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48话:宋孽生日(下)
    苏暖萌朝他做了个鬼脸,转身便朝宋孽走去。

    “加油!”苏棠冲着那丫头的背影,轻喊了一句。

    苏暖萌回身向他竖起大拇指,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便头也不回的朝宋孽去了。

    月华笼罩在他们两人身上,站在苏棠身边的温婉,不由感慨了一句:“真是一双璧人啊!”

    苏棠听了,忍不住打趣:“那让我妹妹做你表嫂怎么样?”

    “啊?那以后辈分不是乱了,怎么叫啊?”温婉蹙紧了眉头,一手摸着下巴,低垂着眼帘,十分严肃的思考着。

    旁边的苏棠听了她的话,愣了几秒,有些茫然:“什么辈分?”

    温婉这才窘迫的摆手,“没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她才不会告诉苏棠,她刚才考虑的是将来苏暖萌真的做了她的堂嫂,而她要是嫁给了苏棠……那以后他们四个人的辈分怎么算。

    是应该她叫苏暖萌一声堂嫂呢?还是苏暖萌叫她一声小嫂子呢?艾玛,真复杂。

    红着脸快步跑走,温婉往苏棠停车的方向去。

    等苏棠反应过来追上去时,那丫头已经迅速的提出了新的话题,将方才的话题生硬的转移了。

    ……

    深夜十一点半。

    宋孽驱车,往东华大学的方向开。

    一路上,苏暖萌隔一段时间总忍不住打一个喷嚏,随即她将窗户打开,打算让空气流通,以免自己把感冒病毒传染给了宋孽。

    起初她倒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还以为自己国防身体,什么都能扛过去。

    冷风呼啸着,从窗外刮进来。

    苏暖萌面向窗外,寒风凛冽,吹得她的小脸凉悠悠的。

    驾驶座的宋孽目视着前方,却伸手不动声色的将车内的窗户全都升了上去,还落锁了,不再给苏暖萌控制的机会。

    “孽,你怎么把窗户关上了?阿嚏!”

    余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宋孽拧眉:“医生让你穿厚点,别再受凉,否则感冒会加重。”

    “可是空气通畅,把你给传染了怎么办?”

    “不会。”

    斩钉截铁的回答,让苏暖萌无法反驳。

    她乖乖的靠在椅子上,车内开着空调,十分暖和。

    等车子开到了东华大学门口,宋孽掉头准备开进去时,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拽住了他的衬衣袖口。

    动作微顿,他将车停靠在路边,终于扭头,正脸瞧着副驾驶座的少女:“怎么了?”

    苏暖萌满脸涨红,嘴角抿了抿,她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满脸认真的看着宋孽:“孽啊,我可以去三江梨园住吗?就今晚。”

    宋孽略惊,身体僵住。

    她说什么?去三江梨园……

    之前苏暖萌借住三江梨园,要么是因为她喝醉了,要么是因为他醉了被她送过去。

    可今晚,他们谁也没喝酒,苏暖萌怎么会想着去三江梨园住?

    “现在这个点,宿舍大门应该关了。你是不知道,我们有个宿管阿姨是陆秀秀的亲戚,每次她值班,我都进不去宿舍大门。”

    宋孽眯眼,眸中划过一抹精光:“若是我没记错,期末考期间,宿舍关门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也就是十二点半左右才会关门。”

    他的确没有记错。

    是苏暖萌妄想着欺瞒他,结果显而易见,宋孽这货不好骗!

    无奈之下,苏暖萌只能使绝招了!

    她抿着唇角,满脸悲怆,露出一副可怜模样,眼巴巴的望着宋孽:“其实是佳歆和小良知今晚要和樊轻夜他们嗨通宵,我不想一个人回宿舍。一个人……害怕。”

    宋孽:“……”

    这个理由似乎也不太合理。

    大概没有人会相信苏暖萌刚才那翻言辞。

    的确,天不怕地不怕的苏暖萌,会怕一个人在宿舍?!

    说出去肯定没人信。

    不过即便宋孽不信,也折服于她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下,只默默的发动引擎,调转车头往三江梨园的方向去。

    见他妥协了,苏暖萌垂首,悄悄扬起唇角,暗暗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三江梨园你也是一个人住,不害怕?”冷不丁,宋孽问了一句。

    苏暖萌心砰砰乱跳,紧张得咬着唇,半晌没说话。

    她怎么敢告诉宋孽,其实她早就打定主意,今晚把宋孽留在三江梨园了。毕竟,沈佳歆给她指定的作战计划,才完成了第一步而已。

    宋孽见她不吭声,也没再开口。

    毕竟他一向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尤其是面对苏暖萌。既然她不想说,那就不问了。

    车子很快驶入了三江梨园小区,宋孽将车停在了楼下的私人车库,便领着苏暖萌上楼了。

    对于这里,苏暖萌也算是常客了。

    于是出了电梯,她便越过宋孽,走在了前面。

    轻车熟路的走到了702室门口,苏暖萌站住脚,伸手拉了拉披在肩上的宋孽的西服外套,侧身笑眯眯的看着他。

    那笑意总让宋孽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可仔细打量,却又瞧不出什么猫腻来。

    弯腰从门口的地毯下摸出钥匙,宋孽当着苏暖萌的面,慢条斯理的开门。

    其实上次苏暖萌送酒醉的他回来时,就知道地摊下面藏了钥匙了。

    不过这家伙胆子倒也挺大的,就不怕被小偷找到钥匙,然后进屋行窃吗?

    开门进屋,苏暖萌在玄关处换鞋。

    宋孽也换了鞋,垂眸之际似是看出了苏暖萌心里的狐疑,不由启唇:“这个小区的治安还不错,至今尚未发生过偷盗事件。”

    他的话算是解答了苏暖萌心里的疑难。

    可却让苏暖萌有些恐惧,“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宋孽已经换了拖鞋,迈着长腿往厨房走。听见苏暖萌的问题,他回眸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意思就是,因为苏暖萌喜欢把事情,挂在脸上。

    当然,也只是某些事情她会挂在脸上罢了。比如她想精心藏起来的秘密,就从来不会展露在脸上。

    “喝什么?有苏打水、矿泉水、啤酒。”宋孽进了厨房,洗了手便拉开了冰箱的门。

    苏暖萌则在沙发坐下,“苏打水。”

    她懒洋洋的答了一句,忍不住抱了个抱枕,侧身就势躺在沙发上。

    真软,这里的床也好,沙发也好都好舒服。

    半晌,宋孽从厨房出来。

    苏暖萌头也没抬,只轻闭着眼享受着沙发的柔软。

    宋孽一手拿着矿泉水,一手端着白开水,将装了白开水的杯子,放到了苏暖萌的面前:“刚刚想起,医生让你多喝开水。”

    苏暖萌睁眼,满脸无语的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白开水,又委屈巴巴的望向宋孽。

    多喝开水这个梗,一定是医生那里流传出来的!

    她暗搓搓的想着,伸手去端水杯。

    却被宋孽伸手拦下了:“刚煮开的,烫口。”

    苏暖萌赶紧将手缩了回去,舔了舔嘴唇,她望向宋孽。

    少年被她注视了片刻,终于端起了水杯,起身折回了厨房。

    等他再端着水杯回来时,直接递给了苏暖萌:“喝吧,可以了。”

    苏暖萌接过,杯壁挺暖的,不过她还是端着杯子的把手,怕烫到自己。

    垂首小心的抿了一口,嗯,温度真的刚刚好,还有一丝丝甜意,好像是苏打水的味道。

    苏暖萌恍然,抬头笑意满满的望着宋孽。

    那人却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显然没打算告诉她,方才他回厨房,拿了一瓶苏打水,然后把杯子里的开水倒了一半,加了一半苏打水进去。

    这样一来,温度中和了,刚好苏暖萌可以喝,不会觉得烫口。

    喝了点水,干涸的唇瓣总算湿润了。

    宋孽想起去医院开的感冒药,起身将药拿过来,耐着性子一盒盒的拆开,给苏暖萌配好。

    “孽啊,医生有没有说,这些药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啊?”苏暖萌捧着杯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宋孽一愣,沉眸回忆了一下。记忆里医生似乎没有说。

    无奈之下,宋孽只好一盒盒的拆开看说明书。

    月白的灯光下,少年垂着眼帘认真看东西的模样,实在是秀色可餐。

    苏暖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将下巴磕着水杯边缘,就那么痴痴的望着他。

    看完了所有的说明书,宋孽这才掀起眼帘。

    措不及防的对上苏暖萌那痴望着他的双眸,眸中的炙热和义无反顾,让他的心狠颤了一下,眸中掠起涟漪。

    “你……”宋孽启唇,想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改口:“上面说这些药得饭后吃,空腹伤胃。”

    话落,他将说明书放下,站起身去:“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他说完转身,落荒而逃。

    因为苏暖萌那炙热的眼神,让他心乱,让他兽血沸腾。刚才有那么一瞬,宋孽差点失控的朝她扑过去,狠狠的,狠狠的欺凌那两片半张半合的樱唇。

    苏暖萌自然没有丝毫察觉到宋孽内心的汹涌,只是将水杯放下,托着下巴笑吟吟的望着厨房的方向。

    宋孽给她做吃的呢,她都不知道那家伙居然还会下厨!

    心里满怀期待,倒也不觉得等待有多漫长。

    约莫半小时过去了,宋孽从厨房出来,手里端了一碗汤圆。

    是速冻食品,超时里买的汤圆。

    为此,宋孽有些窘迫。

    他心头的妄念虽然压下去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连她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都不会熬制,只能给苏暖萌煮一碗速冻的汤圆,心里就有些惆怅。

    可苏暖萌却在看见汤圆的时候,扬起了唇角:“真厉害,孽煮的汤圆一定比寻常的要好吃。”

    苏暖萌是个嘴甜的,她这么一说,宋孽心里的惆怅便消散了。

    他坐下,两边手肘随意的落在膝盖上,就那么倾身俯首,静静的凝着苏暖萌。

    苏暖萌小心翼翼的拿起碗里的勺子,舀了一勺汤圆小心翼翼的吹了吹,然后送进嘴里。

    呼——

    有点烫,但软糯香甜,好吃!

    苏暖萌将汤圆咽下后,便伸出舌头,拿手不停的扇风。

    那模样宋孽看在眼里,心情没来由的好。

    “居然每一颗都是不同馅儿!”苏暖萌连续吃了五六个汤圆,每个都是水果馅儿的,但是口味不一样。

    第一口是草莓馅儿,第二个是蓝莓馅儿,唔,里面还混了个红豆馅儿和花生馅儿的。

    一碗汤圆十五个,苏暖萌吃了十个,肚子就饱了。

    其实她今晚一直饿着肚子,在纸箱里等着宋孽将她释放出来。

    一想到自己在箱子里睡着的事情,苏暖萌放下碗:“孽啊,生日礼物还满意么?”

    “都怪我睡着了,不然一定可以从箱子里站起来吓你一跳!”

    宋孽:“……”

    感情这丫头,还盘算着这等鬼主意。

    自始至终,都是苏暖萌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

    宋孽就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看一眼腕表。

    等饭后半小时了,他才把刚才替苏暖萌晾着的水和药一起拿了过来:“吃药吧,吃完药就去就睡觉。”

    然后他也该走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苏暖萌又感冒了,得早点休息才是。

    苏暖萌倒也乖乖吃了药,然后被宋孽赶回了房间。

    看她进了卧室,宋孽起身将餐具收回了厨房,便打算离开。

    谁知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苏暖萌正靠在卧室门外的墙上,低垂着脑袋盯着她自己的脚尖,似有些落寞。

    这一幕,显然狠狠戳了一下宋孽的心。

    他皱眉,提步过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暖萌咬了咬唇瓣,抬头时,两手已经跟着揪住了宋孽的衣袖:“别走……”

    宋孽楞了一下,以为她是真的害怕一个人:“放心吧,这里治安很好。你可以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着。”

    这样,总不会害怕了。

    “宋孽,你别走。”苏暖萌正了脸色,眸光深沉如旋涡一般,将宋孽吸纳进去。

    他错愕半晌,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心率有些过快。

    “好不好?”苏暖萌哀求着,那模样实在让人心生爱怜,更狠不下心拒绝。

    宋孽思量再三,点头:“那就等你睡着。”

    等苏暖萌睡着了,他再走。

    即便他这么说,苏暖萌也已经很高兴了,因为这说明她的作战计划成功了一半。

    宋孽陪着苏暖萌进了卧室,等她躺下后,他将灯关了,只留了一盏床头灯,光芒晕黄看起来很暖。

    柔光落在苏暖萌那张艳丽妩媚的脸上,宋孽不敢多看,便抽了条椅子在床边坐下,就那么守着她。

    苏暖萌侧躺着,一双澄澈黝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宋孽,你真好看。”

    被人措不及防的夸赞好看,宋孽那一贯从容的面庞,有一丝松动,在柔和的灯光下泛起红晕。

    他有些恍惚,总觉得今晚的苏暖萌嘴巴像是抹了蜜糖似得,格外的甜,而且小嘴说话比平时还溜。

    “所以你喜欢我,是垂涎我的美色?”少年眯眼,嘴角噙着戏谑的笑。

    难得起了一丝调侃的念头。

    果然,苏暖萌被他的话噎住了,半晌才涨红脸:“是呀,我不仅垂涎你的美色,我还肖想你的身体,意淫你!”

    话落,连苏暖萌自己都吃了一惊,傻了。

    宋孽则是难能可贵的瞪大了眼,看着红着脸背过去的苏暖萌,他难以自制的笑出声:“是吗?那你得改改老是脸红害羞的毛病了。”

    肖想他的身体YY他,怎么着也得先把脸皮练厚一些再说这番话不是。

    苏暖萌暗暗咬唇,心里一阵懊恼。

    她这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还好宋孽没有因此把她当成变态!

    就连苏暖萌自己都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太流氓了,哪有女生对男生说,肖想他的身体的!

    完了完了,她的形象!

    宋孽还在低低笑着,末了,他见苏暖萌还是没有回过头来,以为她真的臊得不行。担心气氛太尴尬,自己继续呆在这里苏暖萌会无心睡眠,宋孽便站起身去。

    谁知他才刚起身,椅子挪动脚步还没迈开,右手就被人拽住了。

    回眸垂下眼帘,宋孽看向苏暖萌抓住他的那只手。

    “宋孽,别走。”

    那丫头的脸依旧绯红一片,眸中星光斑驳,明亮、耀眼,让人挪不开眼。

    宋孽暗暗叹了口气,算是明白了一点,他啊,这辈子都抵抗不了苏暖萌卖惨装可怜这一招了。

    就算知道她都是装出来的,却还是狠不下心。

    重新坐回椅子上,他反手抓住了苏暖萌的手,将其塞回了被子里:“那你睡吧,我守着你。”

    苏暖萌乖乖的将被子裹紧,只露出一颗脑袋,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宋孽,一点睡意都没有。

    见状,宋孽哭笑不得:“你睁着眼睛,是睡不着的。”

    “我睡着了你就走了,我才不睡。”

    宋孽:“……”

    苏暖萌耍赖的时候,他好像拿她也没什么办法。

    沉默蔓延,两人就那么对望着。

    “宋孽,你今晚还是不打算给我一个答案吗?”低沉的女音,捎着一丝苦涩。

    方才还一脸无赖样的苏暖萌,此时神色正经,目光认真,表情颇为严肃。

    宋孽的心钝痛了一下,视线偏离她的脸,半晌才重新落回到苏暖萌的身上。

    他伸手,掌心轻柔的落在苏暖萌的头顶,揉了揉:“求爱这种事情,其实还是让男生来更合适。”

    这话模棱两可,甚至有些文不对题。

    苏暖萌张了张嘴,最终却咬了咬唇瓣,满目失望的看着他,“亏得我还跟佳歆她们吹牛,说今晚一点能搞定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