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0话:她的确很漂亮
    “我发疯?没错,我是疯了!”郑绮风气得发笑,笑得身体不停的抖动。

    那模样当真癫狂。

    “苏棠哥,沈佳歆喜欢你,你知道吗?”郑绮风沉声,咬牙切齿的盯着对面的苏棠。

    好在这个点楼下都没什么人经过,否则就郑绮风和苏棠刚才的举动,明天肯定会上学校的论坛。

    显然,郑绮风的话让苏棠呆愣当场。

    郑绮风刚才说什么?

    沈佳歆……喜欢他?

    那个丫头怎么会……

    拧着眉头没说话,苏棠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郑绮风,想要从他神情里找出一丝撒谎的迹象。

    可是最终,他什么端倪都没有发现。

    可见郑绮风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你胡说什么。”即便如此,这种话苏棠也认为郑绮风不应该乱说。

    沈佳歆到底是女孩子,女孩子的名声最为重要。郑绮风这话说白了顶多算是他自己的揣测,但说出口要是被别人听见了。那么别人就会以为这真的是沈佳歆的意思。

    可人家沈佳歆本人,根本没有说过这种话。

    郑绮风冷笑了一声,“我胡说?真是胡说倒好了。”

    他说话时神色有些许落寞,话落便垂眸盯着自己打了绷带的手臂,怀念着之前沈佳歆担忧他时的样子。

    多么希望自己真的只是在胡说八道,多么希望沈佳歆真的不喜欢苏棠。

    可郑绮风知道,他所希望的这一切,都不可能变成现实。

    苏棠的视线也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微皱眉,“你手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里捎着的是关怀。

    不管今晚郑绮风到底为什么会如此异样,但在苏棠心里,到底还是把他当成亲弟弟看待的。

    说着,苏棠便想上去查看一下郑绮风的伤势。谁知那少年却是侧身闪躲,避开了他的接触和靠近。

    那疏离的神色,让苏棠皱紧了眉头,心情顿时变得沉重无比。

    “疯子……”苏棠开口,声音温厚。

    郑绮风却抬头打断他:“苏棠哥,你对沈佳歆是什么感觉?喜欢她吗?”

    喜欢沈佳歆吗?

    苏棠说不清。

    22年来,他不曾谈过一场恋爱,身边离得最近的,也只有苏暖萌一个异性而已。

    这么多年,他一直努力上学,现在更是努力工作。余下的心思都花在妹妹苏暖萌以及父母身上,未曾考虑过感情方面的事情。

    若说喜欢沈佳歆,那也许他心里是喜欢。

    不过大概不像是郑绮风所指的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兄长对小妹那样的喜欢。

    从动一次见到沈佳歆,她在火锅店大堂被两个醉酒的客人骚扰。苏棠是出于正义,以及爱屋及乌的那种心情帮了她。

    因为他猜到,她是苏暖萌的朋友。

    其实就算那天被骚扰的人不是沈佳歆,以苏棠的脾性,也是会上去帮忙的。

    后来,沈佳歆家里发生变故。

    那天凌晨,在自家门口看见靠墙坐着的她时。苏棠心里是有些心疼的,看上去那么柔弱的女孩,孤零零的抱着膝盖,坐在他家门前。

    况且她身上还穿着苏暖萌的睡衣,这让苏棠不得不联想到,倘若是苏暖萌沦落到那种地步。

    这么一想,他便抑制不住,想要多呵护她一些。

    甚至是后来听说了沈佳歆家里的情况,在她打工的咖啡厅看见她被人调戏,自己悄悄跑去揍了那人一顿……

    他所做的这一切,全都是出于兄长对一个妹妹的关爱和维护。

    苏棠不知情爱,所以他不能理解宋孽一面无法给苏暖萌肯定答案,却又一面克制不住的靠近她,到底是几个意思。

    但是他很清楚,对于沈佳歆的那种情感,不是男女之间所谓的“爱”。

    “我把她当妹妹一样呵护关照喜欢,但无关男女之间的情爱。”最终苏棠沉着脸,语气平静的回答了郑绮风。

    这个答案,是他深思之后得出的结果。

    因为曾经有那么一刹那,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对沈佳歆动了心思。

    可最终他否决了这种想法。

    这要感谢温婉,因为温婉的出现,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是情什么叫爱。

    他也明白了什么叫情难自禁。

    其实今晚回宿舍以后,苏棠是打算找宋孽道歉的。

    自从上次因为苏暖萌,他和宋孽闹了一场后,最近他就极少回宿舍,更不曾和宋孽说过一句话。

    一直以来,他认为自己年纪比他们长一些,懂得比他们多一些,看事情更全面。

    可谁知道,他也只不过是虚长了年龄,其实对于感情方面的事情,还不及宋孽和江阳一般了解。

    宋孽心里是有苏暖萌的,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顾虑,但正因为他心里有苏暖萌,所以才会一面克制着,不让自己失去理智,一面却又抑制不住的,去靠近苏暖萌去向她表达自己对她的喜欢。

    苏棠和温婉认识没多久,尚且没有一周。

    但是这种控制不住想要靠近一个人的心情,他却是懂了。

    自从上次和温婉分开后,温婉单方面的留下了他的电话。

    回来以后苏棠就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也留一个温婉的联系方式。

    这几天他下班后时常会开车到温婉家小区附近一带,吃饭、吃夜宵,甚至逢上学日,还会跑去一中学校附近的小吃街。

    起初,苏棠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可渐渐的,他想明白了。

    直到今晚温婉给他打电话,说她要去医院换药,希望他能陪同的时候。内心翻涌而来的喜悦明确的告诉了苏棠,他对那个叫温婉的小姑娘动心了。

    郑绮风听了苏棠的话,愣了两秒,眼里划过讶异。

    他显然没有想到苏棠会如此直白而认真的回答自己,更没有想到,他的答案……竟然是不爱。

    呵护关照的那种喜欢,不就是他对苏暖萌那种么。

    郑绮风沉默了,也冷静下来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居然在没有弄明白苏棠对沈佳歆的心思之前,就气愤发狂,认为苏棠对不起沈佳歆,伤害了沈佳歆。

    可苏棠并不喜欢沈佳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因此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沈佳歆而言,何等伤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苏棠根本不知道沈佳歆的心思。

    就好像郑绮风喜欢着沈佳歆,但沈佳歆自己不知道。

    在她不知情的情况,她的所作所为即便伤害到了郑绮风,但那能怨她怪她吗?

    郑绮风忽然笑了,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颓败的靠在墙上。

    单相思没有错,爱一个人没有错,但是不爱一个人,也没错啊。

    “你小子,喜欢佳歆那丫头吧。”苏棠一贯温沉的口吻,添了些许笑意,“看你对她的事情如此上心,甚至不惜为了她来揍我,你当是非常喜欢她的。”

    苏棠看得出来,郑绮风对沈佳歆的紧张。

    轻叹口气,他上前,十分郑重的拍了拍郑绮风没受伤的那边肩膀:“喜欢她就勇敢去追。你放心吧,在我心里,她只是和萌萌一样,是妹妹。”

    郑绮风抬起头,目光有些涣散。

    其实听到苏棠说他只是把沈佳歆当成妹妹看待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很开心的。

    苏棠不喜欢沈佳歆,那么沈佳歆对他再喜欢,那也只会无果而终。

    沈佳歆追不上苏棠,也就代表着,他有机会追上她不是么。

    可转念一想,当沈佳歆知道苏棠不喜欢她的时候,她的心里,一定会非常难过吧。

    一想到沈佳歆会难过,郑绮风就笑不出来。

    “苏棠哥,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沈佳歆吗?

    虽然郑绮风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苏棠却已经猜到了。

    他点头,笑意浮起:“我想我已经遇到我喜欢的人了。”

    “是那个十六七岁的女孩?”

    郑绮风记得刚才在医院走廊上,苏棠蹲下身去背女孩时,嘴角涌动的那浅笑。

    很温柔,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的笑。

    显然,苏棠没有料到郑绮风会知道。他可是连苏暖萌都没来得及告诉,毕竟连他自己也是直到刚才那一刻才确定了这份心情而已。

    见他目瞪口呆,郑绮风笑了:“刚才我去医院包扎的时候,看见你和她了。”

    “看上去应该还是高中生吧。苏棠哥,我以为你找女朋友,应当会找一个年纪相近,十分温柔大方,很漂亮的。”

    苏棠愣了愣,不禁跟着笑了。

    他又拍了拍郑绮风的肩膀,两人一起进了大楼。

    上楼的时候,苏棠忽然想起了什么,侧头冲郑绮风道:“她的确很漂亮。”

    郑绮风反应了半晌,才恍然,忍不住打趣:“你这是老牛吃嫩草,老苏要是知道了非得笑话你不可。”

    “本来打算第一时间告诉她的,你这么一说,看来我得再斟酌一下了。”

    两个人上楼。

    其实苏棠是想着,等他向温婉坦白之后,如果侥幸那丫头对自己也存了这样的心思,那么再告诉苏暖萌也不迟。

    八字还没有一撇,这会儿告诉苏暖萌,那丫头非得把这件事情捅到爸妈那里去不可。

    临进宿舍门时,苏棠回头看向郑绮风:“你放心吧,公司舞会结束我会郑重的向佳歆说明我的心意的。”

    苏棠这话,让郑绮风半喜半忧。

    他很佩服苏棠,能快刀斩乱麻。但是又有些担心沈佳歆……

    “所以圣诞节那天晚上,舞会结束后我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佳歆就交给你了。”苏棠也知道,如果沈佳歆真的喜欢自己。

    那么自己郑重的拒绝她,必定是对她最大的伤害。

    那个时候的沈佳歆一定很脆弱,有郑绮风陪着她,他也放心。

    话说完了,苏棠推开了414宿舍的门进去了。

    郑绮风也转身,回了自己宿舍。

    ……

    男生公寓414宿舍。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宿舍里却没有一个人上床休息的。

    樊轻夜端着手机在玩游戏,江阳敲着键盘在撸字,至于宋孽,此时正卷了一本书,靠在椅子上,垂眸翻阅着。

    听见开门声,樊轻夜头也没抬:“欢迎学长归来!”

    苏棠上去敲了一下他脑袋,温笑着,看向翻着书页的宋孽:“孽,去阳台聊一下吧。”

    他的声音一贯温和,语气也比上一次松软不少。

    宋孽微抬头,视线与苏棠相撞后,修若梅骨的手默默合上了手里的书籍。

    见状,苏棠将公文包放下,扯下了领带,先一步推开落地窗走到了阳台。

    宋孽也跟着起身。

    玩游戏的樊轻夜不由停下来,抬头望着那一前一后去阳台的两人,忍不住朝塞着耳机码字的江阳扔过去一只袜子。

    樊轻夜的臭袜子,味道那是相当霸道的。

    顷刻间江阳就败下阵来,被熏得腾然其身,回身冷冷的瞪着肇事者。

    “你说他们又要聊什么?”樊轻夜丝毫不在意江阳那要吃人的眼神。

    江阳已经拉下了耳机,听见樊轻夜的话,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阳台。

    这几天苏棠和宋孽的关系十分紧张,这一点他自然感受到了。只是究其缘由,江阳也没有想明白。

    不过……

    弯腰,他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抽了一张纸巾将樊轻夜方才砸过来的臭袜子捡起,起身朝他走去。

    樊轻夜一门心思瞧着阳台方向,丝毫没有注意到江阳逼近。

    直到那人把臭袜子捂到他脸上,那恶劣的味道刺激到了他的鼻腔以及浑身神经,樊轻夜才咋咋呼呼的跳起来。

    “卧槽卧槽!江阳你特么!”

    江阳得逞后,已经退到一边,一脸嫌弃的看着樊轻夜,嘴角一勾:“自己的袜子都受不了了?受不了赶紧去洗了。”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樊轻夜自认存一点臭袜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偏生他们整个宿舍,除了他以外,不管是苏棠、宋孽,还是江阳,没一个人会存臭袜子,甚至是连脏衣服都看不见。

    这特么还是男人吗?

    偌大的宿舍,也就他一个人堪称正常男人!

    嫌弃的将袜子丢到角落里,樊轻夜扁嘴:“不洗不洗,哪个男人还没两双臭袜子啊。绝对不能洗!我才不要跟你们一样龟毛!”

    江阳嘴抽,上去就是一暴栗敲在樊轻夜头顶。

    两个人打打闹闹,落地窗外,阳台上的宋孽和苏棠却是丝毫没有察觉。

    沉默了许久,宋孽侧目看了一眼苏棠,想开口却终归没有。

    毕竟是苏棠找他,所以还是等他先发言比较好。

    约莫几分钟过去了,苏棠长长舒了口气,终于侧身,面向旁边的宋孽。

    他神态温和,嘴角挂着浅笑:“之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苏棠的声音十分平和,语气很真诚。

    这倒是让宋孽颇为讶异。

    他知道苏棠是为了上次的事情,可为什么要道歉?

    作为苏暖萌的兄长,上次他对宋孽说那番话,其实没什么不妥的。

    只是宋孽虽然心里理解他,但若要他给苏棠一个满意的答复,一时间却是做不到的。

    所以这几天苏棠不愿见他跟他说话,宋孽便也顺从的不去主动跟他谈。

    不过他今日,怎么忽然想明白了似得。

    “你知道的,我没谈过恋爱,也没对谁动过心,不懂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上次我那么说你,完全是因为担心萌萌被你伤害。”

    “我只有她一个妹妹,从小到大,他都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一想到我们家的宝贝,很可能会被你伤害,我心里那火就蹭的一下起来了。”

    苏棠倒也是直白,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笑着的。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真觉得自己除了虚长了宋孽两岁以外,没有一点能跟宋孽相比。

    虽然他看起来很稳重成熟的样子,但实际却还不如宋孽和江阳稳重。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也明白你心里是有萌萌的。”深吸了口气,苏棠伸手握住了宋孽的肩膀,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情难自禁,我隐约明白了。”

    宋孽心里一沉,俨然被他戳中了心思。

    即便他再怎么否认自己对苏暖萌的喜欢,可身体和心,却都不受控制的向着她。

    “总之萌萌也说的很清楚,她只追你三个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圣诞节就是最好的期限了。”

    “到时候不管你们有没有在一起,你依旧是我兄弟。”

    宋孽点头,并没有说话。

    在事情没有成为定局之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苏棠该说的都说了,道歉也道了,便回屋里去洗澡了。

    至于宋孽,还站在阳台上,两手交握随意的搭在栅栏上,视线缥缈的眺望着远方。

    他心境空明,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耳边隐约传来屋里樊轻夜追着苏棠八卦的声音。

    “学长学长,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对象是谁啊,什么时候带给我们看看?”

    “我们认识不认识啊?”

    樊轻夜刚才在玻璃窗后偷听到了,苏棠说他明白了。

    能明白宋孽对苏暖萌那种心境,苏棠肯定是有心上人了!

    对于他的追问,苏棠就一句:“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一边玩儿去。”

    说完就找衣服洗澡去了。

    可他越是不说,樊轻夜心里就越想知道。整个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在宿舍里打转。

    江阳白了他一眼,满目的鄙夷。然后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想了想还是给梁知发了条消息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