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4话:不得把她给吃了
    苏暖萌却是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起来了,离开座位的时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见她上台,屈旻阳有些担心,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其实今天他之所以会放下自己的行程跑来上李教授的音乐课,纯粹是因为之前听学校传苏暖萌跑来上表演系的音乐课了。所以他今天想着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叫他碰上了。

    原本打定了主意想坐在苏暖萌身边跟她说说话的,平日里和她相处的时间太少了,也难怪那丫头更喜欢宋孽了。

    谁知道樊轻夜这小子竟然帮着宋孽妨碍他,真是白费他心里一直把这货当成好兄弟。

    苏暖萌上台后,与陆秀秀并肩站在一起。

    原本还让人觉得十分漂亮有气质的陆秀秀,在苏暖萌转身与她并肩的一刹,瞬间失了颜色。

    台下一阵唏嘘,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那么,先报一下你们的曲目名。”李教授的目光在苏暖萌和陆秀秀身上来回游移。

    不得不说,陆秀秀虽然在这两届表演系的学生里算优秀的,但仅从容貌来看,和传说中的校花比起来,还真是天壤之别。

    上节课结束后,学校里就一直流传着“校花也代课”的传闻。

    他自然是私下里打听探寻,也就知道了上节课那个“沈佳歆”并非真的沈佳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节课苏暖萌竟然还会出现。

    想着一会儿下了课,还是找苏暖萌好好说两句,至少让她不要再帮沈佳歆代课了,毕竟要期末考了。

    陆秀秀闻言,侧目看了苏暖萌一眼,嘴角轻蔑上扬:“李教授,我会不会太欺负这位同学了?”

    李教授一愣,显然听出了陆秀秀话里那不以为然的意味。虽说这个陆秀秀是偶像歌手出身,也能说是专业人士了,但年纪轻轻,未免太嚣张了些。

    吃惊的不止李教授一个,还有站在陆秀秀旁边的苏暖萌。

    她侧目看向那女生,接触到她那挑衅蔑视的眼神,不由扯了扯嘴角。

    这女人看样子是对她怀恨在心,至今都没能忘却当初开学那件事情。

    苏暖萌眯眼,淡淡的扫了一眼台下的同学们。反正大家都知道陆秀秀是专业的,就算她唱的比陆秀秀差,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也就陆秀秀本人,才会因此沾沾自喜。

    因为自信满满,所以陆秀秀先报了曲目。

    她要唱的是《Bigbigworld》,一首英文歌,中间有一部分中文歌词,比较舒缓却节奏分明。

    陆秀秀选英文歌,也是想炫耀一下她的英语水平,再加上这首歌的背景音很轻缓,比较能凸显她的嗓音。

    因为是多功能教室,李教授在网上为她搜出了背景音乐,然后将备用的麦克风递给了陆秀秀。

    苏暖萌尚且还没有报曲目,陆秀秀已经自顾自的开始清嗓子。

    旋律一响,她便张嘴。

    Imabigbiggirl,

    Inabigbigworld,

    Itsnotabigbigthing,

    Ifyouleaveme

    ……

    偌大的教室里,针落有声。

    陆秀秀的声音很甜美,因为是艺人,对舞台自然毫无怯意,反之非常的自然。

    她的嘴角始终保持着甜美的弧度,满目自信,甚至还走下了讲台,去跟班里同学互动。

    在这间教室里,陆秀秀是有粉丝的。

    能亲耳听到偶像唱歌,粉丝自然激动不已,教室里惊叫连连。

    靠在讲桌上的李教授笑了笑,眼里满满都是赞许。

    赞许之余,李教授又侧目看了一眼舞台上两手交握在小腹,站姿笔直的苏暖萌身上。

    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点,怎么着也不该让苏暖萌和陆秀秀同台表演才是。亦或者刚才应该先让苏暖萌表演,否则她排在陆秀秀之后,风华肯定会直接被掩盖的,一会儿等苏暖萌表演的时候,但愿同学们已经从陆秀秀那天籁之音里回过神来了。

    一曲结束,陆秀秀也回到了讲台上。

    微笑着大方的将麦克风还给了李教授,然后便闪闪夺目的站回了苏暖萌旁边。

    台下一阵掌声,李教授也十分欣慰的鼓掌,开口夸赞了两句。

    “不愧是专业的,音色音准都把握得刚刚好。”

    夸完了陆秀秀,李教授引领着大家的目光落在了苏暖萌身上:“那么,沈佳歆同学决定好曲目了吗?”

    苏暖萌交握的双手攥紧,掌心因为太过紧张,其实已经出汗了。

    不过她面上十分从容,难得温婉的扬起唇:“报告教授,就《相思》吧。”

    “相思?”李教授愣了愣,赶紧垂首给她搜伴奏。

    支着脑袋的樊轻夜不由将脑袋凑到了旁边的屈旻阳耳边:“这歌你听过吗?”

    屈旻阳摇头,表示他还真不知道这首歌。

    “大萌萌最爱唱那些淫词艳曲了,什么《痒》啊什么的,该不会在李教授的课上乱来吧。”反正在樊轻夜的记忆里,就没听苏暖萌正儿八经的唱过一首歌。

    再加上他也没听过《相思》,便不由得想入非非。

    直到伴奏起,苏暖萌捧着麦克风笔挺的站在讲台上,轻合上眼帘。

    熟悉的前奏,瞬间唤醒了在场不少人的记忆。

    这首《相思》,似乎是哪部电视剧的片尾曲。

    前奏停顿了顷刻间,苏暖萌轻轻吸了口气,却在进入歌词部分时悠然启开眼帘:

    红豆生南国,

    是很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

    早无人在意。

    醉卧不夜城,

    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滥滥风情。

    ……

    这首歌的旋律有些哀婉,正如曲名,展现的是那绵绵无绝期的相思之意。苏暖萌开嗓的一刹,周身的气质就随之改变了。

    台上的她神态忧伤,眉眼轻蹙,眼中含着依恋、不舍、苦痛,将那种相思的情感,真切的传达给了在座的每一个人。

    起音比较低,却如阶梯一般徐徐上扬,一步一步踏在众人心尖,震撼人心。

    歌声凄婉却优美,竟是让整个教室的人都沉浸其中。

    最肯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清。

    春又来看红豆开,

    竟不见有情人去采,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以上便是整首歌的全部歌词了,时长三分钟左右,后面都是重复吟唱后面的高潮部分,一遍比一遍打动人心。

    苏暖萌唱罢,双目又重新合上了。

    那一眼,将眸中的凄情尽数掩去。

    等苏暖萌再次睁开眼帘时,眸光清澈,已经不复方才的凄婉了:“谢谢大家,我的表演结束。”

    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了大家耳里,也就是此刻,所有沉浸在她歌声里,沉浸在那种“相思情怀”里的同学们,才堪堪回神。

    就连李教授,都被她的歌声触动了心弦。

    台下更是有不少女生回过神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落泪了。

    而且,眼泪止也止不住。

    一时间,教室里抽泣声此起彼伏,苏暖萌讪讪的瞧着那些掉眼泪的女生们,有些尴尬。

    樊轻夜也假装扯着袖子擦了擦眼泪,伸手拍了拍左前方宋孽的肩膀:“孽啊,我真是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听见大萌萌唱这么正经的歌!实在是太感动了!”

    旁边的屈旻阳嘴抽。

    果然,樊轻夜感动的点和常人就是不一样。

    “不错不错,这嗓子和你这音感不去当歌手真是可惜了。”李教授激动地鼓掌,笑意已然从眉眼间溢了出来。

    那是惊喜的,被震撼到的真情流露。

    台下的掌声可以说比方才陆秀秀唱完的时候还要热烈。

    毕竟,如大家所知,陆秀秀是专业的。她唱功好,那是必须的。不过之所以是偶像歌手而非实力歌手,眼下有了苏暖萌作对比,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

    唱出一首感染人心的歌,那才叫实力。

    苏暖萌美滋滋的鞠躬,然后走下讲台回到座位。

    她俨然不顾身后脸色阴沉的陆秀秀,只一心想回到座位,想知道她刚才的表演,宋孽是否还满意。

    所以苏暖萌刚落座,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怎么样怎么样?”

    她说着,满怀期待的看着宋孽。

    那小眼神闪亮,宋孽一时失神。

    “不好听吗?”见宋孽没回答,苏暖萌有点失落。

    后排的屈旻阳见状,赶紧竖起大拇指:“好听好听,比那个陆秀秀唱得好听多了!”

    少年话落,霎时间班里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

    讲台上的李教授轻咳了一声,淡淡扫了一眼脸色更加难看的陆秀秀,“那什么,这节课就到这里了。苏暖萌同学你过来一下。”

    这最后一句话,把苏暖萌吓到了。

    因为李教授喊的不是“沈佳歆”,而是苏暖萌。

    居然直接叫的她的名字!

    大家悉悉索索的的收拾东西离开,苏暖萌则起身去了讲台。

    一下课,屈旻阳和陆秀秀都不得不离开了。

    因为学校其他人听到风声,全都来教室门口等着了。

    不过李教授还没走,大家不敢放肆。屈旻阳和陆秀秀便在各自保镖护送下迅速撤离了教室。

    本想跟苏暖萌道别的,可却没机会。

    ……

    跟李教授谈完以后,偌大的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苏暖萌朝宋孽之前的位置看去,空落落的,心不禁沉了下去。

    回到座位,她发现自己的书本不见了,没头没脑的从后门出去,差点撞上了靠在门口的宋孽。

    “哎哟看你这脸色,刚才失望了吧!”旁边的樊轻夜打趣。

    宋孽已然在苏暖萌后退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苏暖萌:“……”

    她还以为他们走了呢,谁知道居然……

    再看沈佳歆的课本,此刻正被樊轻夜抱在怀里。

    “走吧,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宋孽松开她的肩膀,将手揣回了裤兜里。

    苏暖萌点头,跟在他身后离开。

    樊轻夜则走在最后,看着前面那一男一女,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到了3号食堂,苏暖萌才发现,原来吃午饭的不止他们三个,还有梁知和江阳。

    他们到的时候,梁知和江阳已经事先帮忙打好饭菜了,一行五人找了个僻静点的角落坐下。

    苏暖萌爱吃红烧肉和糖醋排骨,梁知便把自己那份红烧肉也给了她。

    江阳见状,不动声色的把自己餐盘里的小炒肉分给了梁知。

    瞧着两人相视间那一股子幸福感,苏暖萌刚送入嘴里的红烧肉瞬间没了味道。

    暗暗叹了口气,她掩去了眸中的羡慕,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宋孽。

    宋孽餐盘里一荤一素,素菜是豆腐,荤菜是回锅肉。此刻正拿着竹筷,举止优雅的吃着,一口一口斯文秀气。

    对比之下,倒显得苏暖萌太粗鲁了。

    许是察觉到了苏暖萌的目光,那人微微抬头,略带不解的看向苏暖萌。

    旁边的樊轻夜不合时宜的碰了碰宋孽的手肘:“孽啊,后天你生日怎么打算的?”

    苏暖萌这才想起来,后天就是十二月五日了,宋孽的生日!

    “往年你生日,伯母都会精心为你准备生日宴会,今年也是?”江阳也凉凉的开口。

    一时间,四人的目光都聚在了宋孽身上。

    而宋孽,却只是蹙了蹙眉,“不清楚。”

    “其实我觉得孽真的很幸福,伯母对他真真是太好了!”

    “好是好,就是伯母宴请的人太多,有些吵闹。”江阳说的是大实话。

    往年参加宋孽的生日宴会,哪次不是西装革履。好端端的生日宴会,本该高兴随意,却弄得像是什么商业场合,大多时候都需要面带微笑,从容的应付各色搭讪的人。

    听他们这么一说,苏暖萌倒也能想象到那种场景,那种拘束的生日宴会,换了她肯定不参加。

    “要不今年你跟伯母说一声,让她老人家就别操心了。咱们自己组织组织,聚个餐,K歌什么的得了。”樊轻夜也觉得拘束。

    虽然每年宋孽的生日宴会都很盛大很豪华,但他也没见宋孽有多开心。

    听了他们的请求,宋孽只是低垂眼帘,慢条斯理的吃着菜。

    吞咽过后,才开口:“再说。”

    的确,他每年的生日宴会都是老妈筹办的。

    正因为是老妈筹办的,他就是想拒绝,那也得看老爸答应不答应。

    他若是拒绝,老妈肯定会伤心,老妈伤心了,老爸不会放过他的。

    一桌人终于安静下来,各自吃饭。

    苏暖萌垂着脑袋,吃饭也有些漫不经心。

    她在想,如果今年宋孽的生日宴会,也是由他的母亲包办的话,自己应该参加不了吧。

    毕竟都宴请的名门贵族,她应该拿不到请柬。而且就算去了,肯定也会无比拘束。

    既然生日宴会不能去参加,不如找宋孽商量一下,他们提前聚一聚?

    思及此,苏暖萌将红烧肉塞进嘴里。

    因为在想事情,所以她的目光有些恍惚,也没有焦距。

    对面的宋孽见状,不禁蹙起眉头,若有所思。

    吃完了午饭,梁知便和苏暖萌先撤了。

    回宿舍午休一下,准备下午的课程。

    等她们一走,樊轻夜又开始游说宋孽了:“孽啊,今年这生日咱们就找一帮朋友自己过吧。要是还让伯母包办,那大萌萌岂不是不能参加了?”

    “你难道不想和大萌萌一起过生日吗?”

    樊轻夜跟宋孽呆久了,倒也渐渐摸清了他的命门。

    但凡扯上了苏暖萌,宋孽必定会慎重考虑,绝对会放在心上的。

    果然,走出食堂的时候,宋孽顿了顿脚。

    樊轻夜和江阳对视了一眼,赶紧加把火:“就算你到时候给了大萌萌请帖,让她前去参加你的生日宴会。但大萌萌那么野的性子,跟匹野马似得,哪儿受得住气氛那么压抑,那么枯燥无聊的生日宴会啊。”

    “再说你到时候跟着伯母去应酬了,大萌萌人生地不熟的,长得那么美。咱们圈里那么多公子哥,不得把她给吃了。”

    樊轻夜这话说到了点上,宋孽深眸凛然,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摸出手机,见是苏暖萌发来的短信,显然惊了惊。

    苏小妹:孽啊,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大妖孽:嗯?

    苏小妹:就是你4号晚上,能不能提前跟我们聚一聚?就我们一帮人聚一聚。要是嫌不够热闹,咱们把学生会的同学也叫上。

    苏暖萌可以说考虑得非常周全了。

    她也不想让宋孽的生日过得太为冷清,叫上学生会的人,充个数也好。

    彼时,宋孽和樊轻夜他们刚好走进男生公寓大楼。

    上台阶前,他顿住脚,反复将苏暖萌发来的短信看了好几遍。

    才眉目含笑的回了一个字——好。

    见他心情忽然变好,樊轻夜和江阳一头雾水。

    前者凑过去:“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没什么,就是在想,该怎样回绝母上大人。”

    宋孽说完,便兀自提步上楼。

    因为是4楼,所以他习惯了走楼道而不是去挤电梯。

    江阳和樊轻夜愣了半晌,随即跟上去。

    “不是吧,什么情况啊?”樊轻夜一脸懵逼:“难道是我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终于打动您老人家了?”

    落后的江阳抽了抽嘴角。

    显然,宋孽之所以会改变注意,这么快确定要推掉温谡谡那边答应他们自己聚餐,应该跟刚才他收到的短信有关。

    没猜错的话,短信应该是苏暖萌发来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