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57话:这什么套路?
    然而,苏暖萌也只是那一瞬目光有些凌厉罢了,转眼又跟没事儿人似得。

    嘴角勾着笑,她眨眼:“放心吧,我不会怂的。”

    她说着,便拿了睡衣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梁知暗暗松了口气,坐回原位,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沈佳歆:“佳歆姐,老宅的事情,你别说了。”

    还好沈佳歆没有把宋家老爷子对苏暖萌不满意,以及老爷子有意撮合宋孽和樊轻水的事情告诉苏暖萌。

    沈佳歆抿唇,叹了口气:“我也是替大萌萌担心而已,要是早些告诉她,也许她能早点想到办法应对。”

    “以我对宋孽哥的了解,他是不会希望我们在萌萌面前说三道四的。”梁知说完,便垂下头继续做试卷了。

    只剩下沈佳歆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眼里划过不可思议。

    说三道四……难道在梁知看来,她方才跟苏暖萌说那些,是在故意说三道四吗?明明,她也只是关心苏暖萌而已。

    莫名的,沈佳歆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没有想到,梁知竟然会这么说自己。

    苏暖萌洗完澡出来时,宿舍里的氛围有些怪怪的。

    沈佳歆和梁知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抬头说话,倒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但就是觉得氛围有点不对劲。

    她没多问,回到自己的位置,戳开电脑,先把字撸了,然后上游戏把日常做了。

    紧接着,苏暖萌拿出考卷做了半张。

    时间就这么静静流逝了,等她把整张试卷做完,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

    沈佳歆已经敷了面膜上床睡觉了,梁知也合上了书籍,起身摘了眼镜,小声的提醒苏暖萌:“明天上午要考试,还不休息吗?”

    苏暖萌打了个哈欠,起身关了电脑,也把声音压低了:“睡了睡了。”

    她和梁知同时爬上床,两人头对头,距离很近。

    “小良知,你和佳歆是不是吵架了?”就在她洗澡的时候,她怀疑梁知和沈佳歆吵架了。

    梁知静默了片刻,显然有些讶异。

    她心里到没觉得有什么,不过也感觉到了沈佳歆对她有些不悦:“没有,大概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睡觉吧,明天早起。”梁知翻身,面向墙,闭上眼。

    苏暖萌张了张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翻身面向对床的沈佳歆,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闺蜜间吵架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还是她和沈佳歆她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呢。

    算了,不想了。

    苏暖萌拉过被子蒙住头,一边思考着剧本的事情,一边入睡。

    翌日一早,她被梁知叫起来了。

    这一周是考试周,也就是说这周结束以后,苏暖萌他们系就放假了,可以回家了。

    若是以前,苏暖萌必定会在考完试后第一时间往家里赶,回去跟爸妈一起过生日。

    但是今年她改变主意了,打算在学校过完了生日再回去。

    反正苏棠也说他过几天要休假,苏暖萌打算等他一块儿回去。

    时间在忙碌中匆匆流逝,转眼,考试周就结束了,苏暖萌的生日也随之来临。

    从周六开始,苏暖萌就开始期待着周日的到来。

    她想,今年一定会过一个特别难忘的生日。毕竟,这一次,她是想和喜欢的人,以及朋友们一起过嘛。

    所以周六晚上,她异常兴奋,一直熬到了三点多才睡着。

    隔天早上,苏暖萌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的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沈佳歆和梁知都不在了,而来电显示,是沈佳歆的。

    “大萌萌你醒了吗?”电话那头,沈佳歆的声音异常精神。

    让睡眼惺忪的苏暖萌稍微也跟着精神了一点:“醒了,怎么了吗?”

    她以为,是宋孽他们为她准备好了生日宴会,所以才让沈佳歆现在打电话给她。

    可谁知道,沈佳歆却是道:“那个,你能不能去水煮三国帮我拿一下东西。前两天去吃饭,我落了件外套在那儿。打电话给那位老板,说是帮我收起来了。”

    “我现在在店里,今天周末客人比较多走不开,所以……”

    所以想让苏暖萌帮她跑一趟。

    苏暖萌呆住,腾然坐起身,抱着被子,一脸懵逼。

    “大萌萌?”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听见她回应,沈佳歆急了:“如果你没空的话,我一会儿让小良知帮我去拿一下也可以。”

    “额没事,我有空。”苏暖萌终于回过神来了,“那个佳歆啊,你给我打电话,就只是为了让我帮你拿一下外套么?”

    “是呀。”

    “那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那什么大萌萌,外套就麻烦你了啊,中午之前记得过去拿哦,因为老板说下午就关门了。我这边客人太多了,很忙,就先挂了哈。”话落,沈佳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忙音,苏暖萌再次愣住。

    怎么回事?难道今天不是十二月十二日吗?她记错了?!

    将手机从耳边挪开,苏暖萌翻了一下日历。

    没有错啊!2013年12月12日!

    所以说,沈佳歆不记得她的生日么?

    莫名的,苏暖萌心里有些失落,又看了看隔壁被子叠放整齐的属于梁知的床位。

    她想了想,给梁知打了个电话过去。

    才响了一声,电话就接通了。

    “喂。”低沉的男音,愣是把苏暖萌到嘴边的话逼了回去。

    她看了看手机,打的是梁知的电话没错啊!

    那这个男声……

    “苏暖萌吗?我是江阳,小知了去洗手间了。”

    额,原来是江阳学长。

    苏暖萌松了口气,但很快她又惆怅起来,“所以你们现在是在约会是吗?”

    所以,连梁知也不记得她的生日了是吗?

    扁了扁嘴,苏暖萌欲哭无泪,“不好意思啊江阳学长,我没什么事,挂了吧。”

    没等江阳再说什么,苏暖萌便打算把电话挂掉了。但是在挂断的一瞬,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江阳学长!宋孽他在宿舍吗?”

    考试周她都没时间跟宋孽联系,每次抽空戳他Q,那人就只回一句:好好复习。

    所以直到今天,她也没有跟宋孽见过面。

    今天对苏暖萌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梁知和沈佳歆都可以算了,但是宋孽……她真的很希望今天能跟他一起过生日。

    电话那头的江阳显然愣了片刻,随后声音凉凉的答:“不在,孽他回宋家老宅了,昨天就回去了,家里有事情。”

    有事!

    所以……所以今天她真的只能自己过生日了!

    老哥昨天就给她发了短信,说今天公司要加班,他没假不能陪她过生日了。

    沈佳歆和梁知也都不在,现在连宋孽都找不着。

    苏暖萌挂了电话,忍不住仰头哀嚎了一声。

    稍微花了点时间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她才磨磨蹭蹭的下床,洗漱换衣服,然后出门。

    走出公寓大门时,阳光正好。

    苏暖萌看了一眼腕表,十一点半。

    这个点过去,水煮三国应该正忙,客人比较多,肯定没用关门休息。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便打算往西校门那边去。谁知远远的,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女生公寓门口那条小道过来。

    看见那人,苏暖萌一潭死水的眸子里总算萌生一丝生机。

    “疯子疯子!”老远,苏暖萌便伸长了手臂朝迎面徐徐过来的郑绮风招手。

    那少年原本将两只手揣在裤兜,埋着脑袋往前走,姿态非常悠闲。

    却在听见苏暖萌声音后抬起头,目光一瞬缩紧,想也没想,转身拔腿就往反方向跑。

    苏暖萌懵了几秒,正满心欢喜,感慨着还是疯子好,记得她的生日的时候,那小子居然跑了!

    奶奶个腿!到底搞什么鬼啊?!

    回神之后,苏暖萌提了口气就朝郑绮风追去。

    那小子边跑边回头看,见苏暖萌追上来,吓得赶紧加速。

    可从小苏暖萌的运动神经就很好,虽然她自己非常讨厌跑步这项运动,但其实她当真跑起来,跑得贼快。

    相比之下,常年熬夜打游戏的郑绮风就吃亏多了。

    他一路朝男生公寓跑,但又在关键时刻,调转方向,朝操场的方向跑。

    他一直跑,苏暖萌便一直追。

    两个人绕着偌大的操场转了两圈,郑绮风彻底累趴了,腿软的扑在了草地里,却还不肯放弃的,一寸一寸的用手肘带着身体往前面爬。

    “靠、靠你大爷!”苏暖萌也累得够呛,但她比郑绮风要好些,只是累得俯下身撑着膝盖不停的喘粗气而已。

    稍微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苏暖萌抬头,看向草地里吃力往前爬的郑绮风。

    他今天穿了件绿色的风衣,乍一看,就像一条蠕动的菜青虫,特大号那种。

    默默的抽了抽嘴角,苏暖萌两步上去,弯腰跨腿,一屁股坐在了郑绮风的后腰上。顿时郑绮风就不动了,像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似得,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嗷嗷嗷,痛痛痛……”郑绮风哀嚎着。

    苏暖萌伸手就是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他的后脑勺上:“还跑不跑了,啊?”

    “不跑了不跑了,苏女侠,您就饶小的一命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啊!”

    “还有力气叫唤,那我再坐会儿。”

    “别啊老苏,特么我的腰快被你坐断了!”

    腰和肾对一个男人可重要了,苏暖萌见他嗷嗷直叫,自然不敢再坐下去,翻身便坐在了草地里,盘腿倾身,凝着慢吞吞爬起身的郑绮风。

    他也坐着,一手扶着后腰,俊脸苦不堪言。

    “说吧,你跑什么?”苏暖萌见他缓过气来了,便直接切入了正题。

    郑绮风面色微变,心虚的看向旁边,“我没有啊,我就是忽然想起来有点东西忘拿了,所以想回宿舍去拿嘛。”

    “是吗?”苏暖萌眯眼,那森冷的视线,极具压迫感:“那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吗?”

    郑绮风暗哭,他当然记得了!

    可是记得也得装不记得啊,沈佳歆可是打过招呼的。

    “什、什么日子啊?”他开始口吃了,因为紧张。

    苏暖萌挑眉,一手撑着地面,蓦地站起身去,居高临下的盯着郑绮风:“不记得了?好哇疯子,你特么居然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生气了,果断生气了!

    苏暖萌作势就要把郑绮风摁在草坪里胖揍,还没来得及动手呢,那小子先求饶了。

    “欸欸欸,姐姐姐,我记得了我记得了还不行吗?!”

    郑绮风欲哭无泪。

    他怎么这么悲催啊,不就是想去西门外小吃街吃点东西嘛,怎么偏偏就遇上苏暖萌了!

    早知道就绕道而行了!

    苍天呐,他到底做错什么了,要遭受这等非人待遇啊!

    苏暖萌放下拳头,单膝跪在他跟前,挑眉:“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即便苏暖萌再迟钝,也该察觉到今天不对劲了。

    梁知和沈佳歆按理说不会不记得她的生日才对,就算她们真的不记得了。但郑绮风怎么可能会忘记!

    而且,就冲他看见自己那一刻,掉头就跑的反应来看,苏暖萌就揣测一定有鬼!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佳歆说宋孽学长似乎是想给你什么惊喜,所以才让大家装作忘记你生日了。”

    “那佳歆让我去水煮三国也是宋孽的意思咯?”听到郑绮风这么说,苏暖萌立时像吃了糖似得,笑容略甜。

    郑绮风见她这情绪,终于暴雨转晴,便松了口气,扯着袖子抹了把汗:“大概是吧,具体计划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晚上八点聚餐,至于今天中午。大概宋学长,想单独跟你吃饭。”

    话已至此,郑绮风觉得自己透露的已经够多了。

    再继续说下去,回头沈佳歆知道了,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老苏啊,我跟你说这些可是冒了生命危险的!你现在虽然知道了,但能不能装作不知道,别把爷给暴露了啊。”

    郑绮风小心翼翼的恳求着。

    苏暖萌心情大好,便爽快答应了。

    紧接着她起身,拍了拍手,美滋滋的转身,还不忘嫌弃的瞥了郑绮风一眼:“真是的,早说不就好了,浪费我这么多时间。”

    要不是为了追郑绮风,她现在肯定都已经到店里了。

    惊喜呢!宋孽为她精心准备的,真想现在就飞到水煮三国去。

    后头爬起身的郑绮风抽了抽嘴角,目送那丫头走远了,他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又不是我让你追我的,啧,有异性没人性!”

    ……

    小吃街,水煮三国门口。

    苏暖萌探着脑袋朝里面望了望,发现本该是座无虚席的店里,居然空荡荡的,一位客人都没有。

    看样子郑绮风没撒谎,今天这水煮三国,大概是被包场了。

    就和之前宋孽生日那天一样的。

    “苏小姐是吗?”老板恰好从楼上下来,看见门口探头探脑的苏暖萌,不禁微笑着朝她走来。

    苏暖萌点头,终于大方的迈进了店里。

    既然答应了郑绮风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她便装一下吧。

    “老板,我是来帮我朋友拿东西的。”

    她说着,目光左右看了看,还不忘装模作样的问了句:“现在是饭点,怎么你们店里一位客人都没有啊?”

    老板笑笑,没回话,只是道:“苏小姐请随我上楼吧。”

    苏暖萌乖乖跟着他上楼,在走廊上,老板就站住脚了:“您要的东西在尽头左手边那间雅间里。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您自己过去取吧。”

    老板说完,也不等苏暖萌多话,便转身往楼下去了。

    这剧情,也太假了点。

    苏暖萌暗暗吐槽着,却还是乖乖朝长廊今天左手边的包房去。

    包房的门关了,她伸手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桌尚且冒着热气的美味佳肴。

    但苏暖萌的视线却落在了包房角落里那只超级大的纸箱子上。

    嘴角勾了勾,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以为是什么惊喜呢,没想到宋孽那人居然直接征用了她的套路。

    但即便知道宋孽此刻就藏匿在那纸箱子里,即便这惊喜,没有什么新意。苏暖萌心里,也还是很高兴的。

    她缓步走到角落里,站在那只超大的纸箱子面前,伸手敲了敲纸皮。

    这么做是因为担心宋孽会和她一样,因为在纸箱里等的太久了,怕他累得睡过去了。

    所以她先敲一下箱子,这样就算宋孽真的在里面睡着了,肯定也被吵醒了。

    抿嘴轻笑,苏暖萌在包房里找了半天,才在旁边的茶几上摆放的果盘里找到一盒牙签。

    她拿了一根牙签,小心翼翼的把纸箱上的胶带戳裂,动作轻柔,生怕不小心戳到了躲在里面的宋孽。

    可当她完美的把纸箱拆封后,掀开一看……

    纳尼?!

    为什么还要一层纸箱!?

    苏暖萌呆了呆,半晌没反应过来。

    怎么裹了两层,宋孽会不会被闷死啊!

    心下略有些担忧,苏暖萌加紧速度,再次将第二层纸箱拆开,结果……

    “我去!”还有一层!

    苏暖萌彻底懵了,这什么套路?怎么跟她想的不太一样啊!

    得,继续拆吧。

    她弯着腰,全神贯注的拆着包裹,丝毫没有注意到包房门口,正两手抱臂,斜倚在门框上的男人。

    男人嘴角上扬着,因为看见苏暖萌那不信邪的模样,他就有些忍俊不禁。

    ------题外话------

    再宣传一下寡人官方读者群:387477485

    管理老大叔们让寡人转告大家一下,入群后请在48小时内,戳个人会员账号中心截图给她们进行验证~没有及时验证的,48小时候直接送机票哈~(划重点)

    PS:验证信息,是为了确保你们的个人信息是否属实哈~

    想入群的小美人儿们,热烈欢迎,不想入的,也不强求的。

    就酱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