萌握着鼠标的手蓦然攥紧拳头,手抖的叉掉了对话框,她焦躁不安的起身,开始在宿舍里转圈。

    正练习考卷的梁知见她绕着餐桌转了三圈,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萌萌,你怎么了?”梁知放下手里的笔和卷子,微微挪开椅子,站起身。

    她想过去看看苏暖萌,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谁知步子还没有迈开,苏暖萌却是蓦然抬手,拒绝她靠近。

    梁知呆了呆,这才注意到苏暖萌的小脸苍白一片,死咬着唇,几乎快要出血了。

    没有苏暖萌的允许,梁知不敢轻易靠近。

    约莫看着她来回走了近十分钟,苏暖萌终于松开了紧咬的唇,改咬手指头了。

    梁知看得一脸莫名,却又不敢擅自多问。

    “没事没事,你继续做题。”苏暖萌看了梁知一眼,怕她担心,又重新坐回了书桌前。

    不过她刚才起身离桌的一瞬,已经条件反射的把游戏下了。

    眼下望着电脑屏幕,心情百般复杂。

    沧海一粟。

    这个名字,她以为自己再想起再听见,已然能够平静对待了。

    可是当今天,宋霸王说他就是“沧海一粟”的那一刻,苏暖萌内心筑起的高墙,却似乎顷刻间“轰隆”一声,全都崩塌了。

    那些深埋心底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无论是在《刀剑江湖》里,她和他走过的山道水路,还是看过的艳阳、大雪,那些曾经她认为是这一生里最幸福的时光,全都倾覆而来。

    可每一幕,都像是针刺一般,扎着她的心寸寸生疼。

    曾经有多美好,而今便有多痛苦。

    胸口猛烈起伏着,苏暖萌难受的趴在桌上,揪紧了衣袖的手握紧再握紧,直到指甲陷进了掌心的肉里,她感到了疼痛,才清醒过来。

    都过去了……

    苏暖萌安慰自己,一切都过去了。

    快四年了,何必放不下。

    既然“宋霸王”就是“沧海一粟”,既然他安好,那她也该放下了。

    这么多年,她时常在想,为什么三年前,他没有赴约。如今看来,恐怕是因为他妻子的原因。

    可笑她还傻呵呵的以为,他是出了什么意外……还在书里,帮他圆了个谎。

    呵——

    ……

    宋家别墅,二楼书房。

    宋孽靠坐在椅子上,双眼盯着屏幕上的对话框,扫过“二大爷很暖”灰暗的头像,眉头不觉间轻皱了一下。

    倾身,他两手交握抵着额头,埋下头,视线落在上等乌木定制的书桌桌面,心下迷茫。

    他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和一个游戏里的陌生人……

    这么多年,除了樊轻夜、江阳,他甚至连父母都未曾明确的提起过那件事情,今天竟然在游戏里,向一个陌生人开口了。

    是疯了吗?还是觉得“二大爷很暖”比较有亲近感?

    轻轻落下眼帘,少年闭目片刻,重新睁开时,眸中只余下一片清冷。

    他没有去在乎“二大爷很暖”为何忽然下线了,只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莫要再犯。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以后,宋孽才开始继续做日常,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得,直接把和“二大爷很暖”的私聊对话框给关掉了。

    再加上,宋霸王这个号根本就没有加“二大爷很暖”的好友,日后便少接触一些就好。

    约莫下午四点多,苏暖萌洗了个澡,方才彻底冷静下来。

    她面无表情的吹干头发,换了衣服,穿鞋。

    梁知坐在书桌前,一直茫然的看着她。

    直到苏暖萌拿了钥匙,她才出声:“萌萌,你要出去么?”

    苏暖萌回神,扬唇:“嗯,这不是临近期末了吗,我去图书馆看会儿书。”

    梁知本想跟她一起去的,可是一会儿晚点她和江阳还有约,再加上苏暖萌也没有要她同路的意思,便打住了陪她一起去的念头。

    收拾完,苏暖萌便出去了。

    她的确没有让梁知陪同的意思,去图书馆,也只是想散散心,转移一下注意力。

    至于期末考,估摸着12月中去了。

    大学和高中不太一样,每个系的期末考时间不一定,全凭科目教授的心情。

    所以有的系放寒假早些,有的则晚一些。

    图书馆位于东门,与体育馆相对。苏暖萌徒步过去,走了大概二十几分钟。

    入冬的午后,阳光暖软,不少喜欢安静的同学都喜欢午后到图书馆坐着。

    捧一卷书,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靠坐在窗边,沐浴阳光。

    此刻,苏暖萌就抱着一本《福尔摩斯》倚在窗台。

    她低垂着脸,阳光拉下暗影,映在书页间。耳朵里塞着耳机,曼妙舒缓的音乐完全隔绝了这个世界。

    以至于苏暖萌在图书馆带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注意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多了不少同学。

    男女都有,不过男生居多。

    等她内心彻底平静了,第三起故事也真相大白了,终于慢条斯理的合上了手里的书。

    苏暖萌抬头,一手随意的摘掉了耳机。

    谁知抬头的一瞬,她却发现原本荒无人烟的角落,不知道何时多了不少人。

    大家手里虽然都捧着书,但有那么一瞬间,苏暖萌却发现不少视线落在她身上。

    额——

    她怎么觉得自己现在是越来越惹眼了,这种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的感觉,总有些不舒服。

    也难怪明星出行,都要乔装打扮一下了。

    人,都是有隐私的。

    默默的直起身,少女尴尬的摸了摸鼻梁,拿着书往书架的方向走去。

    远离了众人的视线范围,她才默默的呼了口气,将书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她转身。蓦然注意到前面尽头处,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垫着脚尖伸手拿放在书架顶端的一本书。

    见状,苏暖萌提步过去。

    “我帮您吧。”她说着,已经将不远处的脚架推了过来。

    老爷子侧身看向她时,苏暖萌已经踩着脚架爬上去,伸手触到了最顶端的那排书籍。

    微微垂首,明媚如光的浅笑在嘴角浮起:“是这本么老爷爷?”

    老爷子抬头看去时,少女如一抹艳阳,格外暖软。

    视线落在她指尖轻触的那本悬疑小说上,老爷子点头:“是的,谢谢你。”

    这女孩子,他认识,之前东华校庆汇演上,这丫头出演的《君如故》里的女主角。

    而且后来他还听说,《君如故》的剧本,是这丫头亲手写的。

    阅尽沧桑的老眸里,闪过一抹赞许。

    苏暖萌得了答案,已经将书抽出来,顺着爬架下来。

    落了地,她将书恭谨的递给老爷子:“不客气,给您。”

    将书给了老爷子,苏暖萌又把脚架放回了原位,这才转身往图书馆外走。

    谁知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背后传来老爷子温厚亲切的声音:“丫头请等一下。”

    脚步微顿,苏暖萌回身,目光错愕的落在老爷子身上:“我?”

    老爷子点头,朝她招手。

    苏暖萌以为他还有事情需要她帮忙,便折了回去。

    谁知人才刚走进,老爷子便笑着开口道:“我叫林霜元,是一名导演。”

    薄唇微张,到嘴的话蓦地咽了回去,苏暖萌双眼里盛满愕然。

    林霜元!

    林霜元她知道啊!他导演的作品,三分之二她都是看过的。题材繁复,但每一部都很良心。也因此,林霜元导演的作品,备受国民喜爱,得了个“林霜元出品,必属精品”的好名头。

    不仅如此,他的名号在国际上那也是响当当的。

    可……

    眼前的古稀老人,真的是那个大导演林霜元?!

    就在苏暖萌带着狐疑的目光审视眼前的老人时,林霜元也在审视她。

    见这丫头虽然讶异,却还算泰然,心下不禁更是满意。

    “丫头若是不急,不妨我们去那边坐着聊一会儿。”林霜元侧目,看了一眼过道尽头的休息室。

    苏暖萌点头,虽然不知道老人家想说什么,但最起码的尊重老人,苏暖萌还是知道的。

    老爷子走在前面,苏暖萌跟在后面,一前一后进了休息室。

    索性有这么多的书架做掩护,倒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她。

    进了休息室,苏暖萌礼貌的带上门,两手交握垂在身前,神情有些拘束。

    起先不知道这老爷子身份时,苏暖萌还觉得没什么。可现在知道老爷子就是林霜元导演,心里的敬仰和敬重,不由让她开始忐忑不安,觉得紧张。

    倒是林霜元,十分泰然的在窗边的小桌前落座,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吧,无需拘束。”

    虽然林老这么说,但苏暖萌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僵硬的落座。

    不多时,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位老婆婆端着茶水进来。

    苏暖萌抬头看了她一眼,一眼就认出来这位老婆婆是图书馆的管理员。

    看年纪,约莫近六十岁了,大概退休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

    老婆婆放下了茶水,笑盈盈的看了林老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又出去了。

    倒是弄得苏暖萌一头雾水。

    “是我爱人,也是这里的图书管理员之一。”老爷子自然看穿了苏暖萌的狐疑,笑容慈蔼:“你叫苏暖萌是吗?”

    苏暖萌立时回神,双目炯炯的看向对面的林老,眸中再次闪过讶异:“您、您怎么知道?”

    她怎么不记得,自己何时跟这位演艺圈的大佬见过面?!

    而且林老怎么会认识她的?难道又是屈旻阳那小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