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53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的,孽哥哥并没有欺负我……”樊轻水欲言又止,终于在老爷子质问的眼光下,小心翼翼的抖出了宋孽喜欢苏暖萌的事情。

    避开了宋孽对苏暖萌的特殊对待,樊轻水引导着老爷子认为是苏暖萌先勾搭宋孽的。

    这让老爷子不由得想到了当年的温谡谡!

    “哼!真是什么女人都想往我宋家贴!”龙头拐狠狠的拄着地面,咚咚作响。

    樊轻水埋下头,抽泣着:“孽哥哥大概是不喜欢我的,爷爷,我也不想再继续让他为难了。我……”

    “樊丫头你放心,只要爷爷一天活着,便一天是这宋家的当家!阿孽的结婚对象,爷爷做得了主!”老爷子脸色暗黑,心里俨然已经因为樊轻水的渲染,将苏暖萌这个人,定义为爱慕虚荣,妄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而已。

    有了宋老爷子这番话,樊轻水心里舒坦多了。

    没有错,在宋家,当家做主的人是宋老爷子。

    苏暖萌那种身份的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嫁给宋孽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老爷子从兜里取了一张手帕递给樊轻水,又安慰了她几句,樊轻水才彻底抹干了眼泪。

    老爷子领着樊轻水回到了前厅,等他们身影走远了,那玫瑰花丛后面藏匿的两人,才徐徐站起身来。

    “樊轻水那丫头哭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叫人畅快!”樊轻夜撇嘴,对樊轻水的厌恶,根本毫不掩饰。

    “不过方才她在亭子里和老爷子都说了些什么?”隔得太远了,实在是听不清。

    下意识的,樊轻夜看向旁边的江阳。

    江阳摇头,眸色沉了沉,“大概,是关于孽和苏暖萌的。”

    以樊轻水的性子,这偌大的宋家,除了宋孽,谁还有本事把她惹哭。而宋孽平日里对她是能忍则忍,该退就退。今天既然能把樊轻水惹哭了,想必是和苏暖萌有关系。

    中午十二点,准时开饭。

    宋孽洗了手从厨房出来,便看见江阳和樊轻夜悠哉的等在走廊上。

    “见鬼!你怎么跑厨房呆了那么久?!”樊轻夜一脸不可思议。

    宋孽看也没看他,只是将目光落在江阳身上:“怎么?有事跟我说?”

    “有啊有啊,你是怎么把樊轻水惹哭的,教教我呗,太解气了!”

    樊轻夜抢了话头,三人朝客厅移动。

    温谡谡和宋默走在后面,听见樊轻夜说樊轻水哭了,老爷子安慰她的事情。前者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管怎么说,樊轻水这种告状的行为,她极其不喜欢。

    偌大的客厅里,足足摆了五张圆桌。宋孽和樊轻夜他们依次坐下,坐在主桌,和老爷子一起。

    宋煜一直翘首以盼,看见温谡谡过来,便离席向她走去。

    他给她留了位置,挨着温婉和温婉的父亲。

    主桌坐的几乎都是自家人,当然还有樊轻水、樊轻夜和江阳。

    宋老爷子坐在首位,左手方依次是宋廷、宋煜和温谡谡;右手边则是樊轻水和宋默夫妻。

    看见坐在宋煜身边的温谡谡,秦雨又看了看自己丈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默默的走到剩下的空位坐下。

    “今天是阿孽的生辰,介于他自己的意思,今天就自己人简单的聚一聚。大家放开吃喝,就当自己家里。”说话的是宋廷,这番发言,便是代表了宋老爷子。

    来客里不少宋老爷子昔日部下,也有宋廷和宋默的战友。

    宋孽是今天的寿星,自然也起身说了两句,都是些客套话。

    大家都知道宋孽少言寡语,也没计较什么。

    酒过三巡后,主位上的老爷子开口了:“阿孽。”

    浑厚的嗓音喊了宋孽一声,宋孽吃菜的动作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朝他老人家看去。

    看见宋老爷子神色肃然,宋孽轻皱了下眉头,然后放下了碗筷,坐直了身子:“爷爷。”

    老爷子见他坐姿端正,此刻注视着自己,这才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你和轻水年纪都不小了,今年都21岁了,也该谈谈婚事了。”

    老爷子这话一出,坐在宋孽旁边正啃着鸡翅的樊轻夜差点噎住,一阵猛咳。

    江阳抬手帮他顺口气,樊轻夜咳嗽完抬头,只看见老爷子正阴冷的盯着自己。

    嘶,好冷。

    樊轻夜缩了缩脖子,却还是忍不住偏头凑到江阳耳边:“我去,这是要逼婚的节奏啊!”

    江阳没说话,只是眼神担忧的看向宋孽。

    “爸,您说婚事会不会太早了?他们都还在上学……”温谡谡下意识的开口,想要帮儿子解围。

    谁知宋老爷子却是一记眼刀扫向她:“上学又如何?你当初尚未毕业就怀上了阿孽,不也结婚了!”

    温谡谡的脸色一白,搭在膝盖上的手,不由攥紧,却是低下头去不敢再说什么了。

    是了,从当初她和宋煜在一起开始,老爷子就极度不满。因为在老爷子看来,她一个娱乐圈出身的戏子,根本配不上宋煜。

    当初温谡谡的确是在大学毕业前,怀上了宋孽的,年纪也就和宋孽现在差不多大。她和宋煜是奉子成婚,知情人很少,因为宋煜十分维护她,就连宋家的人,也从不会在她面前提这件事情。

    唯独老爷子。

    老爷子是宋家的当家,他老人家的话就是天理!

    偌大一个宋家,几乎所有人都要听他的。他老人家行军打仗,当惯了首长,即便现在退休了,也喜欢指挥别人,喜欢别人无条件的服从命令。

    说白了,就是个老顽固、迂腐。

    不过,老爷子确实是有威严的,手握重权,宋家的确没人敢跟他抗衡。

    宋老爷子见温谡谡不再吱声,便转头看向右手边的樊轻水,方才还严肃的一张老脸,立时温和下来:“樊丫头,你温阿姨说的也有些道理。现在结婚对于你而言,太亏欠了。不如先订婚。”

    樊轻水是娱乐圈的小花旦,正处于事业上升期。

    老爷子说这话,完全是为她考虑的。

    温谡谡将脑袋压得更低,搭在膝盖上的手攥得更紧。

    当初她是艺人,是娱乐圈的大满贯影后,也是她事业的巅峰时段。自认,比现在的樊轻水优秀太多,却不曾得过老爷子一句赞赏。

    在樊轻水进娱乐圈以前,老爷子还时不时说娱乐圈的都是些戏子。直到樊轻水学了表演,进了圈子,老爷子才改口,更甚开始主动接触娱乐圈的一些事物。

    温谡谡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要对樊轻水这么好。

    一只大手,轻柔的裹住了温谡谡攥紧的手。

    暖意袭来,她满腹的委屈,也在抬头的瞬间,传达给了宋煜。

    宋煜一张俊脸阴沉沉的,已然不顾周围有没有人,抬起另一只手,拥住了温谡谡的肩膀,让她能依靠在自己怀里。

    稍稍安抚了老婆,宋煜才抬头,目光沉沉的看向宋老爷子:“爸,宋孽是我和谡谡的儿子。论资格,他的婚事,只有我和谡谡最有资格做主。”

    他这么说,只是为老婆讨一个公道。

    老爷子脸色微变,显然被气的不轻,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只憋了一句:“你是我儿子,阿孽是我孙子!我如何不能做主了?!”

    “从小阿孽和樊丫头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媳妇你们不要,难不成期望着阿孽去外头找一个心怀不轨的?!”老爷子愠怒,一怒之下,竟拄着龙头拐站了起来。

    偌大的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客人们全都看向主桌那边,索性大家也不是什么外人。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是老爷子开了口,想要为宋孽和樊轻水的婚事做决定。其他人可不敢插嘴,包括宋廷和宋默。

    “就这么说定了!元旦那天,就让阿孽和樊丫头先订婚!”老爷子话落,转头看向樊轻水,又温声问了一句:“樊丫头,你有没有意见?”

    “我去!我怎么越看越觉得樊轻水才是宋老爷子的亲孙女?”樊轻夜再次凑到江阳耳边,声音压得极低极低。

    江阳点头,倒也有这种错觉。

    乖巧坐在老爷子身边的樊轻水自然没有意见。她满心欢喜,恨不得开口直接告诉老爷子,她不介意立马和宋孽领证。

    可是,碍于自己的面子和形象,她还是克制住了。只是羞涩埋下脑袋,摇了摇,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见樊轻水没有意见,老爷子便打算接下来具体安排一下两家家长见面的事情。

    谁知道,一直没有吭声的宋孽,却忽然站起身。

    椅子曳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宋孽长身而立,一张妖孽惑人的脸,面向对面的老爷子。

    下意识的,所有人都看向他,也包括满怀期待的樊轻水。

    “抱歉爷爷,要让您失望了。”宋孽的声音低冷,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我自己的婚事,我自己做主,就不劳烦您老人家操心了。”

    “我是不会跟樊小姐结婚的,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话落,他随手推开了身后的椅子,迈步离席,面向大家时,宋孽微微点了下头:“今天多谢各位前来为我庆生,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话落,宋孽头也不回的走出客厅去,直接往老宅大院院门的方向走。

    樊轻夜和江阳急忙跟着起身,向在场众人鞠了一躬,便追出去了。

    主位上的宋老爷子这才反应过来,手里的龙头拐狠狠砸了一下地面,“混账东西!”

    旁边的樊轻水自然脸色苍白,且心有不甘。可这个时候,她还是起身,帮老爷子轻拍后背顺着气儿。

    老爷子气顺了些后,转而将视线落在了温谡谡身上,眼神一冷:“看看你养的好儿子!混账东西,竟敢忤逆长辈!”

    温谡谡愣了愣,方才被安抚好的情绪,再次低迷下去。

    她起身,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

    “回去好好教育阿孽!元旦那天订婚的事情,他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爸,阿孽他已经成年了。现在这个社会是自由恋爱社会,您不该……”

    “我不该?当年就因为我没有阻止你们结婚,才会让你有机会把阿孽教导成这样!我们老宋家的孩子,没他这么目无尊长的!”

    老爷子直接打断了温谡谡的话,对她又是一阵斥责。

    仿佛把对宋孽的怒气,全都洒在了温谡谡身上似得。

    原本坐在温谡谡身边的温婉忍不住蹙眉,手里的筷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拍,猛然起身:“抱歉,我吃饱了,各位慢用。”

    这种场合,温婉实在是待不下去。

    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暴走。

    可一旦暴走,她这个做晚辈的,将会被人抓住把柄。并且她今天来宋家老宅,是作为温谡谡娘家人的身份前来的。

    一旦她在这里做出点什么事情,都会被算在温谡谡的头上。

    温婉虽然年纪小,但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也吃饱了!”闵鑫楠也跟着离席。

    宋老爷子正盯着温谡谡,旁边的宋煜终究忍不住,起身了。

    大手握住了温谡谡的肩膀,将她往自己身后拉了拉,高大的身躯将她护着,目光从容却幽冷的对上老爷子的:“爸,您是长辈,谡谡尊敬您,才会一直退让。”

    “但您身为长辈,却如此对待尽心尽力为我和阿孽操心的谡谡,您觉得合适吗?”宋煜的语气没有起伏。

    宋老爷子身体不好,他平日里不会跟他作对,能让则让,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气坏了身体不好。

    可今天既然老爷子非要咄咄逼人,一次又一次的针对他老婆,宋煜也顾不得那么多。

    “阿孽感情方面的事情,我劝您不要再管了。您是军人,有您的威严,也当公正一些。强扭的瓜甜不甜这个道理,想必您比谁都清楚。”

    “混账!你这是在和我说话?!”老爷子的怒意再次涌上心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宋家的事情我就还做得了主!”

    宋煜眯眸,轻笑了一声:“当年我要娶谡谡的时候,您也说过这样的话。”

    当初宋老爷子百般阻止,最终他不还是娶了温谡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