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6话: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
    宋孽攥着礼品袋袋子的手松了松,险些脱手掉落。却在关键时候,他又将袋子攥紧,随即从袋子里拿出礼品盒,双目无神的打开盒子。

    盒子里,安静躺着一块玉。

    宋孽的视线总算有了焦距,他仔细的辨识了那块玉,通体碧绿,但上面的纹路却和之前他看见过的,苏暖萌脖子上戴着的那块玉的纹路一模一样。

    原本郁结的心情,似乎稍微舒缓了一些。

    宋孽舒展眉头,将玉小心的拿在手里。

    触感温凉,拿在手里很舒服。

    “真是她送的?”

    沈佳歆点头,还补了一句:“大萌萌找了好多地方才找到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买这种纹路的玉。”

    玉上挂了编织的红线,宋孽攥在手里片刻,又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回了盒子里。

    抬头,他眉眼清冷,淡漠疏离的扫了众人一眼。

    四周寂静一片,所以宋孽也没拿话筒:“感谢大家今晚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请随意尽兴。”

    既然苏暖萌要他好好的招呼客人,他便免为其难的,招呼一下吧。

    樊轻夜差点感动得泪牛满面,想他堂堂一男人,怎么就生了个老妈子的命,时时刻刻不为宋孽操心。

    而今宋孽竟然主动招呼客人了,虽然只是不咸不淡的一句面子话,但到底他也算是有所表示了。

    众人的惊愕,不亚于樊轻夜。

    宋孽一声令下后,大家开始欢腾起来。

    一个个排着队点歌,争着话筒唱歌,十分热闹。

    包间里的灯光忽暗忽明,闪烁着,从宋孽那张妖孽脸蛋晃过。

    身为寿星,他虽然坐在沙发的正中央,但却仿若处于闹市中的谪仙,虽落凡尘,却不染尘埃。

    除了江阳和樊轻夜,其他人都自觉的离宋孽远一些。

    那一身淡漠疏离的气息,仿佛在警告他们,不许靠近。

    学生会里也有不少表演系的学生,因为上次苏暖萌在音乐课上唱了一首《相思》,那首歌一时间在学校里火了。

    就连明若柳,都忍不住要在宋孽面前演唱。唱歌的时候,她的视线时不时的落在宋孽身上,注意着他的反应。

    就在音乐声起,明若柳开口的那一刹。

    一直垂着脑袋盯着手里的红木盒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宋孽,竟然抬头了。

    他的视线凉凉的落在K台上抱着麦深情浅唱的明若柳身上,明若柳意识到这一点时,心里泛起喜悦,于是唱得更为卖力。

    宋孽眯着眼,目光朦胧虚幻。

    他似是在看唱歌的明若柳,又似乎只是在看她身后的荧幕。

    “啧,这嗓子这感情,和大萌萌差的也太远了!”

    樊轻夜咂咂嘴,端起一杯酒灌下肚。

    的确,宋孽也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这首歌因为苏暖萌唱过,所以在他心里似乎和别的歌变得不太一样了。他一边听着旋律,就一边回忆苏暖萌在讲台上抱着麦克风,站得笔直,认真吟唱的样子。

    樊轻夜说的对,那是苏暖萌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唱歌,也是她第一次唱正儿八经的歌。

    很好听,很动人,她的声音,准确的将歌里的情感传达给了所有人。

    酒过三巡,不少人都有些醉了。

    宋孽身为寿星,理应早就被人灌醉了才是。

    可但凡是上来敬酒的,他全都推了。

    一心只盼着聚会赶紧结束,结束以后,他就能理所当然的去找苏暖萌。那丫头说的,好好招呼客人,他也乖乖去做了不是。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时间不早了,宋孽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偌大的KTV包间里,灯光全灭。

    原本还嘈杂的众人,立时安静下来。

    宋孽依旧稳坐在沙发上,黑暗中他隐约感觉到旁边的樊轻夜和江阳似乎都起身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樊轻夜的声音响起,黑暗中也多了一丝光明。

    只不过是蛋糕上面的蜡烛的烛光。

    此时,樊轻夜等一群人,推着一个21层的蛋糕,缓慢且小心翼翼的从包房门外进来。

    宋孽眯着眼,心里涌过一道暖流。其实,往年他生日,温谡谡为他准备的蛋糕比这个更大更精美。

    大家也会为他唱生日歌,但是宋孽却从未像今天这样,震撼心悸。

    一首《生日快乐》唱完,包房里的灯亮起。

    宋孽配合的站起身,只听樊轻夜道:“赶紧过来许个愿望吧,记得把蜡烛吹灭了。”

    许愿,往年生日倒是没有这个环节。

    因为宋孽,从没有过愿望。

    每次温谡谡满怀期待的等着他许愿,都被拒绝了。

    可是今年,宋孽心里头有什么一闪而过。

    他,现在迫切的希望,苏暖萌能出现。

    虽然知道这个念头有些不切实际,但所谓愿望,不就是奢望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变成现实嘛。

    吹灭了最高层的蜡烛,宋孽闭眼许了愿。

    樊轻夜忍不住欢欣鼓舞:“许了什么愿望啊孽?真稀奇,你居然真的会许愿欸!”

    江阳也很稀奇,真的没有料到宋孽居然会有愿望。

    梁知和江阳帮忙切蛋糕,期间她朝沈佳歆看了一眼,看见沈佳歆从人群后面溜出门去,梁知一颗心才终于落回了原位。

    等到蛋糕切完,宋孽正打算拿了外套就先离开。

    谁知道他外套还没拿,包房的门却被人蓦地推开了。

    一个身穿外卖服的少年,用推车推着一个超级大的纸箱站在门口。

    身后还跟着沈佳歆:“那个,宋学长,好像有你的快递。”

    快递?

    宋孽微蹙眉头,视线直接落在纸箱上,完全没有去注意那个戴着鸭舌帽低垂着脑袋的少年。

    其他人也跟宋孽一样好奇,一个个朝纸箱张望,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麻烦你签收一下。”快递少年低声说着,一面将快递推进了包房。

    宋孽满腹狐疑的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快递单,却愣住了。

    哪儿是什么快递单,分明就是一张字条。

    字条内容:喜欢这个礼物吗?

    看字迹,宋孽一眼就辨识出来,这是苏暖萌写的。

    可是那个丫头,不是已经让沈佳歆带了生日礼物过来了吗。她之前说的,精心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难道不是那块玉,而是这个大纸箱子里的东西?

    宋孽皱眉,一向高智商的他,似乎每次遇上与苏暖萌有关的事情,总容易犯傻,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

    “哇塞,这么大的礼物,装的什么啊?”樊轻夜好奇的探头,怂恿着宋孽赶紧拆开。

    大家也都期待着宋孽拆开包裹,沈佳歆进门后还体贴的递上一支圆珠笔:“用这个把胶带划开应该就可以完好无损的拆开了。”

    宋孽接过,虽有狐疑,但因为知道是苏暖萌送的,所以他心里也的确希望连包装盒都尽量的保证完整。

    小心翼翼的用圆珠笔的鼻尖将纸箱上的胶带划开,然后宋孽伸手,小心翼翼的将纸箱掀开。

    沈佳歆在旁边已经忍不住兴奋起来了,而刚才送快递进来的少年,此时也慢条斯理的拿下了鸭舌帽,露出那张俊逸阳光的俊脸。

    当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宋孽和纸箱身上,自然没有人注意到少年就是今天缺席的郑绮风。

    宋孽打开纸箱的一刹,沈佳歆咽了口唾沫。

    可箱口敞开了,却没有动静。

    沈佳歆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看了旁边的郑绮风一眼:“人呢?”

    郑绮风也是一脸茫然,只看见宋孽像个呆头鹅似得,立在那里。

    微微低着脑袋,俯视着箱子里,一动也不动。

    “什么东西啊?”樊轻夜好奇心重,已经忍不住探头去看了。

    可他脑袋还没有伸过去,就被醒过神来的宋孽抬手挡了回去。

    宋孽的力道不小,樊轻夜被他手臂一拦一推,重心不稳,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被人扶了一下,勉强站稳。

    这么一来,方才那些想探头去看纸箱的人全都把脑袋缩了回去,因为宋孽似乎不想让人看见的样子。

    即便如此,明若柳还是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往里头看了一眼。

    她看见一双脚,36码大小,穿的银色高跟鞋。

    顺着脚腕向上,明若柳看见绯色的裙摆,曲着的膝盖。那分明,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明若柳的心下一慌,想再往上看,看清女人的脸,却发现宋孽微挪动身子,已经俯身探手伸进了纸箱。

    他动作轻柔的,将纸箱里侧首靠在箱壁上睡过去的女孩,小心翼翼的抱出来。

    原本因为苏暖萌没有到场,而七上八下的一颗心,此刻被装得满满的。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暖萌所说的大礼,指的竟然是她自己。

    当宋孽抱着一身绯色抹胸连衣裙的女孩转身,眉目温柔的看向大家时。

    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他怀里的女孩身上。

    原来,这快递箱里,是个人啊!

    等等,这姑娘的侧脸怎么那么像校花啊?!

    “我去!大萌萌!”樊轻夜惊呼出声,转瞬就被宋孽冷瞪了一眼。

    他赶紧捂住嘴,放低了分贝:“怎么回事啊?大萌萌怎么会呆在这箱子里的?还有她这是怎么了,晕过去了?”

    沈佳歆嘴抽:“我想,大概只是睡着了。”

    毕竟,纸箱的后面开了孔,所以苏暖萌呆在里面肯定不会有生命安全的。

    只是……这丫头大概是等太久了,百无聊赖,便在箱子里睡过去了。

    想想这两天苏暖萌的确也太累了,为了找那块玉,不知道跑了多少店面,起早贪黑的,考试都没见她这么勤奋过。

    箱子里的“礼物”的确是苏暖萌,她折腾了这么一出,俨然是因为沈佳歆说,也许对宋孽而言最好的礼物,就是她这个人。

    所以才会鬼使神差的,听从了沈佳歆的安排,给宋孽准备“惊喜”。

    看了一眼还没苏醒的苏暖萌,沈佳歆又看了看护犊子一般的宋孽,心里琢磨着,苏暖萌还要任务没完成呢,可不能任由她就这么睡着。

    思及此,她上前,示意宋孽将苏暖萌放下:“大萌萌,起床了!”

    沈佳歆的分贝忽然拔高,被宋孽瞪了一眼。

    那目光很是凌厉,但她却只得受着。

    被她这一嗓子惊醒的苏暖萌,则迷迷糊糊的张嘴打了个哈欠。

    等她的视线聚焦,看见少年那削尖的下颌时,她浑身的细胞迅速苏醒。

    啊嘞?

    什么情况,她不是应该在箱子里么?

    这几点了?

    苏暖萌下意识的抬手想看腕表,奈何今天为了配合这身妖娆的打扮,她的腕表早就换成了手链。

    再次看向少年的下巴,苏暖萌忍不住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将性感的红唇,贴到他的耳际:“那个,宋孽,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贴近的一瞬,淡淡的发香袭来,宋孽墨眸一沉,这才意识到苏暖萌已经醒了。

    既然都已经醒了,他自然没有继续抱着她的理由了。

    微微倾身,他小心翼翼的将人放下。

    苏暖萌的脸颊微微泛红,与她一袭绯红长裙相映,似妖娆神秘的彼岸花。

    她的头发已经齐耳了,一看今天就是精心打扮过的,齐耳短发发尾俏皮的上翘着,看上去肆意张扬。

    今晚的苏暖萌,必然惊艳全场。

    包房里比方才还安静了,一个个全都看着苏暖萌,那眼里的情愫,叫宋孽很是不悦。

    伸手,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服外套,状似随意的将它披在了苏暖萌的肩上。

    众人终于回过神来,体育部的部长忍不住问道:“会长,今儿是您生日,我有些话憋了太久实在是想问您。”

    “您和咱们校花,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

    体育部长的嗓音浑厚响亮,这一问,愣是把其他人的兴致也勾起来了。

    一个个好奇的目光在苏暖萌和宋孽身上来回打量。

    “会长,你赶紧告诉我们吧!”

    “就是啊,不然校花你来说也行啊!”

    “……”

    面对忽然躁动的局势,苏暖萌舔了舔红唇,朝沈佳歆看去。

    那丫头已经将话筒准备好了,在苏暖萌看向她时,便会意的递了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