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3话:讨要一个名分
    苏暖萌却是慢吞吞的坐起身,神色恍惚的道:“哥,你和佳歆明天要回东华市是吗?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好吗?”

    “你?”苏棠微愣,显然有些不解:“你去做什么?”

    “放心吧,我不跟你们一起去参加舞会。”苏暖萌垂下眼帘,一脸无精打采:“我去找宋孽。”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三月之期最后一天,不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找到宋孽,问个清楚。

    如果他真的很忙,那她就问他要一个期限。

    苏暖萌觉得自己可以继续等,但她不能接受没有期限的等待。

    ……

    翌日一早,苏暖萌便跟着苏棠和沈佳歆坐动车去了东华市。

    到学校的时候,下午四点多。

    沈佳歆和苏暖萌先回了宿舍,苏棠公司的舞会晚上七点才开始,沈佳歆打算花三个小时打扮自己。

    因为沈佳歆和苏暖萌回来,梁知也从家里赶到了学校。

    宿舍里,苏暖萌捧着手机坐在餐桌前,垂着脑袋,像个木头人似得,一动也不动。

    梁知帮着沈佳歆盘头发,沈佳歆自己则在化妆。两个人忙得火热,对比之下,苏暖萌就像身处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似得。

    无论梁知和沈佳歆说什么,她都充耳不闻。

    “大萌萌,大萌萌?!”沈佳歆化了妆,头发也在梁知的帮助下盘好了。

    此刻正站在苏暖萌跟前,想让她评判一下。

    苏暖萌被她摇了摇肩膀,回过神来,眸中错愕:“怎么了?”

    沈佳歆:“……”

    旁边的梁知提醒道:“佳歆姐想让你帮忙看一看,这样打扮,苏棠学长会不会喜欢。”

    苏暖萌将眼前的沈佳歆仔细打量了一番。

    她原本生得就好看,今天化了精致的妆容,眼尾上勾,平添妩媚;朱唇莹润光泽,颇为诱人。

    “好看。”苏暖萌诚恳的点头,神情认真。

    沈佳歆满足了,转身拿了衣服去卫生间里换。

    苏暖萌托腮,目光也跟着落到卫生间门口,又有些涣散了。

    见她状态不好,梁知在她旁边坐下:“萌萌,你打算就在学校等着宋孽哥吗?”

    苏暖萌倒是想过打探一下宋孽家的地址,亲自跑一趟。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

    “小良知,你说他是不是后悔了?”苏暖萌转眸,认真的看着梁知,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让她安心的答案。

    可梁知向来不会哄人,深思了片刻,她伸手摸了摸苏暖萌的头:“在见到宋孽哥之前,你先不要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么?

    苏暖萌觉得自己这几天日子都过得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根本算不上什么。

    她从没想过,宋孽对她的影响会这么大。

    沈佳歆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之前郑绮风帮她找了许久才找到了连衣裙。

    再搭配银白色的高跟鞋,完美!

    知性优雅,成熟性感,就是用来形容此刻的沈佳歆的。

    苏暖萌暂时抛开了心事,端着下颌,围着沈佳歆认真的打量了一圈,点头:“不错不错,比时下那些流量小花好看多了。”

    “嘴真甜。”沈佳歆自然是开心的。

    收整完,已经六点半了。

    她可不敢再继续耽搁,恰巧苏棠来电,询问沈佳歆是否收拾完了。

    梁知将沈佳歆送下楼,苏暖萌因为早上起得比较早,这几天精神状态也有问题,所以打算先上床睡一会儿。

    反正还没有联系上宋孽,她傻坐着也没什么卵用。

    ……

    女生公寓大门前,苏棠从樊轻夜那辆骚气的红色保时捷上下来。

    一身暗红色西装的他,将手插在西装口袋里,往保时捷车前一站,立时吸引了来往的女生们的目光。

    因为还有一些系尚且没有考完试,所以在校的学生还挺多。

    苏棠的出现,无疑是为一干女生打了一针亢奋剂。

    本来被考试折腾,一个个心情跌入谷底了,眼下却全都活了过来似得。

    沈佳歆走出大门时,一眼就看见苏棠。

    那人靠着车门,正抬着手腕看表。

    俊挺的身形,深深刻印在她的眸中,连呼吸都险些忘记了。

    看见沈佳歆和梁知出现,苏棠直起身子,绅士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等沈佳歆上了车,梁知目送他们离去,这才转身回宿舍。

    没走两步,她想到了什么,给江阳发了条信息过去,问他在哪里。

    今晚十点半的飞机,父亲从国外回来。

    之前梁知和父亲约定过,圣诞节的时候要交一下心。而梁知打算在今晚,将自己和江阳的关系告诉父亲梁旭云。

    所以她打算叫上江阳,一起去机场接父亲。

    然而,江阳却回信说他现在在忙。

    梁知想起了苏暖萌一直联系不上宋孽的事情,不由在公寓门口站住脚,埋头思虑了一番,极其认真的发了短信过去。

    小知了:江阳,你知道宋孽哥的行踪吗?萌萌过来了,一直在宿舍等着。她已经半个月没见到宋孽哥了。

    小知了:你肯定知道的,跟我透露一下吧。

    小知了:如果是你半个月不联系我,亦或者我半个月不联系你,也许我们就能体会到萌萌现在的心情了。

    彼时,江阳正坐在宋孽在三江梨园那套房的客厅沙发上。

    旁边是樊轻夜,侧面单人沙发上坐的,正是宋孽。

    只是此刻,他的目光,却落在樊轻夜和江阳对面安坐的少女身上。

    少女身材娇小,面容秀丽,气质干净。她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却让人有一种置身古代,女子深闺中的错觉。

    眉如远黛,双眸剪水,盈盈一顾,惊艳不绝。

    她此刻正抬着眼帘,满目惊艳的打量着单人沙发上坐着的宋孽。

    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江阳正埋头回复短信。

    茶几上静静安放这一本书,书名醒目《我在情深处,等候你》。

    书是少女带来的,自称是宋孽让樊轻夜一直寻找的女人。

    “看来,你不信我。”少女启唇,婉转动人的嗓音,极尽柔媚,有些落寞:“既然如此,便就此别过。”

    这个女生,宋孽是有点映像的。

    他记得第一次看见她,是在医院后院,相隔一湖,她抱着书坐在湖心亭里翻看。

    当时脸上还略显病态,看上去更加清丽脱俗。

    只是宋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是他一直以来想要找的那个人。

    “屈婉言是吗,你是屈旻阳的妹妹吧。”樊轻夜插了句话,轻皱的眉展开:“我查过了,屈小姐现在暗香浮动书院,开了一本书,叫做《徒儿在下》。”

    “那么有些疑问我想请教一下屈小姐。”

    少女正是屈婉言,也是《徒儿在下》的作者。一个月前,樊轻夜联系过她,问她是否与《师傅在上》的作者有什么关系。

    虽然樊轻夜个人感觉写这两本书的作者,是同一个人,但是有些存疑的地方,还是需要打探清楚才是。

    “请问。”

    “你和《师傅在上》的作者认识?”

    “我就是作者本人。”

    少女面不改色,目光笔直的对上樊轻夜。

    语气十分肯定,一下子就打消了樊轻夜心头的疑虑。他还想继续问,单人沙发上微蹙着眉头的宋孽,却是站起身。

    “够了,送客。”男人冷声,视线从屈婉言身上移开,不带丝毫留恋。

    屈婉言微惊,下意识的抬起眼帘追随他的背影:“你不相信我?”

    说话时她站起身,眼里是不可思议,和慌乱。

    宋孽背对着她,两手揣在裤兜里,眉目轻皱:“你是与不是,于我而言,都不重要。”

    早在他决定让樊轻夜放弃寻找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彻底的将那个人清理出去了。

    今时今日这种情况,宋孽自然也是预想过的。

    他想过也许有一天,对方会自己找上门来,就算没有,也许也会在这漫长的一生中重逢。他自然也想过,如果碰到这种情况,自己应当如何处理。

    很简单,不予理会,不去在乎。

    决定深爱苏暖萌的那一刻起,他的心里,便真的只容得下她一人了。

    因为不在乎,所以根本不想去深究眼前这个女人,身份真假。

    真真假假,于宋孽而言,已经无足轻重了。

    江阳顷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在樊轻夜还一脸懵逼的时候,他站起身,面色冷沉的看向对面的屈婉言:“屈小姐,请吧。”

    屈婉言不敢相信,她来之前调查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预想过很多宋孽回问及的问题。

    可是却没有想到,宋孽回直接让她离开。

    “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忘记我们的约定了?我当初等了你那么久,你一直没有出现,现在……”

    “抱歉。”宋孽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屈婉言的不依不饶,他回身深沉的看了屈婉言一眼,“除了抱歉,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不管眼前的女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一声“抱歉”,这一句话,他权当是自言自语,将眼前的女人真的当做是那个人,说一句“抱歉”,以缓解自己心中的歉疚。

    屈婉言微张着嘴,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算是看明白了,无论她说什么,是真是假,这个男人都不以为然。

    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抛开了过去,放下了。

    即便她再怎么精心准备,也打动不了一个已经放下过去的人。

    抿唇,自嘲的笑了笑,屈婉言点头:“好,好的,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

    她说着,拿起桌上那本书,转身就要出门。

    却在门口,停下了脚,“师傅,你能送我到楼下吗?”

    这一声师傅,婉转动人,满载哀伤和恳求。

    宋孽微微一颤,显然有些动容。

    一声“师傅”,便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

    最终,他舒展了眉头,提步朝屈婉言走去。

    他没有说话,只是从少女身边出去,两手揣在裤兜里,直接走到了电梯门口。

    行动已经答应了,权当是送那段过往,最后一程。

    看见宋孽出门去的时候,樊轻夜本想起身跟出去。

    江阳却是拉住了他:“别去了,苏暖萌该到了。”

    樊轻夜一愣,错愕的看向江阳,满目不解:“什么意思?你做什么了?”

    天晓得,苏暖萌现在过来,要是撞见宋孽和那个屈婉言在楼下怎么怎么样,心里不知道会胡思乱想到什么地步。

    他不信江阳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是孽的意思。”

    在屈婉言找上门来时,宋孽就跟他打了招呼,让他把行踪透露给梁知。

    苏暖萌来了东华市,宋孽知道的。

    今天他拿到手机的时候,她发的那些短信他全都看见了。

    可即便看见了,他仍旧没有回复。

    “什么意思啊你们?为什么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樊轻夜蹙紧眉头,眼下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宋孽要在这个时候,让苏暖萌过来?

    想故意让她看见什么吗?可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好不容易两个人才走到了修成正果的这一步么!

    ……

    夜晚的三江梨园,十分安静。

    车道两旁的路灯通宵明亮,一条道笔直延伸出去,也不会让人因为光线暗而害怕。

    苏暖萌蹦蹦跳跳的到了小区门口,在梁知告诉她,宋孽此刻在三江梨园时,心里所有的抑郁,一扫而空。

    她现在浑身舒畅,神清气爽。

    小区门口的保安已经认得苏暖萌了,毕竟她已经来过这里好多次了,而且好几次都是和户主宋孽一起的。

    看见她来,保安帮忙开了门:“小姑娘又来找你男朋友了?”

    苏暖萌咧嘴,眉开眼笑的“嗯”了一声。

    可不就是来找男朋友的么!嗯对,男朋友。

    今晚她无论如何也要向宋孽讨要一个名分!毕竟,名分真的很重要嘛!

    她进了小区,便轻车熟路的往十二栋的方向去,远远的,苏暖萌看见十二栋楼底下似乎有两道身影。

    近了一些,苏暖萌才瞧出那两人中,个子高挑的男人,是宋孽。

    看见宋孽的一刹,她一颗心差点扑腾而出,抬腿就想冲过去。可是视线不自觉的一转,她锁定了宋孽面前的少女。

    那少女面对着苏暖萌所在的方向,此刻正垂着脑袋不知道和宋孽在说些什么。

    当少女抬头时,苏暖萌看清了她的脸。

    自然,少女也看见了苏暖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