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52话: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她们倒是想继续闲聊,可闲聊的对象就是他。所以他人在这里,还怎么聊啊!

    宋孽不肯出去,温谡谡她们便只好转移话题。

    “对了大嫂,静静是不是要从国外回来了?”宋默先开口,硬生生将话题转移到了宋家老大的女儿,宋静身上。

    宋静虽然是宋孽大伯的女儿,但今年也不过20岁,比宋孽小一岁。

    没办法,宋煜当初和温谡谡动作最快,算是他们三姊妹里最先结婚的。

    说起宋静,秦雨脸上下意识的浮起了笑意:“是这么说的,打算回国念东华医大。”

    三个女人围绕着宋静,把学业、样貌、适合的对象,全都讨论了一遍。

    宋孽就站在旁边听着,将青菜都洗干净了,然后打算拿两个土豆练练刀工。

    “静静那丫头,似乎从小就爱跟着江阳那小子转悠呢。”宋默似是想起了什么趣事,忍俊不禁。

    听到江阳,旁边的静默的宋孽总算有了点反应。

    其实长辈们都瞧得出来,小时候宋静就挺喜欢江阳的。而且她之所以出国,似乎也是因为江阳曾经说过将来想当医生吧。所以宋静才会在高中念完后就出国深造。

    这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优秀如她,便学成归来,并且还被东华医大破格录用。

    宋静,的确十分优秀。

    “其实我觉着,江阳那小子和咱们家静静倒还是般配的。”

    “当初我还以为江阳会念医大呢,没想到竟然跑到东华大学念文学系了。”

    宋默似有些惋惜。

    但宋孽却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他现在应该也念大四了吧。虽然年纪和江阳他们相近,但宋孽从小就是优秀的越级生。

    至于江阳当初报考东华大学的原因,一半是因为他和樊轻夜,另一半似乎是因为梁知。

    梁知那丫头的人生一直都是规划性极强的,还在念国中的时候,她父亲就已经为她选定了大学的学校和专业。

    东华大学,文学系,便是梁知的父亲一早为她决定好的。

    索性,梁知自身有能力,考上了东华。再加上他的父亲也的确了解她,选择的系别和学校,都是她喜欢的。

    最重要的是,江阳也在这个学校。

    一直以来,梁知都以为是自己追着江阳跑,追着他念了东华大学,追着他学了表演系;可实际上,这一切都是江阳事先预知了,然后调整了自己的计划。

    放弃了学医,考入东华大学,念文学系,成为一名网络小说作家。

    与其说是梁知在追着他,不如说是江阳在刻意等着她。

    虽然江阳做的这些事情谁也没告诉,但是宋孽最近,算是看明白了。

    所以当宋默和温谡谡说宋静和江阳挺般配,说不定以后能走到一起的时候。

    宋孽冷不丁插了句话:“我倒是不觉得他们般配。”

    厨房里的气氛徒然尴尬,原本秦雨还嘴角带笑。因为在她看来,江阳也的确很优秀,再加上自己女儿喜欢,她自然也是希望宋静和江阳能在一起的。

    可谁知道,宋孽竟然会说这么一句话。

    “阿孽……”宋默最先注意到秦雨的脸色,急忙给宋孽递了个眼神过去。

    可宋孽却不以为意:“据我所知,江阳一直都有心上人。”

    如果今日他不开这个口,帮江阳澄清一句,今后那小子必定会被家里人硬生生的和宋静绑在一起。他努力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终于和梁知有了历史性的进展,岂不是要白费了。

    “真的?是谁啊?”温谡谡倒是颇为好奇。

    毕竟她内心里也认同宋孽的看法,江阳和宋静不合适。

    若是江阳喜欢宋静,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了,怕是早在宋静出国之前,他们两个人便定下来了吧。

    江阳因为宋孽的关系,倒也是经常在温谡谡面前晃悠的。

    温谡谡从未听他提起过宋静。

    若是真喜欢一个人,怎么不会牵肠挂肚,恨不得时时放在心上,挂在嘴边。

    宋孽没回话,这种事情,还得江阳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告诉长辈才行。

    就在此时,厨房门外又进来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米白色呢子大衣,一头长卷发,头戴同色小圆帽的少女。

    “温阿姨好,秦阿姨好,宋阿姨好。”进门的是樊轻水,一进来便乖巧礼貌的冲着厨房里的三位长辈微微鞠了一躬。

    对于樊轻水的出现,温谡谡颇为讶异。

    宋默第一个反应过来:“轻水到了,怎么没陪爷爷说说话?”

    老爷子最喜欢这个丫头了,简直比喜欢自家孙子孙女还要喜欢,也不知道为何。

    樊轻水进门后,便自觉的走到了宋孽身边,冲宋默腼腆一笑:“爷爷让我来厨房帮忙。”

    这话温谡谡自然是不会信的。

    每次回老宅聚餐的时候,樊轻水都会在这里。可之前也没见她来厨房帮过忙,再说了,樊轻水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哪里是会下厨的人。

    秦雨也瞧出来了,忍不住打趣:“是因为阿孽在这儿,所以来找他的吧。”

    “行了行了,阿孽啊,轻水都来了,你们俩赶紧出去外面说话吧。”秦雨就势打算赶人。

    刚才宋孽说的那番话,她虽然不爱听,但面对晚辈,脸上还得和颜悦色的才是。

    宋孽却不为所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秦雨的话似得。

    “妈,你看我这土豆丝切得怎么样?”他侧目,朝温谡谡看去。

    一时间,温谡谡几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案板上,那被切得又细又工整的土豆丝……

    没等温谡谡开口,樊轻水便忍不住拍手:“真厉害!孽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我还从来不知道孽哥哥你会下厨呢!”

    “是呀,你这丫头将来可有福气了。”秦雨接着打趣。

    旁边的宋默和温谡谡都没说话。

    之前宋默问温谡谡的话,秦雨也是听见了的。明明晓得宋孽心里约莫是有人了,怎还跟樊轻水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

    樊轻水因为秦雨的打趣,脸颊已经微红,害羞的低下头去,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揪宋孽的衣袖。

    谁知那人却恰好抬手,去上面的碗橱里拿了一只盘子出来。

    樊轻水落空,脸色微微一僵,抬眼打量宋孽,却见他仿若没看见一般,好似刚才都说无意的,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孽哥哥,我也想学切菜,你教教我吧。”樊轻水见宋孽也没个反应,只好自己另外寻找话题。

    宋孽闻言,终于侧头看了她一眼。

    那眸子冷意盎然,深沉如墨,根本瞧不明白他心里头想的是什么。

    看了樊轻水片刻后,宋孽移开目光:“要想学,可以回家让你爸帮你请个专业的师傅。”

    对于樊轻水,他到底还是不能像对其他女生一样冷绝。

    不仅因为老爷子喜欢她,还因为樊轻水当初,救过温谡谡的命。

    她算是温谡谡的救命恩人,宋孽身为温谡谡的儿子,自然也要将她当成救命恩人对待。

    “轻水啊,要不你先出去吧。你孽哥哥他也是跑来偷师的,教不了你什么。若是想学,回头阿姨教你。”温谡谡见樊轻水的脸色不太好,便急忙打圆场。

    面对温谡谡,樊轻水的脸色转眼就变了,十分温柔乖巧:“谢谢阿姨,怎么好意思麻烦阿姨您。”

    话落,她又很快将目光落回了宋孽身上。

    视线划过他脖颈的时候,樊轻水瞥见了一条手工编织的红线,便凑过去,伸手探到宋孽的脖颈间,拽着红线,将他藏在衣服底下的玉坠拽了出来。

    宋孽反应也很快,在她拽出玉坠的刹那,他往后退了一步,站直身体。莹绿的玉身从樊轻水指尖抽走,她抬头看去,对上宋孽寒若冰窖的双眸。

    宋孽绷着一张俊颜并没有说话,可是那双眼里却满满写着警告。

    樊轻水一愣,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胆怯。

    那玉,以前没见宋孽佩戴过,想必是他今年生日才收到的生日礼物。

    一般会相当送玉的,多半都是长辈。

    看宋孽宝贝的程度,樊轻水猜测那玉是温谡谡送给宋孽21岁的生日礼物。

    为了弥补自己刚才的冒昧,樊轻水扯着嘴角,僵硬的开口:“玉坠真漂亮。对不起孽哥哥,我只是有点好奇,所以不自觉就……”

    “送你玉坠的人,眼光真好。”樊轻水这话一说,不仅安抚了宋孽,还把送玉的人给夸奖了一通。

    毕竟温谡谡是未来的婆婆,她自然是要和温谡谡打好关系的。

    没想到,温谡谡也附和开口:“的确是好眼光,玉坠和挂绳一看都是精心挑选的。”

    顿了顿,温谡谡望着宋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那丫头送给你的吧,她也是有心了。”

    每年宋孽都会收到很多生日礼物,之前也不是没有长辈送过他玉坠。甚至多的是比他此刻脖子上挂的那块名贵的。

    也不曾见宋孽多看一眼,全都放家里仓库里当摆设了。

    之前她也没见宋孽有佩戴过玉坠,所以温谡谡揣测这应当是他昨晚生日聚会上收到的礼物。

    能被宋孽如此珍视的礼物,想必送礼物的那个人,更加让他珍视无比。

    所谓爱屋及乌,便是这个道理。

    想来想去,温谡谡也只能想到那个叫苏暖萌的女孩子了。

    想必只有她送的礼物,宋孽才会如此宝贝,不仅贴身佩戴,还不喜别人触碰。

    显然,温谡谡的话音落下后,樊轻水脸上的笑意便僵住了。

    因为她……一直以为那块玉是温谡谡送给宋孽的,可是刚才温谡谡却说了“那丫头”。

    那丫头是谁?

    樊轻水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一道身影,锁定一张脸。

    那个叫苏暖萌的女生?!

    心里是震撼和不可思议,她从小到大也从没见过宋孽收过旁人送给他的礼物,唯一收过的,大概就只有他的父母以及樊轻夜和江阳送的礼物吧。

    除这些人之外,苏暖萌是第一个。

    下意识的,樊轻水垂在腿侧的手攥紧。她心里极度的不安,因为宋孽对那个叫苏暖萌的女生,处处特殊对待。这实在是让她心里,非常的害怕。

    啪——

    方才被她拿在手里的番茄,从她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番茄红色的汁液,溅在了宋孽白色板鞋斜面上。

    妖孽的容颜暗沉下来,他拧着眉,愠怒的开口:“你出去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他这话其实不算很重,可是因为从未对樊轻水说过什么重话,倒被她小题大做了。

    小脸惨白,她满眼错愕的看向宋孽,一双剪水眸此刻水光潋滟,小嘴抿着,似是在隐忍泪水。

    在眼泪掉落前,樊轻水扭头跑出了厨房。

    一时间,厨房里死寂一片。

    宋默几人讶异的看着跑出去的樊轻水,而后又看向宋孽。

    秦雨第一个回过神来,急忙开口:“阿孽你还愣着干嘛,快去看看轻水那丫头,不然你爷爷……”

    “不去。”少年沉声,语气冰冷生硬,不带丝毫的情感。

    秦雨:“……”

    温谡谡见她吃瘪,有些忍俊不禁。

    自己儿子什么脾性,她最是清楚了。跟他老爸一样,喜欢和不喜欢的,分的特别清楚。

    喜欢的就想着把所有的好都给她,掉一滴泪都心疼不已,不喜欢的,再怎么掉眼泪也不为所动。

    ……

    樊轻水哭着跑出了厨房以后,便去了就近的卫生间,打算躲在里面哭。

    温婉恰好从洗手间里出来,被埋头小跑的樊轻水撞了一下肩膀,那人一句抱歉也没说,径直进了隔间。

    嘴角抽了抽,温婉翻了个白眼。

    真特么的,贱人就是矫情!

    方才就听闵鑫楠说,樊轻水跑去厨房找宋孽了。温婉自认对那位冷面表哥知之甚少,但性子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这个樊轻水,一看就不是他喜欢的那款。自己赶着往上贴,不就是自讨无趣,自找苦处吗?

    何必呢!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温婉摇头,转步往外走,压根没有去管樊轻水的打算。

    毕竟,那女人,她向来也不怎么喜欢。矫揉造作,心机似乎还有点深。

    温婉刚回到客厅,就被老爷子问及樊轻水。

    她想了想,“刚才看见她去洗手间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便没再多问什么。

    等到樊轻水从洗手间里出来后,她没去前厅,而是去了老宅的后花园。

    不仅如此,她还让女佣给宋老爷子传了话。

    半小时后,宋家老宅后花园里那片玫瑰园里。

    宋老爷子住着龙头拐,一手负在背后,慢腾腾的走近了凉亭。

    他一眼就看见了正趴在凉亭桌上大哭的樊轻水,没哭出声,但两边肩膀抖着,一直抽噎着。

    老爷子见状,不由蹙眉,脚下速度加快,“樊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谁惹哭你了?”老爷子语气略急,满是担忧。

    樊轻水仿若没有料到他来了似得,抬头那一刹,泪眼朦胧的望着老爷子,咬着唇憋了好一阵,终于没忍住,大哭出声。

    宋老爷子满脸心疼的在她旁边坐下,伸手轻拍着樊轻水的后背,慈蔼的双目里满是疼惜:“乖啊,不哭了。你告诉爷爷,是谁欺负你了。”

    “是不是樊轻夜那小子?嗯?”

    樊轻夜和樊轻水,在樊家从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这一点宋老爷子早有耳闻。

    不过碍于樊轻夜那小子是宋孽的好兄弟,老爷子倒也从没当着他们晚辈的面给樊轻夜什么难看的脸色。

    可若是那小子胆敢欺负樊丫头,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樊轻水摇头,又是埋头一阵哭。哭得万般委屈,不由让老爷子想起了一个人。

    他总能从樊轻水身上找到那个人的影子,当年他结婚的时候,她也这样大哭了一场,简直快要把他的心哭碎了。

    伸手轻轻的顺着樊轻水的后背,老爷子宽慰她:“你且告诉爷爷,是谁欺负了你。爷爷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他老人家的语气十分笃定,且向来一言九鼎。

    樊轻水哭了许久,终于哭累了,抬头泪眼朦胧的看向宋老爷子:“爷爷……”

    她一直以来都叫宋老爷子“爷爷”的,因为老爷子喜爱她,特别准许她跟宋孽他们一样称呼他。

    这一声爷爷,听得老爷子心都快碎了。

    伸手,摸了摸樊轻水的脑袋:“好了好了,爷爷在这儿,绝对不会让樊丫头受委屈的啊。”

    樊轻水抿唇,抹了泪,好久才开口:“爷爷对不起……樊丫头要辜负您的厚望了。”

    她语气低沉哀婉,仿佛十分的不舍和无奈。

    老爷子看得心疼不已,连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追问了许久,樊轻水才慢慢开口:“爷爷,我大概不能和孽哥哥在一起了,要辜负您对我的期望了。”

    一直以来,老爷子都知道樊轻水喜欢宋孽,并且一直有意撮合他们。

    在老爷子心里,是盼望着樊轻水能成为他的孙媳妇的。

    眼下听着樊轻水这么说,老爷子面色一沉,不由眉头皱的更紧:“怎么回事到底?你和阿孽不是一直都挺好吗?是阿孽那小子欺负你了?”

    “不是的,孽哥哥并没有欺负我……”樊轻水欲言又止,终于在老爷子质问的眼光下,小心翼翼的抖出了宋孽喜欢苏暖萌的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