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领宠:爷开撩了 > 第167话:现在早恋很正常啦
    “比如,我为什么会在那里?”

    “那你为什么会在那儿?”

    温婉直接捡了他的话,嘴角的笑略有些戏谑的味道。

    坐在她对面的苏棠微愣,而后也扬唇,“恰巧路过。”

    “唔,那你为什么要阻止?”

    “嗯?”

    “就是阻止我回应我们班班长啊。”

    温婉心里其实还是有疑惑的,但是更多的是兴奋激动,尤其是在苏棠出现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嗓子眼了。

    稍微冷静下来后,她也想好好的打探一下苏棠心里的想法。

    谁知苏棠去没有正面回应她的疑惑,而是在听了她的话以后,愣了两秒钟:“班长啊?那小子?”

    温婉不明所以,只是点点头。

    是啊,今晚生日的那男生就是他们班的班长啊,只是温婉没有想到他会向自己表白罢了。

    其实就算今晚苏棠没有闯进来,她也不会答应的。

    “身为班长,也不好好带一下班里的风气,反倒是带头早恋。不知道你们班主任知道了,会怎么想。”

    点的东西,服务员端上来了。

    一杯香芋味的奶茶,苏棠直接推到了温婉面前,“你的。”

    跟温婉认识也算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她的爱好,苏棠多少了解了一些。

    特别喜欢来奶茶店,最喜欢的奶茶口味是香芋味,再配上点甜品糕点,就最好了。

    索性这家店选择甚多,除了奶茶,还有咖啡,甜品蛋糕也都有。

    苏棠做主给温婉点了一份提拉米苏,自己就要了一杯咖啡。

    “现在早恋很正常啦。”温婉灰溜溜的回嘴:“大叔你out了。”

    苏棠:“……”这是在说他老的意思嘛?

    没等他反应过来,温婉微微倾身,将脑袋凑近了他一些,“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要阻止我啊?”

    那眼神满怀渴求,苏棠知道,他今晚要是不给她一个答案,这小妮子怕是会一直纠结这个问题。

    暗叹了口气,男人搅拌咖啡的动作微顿:“因为你年纪小,心思应该放在学业上,别被那小子耽误了。”

    “恋爱什么的,大学再谈也不迟。”男人话落,温婉没有接话。

    气氛微变,苏棠察觉到了,便抬起头去看对面的少女。

    果不其然,少女的脸上满是失落,此刻正低垂着脑袋,俨然没了方才的生机。

    心下略沉,他皱眉,反思着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

    虽然想了半晌苏棠也没有想清楚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但为了调节眼下的氛围,他接着道:“你看我,大学快毕业了,还没谈恋爱。”

    所以,不用着急。

    他这话,让温婉重新抬起头来。

    眸中划过讶异,而后是惊喜:“好吧,我会努力的。”

    倾身垂首,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奶茶,温婉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眼巴巴的望着苏棠:“大叔,你是在东华大学上学吧。”

    苏棠点头,不置可否。

    “那如果我将来若是考上了东华大学,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苏棠微愣,显然没有想到温婉会这么说。沉吟片刻,他伸手,长臂越过小圆桌,大掌轻柔的落在了温婉的头顶。

    男人勾唇:“为什么要考东华?”

    “因为有个喜欢的人在那里。”温婉抿了抿唇,说这话时语速很快,说完脑袋就垂了下去,不敢再看对面的苏棠一眼。

    即便她的语速稍微快了点,但是苏棠还是听清了。

    心下悸动,他唇瓣微动,本打算说点什么。

    温婉的声音却又响起:“如果我考上了东华,你可以跟我约会吗?”

    扑通——

    心脏律动的速度加快,苏棠落在她头顶的手轻颤了一下,片刻后就势又揉了一下温婉的脑袋。

    然后他收回手,压下心中的悸动,嗓音温柔道:“好。”

    等温婉上了大学,他会追求她,约会想必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等她上大学,还有一年半。

    “温婉,我年后就要出国了。”男人的语气有些无奈:“少则三五月就回来,多则一两年才回来。”

    因为心里喜欢,所以出国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必须跟温婉交代清楚。

    她到底是个小丫头,还在念高中。

    年纪轻轻的,也许她此刻的确是喜欢自己的。但谁能保证一年半后,这份喜欢一如既往。

    苏棠没有信心,因为他毕竟和温婉相差了五岁。

    他已经开始步入社会了,温婉却正展开最璀璨的青春。

    不知道为什么,苏棠竟觉得有些可惜。自己怎么没有晚生几年。

    显然,温婉听见他的话,也是愣了愣。

    不过她脸上并没有太多的不舍,垂着眼帘深思了片刻,她才抬眼,正经的瞧着对面的苏棠:“好的,我等你回来。”

    等待,是漫长的。

    很多东西,在漫长的等待中,都可能会变质。

    苏棠很惆怅。

    他甚至在想,不然就别出国了吧,放弃这次机会好了。

    温婉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将手里的奶茶一放,伸手便握住了苏棠随意搁在桌上的手:“大叔你就去吧。”

    “最好去一年半。”温婉满脸的认真:“你出国了也好,省的我每天都想见你。”

    因为在一个城市,又距离不算太远。所以温婉总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苏棠呢,上课想,下课也想,吃饭睡觉都忍不住想一想。

    这么一来,她自己都感觉自己成绩吃不住了。

    继续这么下去,高考肯定会考砸的。

    所以苏棠出国其实也挺不错的,一来他出国深造,对他自身有利;二来,知道他不在国内了,温婉也不用天天去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而且一旦想到苏棠那么优秀,她自己心里头就跟打了鸡血似得,立志要发愤图强,好好学习。

    温婉以前听大姑说,也就是宋孽的母亲。

    她说,一段好的感情,应当是积极向上的,在一起的两个人会因为这段感情,越来越好,不断的成长。

    温婉觉得大姑说的没错,她就想要这么一段感情。

    苏棠的呼吸一滞,在听到她那句“省的我每天都想见你”时,他的俊脸难能可贵的红了。

    被温婉抓着的手也开始发烫,苏棠觉得自己一向是很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一个人。

    可是面对温婉,他却觉得自己不知怎么的,仿佛从一个成熟稳重的人,变成了毛头小子。

    欣喜、愤怒、狂欢,全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展现在脸上了。

    “对了,你出了国,可不要跟我断了联络。”温婉松开了他的手,目光认真的叮嘱。

    苏棠点头,此时的他分明比温婉长五岁,却反倒是温婉比他长五岁似得。

    这丫头,平日里看着挺皮,认真起来还真比其他女人更有味道。

    苏棠最后点头应下了,其实就算温婉不说他也不会跟她断了联系的。异地本来就不好,若是还断了联系,也许等他回国,这小妮子已经被人拐跑了。

    安静的等着温婉吃完东西,苏棠看了一眼腕表,十二点半了。

    他起身,结了账:“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两人正准备从奶茶店出去,苏棠却眼尖的注意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进来。

    那人进了店,便直接上二楼去了,因为目不斜视,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苏棠和温婉。

    “怎么了?”察觉到苏棠的视线追随着方才进店的一个女生直到楼梯口,温婉不由好奇:“熟人吗?”

    苏棠这才收回目光,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嗯,萌萌的朋友。”

    刚才进店的女生,似乎是和苏暖萌同宿舍的,那个叫梁知的小丫头。苏棠并没有想太多,更没有追上去查探,而后带着温婉离开了奶茶店。

    至于方才进门,与他们错过的梁知。

    此时已经上了店里的二楼。

    因为时间的原因,这个点店里的客人已经很少了。

    二楼放眼看去,也只零星几桌客人,梁旭云此刻正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

    他在看见梁知的一瞬,便向她招手。

    梁知浅浅扬唇,步子轻盈的迎面过去。

    落了座,她伸手推了推镜框,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梁旭云身边的位置。

    座位上放着一个手提包,玫红色,一看就是女士包。

    梁旭云面前也有两杯咖啡,热腾腾的,看来是刚上桌没多久。

    下意识的,梁知抬头看向父亲,眸中划过讶异。

    之前她主动说去接梁旭云时,他就拒绝了。只是约了梁知来这家奶茶咖啡厅,倒不是这家有多高档,只是营业的时间很长而已。

    已经凌晨了,店里还有一些客人,生意也还算可以了。

    梁知倒也不笨,看见那个女式包后,便猜到了今晚去接机的人,约莫就是这个女士包包的主人了。

    之前父亲出国前说等他圣诞节回来,要跟她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眼下梁知已经猜到了七八成了。

    目光从梁旭云身上收回时,她又不经意的瞥了那包包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个包,有些眼熟。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爸,我今晚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您的。”梁知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一脸正色的看着对面的梁旭云。

    既然她已经隐约猜到了梁旭云今晚是带女人来见她,便想趁着女人没在的时候,先把自己和江阳的事情,告诉父亲。

    毕竟,无论那个女人将来会不会进梁家的门,会不会成为父亲的妻子,至少此时此刻,梁知是不想让自己和江阳的事情,被一个陌生女人听见的。

    “爸爸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梁旭云见女儿脸色一正,心里不禁有些紧张。

    自从梁知的母亲去世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将她拉扯长大。

    女儿很优秀,很乖巧,他很开心。因为他怕自己没有教育好女儿,将来下了地狱,无颜面对梁知的生母。

    可在下地狱之前,人生还有几十年要度过。

    现在梁知已经长大了,梁旭云的心思已经不需要全部放在她的身上了。

    所以,他也想替自己余生的幸福做考虑。

    “可以让我先说吗?”梁知略踌躇了一下,便小心翼翼的开口,请示父亲的意思。

    毕竟父亲连人都带来了,晚一点说也是没关系的。

    但是她不一样,一会儿有个陌生人在旁边,梁知真不知道如何开口。

    梁旭云思虑了片刻,点头:“那你说吧,什么事?”

    梁知深吸了口气,垂下眼帘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启唇:“爸,我谈……”恋爱了。

    剩下的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便看见父亲站起身去,朝着她身后招手。

    那一瞬,梁知清楚的看见父亲的脸上浮起的笑意,以及他眉宇间的幸福感。

    不知怎么,梁知便闭了嘴。

    微微皱眉,回过头,顺着父亲的视线看去。

    她心里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她一向沉着脸,严肃惯了的父亲,露出那样的笑容,呈现出那种幸福的模样。

    可是当梁知的目光锁定从洗手间过来的女人时,她愣住了,瞳孔不由缩紧,挺得笔直的后脊蓦地僵硬。

    那个女人……

    “小知已经到了啊,不好意思,阿姨刚才去洗手间了。”女人歉意的笑了笑。

    梁旭云已经绅士的帮她拉开了旁边的椅子,女人看了梁旭云一眼,神情温柔,全然没了平日里女强人的凌厉气势。

    直到女人坐下了,笑盈盈的转头看向梁知。

    她这才回过神来,眸中的不可思议徐徐褪去。

    紧接着,梁知张了张嘴,视线挪到父亲身上:“江、江阿姨怎么会在这里?”

    她心下慌张,已经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可是,她不敢相信,所以才会出声,向梁旭云求证。

    梁知眼里的狐疑和不可思议,梁旭云和江琴都看在眼里。

    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梁旭云开口:“小知,其实这就是今天爸爸要跟你说的很重要的事情。”

    “我跟你江阿姨,打算三个月后举行婚礼。”

    男人浑厚低沉的嗓音,不断的冲击着梁知的耳膜。

    她震惊、呆滞,没有任何反应。

    挺直了腰板,坐在那里,像个木头人似得。

    对面的江琴见她这个反应,心里有些慌:“抱歉啊小知,事到如今才告诉你。”

    在和梁旭云相爱之前,江琴就知道他的女儿梁知的存在了。

    给人做后妈这种事情,江琴不曾有过任何的经历,所以在面对梁知的时候,她格外紧张,内心也很忐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